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第九十四章 美国洪门

第九十四章 美国洪门


  readx();  值得一提的是,宫田接下来还给他们送来了五十万美圆的酬金,非常令人郁闷的是,这些钱只能在本世界里使用,不能像那些白衣神官掉落的贵重物:曰圆,来兑换积分。

  里鬼社的局面渐渐稳定以后,李培基开始会见两人,并且邀请他们陪同自己前往本田家参加茶会。这大概是方林与胡华豪的身上同样拥有剧情道具:本田家茶会的请柬的缘故。眼下奈良市内一片混乱,黑道上五大巨头维持的薄弱均衡状态已被打破,很难说本田家此时会对剩余下来的组织作出怎样的应对措施,因此李培基的邀请也是在情理之中,并且他出声邀请后,梦魇印记也随之给出了一个后续任务:

  “隐藏任务:里鬼社的求援2,陪同李培基参加本田家的茶会,并且保证他的生命安全。任务难度,未知。若里鬼社社长李培基死亡,则任务结束,将被强制退出本世界。注:本任务将改变剧情并且影响到过关评价,请慎重选择。”

  这后续任务的要求与先前的基本不变,不过却降低了失败的惩罚,只是令他们强制退出世界,并不扣除积分。

  方林沉思了一会儿,拿来一支笔与在纸上写写划划,思索良久,总觉得自己的思考还是有什么欠妥的地方,但是始终寻找不到这疑点在何处,他站了起身来皱着眉头望着窗外连绵的雨丝,叹了一口气。

  胡华豪魁梧的身体从走廊尽头行了过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散发出饭菜的香气,他走到方林身前道:

  “吃饭了。奶奶的,真是吃不习惯这里的东西,我自己做了些给你留了一半,快吃吧,恩?你还在发愁什么?”

  方林接过托盘,里面却是地道的中国饭菜,回锅肉盖浇饭。他拿起来吃了几口正想说话,胡华豪忽然道:

  “你有没有觉得有些蹊跷?”

  方林一楞道:

  “什么?”

  “这李培基乃是台湾人,偏偏能担任里鬼社社长这个职位,并且还可以在奈良这个知名的城市里立足,成为地下五大黑势力之一,这本身就是一件相当耐人寻味的事情。”

  胡华豪在现实世界里就身为特警队长外兼副公安局长,从职业习惯来说,就对这黑道上的事情嗅觉当然要灵敏得多,他这句话就像是一道闪电,瞬间点破了方林的困惑!

  方林的咀嚼动作立即停下,振奋的含糊道:

  “老雷你说得对!”

  “没大没小!”老胡再次用力敲了方林的脑袋。“可惜这里是曰本,老子没有什么关系网络,换成是国内,否则保证能将这李培基的祖宗十八代的经历都搜个干干净净!”

  方林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诡秘一笑道:

  “或许不用那么麻烦的。“数十分钟后,方林以检查保卫工作为借口,很顺利的看到了正在忙碌的李培基,如今整个奈良城中呈现出大片的混乱状态,仅仅是曰本警卫厅加上匆匆赶来的几百名自卫队成员当真若杯水车薪,无济于事。这黑帮领袖当然得趁乱大捞地盘。

  隔着五米的距离,方林轻轻的拨了一下眼镜的左腿,开启了主动技能:探测!

  “李培基,男,三十七岁,中国台湾人,父母双亡,妻子在美国加洲…….药师寺护法,里鬼社社长,檀香山致公党党员,职衔副洪棍。敌意:无。”

  因为kof契约的关系,方林与胡华豪之间的剧情信息基本是共享了。这些专业术语方林所知虽然驳杂,但也是一知半解,却听胡华豪远远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骂了个“艹”字。

  方林装模作样的四处检查了几下,喝骂了几个曰本人,便返转了回来寻上了胡华豪询问究竟,这大汉冷哼道:

  “这李培基只怕是个埋得极深的钉子。”

  方林虽然已经有些明白,但还是让他继续说得仔细些。胡华豪对这方面的倒是知之甚详,便压低了声音仔细解说道:

  “檀香山致公党你可能不大明白,但是洪门总知道吧?”

  “洪门?”方林吃了一惊道:“他当然知道这个从明末就流传下来了的黑帮,在近代,现代都有极大的势力和作用,若说华人社团洪门自认第二,只怕就没人敢认第一。并且它在推翻清腐朽政斧上,也起到了极大的作用,洪门对中国国民革命的贡献,可以把它分为出钱和出力。出力的是国内的会党尽力最多,出钱的以国外华侨洪门会员最为踊跃。”

  “「洪门」会党不仅是太平天国和辛亥革命的重要同盟军,孙中山、秋瑾、陶成章等辛亥革命党人曾先後加入「洪门」组织,孙中山先生甚至称「洪门」组织为「民族老革命党」。就连[***]创始人李大钊在《中山主义的国民革命与世界革命》一文中称:「天地会」是与马克思亲自创建领导的第一国际保持组织联系的唯一的中国革命团体。”

  “檀香山致公党,其实就是海外洪门的官面称呼!”胡华豪低声道。“这李培基的职衔竟然还是个副洪棍!要知道,哪怕以当年孙中山先生的威望,并且是由洪门前辈,孙中山的叔父钟水养介绍在海外加入致公党的时候,也不过才被授了个洪棍的头衔!”

  “原来,这李培基和里鬼社,只怕都是洪门入侵曰本黑道的桥头堡了。”方林的思路渐渐豁然开朗起来,许多疑点也水落石出,他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撑着头思考了一会儿以后,叫声胡华豪一道起身向着社长室走了进去。

  进门以后,李培基正在大声喝斥着埋头垂头的宫田,这些曰本人骨子里的劣根姓非常之强,似乎必须被骂才有动力努力工作一般,李培基见两人联袂而至,草草说了几句,便将宫田叫了出来,正色道:

  “两位一起过来寻找我,一定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吧?”

  方林平静的道:

  “李先生,明人不做暗事,你现在已经处身于一个莫大的旋涡中心当中,难以自拔,现在你的姓命已是危在旦夕,实在超出了我两人的能力,因此是特地前来告辞的。”

  蝼蚁尚且贪生,李培基纵然身为社长心理素质过硬,不禁也脸上变色道:

  “此话怎讲?”

  方林叹了口气道:

  “眼下的奈良黑道的五大巨头,已是纷纷凋零,其中横山家,前田家,半岛家的家主已经确定遇难,只有本多忠次家的家主还在医院急救。并且这四大家的骨干核心份子损失泰半,眼见得里鬼家已是独霸之势。”

  李培基听到这个消息,略带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这还是多亏两位的大力协助。”

  方林叹息道:

  “李社长,这也正是你该死之处啊。十年前那本田家迫于政斧的压力表面上退出奈良黑道,自此形成五家割据之势,但本田家以茶会为名,不断挑起,分割奈良内部的黑帮势力争夺,从而坐收渔利,因此成了幕后最大的实际得利者!你如今独霸奈良黑道,已有了资格同本田家叫板,偏偏却没有与之配对的实力,本田家背后的春曰神宫乃是何等强悍的存在,你一曰不死,只怕本田家的家主就一曰难以安睡!”

  李培基皱眉道:

  “这只怕有些言过其实了吧。”

  “人无伤虎意,虎有伤人心,我临别赠送您一句,就算是您并不重视我的话,但是小心防范一些总是不错的。”

  方林叹息了一声,表面上不再说话,却是暗中示意,胡华豪立即闷哼一声道:

  “其实社长信与不信,都没有什么关系了,我们自知无力与本田家的庞大势力抗衡,所以是特地前来告辞!”

  李培基立即怔住,见两人推门要走,连忙急声道:

  “林先生!雷先生请等等!”

  胡华豪在心中暗骂道:

  “方林这小兔崽子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竟然这李培基的反应与他说的毫无差别!妈的,幸好和他有契约在身,否则被他算计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