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第一百零九章 桀骜

第一百零九章 桀骜

  readx();  林看了一会儿,轻微的喘息着,但眼中忽然精光一闪了身体颇有些粗暴的推开了身边那个女人,远远的挪到了沙发的另一侧。

  十四秒以后,密闭的门被骤然推开!

  准确的说,是踢开的,锁头的木料以一种张扬的方式翻卷撕裂着。

  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很能收到震慑的效果。

  首先冲进来的是两个脸罩寒霜的警察,一男一女,身后的警察手持dv紧随其“不许动!警察查房!”

  那两个女人自然惊怕无比,方林眼皮都没抬一下,拈起茶几上的一粒花生扔进嘴里懒洋洋道:

  “干嘛?唱歌有罪?“一名女警走上前来,厌恶的将衣服甩给那脱得只剩胸罩的小姐。冷冰冰的道:

  “你涉嫌进行瓢娼活动,请你出示有效身份证件!”

  方林冷冷的道:

  “我瓢什么娼?裤子穿得好好的,拿手指头瓢吗?”

  他接着轻蔑的望了那女警一眼:

  “看穿胸罩的女人也叫犯法,那你们该上游泳池去——不,凡是观看了奥运游泳比赛的人都得进监狱了。”

  “你……”虽然隔着昏暗的灯光,那女警脸上也一阵青一阵白的。

  “我什么我?”方林冷笑道:“现在是法治社会,讲证据的!你们拿dv的没:.利!诬陷地罪很大的,阿sir!”

  那女警气得浑身发抖。一拍桌子道:

  “你还敢狡辩!带走带走!”

  方林深吸了一口气,他是绝对不能进警察局去接受调查的,一去就是穿帮了!这三个警察若是一定要这样做,那么方林绝对不会介意让其因公殉职的!

  这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一听到这声音,方林就长长出了一口气。

  “出了什么情况?”

  话音刚落,一身警服的胡华豪就威严的走了进来。他本就是浓眉的国字脸,加上魁梧地身躯配上这身制服,当真是相当的有型,他的眼神掠过方林,微微错愕,旋即恢复正常。

  “小吴。你来说。”

  那女警仿佛见到救星似的道:

  “这个人涉嫌瓢娼,还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胡华豪望向拿dv那个警察,那人微微摇头,示意并没有拍到违法的东西。胡华豪走上前去,正色道:

  “我们正在执行公务,请合作,出示身份证并配合搜查。”

  方林轻哼一声,心下大宽,直接摸出学生证就递了过去。那张假身份证自然不会拿出来丢人。胡华豪扫了一眼就还给了他,接着又进行简单搜查。依然没有任何疑点。胡华豪为示公正。又让其他人来上下搜查了一次,方林唯一的漏洞就是身份问题。此时这种搜查当然是无所谓了。

  “没问题。收队。”胡华豪下令道。那女警恨恨地瞪了方林一眼,但又无可奈何。转身离去了,出去的时候“啪”的一声将门拉上,却忘记了门锁已被破坏,被反弹回来夹到了手,痛得嘴唇都发了白忍不住眼泪汪汪。

  方林叹了一口气,被这么一搅,还有什么兴致玩女人?那两小姐也早跑了出去,他见叫的酒水还没喝完,索姓继续倒着慢慢品尝。谁知道过了不到十分钟,门再次被推开,进来的却是威严的胡华豪,他一来就皱眉道:

  “你跑这种地方来做什么?”

  方林懒洋洋的给他倒了杯酒推了过去:

  “还能怎么样,松弛放松。”

  胡华豪冷哼一声,拿了起来喝了一口,立即吐了出来:

  “呸!这掺了水的长城干红你也喝得这么带劲。”

  方林淡淡道:

  “我来这里的本意就是喝水的,喝这些加了酒地水倒也算得上不违初衷。”

  胡华豪倒也爽快:

  “随你,只要能尽快放松恢复正常就行,我还有任务先走了。”

  临到门口他回过头来皱眉道:

  “有钱没?我可不想在抓捕银行抢劫犯地时候撞见你。”

  方林挥:

  “走吧走吧,要是没有钱,一定会叫他们记在你的帐上。”

  胡华豪怒瞪了他一眼,戴上警帽拉门出去了。

  方林接着又叫了数瓶红酒,这次没人拿掺水地忽悠他了,喝完结帐走人地时候却被叫住——并且是非常之有礼貌的那种。

  “先生,请稍等,对今天所出现地打扰我们很抱歉,经理希望能和您谈谈。”

  方林微微皱眉,他可以肯定的是抱歉是假,那经理想见自己是真的。不过一时间也想象不出来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不过在这现实世界里,他已经不是数月前那个瘦弱无助的少年,微微一笑,就跟随着上了楼走进了一间装修阔气的豪华办公室。

  那是一个女人。

  如果一定要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姓感。

  被这么艳丽的一个女人,双目妩媚无比的的盯住,大凡男人都会动心的。

  方林当然是一个男人。并且还是一个被生死衍生出来的紧张煎熬得接近崩溃的处男!

  方林见了她,只觉得心中本来已经蛰伏的那股火焰又升腾了起来,他无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吼结上下抽动了一下。好容易才涩声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这女人一笑,转过身来,这时候方林才留意到,她的外套上解开了两颗扣子,淡紫色的吊带烘得胸口的肌肤越发白皙,还可以见到令人怦然心动的曲线向深处延伸。

  “我是万敏,你叫我万姐吧,怎么称呼?”

  “方林。”

  “方先生,你好象和胡局很熟呀?”

  方林心中一凛,他虽然可以说此时有些意乱情迷,但是理智尤存,马上醒悟了过来:

  “你们在包厢中安装了摄像头?”

  万姐一怔,轻声笑道:

  “你真机灵。“方林这时候才发觉她的唇色是紫蓝的,迷蒙氤氲,富有姓感的挑逗。他的双眼四下望了望,冷笑道:

  “我知道的东西又岂止这些?这办公室的装修规格好似一个暴发户,旁边的书柜上挂着关二爷招财进宝的神龛,桌上摆了俗不可耐的大金元宝。这完全不符合一个女人的品位,再结合酒吧里干的卖银勾当,我可以肯定你这个老板不过是名义上的罢了,真正的隐在幕后另有其人,你顶多能算个他的情妇。”

  那万姐的脸上顿时白了一白,方林目光锐利非常,又非常细腻的落到了旁边的烟灰缸上,微微一笑补充道:

  “而且还是个老头子的情妇。”

  “这种烟灰堆积了厚厚一层,都是由同一类烟所烧出来的,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种烟非常特别,乃是四川西南部的一种晒烟,叫做叶子烟,另外也有人将它称为“土烟”或“旱烟”。乃是农村上了年纪的人在抽,认为它烟含量高、劲儿也很大。看来你的老板年纪很大,出身不高,品位更低,有了钱对这东西也是念念不忘。”

  “这种烟灰堆积了厚厚一层,都是由同一类烟所烧出来的,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种烟非常特别,乃是四川西南部的一种晒烟,叫做叶子烟,另外也有人将它称为“土烟”或“旱烟”。乃是农村上了年纪的人在抽,认为它烟含量高、劲儿也很大。看来你的老板年纪很大,出身不高,品位更低,有了钱对这东西也是念念不忘。”

  “这种烟灰堆积了厚厚一层,都是由同一类烟所烧出来的,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种烟非常特别,乃是四川西南部的一种晒烟,叫做叶子烟,另外也有人将它称为“土烟”或“旱烟”。乃是农村上了年纪的人在抽,认为它烟含量高、劲儿也很大。看来你的老板年纪很大,出身不高,品位更低,有了钱对这东西也是念念不忘。”

  “这种烟灰堆积了厚厚一层,都是由同一类烟所烧出来的,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种烟非常特别,乃是四川西南部的一种晒烟,叫做叶子烟,另外也有人将它称为“土烟”或“旱烟”。乃是农村上了年纪的人在抽,认为它烟含量高、劲儿也很大。看来你的老板年纪很大,出身不高,品位更低,有了钱对这东西也是念念不忘。”

  “这种烟灰堆积了厚厚一层,都是由同一类烟所烧出来的,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种烟非常特别,乃是四川西南部的一种晒烟,叫做叶子烟,另外也有人将它称为“土烟”或“旱烟”。乃是农村上了年纪的人在抽,认为它烟含量高、劲儿也很大。看来你的老板年纪很大,出身不高,品位更低,有了钱对这东西也是念念不忘。”

  “这种烟灰堆积了厚厚一层,都是由同一类烟所烧出来的,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种烟非常特别,乃是四川西南部的一种晒烟,叫做叶子烟,另外也有人将它称为“土烟”或“旱烟”。乃是农村上了年纪的人在抽,认为它烟含量高、劲儿也很大。看来你的老板年纪很大,出身不高,品位更低,有了钱对这东西也是念念不忘。”

  “这种烟灰堆积了厚厚一层,都是由同一类烟所烧出来的,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种烟非常特别,乃是四川西南部的一种晒烟,叫做叶子烟,另外也有人将它称为“土烟”或“旱烟”。乃是农村上了年纪的人在抽,认为它烟含量高、劲儿也很大。看来你的老板年纪很大,出身不高,品位更低,有了钱对这东西也是念念不忘。”

  “这种烟灰堆积了厚厚一层,都是由同一类烟所烧出来的,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种烟非常特别,乃是四川西南部的一种晒烟,叫做叶子烟,另外也有人将它称为“土烟”或“旱烟”。乃是农村上了年纪的人在抽,认为它烟含量高、劲儿也很大。看来你的老板年纪很大,出身不高,品位更低,有了钱对这东西也是念念不忘。”

  万姐疮疤被骤然揭开,她看着这少年讥刺的目光,结合起那刻薄的语气,心中陡然升起了难以形容的怒火,尖声喝道:

  “给我滚出去!”

  “很遗憾,我不想滚!你不知道偷听别人的**很不礼貌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