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物降一物 748~788 票更新!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物降一物 748~788 票更新!


  林心中一喜,有老胡帮忙把身份问题解决掉,那就是他正好精神力充沛,这忙也不能不帮,直接打了个车就赶了过去。

  抵达以后,胡华豪已在自己的警车中等候,他顺带就将与案情有关的一应资料带了出来,方林翻阅了一会儿,很快就寻找到了疑点,提出了极富针对性的两个应对方案。

  这并不是说方林一个人的智慧就胜过了整个警局,最重要的是,他考虑问题的角度,却是不折不扣的从罪犯这个方面出发,这样一来,从本质上就直接接近了真实!许多警察想不到,不敢想的东西。都被方林面面俱到的考虑了进去。

  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只能用一气呵成来形容。方林提出建议是下午四点,短短的两个小时,在胡局长的亲自带队下,本市的一个性质恶劣,根深蒂固的黑社会团伙就被连根拔起,其大哥“老江鱼”乃是个五十余岁的奸滑男人,虽然被押解的时候故作镇定,但是手已在颤抖,在点翡翠烟斗中的叶子烟时,连点了三次都不燃,烟灰也抖落了一地。

  接下来的审讯等工序胡华豪当然不会去参与,他也着实疲累了,便去街上随意买了些熟食卤菜,提了一件啤酒,便同车带了方林回家,打算好好喝酒聊天一番。

  事实上胡华豪在梦魇世界中闯荡了这两年,心中也着实压抑得紧,闷了好些往事在心中。在梦魇世界那危机四伏的地方是无法说,不能说。惟恐情绪激动之下衍生破绽,回归现实后是无人说,无处说,因此积蓄已久,两人便将外衣除了,将买地凉拌猪耳朵,油炸花生米等东西直接解开放好。对坐在茶几上痛痛快快的喝了起来。

  两人正喝得面红耳热,讲述以往地一些经历说得**迭起之时候,防盗门忽然开了,一个面色不愉的窈窕身影打开了防盗门,正是看起来颇为憔悴的胡佳。

  她望着喝得热火朝天的两人,这两个人也愕然的望着她。一时间大眼瞪小眼,都呆住了。

  最先动的是方林,他实在觉得再不说些话,这气氛就实在太僵了。站起来笑道:

  “胡学姐回来了啊。有没有吃饭,来来来坐……..”

  胡华豪却猛然惨叫一声,仿佛身上的肉被生生割掉了似地,冲上去按住胡佳的肩头紧张道:

  “佳佳!你有没有听到什么!”

  方林旋即明白了他的担心,一旦胡佳听到了关于梦魇世界的信息,那么父女二人必死其一!不过这种残酷的事情发生的几率太小了。堂堂公安局副局长家里地防盗门,隔音效果当然是很好的。并且方才胡佳进门的时候。方林纵然有五六分酒意,但清晰的记得两人一直在争论这红油耳丝辣还是不辣的重要问题。所以老胡这只是关心则乱而已。

  在得到了疑惑的胡佳“什么都没听到”的肯定答复以后。心怀大慰的老胡立即咳嗽一声,摆出了严父的架势: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胡佳很不满意的瞪了父亲一眼。似想还嘴,但又不大敢地模样,忽然见到方林正翘着腿悠然夹着花生米吃着,猛然冲了上去,拿筷子敲了一下桌面,杏眼圆睁瞪着他道:

  “你不是说你不来吗?你这个口是心非地虚伪家伙!”

  方林愕然道:

  “什么不来?”

  胡佳气鼓鼓的道:

  “我昨天请你,你不是很傲气地转身就走!现在怎么厚着脸皮上我家来了?”

  眼见得胡佳那张清水般地芙蓉粉面就近在咫尺,方林鼻中闻到少女身上的幽香,心神一阵恍惚,忙低声咕哝道:

  “你哪有请我?”

  胡佳气得柳眉倒竖,直接就伸手就揪住方林地耳朵,大声道:

  “昨天下午我请你!你再敢说没有!”

  方林猛然想起,这现实里的昨天,实际上严格算起来,乃是经过了梦魇世界后的整整九天之前!在自己的感觉中,的确过了很久很久,于胡佳而言,则确实是昨天的事事,胡佳的确对自己提起了这事,顿时理亏说不出话来。

  不过这尴尬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多久,胡华豪双目圆睁,心中暗道佳佳果然被这小子给祸害了,纵然不像有孕的样子,

  肯定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老婆以前不就经常这朵的吗,双目都要喷出火来,怒吼一声道:

  “佳佳,你干什么!”

  胡佳正想将方林的耳朵旋转成180以泄愤,见老爸发话,终于泱泱不乐的放手,气鼓鼓的道:

  “我饿了!”

  “饿了电饭煲里有饭!自己快些舀了吃了回房间去练琴!”胡华豪严厉道,不愿意方林和女儿多接触,当然就要杜绝两人在一起的机会。

  胡佳咬着唇,很委屈的转身去舀饭吃,方林却实在有些看不过去,便数落道:

  “你这种教育方式是不对的,契可希卫斯基曾经说过,教育的首要条件就要沟通……(此处略1000字)…了猫,这种家庭的氛围对孩子的成长很不好的。”

  胡华豪在梦魇空间中就素知方林之能,又被他引经据典,顶着外国大群教育学家的名头直接轰炸了过来,还是关系到女儿的成长,不由他不服,竟是很有些自愧的用商量的语气道:

  “那你说应该杂做?”

  谁知胡佳刚出厨房出来就听到“老鼠见了猫”这五个字,立即走到了方林身边来瞪着他道:

  “你说谁是老鼠?”

  方林此时立即变成了“老鼠”,乖乖的拿啤酒将自己的嘴塞上,半声都不吭了。胡佳满意的哼了一声,端了把椅子过来,端了一个相当可爱的小碗眼里带着笑意开始吃饭。老胡越看心里越堵,喝道:

  “佳佳你来我这边坐!”

  胡佳白了父亲一眼,正要起身。方林却皱眉道:

  “老胡你的声音能不能小点,楼下都听到了。”

  胡华豪想想觉得先前的声音的确大了点,却也不以为意,但胡佳却马上拿筷子头敲了方林一下嗔道:

  “你怎么可以叫我爸爸老胡!”

  方林:“…….”

  三个人的这顿气氛古怪的饭吃了整整一个小时,虽然胡佳回来得不是时候,但好歹老胡心中的积郁也宣泄了大半出来,加上他的酒量其实并不好,三瓶啤酒的酒力上涌,很快就使得这中年男子的假寐演变成了如雷的鼾声。

  胡佳轻手轻脚的麻利收拾着碗筷,努力不发出任何一点响动。她在抹桌子的时候凝视父亲线条分明的脸容,眼中温情闪动,一绺黑发从额前垂下,她伸手轻挽,黑色的发刻画着雪白的颈,分外有一种无声的诱惑。旁边的方林见了,心中一热,忙将目光偏移开去竟是不敢多看。

  胡佳端着盘子走了进去,哗啦哗啦的洗着,忽然尖叫了一声,紧接着就是盘碗破裂的清响,方林立即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急冲进去,却见胡佳泪水汪汪的跌坐在地上,身上被水泼得透湿,几个盘子的残骸分布在地上。

  热天女生的裙料本来就很是单薄,被水泼湿后,更是变得透明了起来,胡佳那少女的青春**更是若隐若现,有一种逼人的诱惑,方林的视线贪婪的掠夺而过,他的呼吸立即变得粗重,只是他觉察到了胡佳即将转头,连忙将表情转换成了微笑:

  “你这个笨家伙,遇到蟑螂了?”

  胡佳本来泪汪汪的表情立即变得像要咬人一样,红着眼睛怒道:

  “你才怕蟑螂,是地滑!”

  方林在心中叹着气,努力不去看胡佳身上那处饱满的颤抖诱惑,但是正因为如此,他在伸手去将这女孩子扶起来的时候,好歹不歹的就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胡佳尖叫一声,拿起旁边的刷把抹桌布又急又羞的打了过来,方林慌乱的招架着,最后仓皇逃头,但手指上的那种滑腻弹性,却是深深的在了感官当中。

  接下来的日子里,方林继续着逃课的大业,在胡华豪的严格训练下,默默的提升着身体的素质。晚上在火锅店中的打工时间则要兼顾着身体的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