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冷静与疯狂,方林VS八神卷 第十八章

冷静与疯狂,方林VS八神卷 第十八章

  到了这个不妙的消息,方林立即便喝令那蓝甲伍长在让其引领着自己一行赶去发现有人活动那里,很快的就发现了一条小路,直通向一处颇为险峻的崖壁下。

  那里似乎经常有人过来呆着,两块磨盘大小的青石周围都被践出了一大片空地,光溜溜的,只剩下些顽强的草根探出头来。就在不远的地方,山壁间汨汨的淌出一汪清泉来。

  这泉水甚是特别,分为三层,第一层是在一人多高的地方,那处有着大大小小十余处滴水的乳石,第二层则是天然的一个托盘形式,将上面的滴水徐徐汇聚起来,从盘边的一个缺口漏出,第三层则是人工开凿的一眼石渠,泉水至此便成了一条小溪的源头,无声的流淌而去。

  这时候一干人才吃了晚饭,加上又急急的赶路,正渴得厉害,一名朴刀盾兵就将清澈的泉水舀了出来,满脸舒爽的自喝了几口,然后倒掉后舀了一瓢,尊敬递了过来,方林走了这么远,嗓子眼里正冒火,也不推辞,接了过来一饮而尽。这只觉得一股冷冽的冰线从喉咙溜下,身上的汗意立即一扫而空,舌面上等冰凉的感觉过去以后,回味却有一种微微温暖的甘美。

  老胡也拿手捧着泉水牛饮起来,美滋滋的喝了个饱道:

  “爽!真他娘的爽。”

  方林早将那任务奖励山阳郡地理形势图记了在脑海里,在泉水周围转悠了一下。便肯定的道:

  “曹军在这附近没有长期驻扎地人马,方才看到的应该是这附近地村民。这眼泉水周围的痕迹应该是他们长期担水留下来的。我们顺着路走应该就能找到他们居住的地方,可以去借宿一晚,不用窝在野外受罪。”

  一干人听说不用住野外,都是颇为高兴,大战一场后他们浑身酸疼,当然是愿意睡床不睡野地里,能够烧些热水来烫烫酸疼的筋骨那是最好不过。

  黄忠却是皱眉道:

  “此处乃是曹贼的势力范围。若我们为了贪图一时的舒服,泄露了自己地身份怎么办?”

  方林转过来头询问道:

  “黄老将军的意思是,担心庄子里的人前去告密?”

  黄忠拂了一下颌下白须,点头审慎的道:

  “是啊,我们这群人均有军械,还有一匹战马。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做什么的,曹军颁下过赏格,凡是逮到我军兵卒有重赏,将领还可封官。曹贼抰天子以令诸侯,占据大义名分,实在对我等相当不利啊。”

  方林想了想道:

  “那黄老将军的意思是我们返回去露宿?”

  黄忠摇头道:

  “咱们冲杀了这一整天,实在也该找地方歇歇,不若这样,先派遣人去探听庄中虚实,实在不行地话。就不能有妇人之仁了。”

  素来都寡言少语的格林皱眉道:

  “难道要屠村?”

  要知道黄忠上面的话因为同方林一行还不是很熟悉的关系。因此说得颇为隐晦,但残酷之意却是呼之欲出的。要知道在三国这乱世里。上位者往往视平民生死若草芥,曹操这奸雄直接军粮不足拿人来抵。黄忠身为蜀国大将,虽然没有什么残暴的恶名,但是手底下的人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绝对不会在乎添上那么一二十条来。

  方林望了格林一眼微笑道:

  “不用探听了,既然地图上都没有将这个小村标注出来,那么就说明它的规模一定不会很大。因此要掌控里面人的行动应该不会太难的,走吧,咱们外松内紧就行了。”

  一群人听了方林地分析以后,均觉很有道理无甚异议。他们随着踏出来地小路前行,天色也渐渐阴沉,黑云渐渐的似海绵一般聚拢在一堆,风也从四面八方快意驰骋而来,呼啸而去,将山上长长地蓑草树从刮得不住起伏,因为乌云压得很低,而他们处身于绵延地山脊上,看上去天空距离自己都很近的模样,心情不禁都变得有些压抑,似乎雨水即将来临。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巷人翻过这座山脊,迎面就看到了对面山坳里突兀出一个相对而言颇大地村落,村子里有一处人

  颇大,有十数间房屋,旁边还有四户人家生活在一起绕着茂密的竹林,一看就给人以十分安详平和的感觉。

  方林四周观察了一下,发觉出村的道路就只得一条,他便对控制的那名蓝甲伍长下了命令,让他在旁边的一处隐蔽的山石下躲藏起来,若是见到有人出村,立即杀死!

  这个命令无疑做得相当之绝,既可以预防有人出村告密,同时也不至于要不顾缘由的大开杀戒。要知道此时天色将黑,又是浓云欲雨,这个时代根本没有什么夜生活,寻常山民通常都不会出村。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被杀者未死侥幸逃脱,见了杀他的人乃是曹军打扮,那本来告密的心思也自然就会被彻底打消——刚刚险)};去送死不成?

  这时候精英肥男与两名蓝衣喽罗的召唤时间已到,直接消失。队伍里就剩下了方林,格林,老胡三名轮回者,加上黄忠,三名朴刀盾兵以及推着木牛的付工匠,总共八人。一行人入村以后,直奔小村中那处宅院较大的人家,远远的就见到其房屋乃是由青石所制,相当牢固。再往前走了数十步,顿时就有一个老头子迎接上来,颇有些畏惧的来询问他们的来意。

  这时候方林就不主动出面说话了,他对此时的民风民俗都不了解,若是说得客气说不定会被人认为怯懦,若是说得蛮横霸道,则只怕直接就将人惊跑,交由黄忠这等剧情人物来应付最为妥当。

  黄忠四处望了几眼,踏前一步沉声道:

  “某家乃是刘皇叔麾下大将黄汉升!因见天色已晚,特来借住一宿,不知道此处庄主是谁,明早依例纳足房钱。”

  那老儿听了更加惶恐,连忙弯腰陪笑道:

  “将军里面请,我家庄主素来就仰慕刘皇叔的威名,只是当今乱世,不得已才隐居于此。”

  黄忠表明来意后,那老头子就进去通传,没过多久庄院的门就大打了开来,一名峨衣高冠的文士满面笑容的迎出道:

  “黄将军驾临,当真是蓬壁生辉!鄙人丁仪,有失远迎,望多多恕罪。”

  方林在旁边暗中查颜观色,觉得此人热诚之意不似作伪,便放了下心来。很快这丁仪就整治出了一桌简单的饭菜款待他们,与黄忠论说古今之事,两人颇为相得。

  这时候雨已经落了下来。

  豆大的雨点砸在地面上,先前还腾出一丝丝的灰烟,后来就是白茫茫的汪洋一片,地上就有无数个透明的泡泡不住生灭。厚重的茅草屋檐下,雨水牵成一条条白线淌落不止。

  方林先前吃得颇足,便站了出来到屋檐下透气,山里人家一般都要养些鸡啊,鸭什么的,指着它们下的蛋卖些油盐钱,这些家禽也有着城市周边的同类不曾拥有的自由,多半时候都是随意放养,在荒山上随便覓食嬉戏。这时雨大,也同着一起来屋檐下避雨,往往都是一只健壮的公鸡在外昂首挺胸的站着,为里面的小鸡母鸡挡着溅起的雨水。

  他目睹这状况,联想到自己的飘零身世,不禁有些黯然神伤。这时候他忽然见到村口在大雨中急急奔回来两个男人,脸色惊恐无比,身上的衣服被扯得稀烂,其中一人脸上还被扯出了条长长的伤口,鲜血涌出来就被滂沱的雨水冲刷变淡而去,饶是如此,在雨中奔跑的他也是踏出一步,就呈现出一个淡淡的红印,可见其受伤之重!

  方林本来就有些担忧曹军的追袭——黄<.在是令人难以掉以轻心——立即咳嗽了一声,轻轻击掌道:

  “好象有人受伤了,似乎在被追杀。”

  这句话立即令场中气氛紧张起来,忽的哗啦一声剧响,却是胡华豪起身挂翻了旁边的一盘菜肴,跌落在地上打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