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黄金主线!汹涌的人海卷 第三十四章 摸索

黄金主线!汹涌的人海卷 第三十四章 摸索

  readx();  面对方林献来的殷勤,黄忠也不推辞,接过烤鱼就吃了起来,口中却道:

  “老夫戎马一生,在扎营前总得四处巡视地形已经成了习惯,把这边转完就回去。你切莫要小看了这小半个时辰的巡视,这辈子已经救过老夫三次了。”

  方林听黄忠谈论往事,面上是兴致勃勃的,一直陪着黄忠巡查完,才似有些不经意的询问道:

  “黄老将军你的武艺十分精湛,不知道能不能传授些给我?”

  黄忠直截了当的道:

  “你们这一行人想来是从西域回归的原因,不大适合学我们的绝大部分的武技,不过你们既然能够被鹤翼阵法所影响,那么说明可能在这方面还有些天分。”

  方林正是为此而来,大喜道:

  “那要怎么才能学到鹤翼阵法?”

  似鹤翼阵法这等强力连续技能方林自然不肯轻轻放过!黄忠却笑而不答,方林便知道定是此事的时机还不成熟,未能达到激活条件,他也并不心急,便岔开了话说其他的东西去了。

  未过多久黄忠巡视完毕之后,方林便也回到了营地里,他忽然想起付工匠也会鉴定技能,恰好自己刚刚得到的那件银色剧情装备:李典的头巾,还需要鉴定才能显示出剩余属姓。立即将他叫了过来。

  付工匠在四名蓝衣喽罗与精英肥男面前称王称霸,典型的大哥派头,但见了方林呼喝,便诚惶诚恐的跑了过来,方林先温和抚慰了几句,然后就将装备拿了出来,要他帮忙。付工匠却是连连摆手惶恐道:

  “如此贵重的物品,小人技艺低微实在不敢造次,擅自动手。就算勉强辨认出了它的真正的来历属姓,也有极大可能令它的价值贬低损毁。”

  方林听他说得合情合理,也就不再勉强,和颜悦色的挥手让他去了,忽然又见这付工匠瘦削矮小的身体在夜风中颇有些颤抖,方林心里一动,便从空间里拿了一匹先前用蜀锦切割出来的“上好的锦缎”,直接递送给了他道:

  “你今天在水里泡了很久,拿这个裹着睡觉吧。”

  付工匠顿时惊呆了,颤声道:

  “大人怎么能将这么珍贵的东西赏赐给小人?真的给小人?!”

  方林心中虽然有些肉疼,但是想到这三国世界的潜在主线便是忠,义二字,何况这付工匠起到的作用其实也颇为重要,便微笑点头道:

  “恩,这一路来你出力良多,安心地拿去吧。”

  付工匠感激的望了方林几眼,磕了个头兴高采烈的走了。而剩余那名朴刀盾手则用一种羡慕无比的眼神看向了他,付工匠的虚荣心在这刹那间得到了最大的满足,他于是炫耀的直接将上好的锦缎裹在身上,看起来就相当的不伦不类,配合上那种趾高气扬小人得志的嘴脸,实在令人忍俊不止,方林用了莫大的毅力才将笑意忍住。

  …………

  因为方林手中有一份这山阳郡的地形图,所以第二曰他们的行进并没有得到太大的阻碍。走了不到两个时辰就来到了山阳郡的首县高平,而李典的军营也距此处不远。

  此时自然是要以胡华豪的转职任务为优先,方林便让付工匠将木牛放下,扮成自己的从人一道进城去探听虚实。顺便让黄忠拿了些现在的银钱给付工匠,而老胡等人则藏在距离李典军营不远处的山林中,密切观察其动静,尤其是新增援来的曹军精锐虎豹骑,虽然桥梁被烧阻断他们的来路,但是耽搁了这许久时间也应该到了。

  付工匠本就对方林感激涕零,听说要一道进城自无异议,放下木牛,踢了巨大的精英肥男几脚,喝令它帮自己看好,然后心花怒放屁颠屁颠的跟着去了。

  一路上付工匠点头哈腰的跟在方林的身后,倒真的很似个跟班,只是方林看看两人身上的穿着打扮实在有些破烂,从梦魇印记里花了几十积分重新改扮了下。于是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路上,还真像极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带了个殷勤的跟班。

  行到高平县的县城门口,守卫的兵丁却是整整有十人之多,相当于正常情况下人手翻倍。搜查得也是相当严密。而城门口的榜文上赫然就有黄忠等人的画像,方林,老胡,连同精英肥男也被绘入其中。

  但除了黄忠的模样还有四五分神似以外,其余人的形象可以说经过了相当大的艺术渲染,尤其是精英肥男和老胡,那模样几乎就是活脱脱从钟馗抓鬼图上照搬下来的。看得出来绘画者具有相当深厚的水墨画功底,但像不像本人就得另当别论了………进入城门并没有费什么劲,工匠付贼眉鼠眼的机灵着呢,直截了当的塞了一把五侏钱过去,负责抄检的兵丁连楞都没有楞一下,熟练无比的把钱抓了过来,毫不避讳的挨个掂量,个别的钱还拿到牙齿里咬上几口,最后哼了一声挥挥手道:

  “进去吧。”

  方林微微一笑,进入城门的一路上,已经对此处的县治有了个大致的了解,正所谓窥一斑而知全豹,这高平县也不甚大,门口的军纪败坏若此,进入城门的百姓大多脸有菜色,瘦骨嶙峋,治理此地的县尉德行自然就能推断个**不离十,就外号就很炫——“天高三尺”!

  进城以后方林便让工匠付火速去打听城里的医馆坐落在什么位置,可惜连问了好几个人都是摇头,最后一个在街边卖菜的老太婆才叹了口气道,说是两个月前本来的名医赵大夫被一无赖诬陷,被那个该死的县太爷逐出高平县了,现在有什么病都只能跑去市集上的草药摊子上去抓付药吃吃,至于病能不能治得好,那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得知了这个信息的方林敏锐的意识到了其中可能蕴藏着的任务线索,刚忙打听那位名医赵大夫的去处,却被告知不大清楚,见再问这太婆也寻找不到什么线索。于是方林便重新走回大街上,找了处酒馆坐了下来。

  其时生活困苦,除了在野外打猎能捕捉到飞禽走兽等荤物以外,哪怕是在城里,也只有初一,十五才有肉吃,方林要了碟茴香豆,卤豆腐丝,韭菜炒蛋,外带五个囔饼,顺便又多叫了一壶浊酒,只吃了少许就放了筷子,工匠付倒是吃得津津有味。

  看看酒馆人人渐稀少,方林随手打赏了小二五个大钱,有意无意间有向这店小二打听起有关那赵大夫的事情,这酒店处于十字路口旁,人来人往的消息当然灵通,店小二得了赏钱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有关赵大夫的传闻有好几条,有的说是他去了附近的乡下做了个草药医生,有的说是他带着钱财回老家的时候被城中一霸周卫给谋夺了姓命,还有的说是他已经在半月前平安搬回徐州那边的老家去了。

  方林听了大皱眉头,他虽然自信最后一定能将这赵大夫的下落给顺藤摸瓜的打听出来,但是那耗费的时间就相当之多了。余下的短短40来个小时未必就能达成目的,反而白白浪费了许多时间。所以方林立即便采取了事先定下的第二套方案。

  “走吧。”方林站起身来微笑道。工匠付手忙脚乱的站起来,一边往口中猛塞着食物,一边从怀中掏钱。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方林哑然失笑道:

  “不急不急,没吃饱的话,打包边走边吃。”

  “打包?”工匠付正在猛力噎吞一块胡饼,那伸着瘦长脖子的模样实在像极了一头瘦鹅。顿时被噎的两眼翻白,端起酒壶猛灌。

  方林无奈摇头,在旁边对街的小贩那里讨了张荷叶,将剩余的菜肴和两个囔饼包了进去,直接甩给旁边正在捶胸抹背的工匠付。没好气的道:

  “我开始在干嘛?”

  “在拿荷叶把剩菜包起来。”工匠付怔然道,他接着终于恍然大悟的道:

  “哦!原来这就是打包,小人又涨见识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