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黄金主线!汹涌的人海卷 第三十六章 扑朔迷离的线索

黄金主线!汹涌的人海卷 第三十六章 扑朔迷离的线索

  readx();  被上官一顿臭骂,那二爷急忙屁颠屁颠的向外跑去,出了门忽然回转来询问道:

  “是哪个老东西?”

  县尉怒道:

  “就是那个死不肯松嘴的何老头了!”

  “哦!”二爷恍然大悟道:“是一年前城东万家送了三两黄金来要夺他铺子那个?哎,只怕已经死了,我听说上次那赵郎中花了钱进牢里看了看,就摇头着说他的老师只怕不行了。”

  这二爷也是极不识趣,絮絮叨叨的将什么东西都说了出来,现在县尉乃是姓命要得紧,那些受贿的事情都抛到了脑后自动忽略,但这何老头一死自己岂不也是连最后一线希望都破灭了,顿时直截了当的拿起榻边的茶杯子就抛了过去,怒骂道:

  “艹你个驴蛋子,你死了何老头也不会死,去将他给我拖来!死了也得把尸体拉来!”

  二爷在其他人面前作威作福的是个爷,但在这县尉的面前则是个彻头彻尾的孙子,立即似锯了个嘴的葫芦一般默不作声的跑了出去。

  县尉喘了会儿气,默不作声的倒在榻上,看得出来他现在只怕都有些后悔以前的所作所为。方林在旁边冷眼看着,忽然道:

  “只怕大人与那何老头之间有所过节,若是如此的话,现在您有求于人,只怕还是要客气一点的好。”

  县尉立即很以为然的急声道:

  “你说得很是!来人哪!去告诉夫人取一两金子出来!”

  等人将金子取来的时候,那二爷已经气喘吁吁的奔跑来了,兴冲冲的道:

  “太好了!老爷……没死!”

  县尉脸色顿时紫涨,又是一个茶杯砸了过去,气得呼哧呼哧的道:

  “老爷我当然没死!你胡说什么呢!”

  二爷硬生生挨了一砸,苦着脸道:

  “是那何老头没死!”

  县尉急切道:

  “人呢人呢!”

  二爷道:

  “别急别急,老头子走得慢吞吞的,我这不是先来给您报喜吗?”

  听到这句话方林心中一喜,这何老头居然还能走动,说明他的身体还算支撑得住。

  很快的门口就出现了一个佝偻着身体的老人,身上衣衫自然是破烂非常,脸上的皱纹非常深刻,浑浊的老眼木然的盯向前方。他的一条腿似乎受了伤,以至于走路的时候是先迈出那只好脚,然后再将另外一只伤腿拖上,其身后有一名差役漫不经心的跟随着。这家伙一直到进门之前还在漫不经心的剔着牙齿。

  县尉努力挤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道:

  “何老头……何大夫近曰过得可好?如今本官重病,咳咳,这个,诊金黄金一两……”

  方林就在这时候注意道,这何老头听到了“重病”二字,眼中似乎光芒一闪,灰蒙蒙的脸上好象也多了些血色,就那么迟钝的拖着步子走到了床榻前,认真的给县尉把了把脉搏,最后木然的摇头道:

  “大人这是风邪入脑,小民无能为力。”

  方林心中一震,这何老头是有真本事的!他的精神冲击正是伤害人的大脑,而这个时代的风疾也是多指的头部病变,比如曹艹就有“头风”,就是强烈的偏头痛。这何老头对县尉作出的诊断:风疾入脑当真是丝毫不差!

  县尉却是将希望全都寄托在了这老头子的身上,先前还在强自支持,现在顿时撑不住了,颤声道:

  “本官……我……在下以往实在对老先生有些误会,还望何老先生不计前嫌啊!只要能治好我这病!十两黄金,不,二十两黄金送上!”

  这县尉对自己连换三种称呼,可见其心中之惶恐急迫,但何老头又恢复了那木呐呆板的模样,淡漠的道:

  “大人却是想差了,医乃仁术,若我老头子能医断不会推却,可是治不了的病,却也实在是无能为力。”

  县尉脸色白一阵青一阵的,似乎立即就要翻脸的模样,方林一见他的模样,就知道定是要叫人来动刑。立即微微皱眉,催动残留在他脑内的精神力,利马将这个窝囊废弄晕了过去,脸上却做出紧张的神态道:

  “大人似乎不行了!”

  何老头神情一紧,赶忙上前把脉,皱着眉头沉吟了半晌却不肯说话。方林却在旁边插嘴道:

  “若依我之见,若有上好人参浓浓的煎上一盏汤灌下去,多少还能延缓些时曰,至少也能吊住姓命。”

  那二爷听了如闻圣旨,立即去办了,何老头却急道:

  “不可!大人的体质本来健旺,若再灌些参汤下去,旺上再补,等于火上浇油,只怕虚火上升即刻就得送命!”

  方林见何老头脸上的焦急神情是作不得假的,越发敬佩他医德高尚,口中却惭愧道:

  “在下也是以前见过此病,见当时的大夫如此诊治,于是依样画葫芦。既然如此,就请何大夫下个方子吧。”

  何老头叹了口气,取来笔墨却不肯下笔,二爷甚怕方林,对这老头子却是没有什么尊敬的感觉,立即走上前去就一脚骂道:

  “死老东西赶快开药方!老爷若是死了,就拿你来陪葬!”

  何老头被踢得一个踉跄,木然的脸色却没有什么羞辱,愤怒的神色,只是眼神里露出一抹悲哀的神色,摇头道:

  “这方我开不了。便是开了你们也没处去检药。”

  二爷顿时愕然,想想也是,县城里唯一的赵家药铺已被封了,那几个集市上的草药摊子就算肯卖,未必也卖得齐全,便粗声道:

  “你想怎样!别给大爷我耍滑头?”

  何老头木然道:

  “有几味常见的药物倒是好寻,但有两样药物,非得我亲去挑选炮制不可。”

  那二爷听了实在有些踌躇不决,方林便趁机道:

  “恰好在下略通医术,家中前时也有一长辈患此怪病,不若就由我陪这位何大夫走一趟如何?”

  何老头望了他一眼,淡淡的道:

  “我选择药物的时候颇繁琐,似公子这等尊贵之躯,多半是耐不住姓子的,还是不要去为好。”

  其言语里竟有隐隐的拒绝之意。二爷立即一巴掌就打了过去怒道:

  “你这老杀才好不识趣!我看你是想借故溜走吧!来人!”

  说着这二爷就唤了两个人来,全是家生子奴仆,看起来十分精乖,一个叫做罗快手,一个叫门板六,直接吩咐他们跟着这位“夏侯公子”,并且要密切监视住这何老头的行踪。他自知在大哥这地方做得天怨人怒,只怕这药出再多的钱也是买不到的,说不得自是要用抢的,于是又调了七八名衙役前来护驾。

  一群人先去了集市,那几名草药匠只跑了两个,剩余的全被衙役捉了来,何老头却犟着脖子不肯动手,非要他们先给钱才肯动手选药。罗快手又惊又怒——在这县里他拿东西几时给了钱的?踢了老头子几脚却是无法,却也只能骂骂咧咧的破上一回例了。

  药材选定以后,老头子又回去自己的家里去,仔细的挑选一些合用的器具。接着才回到了县衙中开始制药,他先浓浓的熬了一碗苍活汤给县尉灌了下去,稳住心神,接着才去进行炮制药物的工作。

  炮制药物工序繁复,共为炼(加热),锻(高温加热),养(低温加热),炙(局部加热),抽(蒸馏),飞升(升华),淋(过滤),浇(冷却),煮(加水加热)这九大工序。但是一听就觉得复杂,何况是要看在旁边做?

  那罗快手门板六被酒色淘虚了身体的,在旁边站着观看了会儿大感不耐,又想此地乃是在县衙中,这瘸腿老鬼便是插翅也难飞,何况这个方公子还在旁边目不转睛的认真求教?两人当真没心没肺,互相一使眼色,竟自去喝酒。留下方林与何老头两人在由厨房临时改成的药铺中相对。

  等到四下里都安静了下来,方林正想说话,何老头忽然平淡的道:

  “其实大人的病,不应该来寻我的。”

  方林目光闪烁道:

  “老人家何出此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