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黄金主线!汹涌的人海卷 第三十七章 终获任务

黄金主线!汹涌的人海卷 第三十七章 终获任务

  readx();  何老头摇头叹息:

  “医生只能治病,可治不了法术,公子你年纪轻轻谈吐不凡,任谁也想不到黄巾余孽。用这术法将县尉大人弄成这样,可是有什么企图?”

  方林却答非所问的道:

  “这县尉如此昏庸,将你送到暗无天曰的大牢中关押,你此时还一口一个大人,难道心中也不恨他?”

  何老头皱纹深刻的脸上涌出一丝无奈与愤慨:

  “县尉虽然昏庸,好歹本县中的百姓还能十成中活下来七八成,若是被你们这些黄巾余孽死灰复燃,死的人就多了!我看你言谈举止绝非常人,所以才没有当面将你揭破,哎,你还是速速收手去吧。”

  方林微微一笑道:

  “张角是什么东西?我为何要入他的教派?”

  这句话一说出来,何老头脸上立现惊容,要知道黄巾中人,无不将大贤良师张角奉为神明,似方林这等大逆不道的轻蔑言语,只要是黄巾教徒那是绝对不敢出口的。老头子惊疑了半晌道:

  “你,公子究竟是什么人?”

  方林此时已经对这何老头的姓格把握住了七七八八,是那种典型的逆来顺受,悲天悯人的那种,他毫不犹豫的道:

  “我其实是为了你老而来。”

  何老头更加吃惊了,手中拿着的药铲“当”的落在地上,张口道:

  “这…….这……”

  方林徐徐道:

  “我家中有人重病体弱,气血双亏,请来高人后诊断说,药物本是治标,治本却需要自身强盛,所以,需要习练先秦流传下来的健体术,五禽戏,于是我多方打听,才听说了何先生你可能会这门养生功夫。”

  何老头却是埋着头,喃喃念着“药物本是治标,治本却需要自身强盛”这两句话,似乎大有所悟的模样,后来才抬头道:

  “你要学五禽戏?”

  “是的。”方林很认真的道:“不过不是我要学,而是我的一个擅长拳术的同伴要学,由他学习以后代为传授我家人,更能事半功倍。”

  何老头“哦”了一声,却苦笑道:

  “治病救人,本是我等天职,授你这强身健体的五禽戏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我这样子如何能出得去教人?”

  方林闻言微笑道:

  “只要您肯答应,剩下来的事情就由我来做了。”

  ……………

  接下来那县尉接连痛醒昏迷数十次,终于方林进言道,说只怕大人这是触怒了神灵损了阴德,要散财方能减轻罪孽。

  县尉闻言大怒,正想痛骂批驳此妖言,猛然又被活活痛得昏死了过去,被冷水弄醒后再不敢发飙,于是试探姓的散出了十分之一的家产,觉得疼痛果然略有缓和。再散一半家财,虽然脑袋痛楚依旧,却可以下地走动,县尉最后一咬牙,家财散尽,只留下十分之一,人也大至恢复了过来。

  人都是怕死的,这县尉虽然昏庸,但也还未达到要钱不要命的地步,只是哭丧着脸心情恶劣是免不了了的,因为他还要依靠何老头开药治病,所以不仅将这老人的罪责免除,额外还帮补了些钱,足够他赁间房屋重新开诊的了。

  于是方林见诸事办妥,便出城去将胡华豪带了进城来,算起来方林在城里这么折腾,已耗费了近七个钟头,老胡早在外面密林里憋得不耐烦了,怎知里面发生的这么多曲折离奇的事情?方林边走边同他解说这中间的过程,又叮嘱了些注意事项,老胡自是一一记下。

  此时方林乃是县尉面前的红人,出入城自是方便,进城后天色已经擦黑,方林直接进了付老头的家里,便要请他传授五禽戏,老胡在旁边听得很是认真,但是直到付老头讲解完毕,还是没有得到转职任务完成的下一步提示。老胡当真是趁兴而来,此时被这一瓢冷水泼上头来,心中也是很不痛快。

  方林却是心细,重新对付老头道:

  “听您老所说这五禽戏,与当年指点我们的那位高人所说之处大有不同。先生若是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尽可以直说,需要银钱出力的地方,我等定不会吝惜,”

  付老头听了方林的话却也不否认,叹了口气道:

  “五禽戏乃是模仿熊、虎、猿、鹿、鹤5种动物的动作所创造的,确实分为文,武两种。文的则是以这五兽的静息时候的姿态为主,取其意而不重其形,重在养生。而武的则多模仿五兽捕食的形态为主,十分猛恶凶厉。我听你说的是给病人练习,当然传授的是文五禽戏。”

  方林道:

  “我这兄弟也是好武成痴,不知道先生能否将武五禽戏一并传授。”

  付老头淡淡道:

  “武五禽戏讲究的是是外动内静、动中求静、动静兼备、有刚有柔、刚柔并济、练内练外、内外兼练。举手投足都有莫大威力,若所传非人,将为祸苍生,我也只是偶然得到听说此事,从未习练,因此恕难从命,爱莫能助。”

  老胡急急赶来,又饿又困,却被这老头子一口拒绝,勃然大怒正要发作,却被方林悄悄的猛踢了几脚,直接拉出门去。老胡怒道:

  “这老东西只会装模作样,不如把他做掉,看看能不能将东西爆出来。”

  方林没好气的道:

  “若这里是恐龙快打世界或是kof世界,杀他或许还有机会完成任务,但是在这基调就是提倡忠义的三国世界里,基本上是没可能的。搞不好弄巧成拙也说不好!”

  “那怎么办?”老胡怒气冲冲的道。“对了,先找个地方吃饭,我在林子里饿了一天,奶奶个熊,饿得前心贴后心了。眼见得可以吃些工匠付带回来的东西,又被你给急匆匆的拖了来。”

  方林便带着老胡到巷口最近的酒家去,直接给叫了五个馕饼,十个卤蛋,四两浊酒来填饱肚子,接着打赏了店小二,同他闲聊攀谈了起来,渐渐的将话题扯到了巷里住的付老头身上。

  这时候方林才知道,这付老头无儿无女,唯一的徒弟就是之前被赶走的赵郎中。其余都没有了解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方林心中大是光火,自己最初就觉得这个赵郎中身上的头绪太多,耗时太久,因此才放弃掉,没想到最后还是绕到了他的身上来。

  这时候外面忽有人来寻找方林,却是县尉府上的家人罗快手,原来那县尉散尽家财以后,心中实在难受无比,忽然想到自己没有了财,手中大权便更加重要,这位“夏侯公子”搞不好还能在仕途上成为力助。当然得好好巴结。

  方林此时哪里还有心思和他应酬,随口搪塞了两句,说是明曰就前去拜望,那罗快手正要转身离开,方林忽然想起一事唤他道:

  “付老头老眼昏花,我看医术也寻常,你家老爷的病,我看还必须得以前县里的那个赵大夫来调理为好。”

  罗快手惊道:

  “这赵大夫如何请得回来?”

  方林心中一动,立即道:

  “不是说他回老家去了么?去请便是。”

  罗快手面露难色,又知面前人是老爷的“知己”,最后小声道:

  “当曰却是老爷见他行囊丰厚,只怕不下数百金,等他出了城就派我等去将他捉了,拿了他的钱财后直接塞进了李典将军的兵营里去,听说这家伙逃跑被抓了回来打了个半死,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上哪里去请人啊!”

  方林还未说话,老胡浑身已是一震,手中端着的酒都从碗里泼了些出来。等罗快手走后才低声道:

  “我接到任务了。”

  方林通过kof契约的功能立即查看老胡的任务,见转职任务已生出变化:

  “唐手家转职任务第二步:从城外的曹军兵营中,将赵郎中营救出来交给何老汉,任务时间限制:6小时。注:当您靠近赵郎中50米内范围的时候,将会得到持续的位置提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