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黄金主线!汹涌的人海卷 第四十三章 忽悠忽悠

黄金主线!汹涌的人海卷 第四十三章 忽悠忽悠


  readx();  方林一楞,给工匠付仔细检查了下身上,却发觉这歼猾的家伙身上的血尽是别人的,压根也没受什么伤,只是被吓得不轻,他宽慰了两句,忽然觉得什么地方有着很不对劲的感觉,仔细一回想,顿时寻找到了根源之处:

  “等等…….你刚才叫我什么,主公?”

  工匠付的脸色忽然涨红了起来,正颞颥着想说话,远处已经传来了老胡的独特风格的豪笑声:

  “我就知道你小子一定行的。”

  方林的眼里一下子也充满了温暖了笑意:

  “我忘记你可以感觉到这任务目标赵郎中的位置了,否则还真打算给你个惊喜的。”

  赵郎中的伤势很重,两条腿都完全废了,只怕这辈子都没办法再站起来走路了。但是方林和老胡对此丝毫都不放在心上,只要在见到那何老头之前这位仁兄没有咽气那就一切稳妥了。

  当然,鉴于先前在丁家庄救人后得到的丰富回报,方林没有见死不救的打算,但是救人也要分时机的,即使要浪费从梦魇空间中购买的昂贵药物,那也得用在刀刃上——那个任务的关键并不是要一个健康的赵郎中,而是要何老头承自己的情!

  格林和黄忠等人也陆续前来汇合,他们个个都显得颇为狼狈,正如方林所预期那样,在遭受到了突袭以后,曹军大营立即向河边的营地派出了求援的人手。

  格林,胡华豪他们在拦截了四五批策马狂奔的求援信使以后,疲惫的他们终于还是漏了两条漏网之鱼,接下来的事情则还是按照方林的计划严丝合缝的进行着,为了最大程度的迟滞河边护桥曹军的攻势,可以说他们是做到了最大努力的,以至连工匠付这种后勤人员都要前去深入敌后担任放火这种危险工作。

  “你们做得都很好。”方林微笑道:“不过我也干得不赖。”

  他说着将那十四把普通钥匙加上一把黄金钥匙拿了出来摆到面前。因为黄忠等剧情人物看不见这东西,所以方林也不用避讳什么。

  面对这些充满了赌博几率的宝贵财富,格林倒还只是眼光略扫了扫,这边的胡华豪却已是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兴奋的骂了出声:

  “我靠,你去的地方是曹军军营还是银行?那里是钥匙专卖店吗?”

  方林微微一笑,随意的道:

  “这就是我前边所说的很好的奖励任务啊!,否则以主线黄金任务这变态的难度,杀掉李典以后为什么还要特意说明留给我们的48个小时?那就是明摆着留给咱们刷分的。”

  “走吧。钥匙可以等以后再慢慢开,”方林懒洋洋的叹了口气道:“只是我和老雷。你们可以安心的休息了。还是那句话,为免夜长梦多,我们得早些将这个烫手山芋早些送出去,才能真正的安心。”

  方林口中的烫手山芋自然就是昏迷不醒,奄奄一息的赵郎中。至于那低矮破旧的城墙,只怕连普通人都阻挡不了,就更不要说是怪物一般的老胡——哪怕老胡的肩头还扛着一个人。

  ………….

  这一夜里城外的兵营中火光烧红了半边天,喊杀凄呼声依稀可闻,那县尉只当是蜀军攻了过来,惊得拖家带口的连夜从城墙的缺口处逃走,不知情由的平民百姓更是惊惶失措,家家关门闭户惟恐惹祸上身。整座县城都陷入了无比惊恐的死寂里,方林两人扛着一个半死人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一路走来竟是没有碰到半个活人!

  何老头的本来的铺面住处已被歼商所侵吞,所以只能回到破败的老宅中居住,当真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地方当然是十分偏僻,好在方林白天来过一次,此时虽然是在深黑的夜晚里,他变态的记忆力也能轻松寻到地头。

  到了门口后方林便将依然昏迷不醒的赵郎中接了过来,口中提醒道:

  “等会儿若非叫你开口,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多嘴。”

  接着才示意老胡前去敲门。胡华豪还只道面前的是现实世界里的双层厚板铁制防盗门,轻轻一拍,那两扇可怜的朽烂木门就直截了当的的碎飞了出去。老胡双眼圆睁,保持着敲门的姿势,转过头来对方林异常无辜的可怜道: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方林叹了口气道:

  “我知道。你若是故意的话,这房子都应该塌了。”

  这时候黑暗里传来了一些响动,一个苍老的声音衰弱的的道:

  “桌上还有七文钱,缸子里还有半把米。拿了就走吧。”

  方林,老胡:“………囧,我们不是小偷……”

  方林作出颇为急切的声音道:

  “何大夫,快些来救人。”

  提起救人二字,何老头咳嗽了两声,直接爬了起来点燃了油灯,见到方林只是略微一怔,然后望了望老胡怀中血污满面的赵郎中,缓缓摇头道:

  “他受伤太重,口唇都呈死白色,只怕没得救了。”

  不知是不是灯光太暗,还是何老头老眼昏花,老人显然没有认出这个伤者乃是自己的弟子,口中虽然这样说,还是让他们将人放到了旁边的谷草堆着的临时铺位上,打了盆清水来给他洗抹伤口。医德实在是相当高尚。

  方林也不动声色,假作在旁边帮手,却是叹了口气埋怨道:

  “这人乃是被关在曹军兵营里的囚犯,我们也是顺手救的他,我本来说是不管这闲事的,没想到我这兄弟面恶心善,心地最好,坚持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一发善心,险些没把我们两人的命都丢在这里。”

  老胡在旁边板着脸忍着笑,任方林在慢慢忽悠,何老头把了一会儿脉,叹息摇头道:

  “没救了。不用白费功夫,顶多能撑到天亮。”

  方林正用湿巾将赵郎中脸上的污垢血迹抹开,闻言立即甩手望着老胡怒道:

  “哎,我就知道是白费力气。都是你这蠢货,滥好心!白白的救什么人,害得我们连那几百两金子都没拿!还平地里将这半死的人背进城里,眼下还得把这死人背出去!真晦气!”

  无辜被骂的老胡双眼圆睁,又惊又怒,正想骂将回来,但旋即想起了方林先前的叮嘱,只得忍气吞声,低着头不作声,真的一幅受气的“乖宝宝”模样!

  方林说着就将那半死的赵郎中重新背了起来,丢下十个大钱,对那何老头拱了拱手说了声多有打扰,便骂骂咧咧的走出门去。

  两人走出了不到十步,老胡已经追上来小声急道:

  “你傻了你?”

  方林诡异一笑低声道:

  “我已将那赵郎中身上带着的一张破烂药方丢在了地上,那老头子马上就会追出来的。”

  果然两人接着走了几步,就听得身后脚步声急响,正是何老头跌跌撞撞的追了出来,一把攀住方林,激动无比的哀求道:

  “公子慢走,进我屋里容我再看看。”

  外间虽然黑暗,但老胡一眼就看到了何老头手中攥着半张破纸,想来是识出了徒弟的笔迹,对于何老头这个无妻无子的老人来说,赵郎中这接受了他部分衣钵的弟子几乎就等同于是儿子了,当然是关切无比。

  方林愕然道:

  “这人反正都活不成了,正好乘夜拿出去埋掉,等天一亮旁人看见岂不是好大的一场麻烦?”

  何老头急奔出来喘息得紧,喉咙里响了半晌,痰喘发作,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急得直跺足,只是死死扯着方林不放,他先前睡眼惺忪,并未留意,只到见到方林故意遗在地上的那半张药方上的字迹似曾相识,才醒悟起那半死的病人无论身型容貌都与唯一的徒弟大为相似,急忙赶将出来。老胡悄悄用力踢了方林一脚,惟恐他将这老家伙玩死了自己的任务便没了着落,大声的道:

  “老人家说不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你搬回去一下难道会少块肉?我来搬,就算是死了,晦气也是晦气我!”

  说着从方林手中接过那赵郎中,背回了屋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