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黄金主线!汹涌的人海卷 第五十一章

黄金主线!汹涌的人海卷 第五十一章


  林也是个死要面子的人,见方林冷冷的模样,却是对的这句话,老胡耸耸肩膀,对面无表情的方林努努嘴,露出爱莫能助的表情,格林深吸一口气,望向方林这个实际上的主导者。方林却神情淡漠的随意道:

  “不行,这个肯定不行。”

  格林上前一步怒道: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方林淡淡道:

  “我若有意让你加入,在你犯错以后就会马上提点你,而我选择绝口不提你的过错,就是为了断了你的入队的心思,聪明若你,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也看不出来?”

  格林沉声怒道:

  “我知道在和李典作战的时候有所失误!但谁没有不犯错的时候?我难道想我的属性40%?这样,我拿2万积

  方林微微摇头,颇有些歉意的望着他道:

  “不是你曾经犯过错误的缘故,而是……因为.我始终看不透你!你身上有一种熟悉而危险的东西,我也说不出来这种感觉从哪里来,可是我的感觉从来……就这样,哎,所以我不能让你加入。”

  格林不再说话,冷哼一声,望头望了方林一眼,似乎要将他的模样深深记住似的,然后直接消失离开。老胡叹息一声,拍了拍方林的肩膀道:

  “一旦作了决定,就不要后悔。走吧,要办的事儿还多。”

  回归梦魇空间以后,方林和老胡打了个招呼,便先去到那处充满了岩浆也似的火红色鉴定空间中,走到墙壁旁边,按照提示将手按入了上面的凹坑里,默想要鉴定的装备,很快便得到了提示:

  “你是否要鉴定,银色剧情装备:李典的头巾?”

  方林点选了是,给出了2000点积分示:

  “请在下面三种技能里选择你想要获得的,选择不同的技能将会影响到本件装备的属性变动。”

  “被动技能玄襄阵法,效果迟钝:使你附近30米内的敌>.降低8%。”

  “被动技能长蛇阵法:效果模糊:使你附近30米内地友攻击几率增加8%。”

  “被动技能雁形阵法:效果浸润:使你的精神力恢复速度每增加1点。

  方林叫了老胡来,两人商量片刻以后,便选择了恢复精神力速度的雁形阵法,直接可回复精神力的药物食物都极其罕见,而现在方林的精神力回复速度大概为10分钟6点左右,有了这个阵法。每10钟就能恢复11点,几乎翻了一倍!算得上增加幅度相当强劲!

  鉴定后的李典的头巾属性如下:

  银色剧情装备,头部装备,仅可能由曹军大将李典所掉落。佩带前必须通过灵魂绑定,品质中等,自身移动速度增加15%,所有属性加3,所有抗性+24%,所有技能的持续时间+20%(也就是说,惊怖术持续时间由10秒延长到了12秒,精神冲击地造成晕:|.续时间也延长了20%)需要力量19,体力18。精神力33。基本近战level--_vel----4,level---

  “装备自带被动技能雁形阵法:效果浸润:使你的精神力恢复速度每2钟多增加1点。”

  在头巾内部还有刺绣着一首古体诗: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欢娱在今夕,嫣婉及良时。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参晨皆已没,去去从此辞。行役在战场。相间未有期。握手一长欢,泪别为此生。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从这诗上可以看出来,这头巾应该是李典的老婆为他亲手所绣地。

  果然是“可怜无定河边骨。尤是深闺梦里人。”

  做完了这件事情以后,疲惫之极的方林便打算回现实世界里睡觉了,毕竟这一次的黄金主线任务给人的压力乃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潮水一般的人海,前所未有的庞大场面,无论是从精神

  精力上。对人的冲击都是异常巨大,何况方林还要将整支队伍命运都支持着前进?

  前面就已经提到,梦魇空间里的时间累积得多一些地话,也会有奖励的加成。所以方林和老胡匆匆处理完一些事情以后,便直接回归了现实世界中。

  回到宿舍以后虽然才下午四点多,方林没得说,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又是一场蒙头大睡,那呼噜声当真可以说是响亮无比,好在今日乃是周五,当天下午回家的回家,老大独个儿留了下来看书看到晚上十点,实在受不了这家伙的噪音,直接将小说一丢找隔壁的家伙通宵WOW冲新区去了。小子在寝室里折腾。

  第二天上午方林在被窝里却忽然觉得鼻子里有些发痒,偏了偏脑袋拿手指头挠挠,翻个身继续睡,谁知道隔了一会儿又痒了起来,他心中顿时有数,只道是室友开玩笑,假作不知,觉得又有人忍住笑凑了过来,猛然将被子一掀将那人连头带脑袋一起反扑在了床上,只听得被子里传来一阵被捂住了的模糊惊叫,方林酣睡被扰,睡眼惺忪的对准那人地屁股腰上就是击巴掌,却忽然觉得手感弹性都有一种温润软滑的感觉,猛然间发觉被下的轮廓曲线婀娜,露在被外的水磨蓝牛仔裤也是女式模样。立即大惊!

  也是方林素有应急的智慧成功发挥,立即嘴里咕哝了几句:

  “死老二,看你还敢不敢来惹我。”

  顺手将被子揭了起来蒙住了自己地脑袋又斜倒在床上装睡了过去,心中则是忐忑不安,这么早敢进男生宿舍来寻他的,除了胡佳还能有谁?不知道这位大小姐又要怎么收拾自己,万一和老胡讲了自己打她屁股的事情…….方林不禁打了个寒噤,发怒的老胡可不是好惹的。

  不过……那手感还真的不错。

  方林脑袋里转着坏念头,淫欲炽热,加上还憋着尿,下面自然就一柱擎天了。他正在回味着那良好地手感的时候,猛然觉得身上一凉,被子竟然被气晕了头的胡佳一把扯了开去!

  “大坏蛋!人家好心叫你起床!你还敢欺负我!”

  然后胡佳就看见方林穿着一条蓝底三角内裤愕然的半躺在床上,在内裤档部前方,正有一个高高的帐篷,而帐篷的顶端轮廓分明,笔挺的指着她的脸。

  方林的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胡佳眼里满是他肌肉线条分明的上半身,咽下一口唾沫,故作镇定的道:

  “我……我先出去。”

  一出门这可怜的女孩子就摸着自己烫热的脸又羞又急,连连跺足,心中不禁又回忆起被方林体温尤存的被子蒙住的感受(额,方林很讲究个人卫生的,被罩一周一洗床单三天一换绝对不是污垢累累,不要乱想......),那当然先是惊吓,然后鼻子里闻到的却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异样男性体味,这味道说不上好闻,却也并不讨人厌恶,只是令人无由的心跳加速。

  男人起床当然是相当速度的,方林开门的时候头发还有些乱,但是脸上的红色已经不见了,还是相当有礼貌的请胡佳坐下,给她倒了杯水。这水却不是用来喝的,可以说是一种避免两人之间尴尬的道具吧。可怜的胡MM相当乖巧的双腿并拢,手捧着水杯认真的看着杯起来的白气,就是打定主意不肯说话。

  方林此时看着乖巧若一只猫儿的胡佳,心思却活泛起来,更要命的是心里老想着先前在她臀上的那几拍,裤裆里更是涨得厉害,如今孤男寡女对坐,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奇妙感觉在暗暗滋生。

  胡佳做了一会儿淑女,终于坐不住了,偷偷抬眼一看,却看方林正在聚精会神的盯着右手猛看,她奇道:

  “你做什么?”

  方林一本正经的道:

  “我打算从此三天都不洗手。”

  胡佳的小嘴轻张,奇道:

  “你怎么这么不讲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