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黄金主线!汹涌的人海卷 第五十五章

黄金主线!汹涌的人海卷 第五十五章


  看到了血迹的方林接着又抬起头,发觉草屋的门口上居然悬挂了一面小小的镜子,那镜子上面已经生满了锈蚀,斑驳无比,看起来很不起眼,若不仔细看真发现不了。方林将手一抬,那镜子自然就飞到了他的掌心当中。

  这时候的镜子当然不会是玻璃的,而是那种打磨的铜镜,体积很小不到巴掌大,可以肯定的是它已经失掉了用来照镜子的功能。铜镜的边缘呈现出八角状,不过镜面还是相对来说比较光滑。

  方林只是看了一眼,马上就将镜子挂回了原位,然后看了看镜面所对准的方向……那里是屋内一个相当破旧的柜子,甚至都可以从柜子的表面看到混合了草泥裱糊的墙壁。这处茅屋里面是十分简陋的,不过对个破烂柜子倒是和它相当的般配。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么一个破烂的一眼就能看到底部的柜子当然是不值一提。

  但是这恰好是障眼法,因为那些庄客要掩盖的东西就在柜子的下面。方林让机械血肉傀儡将柜子下方的泥土掘开,屋子里面顿时阴气森森,下面埋得是一个大缸,缸里面的人自然是全部嗝屁,但是这些死者的手脚都被剁掉,眼睛、鼻子、舌头、耳朵都被割掉,却是被挤在着大缸里活生生的憋死,这等怨气何等强烈。

  若是普通的客商在这里住了,那些庄丁只消第二天早上来收取被厉鬼所害的人尸便是,当然顺便货物财物也就接受了,快捷方便,手上连血液不用染,门口上挂的那面铜镜则是让死在这里的冤魂不能逃逸的。

  方林却不管什么怨气,叫来肥仔一屁股坐到那个缸子上面,这个大邪大凶的霸主来了,去去冤魂立即不在话下,而且没有了法镜的镇守,自然群邪逃窜。茅屋里面也顿时冷冰冰的温度也为之回升。

  方林笑了笑道:

  “这其实也是好事,此时天色都已经黑了,那群庄丁显然不止一次干这活儿,知道入夜以后冤魂厉害,只怕拿棍子赶也赶不来的,我们今天正好趁机行事。”

  此时天色刚刚黑透,便有闪电裂空而出,滂沱大雨由稀疏到稠密的淋了下来,林吟袖奇道:

  “那个杨天佑估计好歹还学了点道术,能够预知天气,开始看不出半点要下雨的模样,猥琐付你是怎么知道的?”

  猥琐付得意奸笑,却不回话直接装神棍。不过那表情很是讨打,就差没把“山人自有妙计”写在脸上了。却是变异精英肥男要讨好女主人,凑上去叽叽咕咕了一阵,林大美女立即无言,马上很彪悍的上前揪住猥琐付的耳朵将他那破烂大哥大拿了出来,把短信按出来一看,果然最上面的那条短信写着:

  “天气预报……今日气温丨X度到X度,傍晚有暴雨。本条信息不收费,交友热线123XXXXXX。”

  …………

  雨水连绵不绝的从空中坠落了下来,从最初稀疏的豆大雨点慢慢的演绎成了稠密的细雨,绵绵密密,落到了方林他们处身的草屋上掉落下来的时候,水流甚至都呈现出了青黑之色,可见这里的怨气之强盛,相信若不是方林他们已经表现出来了可怕的实力,这些冤魂早就张牙舞爪的扑上来了。

  老胡站到了方林身边,双手交互抱在了胸前,昂然而立。沉声道:

  “这场雨真是天作之合,什么时候动手?”

  方林眯缝着眼睛道:

  “古时候的人讲究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现在距离他们的上床时间也不远了,我觉得还是等等再说。而且那个庄丁所说的只怕并非假话,先前经过九里庄主庄的时候,我确实见到有马车停在那里,从马车上的装饰花纹来看,恐怕确实有官员在庄上做客。”

  老胡奇道:

  “你怕这个官员?”

  方林居然点了点头道:

  “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莫要忘记我们是在西游释恶传的世界,这里面是有因果报应的,这官员将此地治理的井井有条,相当繁盛,应该就是所谓的能吏。若是我们伤到或者是杀死了他手下的人,说不定会有什么因果报应。若不是要对付杨戬的话,那么这个变数倒也很可能是个分支任务,但我们要面对的是杨戬,就不容有失,必须戒除掉任何的可能。根据我的推算,等半小时再进去也不算什么,就当是磨刀不误砍柴工吧。”

  这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几声十分怪异的声响,听起来就像是什么东西被打破了似的。巴比却一下子直起了脖子,警惕的在空中嗅着。方林心中微微一动,已经大步抢了出去,正好见到黑暗中有几具呆滞的人体歪斜倒下,仆倒在了泥泞的雨水里面,这几具人体都没有了脑袋,还在微微的抽搐着,不停东流的雨水被染成了鲜红,但是流到远处以后就将他们的体温,血迹都徐徐冲冷冲淡。

  虽然这七八具尸体都没有了脑袋,但是方林迅速的就从衣服,体格一些特征看了出来,这里面的大部分人就是引领他们来到这里的那几名庄丁。

  方林马上将负责守卫的机械血肉傀儡叫来一问,便得知这些人趁着天黑下雨鬼鬼祟祟的摸了进来,而且机械血肉傀儡丛他们的身上感觉到了十分强烈的威胁,一旦靠近自己就凶多吉少.....接下来自然是占据了有利地形的机械血肉傀儡开始反击,演绎了一番爆头传说。

  方林本来推断的是这群家伙不大可能连夜赶来的,因为这处田庄晚上乃是凶鬼出没之处,便是那些庄丁也是十分忌讳。此时仔细一想,立即醒悟了过来,原来这群死鬼是冲者猥琐付随口胡诌的盐巴来的!这时节的私盐利润之大,足可以让人冒者掉脑袋的风险,此时大雨滂沱,这群庄丁惟恐凶鬼杀人的时候将盐车弄到雨水当中,淋上这么一晚上的话,盐巴必然泡汤,于是按照以前的规律算好了方林他们差不多死掉了以后,便匆匆冒者风险赶来了。

  方林走到了一具尸体前面,在他的怀里掏摸了几下,丛贴心处扯了一道符咒出来,那符咒是以血红色的朱砂写成,尽管大雨滂沱,可是这张黄纸符咒却没有半点要被打湿的样子,反而上面画出的咒符跃然灵动,有若活物一般随时都会破纸而出。

  这就是他们的凭借。方林淡淡的道,若是有不得已的时候,就戴上这道五雷符过来,那些阴魂虽然怨气冲天,不过这道符咒上面的附带的纯阳之力十分浑厚,足以镇得住他们,而且这符咒一旦爆发出来,威力也十分惊人,这也是机械血肉傀儡感觉到威胁的原因。

  猥琐付戴了个草帽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看了看那张五雷符以后啧啧称奇道:

  “画这张符的人不简单呐,不过这个人只怕只是精通绘制这种五雷符而已,叫他画张别的符救休想了。而且这个五雷符似乎并不重视杀伤力,而是偏向于威慑力,就好比是枪声和鞭炮声的区别,枪声是为了射出子弹而出现,而鞭炮声则是纯粹为了响亮。”

  猥琐付当年也是在道观里面打工多年了,里面的什么门道没见识过?因此必然言之有数。方林眼神闪动,马上就意识到这其中只怕有些耐人寻味的地方,他马上带上了巴比顺着这群庄丁的来路迅速的跟随了上去。

  方林他们所处的这一处田庄周围的人都知道是做什么的,因此方圆几里内靠近的几乎没有,因此一路上方林根本不用怎么隐藏身形,整整走出近一公里以外才发觉旁边有一个小棚,当中有一点黄晕的灯光闪烁着。这个小棚大概是临时搭建的瓜棚之类的东西,不过旁边还有一处给骡马避雨的敞篷,所谓的敞篷就是有屋顶但是四面都没有墙壁,仅有梁柱。

  这处瓜棚里面挤了少说也有五个人,其中一人与猥琐付的外形颇为神似,都是属于长着老鼠胡须,奸猾无比的账房先生之类。这家伙正夹了一个油腻腻的算盘,正在骂骂咧咧的道:

  “赵四怎么还不回来?这群窝囊废,都说了只要佩戴上真人的五雷符就没问题了,还是磨磨蹭蹭的,叫老爷我在这里喝风,要不是看在那一千斤盐巴的面上,谁来谁他娘的是裤裆里面夹那玩意儿!”

  方林听到这里心中已经了然,这个账房虽然邋遢,但是身体上面穿着的衣料都是不凡,而且赶在家丁面前自称老爷,必然是在这里身份不低,他微微一笑,马上占了出来,在这些家丁错愕的眼神里是占了强力魔魅术。

  读取了这名帐房的记忆之后,方林终于明白了九里庄当中的来龙去脉,原来杨戬的老子杨天佑不过是个凡人,阳寿早就消耗殆尽了。偏偏杨天佑长得虽然很是彦祖霆锋,不过确实无论如何也是无法来通过修道来延年益寿,进而获得长生这个能力,就好比说是扶不起的阿斗,那些灵丹妙药填赛进去,终究是外因,药效一小时也就继续衰老,所以杨戬不得已之下,也只能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法子。

  这法子就是“借”哪些不是寿终正寝的人的寿命。

  而且交换的带价很是苛刻,杨天佑多活一个月,就得拿别人的正常寿命十年来填!这种事情毫无疑问是相当伤天害理的,牵连下来的孽债很可怕,就连杨戬也必须和杨天佑撇清关系,所以父子两人才分居两地。

  当然杨天佑那里有杨戬送来的法宝镇丨压,那些冤魂不值一提,但是因果轮回,昭彰不爽,每当初一十五杨天佑就会被阴煞所缠绕,寒入骨髓,痛苦不堪。这阴煞的特点是敌强越强,若是杨戬这个级别的人沾染上了,诱发的天劫十分严重,强悍的法宝沾染上了,被污秽得也特别厉害。

  因此为了对付这阴煞,杨天佑又通过杨戬的关系苦心积虑的请了十来个道士,专攻对阴煞有奇效的五雷符,这十来个道士本事低微,明明是低级弟子,但是术业有专攻,绘制出来的这五雷符却是达到了真人级别,阴煞遇强则强,但是遇弱却也弱,其反噬的威力被这十来个道士绘制的五雷符一分摊,造成的危害就相当小了,而且这十来个道士只是绘制这种符咒很厉害,其余实力低微,

  自然他们所收到的阴煞反噬也是极小,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并且杨天佑还有一招应对的方案,那就是本地的官方交好,唉阴煞威力最为强盛的时候,便邀请本地的地方官(市委书记级别)到自己这里来做客,借助官威的阳刚治理来降服阴煞的危害。恰好今天就赶上了杨天佑身上阴煞发作的时候,显然杨天佑必然要打着这个地方官“秉烛夜谈”的借口与之一直呆在一起了。

  摸清了这九里庄当中的实力以后,方林算是放下了心来,这阴煞奈石类似于因果之类的东西,道行越深沾染上了后果就越是严重。冲着这一点上就能看出,很显然这里应该没有什么高人。既然如此,方林马上发出了信号,一干人迅速的集合在了一起,向着九里庄内突破了进去。

  这种雨夜突破的任务本来就是老胡的长项,而且事前还对九里庄的地形了如指掌。方林他们分成三路突入,知趣正厅/书房/水榭三处杨天佑最有可能呆的地方,视线约定兵贵神速,一旦被发现的话,所过之处鸡犬不留,这倒不是方林他们残忍好杀,而是九里庄当中目前唯一摸不清实力的人就是杨天佑,新死之人的冤魂更加有助于强化萦绕在他身上的阴煞,对齐力量形成更加强悍的压制之势.

  方林入庄以后就发觉庄子里面的人数是相当多的,而且里面的童仆之类大多都是男人,很少有女人的出现,而且虽然大雨依然滂沱,庄子内的防卫也是相当的严密。哪怕是方林也是仅仅潜入了不到二十米就被迫暴露了身型,他的精神力护罩却不是隐身术,在转角处就被发现顿时就有二十来个庄丁呐喊着举起刚刀扑了过来。

  方林根本就懒得理会他们,直接将肥仔三兄弟叫了出来担任清理工作,他直接大步前行,竟是无人可以阻他半步前进之势。不过很快的,前方屋舍里响起了一声历喝。

  妖人,还不速速现出原型伏诛?

  随着这声音的出现,一个看起来很是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道士从天而降,手上的拂尘对准方林一甩,可以见到在十分炫目的烟火效果下一张巨大的符咒幻象飘扬而出,对准林飞射而来,飞到半途空中嗡然雷动,震撼出了五声雷响,当真是惊天动地,最后化作一道闪电直击而下!

  那些本来被杀到吓破胆的庄丁顿时欢声雷动,之前因为那阴煞的缘故,不是没有妖物入庄内,但是这几名“仙人”出手,无不是将之轻松搞定,看起来这一次也绝不会例外,因为这个入侵的敌人似乎都被雷声直接震死了,傻到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哦,不对,他竟然伸出一根手指,闪电。。。闪电竟然倒劈了回去!

  方林伸指一弹,轻描淡写的就将这雷声大威力小的五雷符给逼了回去,将那悬在空中装神棍的道人直接电成了一个冒黑烟的“出”字,而且以螺旋形的轨迹落了下来,看起来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不过这时候,西面却有一道光芒闪过,方林微微惊奇,看样子是林吟袖似乎碰到了硬骨头,不过下一秒老胡就通过精神力连接传递来了一个好消息:

  “我得手了,目标在书房。”

  书房距离方林所呆的地方并不远,方林撩开精美的门帘施施然走进去的时候,里面还传出了呻吟,怒喝,叫骂的声音。

  以九里庄的规模来说,这一处书房的面积相当宽广,虽然名为书房,其实睡塌,客厅一应俱全。方林左边有两具尸体,其中一具魁梧的身体怪异的对折,脑袋简直就似一个烂西瓜,很显然是想要和老胡比比力气的,另外一具使得乃是铜锤,不过那铜锤已经被拍成了烧饼一般压在了他的身体上。

  老虎此时已现兽身,他的左掌死死地扣住了一个看起来很文弱的老头子的咽喉,右边却是有一个双眼翻白的官员,这官员看样子是坐在太师椅上面,被劲风所逼以后椅子翻倒摔飞出去的,脑袋大概撞到了什么东西,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一名侍卫正在紧张的保护着他。

  老胡对准方林递了个探寻的眼色过来,显然让方林确认自己抓住的是不是真货。方林的精神力触觉刚刚递送到老胡抓住那人的身上,浑身上下顿时似打寒战一般的一震!愚者之瞳竟是自行睁了开来。在方林的感知当中,这人身体上面居然有一道庞然邪恶若巨蟒的阴冷黑气死死将之裹住,那黑气看似淡薄,但方林却清晰的感觉到,若是要探入那黑气一分的话,就势必遭受到十倍的反噬!

  “错不了了。我们走。”方林笑了笑道。

  这时候那名脑袋被撞的官员忽的怒吼道:

  “大胆妖孽,竟敢在本官面前强行掳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他这一吼之下,方林到没什么感觉,三十老胡的妖虎兽身竟然被他一吼之下,化成了万点光华缤纷消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