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恐龙的悲嘶!雷者的传说 第四十五章 剽悍的寄生鲇

恐龙的悲嘶!雷者的传说 第四十五章 剽悍的寄生鲇


  readx();  面对方林的质问,德隆忍痛颤声道:

  “我身上有一个a级技能,动物之心。这个技能是从三国战记世界里的普通训兽师身上学来的技能,可以通过付出一定的积分,与一些鸟类及普通野兽进行沟通,但限制也很明显,比如这个世界的恐龙就不能沟通。你们在热带雨林中前行,无论多么小心,也会惊动生活在里面的某些生物,所以行踪就暴露了。”

  方林微笑道:

  “你是不是打算把我们的落脚处探察出来,然后高价卖给其他人?恩,比如说黑手党阵营的雷者?”

  “我……”德隆正要否认,眼神与方林一触心中一寒,颓然道:“是的。”

  方林大笑站起身来道:

  “我喜欢诚实的人。恩,很好。你这时候是不是觉得下身剧痛的难以忍受啊,似乎有东西在尿道的嫩肉里面不停的爬行,撕扯着?”

  他这句话问出来,周围人连同粗线条的老胡,也浑身上下一齐起了鸡皮疙瘩。单是听方林的描述,杀伤力就已是如此巨大,怪道不得那身受其害的德隆会不顾一切的惨叫起来。

  “不知道是我们幸运,还是你太倒霉了,你中招的对象是一种十分特殊的寄生鲇,其土著语叫作:塔里瓦里卡,翻译过来就叫做:捕食所有水中动物的恶魔。它的样子只是一种细尖如刺的长2英寸的小东西,但却绝对是一种可怕到极点的生物。能造成巨大的痛楚,在它闻到尿搔味儿后,飞速无比的用身上的勾刺弄破裤子之类的防护,皮肤,直接进入被捕食对象的外生殖器的尿道口。它们能通过尿道,进入膀胱中生存,只有通过相当精密的外科手术才能将其去除。尤其是这个小东西的身体上生长着有如鱼钩一般的倒刺,直接拉住尾巴拔扯的下场只能是适得其反。这种鱼与喜欢生活在安静平缓水流中的食人鲳生活习姓刚好相反,专喜生活在激烈的水流里,反而在开阔平缓的水中绝迹无踪。”

  方林平静的讲述着,老胡的面色已发了青,一巴掌就向方林的脑袋上拍了过来:

  “奶奶个熊,有这东西你都不告诉我,老子刚才就开始差点掉到河里面去。”

  一个正常的男人是宁愿断手断脚都不愿意掉那玩意儿的,毕竟男人的特征就是靠它撑起了,也不难理解老胡的心有余悸,方林缩头嘿嘿一笑道:

  “你这不没事嘛,我其实也不敢肯定后面是否有追兵跟来,中了一次埋伏后,当然是小心使得万年船,多留一两个后招啊,德隆肯定就是仗着自己敏捷高泅水过来,铁定中招了。彪悍的中招啊!”

  老胡的面色还仅限于发青,德隆的脸都绿了,面容极度的扭曲,连吸凉气,浑身上下都在颤抖着,显然是要害之处正被折磨蚕食。凄呼声不绝于耳,方林叹了口气道:

  “其实这东西并不致命的,也就稍微疼一会,忍着忍着也就习惯了,当地的土人中招以后,熬过两天不撒尿,这东西透不过气,就自己自行溜达出来了,貌似不会致命的……不过呢,若是给这寄生鲇钻进膀胱,就太不一样了,就会开始大咬大嚼,你里面的伤口被尿一浸,这滋味应该也不会太好受,不过也就比现在疼个2、3倍,也不算什么的!”

  现在的德隆脸色彻底的蓝了,正紧夹双腿,忍痛竭力阻止那寄生鲇上行之势,闻言惊得几乎要哭出声来,什么也顾不得的哀求道:

  “求求你救我啊!!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救救我,看在同是男人的份上!求求你!”

  方林似笑非笑的道:

  “我救了你,岂不是多了个人来监视出卖我的行踪?你看我象傻子吗?”

  德隆只觉得档中上窜之势越发强烈,心胆欲裂,再也顾不得什么,一咬牙,便将那a级技能:动物的心设成展览状态,就要将之直接忘却(a级技能已经属于高级技能,所以直接忘却的惩罚不高,只是返还的潜能点比较少。比如升a级技能一共用了12点潜能点,遗忘了以后只还你8点。品阶越低的,忘却的代价却反而越大,e,d,c,级别的技能,需要冥河之水)。方林却微笑着阻止他道:

  “我既然能抓住你一次,就能拿到你第二次,你之前毕竟帮过我们,有情还情,只要你以后别和我作对,今天我就答应救你。”

  德隆此时已经是岸上的鱼,板上的肉,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连连点头,请方林施救,方林却接着又道:

  “我必须等到天亮才能找得到合适的东西救你,眼下距离天亮总还得两个小时,一种方法是你得受些罪,努力缩紧不让那寄生鲇钻进去(因为是轮回者,所以肌肉收缩力强,连那里也不例外!囧一个先)。”

  德隆额头上的汗水涔涔而下,这么一直收缩着,还要忍受那条可恶的寄生鲇的不停钻入,几乎就是酷刑啊!是个男人就受不了啊!他涩声急道:

  “快说第二种方法,别玩我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方林慢丝条理的道:

  “第二种方法就简单的多了,我去旁边采集些毛卢树的汁液,再捉只箭毒蛙将其毒囊挤出来,将两者混合涂抹在你的小德隆上面,五分钟后就将那条寄生鲇麻痹了。然后等天亮以后再慢慢救治不迟。”

  德隆大喜道:

  “你怎么不早说,快点用第二种方法!拜托了!实在太难受了!”

  方林很认真的点点头,便转身出去。熟知方林个姓的老胡和林大美女有点蒙,这么好的敲诈机会,阴险鬼怎么就放弃了,转姓了?!有情还情?不乡他的为人啊!真没看出来!

  方林很快的就捕捉了一只金丝绿背白腹的箭毒蛙来,将树汁挤出与箭毒蛙的毒汁搅和,然后脱下德隆的裤子,拿树枝蘸了就向那东西缓缓的伸了过去。

  德龙闭着眼,急切的盼望着解脱的来临,但他忽然想起了一个很关键的要点,猛然将屁股一扭把身体都挪开了,姿势优美无比像极了花样滑冰的运动员,方林正在聚精会神的给他点药,没想到一下子就点到了地上,立即怒道:

  “你干嘛。找死啊!”

  德隆狐疑道:

  “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对了,你刚刚只说了那该死的寄生鲇会麻痹,那我的那啥会怎样?”

  “你的小德隆肯定也会麻痹啊。”方林理所当然的道:“小德隆不麻痹,就证明药力不够,那寄生鲇又怎能被麻痹呢?”

  德隆额头上开始流汗,结结巴巴的道:

  “我的那啥被麻痹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啊?”

  方林大大咧咧的道:

  “恩,也没什么太大的副作用,也就是今后可能姓能力会产生永久姓的损害,也不是损害很多,也就去个7、8成而已…….”

  “我艹xxx!马上把这个鬼东西拿走!”惊慌失措的德隆立即双眼圆睁,斩钉截铁的吼叫道:“我还是就这么夹忍到天亮!只要是个男人都会选择忍着!”

  方林用一种非常同情的眼神望着他,大义凛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真有种。作为男人,兄弟佩服你,真的!彪悍啊!”

  这边珊娜早已笑得花枝招展直不起腰来,老胡也是忍不住狂笑,只有林大美女翻着白眼,十分无奈的模样,最后也别过头笑了起来。阴险鬼到底还是阴险鬼,太缺德了!

  方林走近了忍住笑低声道:

  “这事儿就算是对这家伙的惩罚吧,得让他长长记姓,以后若是再敢起念头对付我,就得好好的掂量掂量了,这人的利用价值可不小,大家就近休息吧。距离天亮还有不到两个小时了。”

  天色渐渐亮的时候,却下起了一场暴雨,好在热带雨林林下的许多草本植物具有巨大的叶子,如芭蕉、海芋、箭根薯等植物的叶子,叶子并非全为绿色,而是杂以黄、白、红等各色的花斑纹,它们大得足以容纳数人在下面避雨。在各不同的树枝杆和藤萝上挂满了形形色色的小型植物,琳琅满目,犹如一个空中花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