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恐龙的悲嘶!雷者的传说 第六十章 蚯蚓还是黄瓜?

恐龙的悲嘶!雷者的传说 第六十章 蚯蚓还是黄瓜?

  readx();  黑暗中渐渐浮现出了一个婀娜的身影,不是林大美女还是谁,她若无其事的望着方林道:

  “你怎么提前跑出调试槽了?害我还以为又出了什么意外。”

  方林正想回话,猛然想起了一件事,脸上微红,咳嗽一声人已经飞快的跑到了旁边的树从里,林吟袖叹了口气轻蔑的道:

  “就你那小蚯蚓,送我看我都不看,藏什么藏?很稀罕吗?”

  “小…….蚯蚓?”方林额头上冒出青筋,火冒三丈,一下子站出来怒道:“你放屁!老子这是大……大……黄瓜!”

  “大黄瓜?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我看顶多是大一点的蚯蚓!”林大美女打趣道。

  “胡说,什么蚯蚓,就算不是大黄瓜,起码也是香蕉,是大号的香蕉!”方林争辩的貌似没有底气!

  “哦?是吗?就算是吧!”林大美女的薄唇上,似乎搽着淡紫色的唇膏,曲线必露的身影虽然还看得不是那么清楚明白,但无疑更增添神秘诱惑,她踏着极其标准的猫步(就是模特步)走了过来,将纤腰翘臀的姓感表现得淋淋漓尽致。

  方林骤然觉得喉咙里有些干涩,他一时间很有些局促慌乱,仿佛有见了老虎想要逃跑的冲动,但是心中有一股莫名的火焰在悄然升腾着。那种男人与生俱来的本能开始苏醒,现在肯定不象蚯蚓了,有点象香蕉了。(是男同志貌似都明白我在说什么吧?汗一个先)高挑的林吟袖走到了他的面前,这位“睿智”的美女总裁安静的伸出左手,拨开他额前乱湿的黑发,轻轻的道:

  “我的心很疼的,你今天很傻呢。”

  她的手下滑,抚摩着方林原本光滑平整的腹部那处新添的巨大伤疤,幽幽的道:

  “还疼吗?”

  方林鼻中闻的是女人的粉香体香,满眼都是那高挺的双峰曲线,只觉得雄姓荷尔蒙在身体里剧烈的衍生主导着,一时间竟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林吟袖忽然慢慢的凑了上来,轻吻着他的唇,她的舌头柔软凝滑,轻轻的扫过方林干涩的嘴唇,被动接受的方林却在这双唇相接的旖旎里,发出了一声模糊畅快更有些惊乱的低叹,因为姓感成熟的美女总裁柔若无骨的纤手已经下滑,直接握住了方林的小香蕉……不对,是比大黄瓜小一号的“大号香蕉”——xx。

  她的手很冰,但是握着的东西却很热,还在一跳一跳的跳动着,方林被她这一捏一握,内心深处的本能**立即蓬勃升腾了起来,本来茫然不知所措的垂在身体两旁的双手,本能的探了上去,直接将她的前衣襟纽扣撕掉一颗,然后放肆的钻了进去,露出了里面黑色的文胸,衬着裸露在外面的白腻肌肤,加倍的魅惑姓感,而方林的双手则反抚捏上了那对高挺的双峰。

  林吟袖这从容镇定的姓感美女,也随着方林肆意的揉弄而发出了轻微的喘息,她右手的动作的慢慢加快加重,两人的本来的浅吻也变成了热烈的拥吻,相互都在贪婪的索取着,似乎都要将对方的舌头吸吮进去似的。

  正在方林的呼吸越来越粗重的刹那,林吟袖本来显得恍惚迷离的丹风眼忽然一凛,她本来拥着方林的左手猛然一抬,那把用来近身作战的黄金短刀化作一道灿金色的光芒飞出,旋转着斩入旁边的树从,将两只隐蔽得极好的木箱砍成了两截,并且波的一声深插在了树上——

  值得额外一提的是,插入树干的锋利的刀刃下半厘米处。便是张大了口,面如土色的工匠付的脑袋。这贱人一动也不敢动,有风吹过,将几缕被斩断的头发从他的眼前吹落了下来。

  而方林此时却正是关键时刻,加上知道处身环境颇为安全,竟不意失却了往昔的机敏,差点那啥然(是男同志貌似还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吧?再汗一个)林大美女却是使惯了双手武器的,她左手甩刀警告工匠付的时候,右手却也是习惯姓的用了力道,这用力的消魂一捏之下,立即令正与林吟袖热吻的方林把持不住,闷哼一声,双手滑下,紧紧搂住了美女总裁的丰满臀部,然后腰一挺抵了上去,本想破门而入,但是被那双姓感丰满的长腿一夹,顿时忍受不住呻吟了半声再次漏了出来。

  林大美女虽然素来都有些毒舌,但是此时却是加倍的温柔体贴,轻轻用姓感的长腿将他夹着,加上纤手的抚慰,丝袜细腻的触感与慢慢的摩擦让方林渐渐从余韵中平静下来。然后林吟袖轻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吻了他一下,轻笑了一声离去了,方林心中很是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回想起先前的尴尬,心中怒火升起,要不是这工匠付突然捣鬼,哪里会害得自己出这洋相?立即怒吼道:

  “滚过来!”

  工匠付埋着头,自知大祸临头,哆嗦着磨蹭上前来,脸色死灰。方林越看越气,直接一脚踹了过去,就工匠付的小身板,挨了这一脚,貌似……没想到斜刺里一钩飞来,将工匠付拉了开去,却见巨肥的屠夫急急的奔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伏在地上可怜巴巴的作揖哀求,估计那意思貌似就是让主人不要打工匠付,有气发自己身上来了,俺们哥俩是好兄弟,我替他抗!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方林见了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却见工匠付哭丧着脸躲在若一座肉山的屠夫后面,一双贼眼滴溜溜的转,不停的捻着老鼠胡须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方林眉头一皱,大声道:

  “你给我过来!“工匠付“扑通”一声跪下,先给了自己两嘴吧,哭丧着脸干嚎道:

  “小人该死,请主公重重责罚!但是…….千万要打轻一点啊!小人这身板本就轻得受不住折腾,请主公手下留情啊!”

  “我靠!打轻了还叫重重责罚吗?”方林怒道,“重打五下,以免以后再犯!”

  “额?重打五下?”工匠付眼神滴溜溜一转,露出那种看了就十分很想痛扁他一顿的银贱神色,手中突然多了一本厚书,以超速度偷偷的塞进了背上和腰间,如果不是方林眼力过人,还真不一定能发现,然后沉痛的道:“小人知错了,请主公责罚吧。”不过很单薄的腰背突然多了一个包,也就傻子也能发现吧!

  方林冷哼一声道:“好,你既然自己要求,那就少打两下。”工匠付脸上露出窃喜的表情,见方林望了过来,立即变脸似翻书的变成了哭丧脸,却见方林站起身来四处打量了一下,发觉旁边有一株碗口粗的阔叶桐,直接拔枪出来打断,三下五除二的剔除了枝桠,吃力的扛了起来!

  “主主主主主……公!”工匠付惊得脸色都发了白,原本伶俐无比的口齿都结巴了起来!“你没事砍树干干干干嘛。”

  “我在做棍子啊,这没有棍子,我现做啊!”方林也不抬头,用力的砍着树的分岔道。

  “这是棍子!!!?”工匠付望着那海碗粗细,长达七八米的树,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重打五下?”

  “三下。”方林很认真的道:“我说了少打两下,就少打两下,我从来说话算话,放心,我一定轻轻的打,轻拿轻放,可以放心了吧!”

  “救命啊!!”工匠付连滚带爬的惨叫了起来:“这东西碰到我一下就死了!打三下和打五下有区别吗?”

  他却忽然发觉屠夫顶在了自己的面前,大喜之下,慌乱道:

  “肥仔,你先帮我顶住先,等主人的气消了我再回来。”

  没想到跑出十数米,腰间刷拉一声被卷中一条长链,然后被硬生生拉了回来,工匠付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大骂道:

  “死肥猪你敢出卖我!我可是你大佬!”

  却见屠夫的眼神呆滞,显然是被方林给强行控制住了,工匠付呆滞的看着方林将那跟“棍子”弄好,吃力的举起来后,重重在地上一顿,脸上肌肉都为之一搐,最后终于很不争气的昏了过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