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恐龙的悲嘶!雷者的传说 第七十四章 倒爷工匠付? 7000字

恐龙的悲嘶!雷者的传说 第七十四章 倒爷工匠付? 7000字


  是他看不上别人,却不代表别人一样看不上他,那个女子听旁边的人耳语了几句,听说方林其实才是这里幕后的大老板以后,目现奇光,一闪即渺。又跳了一会儿之后,便走到了方林身前,向他伸出手来。女子淡紫色的唇微微上翘,露出一个微笑:

  “我是文莉,可以请你跳个舞吗?帅哥?”

  方林抬了抬眼,看到了她胸前的一片雪白,想着打发一下时间也不错,随着音乐的节奏顺势揽住了她的腰,大胆的将鼻凑到了她的发际,深呼吸了一下,淡淡的道:

  “很香啊。”

  文莉一笑道:“是吗?”她虽然说得虽似淡如春水,看起来却是妩媚十足。

  方林却没有答话,他半闭着眼睛,感到手触之处一阵阵温热传来,再轻轻抚摩她腰上裸路出来的肌肤,只觉连四周的绒毛都微微的竖了起来,那么实在而弹力十足的**,实在是每个男人都会砰然心动的。

  文莉作为女性当然感受到了他的不轨之举,只是两人在这种场合跳舞,进行这样身体上的接触实在是再寻常不过,但他手指做的这些小动作却着实有些挑逗和亵玩的意味。偏偏作为当事人,她却势必不能出言斥责,只能随音乐略微的扭动着身体,给人带来更强魅惑的异样感觉。

  音乐渐弱,场中热舞的人纷纷回到座位上。啜吸啤酒饮料为着下一轮地狂欢作着体力的积蓄,方林脱离了文莉手臂的包绕,渐行渐远的回到了舞池的另外一边,---------方林还生着微微绒毛的上唇角上扬了一下,带着一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道:

  “再见。”

  留下了那艳丽的女子怅然若失的呆立在一边。

  方林却直接行往酒柜,纤长的手指娴熟地从中拿出十余种年份,品质各异的酒水,果汁与碳酸饮料,皱眉研究了一下道:

  “新鲜的胡萝卜汁拿一杯来。”

  旁边的服务生不敢怠慢,急忙进去内里鲜榨了一杯端将上来。方林拿起一个细脚高颈玻璃瓶子,依次向里面倒入各色鲜艳芬芳的液体,只见在倒的过程中,那一个个易碎精巧的瓶子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在他的指尖舞动,看上去这过程根本就不似在调酒,而是在刻意作着表演。

  那酒保小邓在旁边瞪到了眼道:

  “我说林哥,怎么我从师傅那淘来,苦练了一个月才学会的花巧你直接就会啊?之前下过苦功吧?啧啧,看这架势,比我练得好的不是一点半点。没练过相当一段时间,打死我都不信。还好您老肯定是不会和我抢这碗饭吃,要不谁能抢得过你去?”

  方林自矜地笑了一笑。想必是配酒妥当,将杯子开始上抛下甩道:

  “这玩意儿挺简单的,我瞧瞧就会了,亏得你还要练一个月?”

  这时候他眼角的余光忽然扫到了隔桌地一对情侣,微微一怔。脸上微笑着若无其事,但是压低的声音却是严厉无比,对小邓道:

  “把大象给我叫过来。”

  大象乃是万敏手下的头号人物。这场子里的事情都是由他打理的。旁人或许还不知道方林的能耐,但那晚上方林以一人之力连杀杜文川和他的打手雷虎两人地时候,他却也在场,听说方老大有请,连忙屁颠屁颠的跑过来道:

  “方老大啥事?”

  方林端起调好的鸡尾酒呷了一口,将他按到自己的旁边坐下,低声的道:

  “场子里今天是不是有人在卖粉出货?”

  “没有。”大象肯定的道,接着也低声道:“万姐说了,咱们生意挺好。不想沾那些害人的东西,不过里面的内场的牌局玩得稍微有些大。”

  方林淡淡道:

  “有多大?”

  大象脸上露出了一抹喜色。比了个手势:

  “这个数。”

  方林叹了口气道:

  “你们中套了。你别回头,看到后面那两个人没有?这两个人是踩底地条子!到时候里应外合。摆明是要你们关门来着!”

  大象一惊道:

  “这杂可能!”

  方林冷哼了半声,半抬起下巴道,眼里的冷漠光芒直刺人心:

  “你当我是在说笑吗?”

  大象心中一寒,顿时想到了那不可一世地杜文川杜哥脑浆溢出横尸当场地惨状,连忙收声道:

  “方哥你说我们该怎么做?”

  方林淡淡的向舞池里举了举杯子,呷了口酒,才平静地道:

  “把你的手机拿出来。”

  大象不明所以,依言照做,方林看了一眼后将手机还给了他:

  “现在是晚上八点三十一分,你在三分钟后,就是八点三十四分上的时候拉掉电闸,记得要弄成保险丝烧断的假象,一定不要留下破绽。其余的事情交给我吧。”

  大象点了点头,方林接着又问道:

  “那个领舞的文莉是谁请来的?”

  大象想了想道:

  “是万姐让罗领班去音乐学院找来的,舞跳的挺不错的!”

  方林点了点头道:

  “你去吧。”

  对于方林这等观察力异常敏捷的人来说,左边桌上的这对装扮成小情侣的便衣警察的破绽实在露出得太多了,甚至是非常明显的,尤其是在一些小细节上,比如两人为了表示亲密只要了一个杯子,但是女方在喝酒的时候却偏偏刻意的避开了男人嘴唇接触的部位。男警则很可能是个妻管严,虽然是搂着女方的腰支,那动作却僵硬得似个纯情小处男,规矩得只敢虚沾到外面地衣服。

  最为关键的是。那女警先前弯腰的时候,单薄的衣下居然隐约露出了配枪的轮廓,其他人的眼睛或者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在方林这等有心人则可以完全确定她的身份。

  至于文莉,方林只看出了她的一个破绽:

  “那便是她身上的香水!”

  非常凑巧的是,林吟袖也喜欢用同样品牌地香奈尔5香水!这种香水乃是(Chane1uL+是香奈尔女士的幸运数字,在其精品系列中,不论珍珠表链、首饰。均以5单位,其开瓶香味为花香乙调,持续香味为木香调,No香,号称能够精致地注释了女性独特的妩媚与婉约!所以方林一闻之下,立即就看出了其中的破绽!

  要知道,一名窘迫得需要来酒吧这种龙蛇混杂地方打工的女大学生,怎么可能同美女总裁使用同一种香水?方林

  断出来这女人肯定不似外表那么简单,至于是警察一黑帮派来的别有所图,那就尚待研究了。如果是黑帮派来的人还好说,如果是警方的人员,就更有趣了。方林估计,这种香水随便一瓶至少也是普通警员好几个月的薪水,那么……

  八点三十四分,音乐声嘎然而止,绚目地灯光“刷”的一声熄灭了,黑暗遽然降临!方林双眼一闭,整个人已经倒翻了出去。双掌砍出,直接轻击在了那两名惊愕的男女警察地咽喉上,他这两下用的力量把握的适到好处,既能使他们因为剧烈的疼痛与窒息感觉而暂时失去反抗的能力,又使得两人不至于昏迷过去,神智完全清醒!

  两人喉咙中因为惊异与疼痛,“咯咯”的作响!感觉浑身上下都在痉挛颤抖,双手本能的捂住脖子,竭力大口吸气。但就在这一瞬间,他们同时感到腰间一轻。两把77式配枪已经被方林抽在了手中!

  眼下虽然是在现实世界里。但是基本远战地被动效果却并没有消失!这也是轮回者能力远远超越常人的明证!方林为了避免留下指纹,很小心的使用擦杯子的软布隔着握上了枪柄。但是那种水乳~交融的契合感觉还是即时从心中涌现出来,他冷笑着扣动了扳机!

  --------直接将两

  场中的那些人本来跳得正是兴高采烈,因为这骤然的停电,喝骂声,尖叫声当真是此起彼伏,乱作一团,就仿佛是一锅煮沸了的粥,而两声清脆地枪响却骤然令场中安静了下来!

  然后……更加嘈杂混乱!

  方林凭借着精神力探测功能,轻易而举就在混乱的人群中寻找到了皱着眉头,略显惊慌,有些不知所措地文莉,然后迅速地将开过枪的那把77式手枪放进了她地坤包中。另外一把则直接收入了梦魇印记了。

  枪声一响,埋伏在外面的警察本来大部分还没有就位,但害怕同僚遇害,只能急急的冲了进来,并且将前后门封锁住。只是经过方林的点拨,大象早就将地下赌场中的人通过暗中的通道给疏散了出去,并且警察的注意力都在那两声枪响上去了,也顾不得来此的主要目的!

  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混乱无比的局面终于被压制下来,酒吧也重新恢复了供电,两名便衣警察痛得口唇发白,因为失血而哆嗦着道:

  “枪,我们的枪被人抢走了!”

  在C国里,警员的配枪被劫是|:情况都会构成丢失枪支不报罪!更何况此时是两把枪支同时被劫!顿时开始进行严密的盘查,每人依次搜身,最后在文莉的包里将这其中的一把枪支寻获!

  此时文莉这女人脸上意外、惊讶、尴尬等表情陆续上演,无疑是相当之精彩的。方林若无其事的悠然在旁边品尝着威士忌加冰,还点头微笑,向警察举了举杯子,这时候得到信息的万敏也匆匆赶了回来,迎面看见了方林,美眸里立即荡漾出一阵春情,但还是先迎上了盘问的警察。

  前来找麻烦的警察们很自然地没有寻出酒吧里的任何证据。最终也只能悻悻收队,方林自然是直接找上万敏盘肠大战一番再说,不过不知怎的,在**来临的时候,眼前总是晃悠着美女林总裁的那两条性感结实的美腿。

  云收雨散之后,万敏伏在方林的背上,**着轻轻给他做着按摩,便说起近日来本市政坛发生大的格局变动,公安局的正局位置空了出来,上头便将诸多事务交给了胡华豪。显然是属意于他了,自然就有其余的副局长心中不服,见明里没有由头可以扳不倒他,暗地里就调查,见他同这间酒吧有所关联,所以就动用人脉,暗中让本区里地分局来找酒吧的麻烦,希望能以此为突破口来扳倒胡华豪。

  方林在心中暗自冷笑,老胡的上位摆明就是林大美女通过她的老子运作的结果了,那几个副局当真是鬼迷心窍。不要说这酒吧是自己坐镇绝对不会被他们寻出毛病,就是真的有什么东西,也一准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中央的指示市里难道还敢怠慢?

  他也不打算拿这屁大的小事儿来打搅老胡。单是这分局里的便衣失枪一事,就有得他们焦头烂额的了。若是那分局长看得出来本地有高人坐镇,不再来找麻烦,方林倒也不想为难他,只是若下次再来,抬地就不是伤员出去了,连受伤都免了。因为抬出去的只会是尸体!

  方林接下来又同万敏做了一次,这次却更觉得有些心神不定,脑海里要么就想着胡佳,要么就想着林大美女,就是没有眼前的万敏,不禁在心中暗骂自己贪得无厌,喜新厌旧。

  他晚上本来打算就在这里住下地,但睡着柔软舒适的席梦思床却反觉有些不自在起来,怎么也睡不着。忽然十分怀念寝室里的硬板床,养了会儿神索性爬了起来。

  打算回学校里去睡。万敏被弄得浑身酸软,也着实疲乏了。早就沉沉睡去,根本不知道方林起床离去。

  此时已是深夜一点,方林走出酒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疲惫的精神健旺了不少,忽然看到对面有个人颇为眼熟,仔细一想就回忆了起来,却是林吟袖身边的一名警卫,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是叫六号。

  六号见了方林出来,远远的点头一笑,便拿出电话讲了几句,很快地就驶来了一辆黑色的商务房车请方林上去。方林乃是谨慎之人,用探测器先扫描过一遍后,确认周围没有有敌意的人出现,这才坦然上车,六号直接礼貌道:

  “总裁在飞机上醒来后,听说了您来过电话,当时便吩咐我们要在第一时间找到方先生,看看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

  方林想了想道:

  “你们是什么时候接到的命令?”

  “一小时前。”六号哪怕是坐着,身型挺得笔直的道。

  方林随手从商务车自带的冰柜里拿出一瓶果汁,喝了一口奇道: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六号想了一想才道:

  “总裁说,你有70%的可能在这个酒吧里,有25%的可能是和本市警局胡局长地女儿在一起,只有5%的可能在学校,当然,这三个地我们地眼线!”

  方林无奈摇头,苦笑道:

  “现在能联系到她吗?”

  六号点点头道:

  “可以,车上有卫星越洋电话。”

  说着便帮

  通,然后很有礼貌地将车里的隔断升了起来,自己也

  “喂?”隔了空气与听筒地震荡,林大美女的声音里少了几分清朗,多了几分慵懒与妩媚,令人无由的联想到了红酒,豪华的卧室,还有纯种的名贵波斯猫。

  “是我。”方林没好气的道。“你难道算到我要找你谈论人性的最高奥秘,所以一回现实空间就急急上飞机跑路?”

  林吟袖轻声的笑了起来:

  “你倒是半点都不拐弯抹角,若是换了个人,一定是耳光赏你。怎么?刚刚从你的玩具的床上爬起来?”

  “是。”方林直截了当的道:“我总得松弛一下,不过我想你是遇到麻烦了。”

  “有一点。”林大美女地语气依然轻松。但方林却知道,这麻烦绝对不是能用“一点”来形容的。“可能是我最近太疏忽了,公司的上市股票正在被人恶意收购中,估计是那几个蠢蠢欲动的大股东趁我来中国的时候,不甘寂寞想要发难了。”

  “你打算怎么做?”方林想了想道。

  “我当然是要回去主持事务……恩,说了你大概也听不明白的。我得挂了。”林吟袖的声音里流露出一丝疲惫。

  方林忽然反问她道:

  “你心中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林吟袖忽然一怔,她也是个绝聪明的女子,马上就把握到了方林的言外之意,但还是情不自禁地回答了出来:

  “让妈妈……活转来。”

  方林步步紧逼的道:

  “你的跨国公司规模再大,钱赚得再多。能对你妈妈活转来有所帮助吗?”

  电话那端沉默良久,忽然听得林大美女疲乏的叹了口气道:

  “你说得对。”

  方林从容道:

  “其实我不大懂商业,但是人性还是了解一些的。你说那些恶意收购的股东有没有可能料到,你会反卖手上的股份呢?如果你卖掉股份,结果会怎么样呢?”

  林吟袖忽然怔住,在电话那端苦笑道:

  “在你说出这句话以前,我都没有料到会有这种事的发生。”

  方林意味深长微笑道:

  “人的胃口若是太大,下场就是被撑死。OK,我回去睡觉了,祝好运。”

  林大美女的声音多出了几分轻快来:

  “好运。KISSBYE,:.:.会是最恐怖的建议!可爱的Wisdom小弟弟!”

  ****************

  方林在当天地国际新闻中就看了了一则似乎很不起眼的消息。Y国的两名著名银行家因为股市被重挫,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吞枪自杀。他淡淡的发表了一句议论:

  “现实世界和梦魇世界一样的残酷,唯一的区别是,前者批上了一层文明的外皮,但是更可怕。”

  这一次地结果,使林吟袖的持有股份居然是不降反增,方林虽然只是给出了一个基本的思路。但是她乃是何等人物?立即组织身边的智囊团走出了这一步看似行险的一招--------并且被方林解开了心结以后,抱的是胜亦欣然败亦可喜的念头,身上所背负的压力几乎荡然无存了。于是很巧妙利用了敌人绝对意料不到的死角,一举获胜!

  当然,她胜了,对手地下场就是死,习惯了奢华的人,一旦一无所有,确实比死还难过!

  经过了这次事件以后。林吟袖在集团中地势力更加盘根错节,根深蒂固。纵然还有人有野心。

  短期内也绝对没有足够地实力来付诸行动了。此事了结后不久,见到集团内的格局已经稳定了下来。她便悄然乘坐私人飞机返回了中国。这一次是秘密出行,而林吟袖素日里行事又很是低调,完全地逃避过了狗仔队和记者的耳目,等到了C国失。

  眼见得回归空间的时间即将来临,于是方林也打算趁此机会继续花费积分,锻炼下强力魔魅术的熟练度,偏偏这天“老吃客”火锅城的老板娘又亲自来找,说方林留下调配的火锅底料又已经用光了,生意立刻急速下滑,直接将方林的耳朵揪拧着抓到了铺子上去,方林苦着脸雪雪呼痛,他是拿这位可亲的老板娘可是半点法子也没有的,只能老老实实的开工帮忙。

  等到一切弄好之后,方林整整调出了五大盆子火锅底料出来,这才愁眉苦脸的重新获得自由,不过他目前拿着好几千块的月薪,干的事儿其实却是少得可怜的,连店门都难得进来,要做的就是定期来调几盆火锅底料而已,当然是理亏之下不敢出声。

  说来,方林其实也是很好欺负的,唯一不同的是,能欺负他的人都是他最可亲的身边人!

  方林又在外面帮忙打理了一会儿,看看生意再次兴隆火暴上了正轨,便做出哈欠连天的模样,当然是不敢去找黑胖的泼辣老板娘的,只能给领班打了个招呼说自己要去睡觉。便偷溜向后面了,领班的吴大姐可是拿他半点法子也没有的-------正如方林拿>:唤之下哪里叫得住人?

  回归梦魇空间后方林先是回到了自己的私人空间里,一进去就听到了呼噜呼噜的震天鼾声,仔细一看,那肥厮也不知道从哪里寻来了大量的棉花,直接堆在了自己的套间里,摸着肚子睡得香甜无比,口水都牵线流到了地上!

  而工匠付的套间里却传出了十分奇怪的脆响声,像是许多瓶子罐子在不停的碰响,还有像是汤水被煮沸的“咕嘟”声。未过多久声音停止,就看到工匠付兴高采烈的走了出来,手里还提了个真皮箱包。穿了一声西装革履,带着一副巨大的墨镜----------值得一提的是那西装出奇的不合他的身,连领带都直接拴了个死结挂上,看上去本来就很淫荡的样子更加猥琐,方林心中一动,只觉得这打扮极其熟悉,但一时间又忘记在哪里见过。而工匠付此时很是小心的给他行过礼以后,便兴高采烈的向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