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恐龙的悲嘶!雷者的传说 第七十六章 后妈?

恐龙的悲嘶!雷者的传说 第七十六章 后妈?


  readx();  “该死的歼鬼,老胡安排这一出,原来是要他的女儿对我死心啊……”方林背上冷汗直冒,心念连闪间,却见到了旁边安装在楼道墙壁上的家庭电源开关罩,立即双目一闭,闪电一般的运用精神力直接将总电源开关给关闭了去!

  在开门的瞬间,黑暗降临,其实这周围也有下面二楼的的楼道灯光照射了过来,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只是人眼突然从光明进到黑暗当中,肯定有不适应的过程,方林与林大美女体质超凡,但是胡佳却没那么强的能力,于是眼前茫然一片,看不见任何东西。

  所以也就看不到林吟袖这个风姿卓越的女人挽着方林的手。

  方林趁机不着痕迹的将胳膊抽了回来,干笑道:

  “怎么停电了?跳闸了?”

  胡佳开始在包里摸索着手机想拿出来照明,也疑惑道:

  “是啊,怎么会突然停电呢?转头向里面喊道,爸,你在弄啥子,杂个跳闸了?”

  老胡从里面扎了条围裙钻了出来,愕然道:

  “我只在用电炒锅啊!负荷也不大啊,怎么可能会跳闸呢?”这副表情很象大狗熊下厨房!真的很象!

  老胡过来鼓捣几下后,自然是重放光明,这时候胡佳忽然见到了与方林同来的林大美女,猛然一怔,上下打量了几下,老胡却斥责道:

  “野丫头,没大没小的,这是林小姐,快叫阿姨。”

  胡佳本来是个相当出色的漂亮女孩子,但是也要分和谁比较,今天同宛如贵族美女的林吟袖那种落落大方的成熟气质相比起来,当然是有所不及,就好比青苹果虽然新鲜酸甜,总还是比不上大红苹果的甘美甜润。叫了一声林阿姨,便再不说话了。

  倒是林大美女柳眉微竖,看样子颇为恼怒,要知道胡佳比她也小不了多少,这一声阿姨一喊出来,马上就无形的将她喊老了。这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是一个很严重的说法,不过从老胡视自己为平辈,叫他女儿叫自己阿姨,却又委实说不出什么,只好强压怒火,不得不佩服人家林大美女,尽管心里很不开心,脸上一点都看不出来!

  这时候老胡自然是将客人让进来吃饭,方林一看,要很用力才能将笑忍住,原来茶几上的菜肴倒真是琳琅满目,可惜全是一如既往的熟食,凉拌菜,花生米等等,老胡弄得油光满面围了条围裙很庄重无比的端了个盘子上来,里面赫然是一碟半黑半黄的炒鸡蛋。老胡见了方林急于放声大笑的神情,老脸一红道:

  “太仓促了!没得空弄,很久没下橱,手艺有些生疏了,大家随便吃点。”

  胡佳本来见了林大美女后,心中就不知道怎么的堵得发慌,立即瞪着方林踢了他一脚怒道:

  “喂!你知足吧!不许笑我爸爸!他很少下厨房,能弄成这样很不错了!很给你面子才会亲自下橱的,还笑!~”

  方林立即乖乖闭嘴,胡佳心中稍微安慰,落座的时候不知怎的就想坐到方林身边去,却被老胡大声喝道:

  “佳佳过来和我坐!这边松快,林小姐和方林关系很好的,让他们坐一起!那么没眼色!”

  胡佳心里听了更是郁闷,等到吃饭的时候方林和老胡倒是肆无忌惮,一顿狂吃海喝,一只手持着卤鸡翅膀一只手拿着酒杯碰杯的,若没有女人在保不准就是拖鞋背心轻装上阵,一醉方休。

  但是胡佳却努力想做很文静很斯文很…的乖乖女,很十分相当的讲究吃相,筷子拈菜都是一点一点的夹。可是她再怎么讲究,却是眼眼看到林大美女的就餐动作,同自己相比起来都是更加很十分非常的优雅,连拿纸巾擦嘴的动作都是大有讲究,你就说满桌子都是熟食、凉菜,根本就和吃大餐扯不上关系,姿势居然还能给人以那么赏心悦目的感觉——其实这也都在情理之中,要知道这位美女总裁出身高贵,y国王室的礼仪都是从小接受,岂是常人可以比拟,再由这两个家伙一衬,自然是要多优雅就有多优雅,要多高贵就有多高贵,当然令被完全比下去的胡mm越看越气,越气越吃不下,情不自禁的想要模仿,但是这浸润了几百年文化历史积淀的东西,临时抱佛脚又那里能够学得会?扒了两口直接很不淑女地回寝室里呆坐着生闷气去了。

  三人除了梦魇世界里的经历之外,共同语言其实并不大多,可是胡佳在旁边,又哪里敢多说,只再聊了几句就匆匆作别,老胡见林大美女出门时候很自然地又挽起了方林的肩膀,大喜之下自以为得计,立即去到女儿的房间笑道:

  “你觉得林小姐怎么样啊?记得以后他们两个是你的长辈了,要叫叔叔阿姨啊!”

  胡佳听了心中又酸又气!可是当着父亲的脸怎好表现出来?只能强笑点头,却又听老胡道:

  “你看林小姐不愧是外国来的,挽人手的动作都那么自然,真是赏心悦目啊。”

  胡佳大惊,挽人手?挽谁手呢?打开窗户一看,果然见风姿妖娆的林大美女轻声和方林说笑着,挽着他的手站在街边等的士呢,心中顿时气苦,眼泪忍不住就流了出来。

  老胡长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放下了一桩心事,暗道女儿啊你莫怪老爸心恨,这臭小子骗起人来滴溜溜的圆,把你卖了,你还得争着替他还价。更何况说不准哪天我和他就都死在了里面,你从此以后就离他远点算是了我最大的一桩心事了。

  可怜的胡mm伏在床上哭了半夜,打算从此就再也不理方林“叔叔”这花心“老”萝卜了,但她也有自己的思考方式,想来想去就发觉了其中的疑团——若是方林在本校里面找个女生,那当然是合情合理,但是方林这么一个要靠在小饭店打工才够生活费的穷学生(这个是老黄历了,不过胡mm始终是这么认为的),怎么可能和这位外貌气质上佳,浑身名牌的林小姐拉上半点关系?心中疑团大起,难道是爸爸请来的“托”!可是就这样气质高雅的“托”上哪淘换呢?虽然还是暗恨加吃醋,但妒火也就渐渐的被好奇心给掩盖过去了。于是下定了决心,说什么也得第二天去找方林问个清楚不可。

  方林刚刚从梦魇空间里的残酷训练中回到现实世界,当天晚上和老胡喝了几杯酒,回到寝室里就沉沉睡去,次曰上午的课那自然肯定是不会去上的了。不过无故旷课和请假乃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行为,便叫寝室里的同班同学代替请假。理由当然是毫无新意的“病了。”结果胡mm妒火中烧的跑来教室里兴师问罪的来找方林,一问之下才知道方林“病了”请假,在卧床“修养”呢,心中顿时一急,信以为真,就匆匆赶往寝室。一路上回想起与方林相处的点点滴滴,加上关切之意,昨夜的怒气又就消了三四分。

  男生寝室的门却是关着的,胡mm在外面叫了几声,方林立即听了出她的声音来,心中一动,直接囫囵吞了半口酒,然后迅速嚼了半块口香糖,又故意将酒瓶敞开丢在旁边的二铺桌子上。然后才皱着眉头去开门。

  酒意瞬间上涌,方林的脸上就现出一种不正常的佗红来,他给胡佳开了门后,又跳上床去,拿起旁边的毛巾放自己的脑袋上,胡mm见了果然中招,在心中盘旋了一夜的兴师问罪的话也说不出口,只能问道:

  “你怎么啦?这么严重啊,我陪你去医院吧?”

  方林挤出一丝笑容,模模糊糊的道:

  “不用,就是有点感冒了,他们昨天晚上庆生曰弄得很晚,我睡晚了着了凉。”

  胡mm见他头上的毛巾半干了,赶忙去接了盆水,背对着他蹲下来拧毛巾。胡mm今天穿的还是一身新鲜的打扮:长头发已经梳到后面,但还是偶有散落的长发给轻风吹扫过红面颊,又清新又俏美,加上她本来很漂亮脸形和细五官,真像桂正和笔下像电影少女或da2里的美少女那样,不仅样貌可爱动人,身裁还曲线别致,方林看了以后,顿时生出刚认识她那刻那种触电的感觉。而目光却停留在了胡mm因为蹲下来而绷紧的姓感腰臀曲线上。

  他见胡佳一起身,顿时将目光收了回去装睡,口里还发出一两声模糊的声响,装得可真像。胡mm温柔的将毛巾搭到他的头上,她在床边坐着,心情却是十分紊乱,方林当然看得出来这女孩子在犹豫什么,但是他眼下占据天时,地利却只需要装睡就行了。

  终于,胡mm打了他一下,用一种故作平淡的口吻道:

  “昨天的那位林阿姨你和她很熟啊?”

  方林“哦”了一声,爽快的道:

  “是啊,她是你爸的好朋友,你怎么不问你爸呢,他更清楚啊!我和她的关系还好了,她之前常常去我打工的那家火锅店吃饭,就混了个脸熟,后来经我介绍,托你爸爸办了件事情,然后你爸爸这次做正局长,她也有出力。我只是个拉皮条的。怎么样,你喜不喜欢她啊?我看你爸爸很满意啊,都让你管她叫阿姨了!”

  胡mm俏脸微红,呸了一口道:

  “什么拉皮条的?多难听!尽胡说八道!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叫做什么我爸满不满意?”

  心中却已不知怎的释怀了几分,反正那个女人肯定不是我的敌人了,这样一个敌人太可怕了。

  方林愕然道:

  “除了你去世的妈妈以外,你爸有带过女人回家吃饭吗?你不明白吗?”

  胡mm半张小口惊愕道:

  “这个……你是说?”

  方林忍住笑,叹了口气道:

  “你爸爸现在是一局之长,位高权重,男人的人生三大快事你知道不?”

  “什么三大快事?”胡mm好奇道。

  “这第一件事情就是发财拉。经济实力一定要雄厚。第二件嘛,就是升官,人生能有几回搏,升得一阶是一阶。这个第三嘛………”

  方林故意卖了个关子。胡mm果然中计道:

  “那是什么?”

  “那就是死老婆了,老婆不死怎么能换个新的!所以男人的人生三大快事便是,升官发财死老婆。”方林这话一说,立即以被子蒙头,胡佳又急又气,狠打了他几下。心中却暗自与眼下的社会上大多数的事实相印证,隐约觉得方林说得很有道理。

  方林却接着一本正经的道:

  “你爸爸眼下发财估计是不敢的,因为怕被双规,但是官是升了,接着寂寞了这么多年,你也长大了不能陪他,肯定就要谋划着续弦的事情……不然他让你叫林阿姨干嘛?你看她象阿姨吗?叫阿姨不就和你爸平辈了吗?恭喜你要多个后妈了”

  胡mm张了张口,却终于把心中最大的那根刺给问了出来道:

  “那你们下楼的时候,为什么她肯挽你的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