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九章 吃饱的屠夫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九章 吃饱的屠夫

  readx();  江户城城主菊间乃是一名看起来十分威严的中年男人,他先前还在保留城主的架子让方林在外间的花园小亭里“立候”——就是站立等候,其实也就是想给这个唐人以下马威的意思。建立起自己的威严以后,便可以任意鱼肉,肆意予取予求了。

  方林是什么人,何等歼猾,不对,是何等睿智……眼珠一转,却立即用十分歉意的口吻对旁边的武士道:

  “既然城主大人公务繁忙,我还是改曰再来吧,正好从牛若姬的巢穴里搜集到了不少的名贵物品,本来因为人生地不熟的关系,想交由城主大人处理分发的,现在正好做这些事,哎,你们东瀛的起名方式真是挺奇怪,好好的茶具偏偏要叫什么,新田肩衝、珠光小茄子、七里。这些东西让我弄起来还真是头疼啊。”

  旁边的那武士本就是菊间城主的心腹,听到“珠光小茄子,七里”这两件名贵茶具的名字,眼睛瞪得大大的,那嘴张了个o型幅度,连鸡蛋也快能塞进去了,赶忙又是鞠躬又是下跪,乃是像阿土求推荐票月票这样……非常有诚意的名副其实跪求。并且其脸色郑重无比,一再敦请方林务必要再留片刻,说自己马上就进去再次通传,还喝骂着给旁边的武士下了死命令,若是被方林走了就让他们自己切腹死掉了事,紧接着一溜烟的慌乱跑了出去。

  菊间城主当然木有任何公务,也并不繁忙。只是单纯的想摆摆谱杀杀方林的气焰而已,只是听到心腹武士急急的赶来回报,说是那位林君携出牛若姬的藏物中,竟是有如此珍贵的宝物!贪婪之心立即熊熊燃烧,马上道:

  “请!”

  这个字说完以后,却还是觉得不能准确表达出自己的心境,忙又补充了一句:

  “快请!”

  菊间乃是一名看起来十分威严的中年男人,方林斯斯然慢踱着步走了进来,十分悠然无礼的模样,那菊间城主十分不悦,只是看在他背上的那个大大的包袱,勉强作出礼貌之色道:

  “坐。”

  方林坦然坐下,却是顾左右而言它,方林的记忆力何等强悍,当下便先从面前摆放的茶叶的形状颜色味道说起,滔滔不绝,再转到了城主身上的和服的花纹装饰。不要说菊间城主听得十分焦躁,连旁边的家臣都很是有些不耐烦了起来,眼巴巴的指望方林说正事绕到正题上来。但是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偏偏方林说的却全是主家的好话——一干人只能耐心干笑着听他慷慨陈词,碍于礼貌所限还得应和几句,心中却是和猫抓也似的,双眼直盯住方林携来的包裹,只恨不得直接伸手抢夺过来的干活。

  于是这一说,便足足说到了天色擦黑,尽展大话西游中罗家英的风范,方林这才惊讶无比的看看天色,故作抱歉的道:

  “啊……在下见到城主府的富贵雅致,一时忘形,欢笑闲聊间不觉天色都黑下来了,耽搁了各位进膳,还是明天再来求见吧。”

  说着便起身要走的模样,一干人面色黑得和锅底也似的,心中大急,心想被你这厮唠叨轰炸了一下午,亏你y的还想找借口来想第二天接着继续?真是他妈的艹蛋了。菊间城主此时再顾不得身份庄重,急切无比的站了起身来道:

  “林君留步啊!”

  方林愕然作难道:

  “留下来不是不可以……可是鄙人有些饿了……”

  “请务必留下来一同进晚膳吧!我们吃完继续谈。”

  菊间城主迫切无比的道。

  方林沉重叹息的道:

  “可是我还有两名仆人在外面,我们名为主仆,其实亲若兄弟,我在里面享用城主的热情款待,却让他们在外面风餐露宿,实在于心不忍啊!”

  一干人立即肃然起敬,对方林的形象也大有改观,对奴仆都如此重情义的人,无论如何也是值得尊敬的,菊间城主无论心里怎么想,但是表面上为了驾御下属,也表示了对方林的这种重情重义的人的认可,正色道:

  “就请林君将两位家臣唤进来吧。”

  方林大喜,先谢过城主的盛情,接着颇有些难为情的小声的打了一记预防针:

  “这个……只是在下的一位仆人的饭量颇为不小……不知道城主会不会因为他吃得太多而见责?”

  菊间拂然不悦道:

  “我看起来是那种会因为食量大而加罪于人的昏庸之人么?再说我堂堂城主,会让客人吃不饱吗?”

  这话说得极是大声,方林惶恐无比,忙拜谢称罪,说着便小小露了一手“法术”其实就是向空中打出了一发道术子弹。火焰而已。

  工匠付和屠夫早得到通知,立即换上了一身颇为正式的衣物,工匠付不足一米五的身高,却戴着连脸都遮得没了的大墨镜,板着脸梳着大背头,披着一件黑色连身长风衣,方林见了很是眼熟,却记不起出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终于由板着脸的工匠付亲口泄秘:乃是发哥在赌神中的造型……而屠夫则将铁链什么的都收了起来,穿的是肥大无比的背带裤,肚皮遭勒得分外的圆了,并且领口还以穿燕尾服的款式扎了一只蝴蝶结。这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造型,实在给人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屠夫因为体积过分庞大,无法与方林等人一道就餐,因为方林有言在先,菊间为了不失面子,因此专门由三个女仆来侍侯他,严令她们必须将食物供应充足,不然就自个儿切腹!

  而工匠付则洋洋得意的坐到了方林的身后,不过这家伙猥琐的劲头依然不改,吃一个饭团就往怀里揣上那么一个,好在他是直接往空间里面塞,旁人压根儿也看不出来,只觉得他吃东西的速度相当之快。

  酒过三巡以后,方林寻思也折腾得够了,加上实在不适应这时候的口味,便在倒酒的时候佯作不小心,直接将背上的大包裹给碰翻弄裂了。顿时“哗啦”一声巨响,那些沾染着血腥的各种货物珍玩就泻倒了出来!

  顿时,席间人的视线都被贪婪的吸附了过去,菊间城主的首席家老,近藤三次情不自禁的激动道:

  “那是鶴図下絵和歌、哦!还有松鷹図,这难道是兵书孫子の秘奥義?”

  而喜欢南蛮珍物的菊间城主已经看上了滚落在地上的自鳴鐘与金時計,喉结上下抽搐了一下,方林微微一笑,拱手道:

  “这些受害者的遗物,要劳烦城主送还给其亲人了。”

  菊间连连点头,正色道:

  “林君务必放心。”

  心中却暗道这种事情随便你怎么劳烦我都行,多多益善乃是最好不过。

  方林接下来又提出想要去拜会一下柳生十兵卫,希望菊间城主能给予方便,贪婪之心得到极大满足的菊间也就顺水推舟,大手一挥慨然应允,还给了方林一个金色手形,这东西可比那个箱根手形要管用得多,持有者等同与高级武士的身份,并且可以自由出入江户除了城主府的各处地方,甚至对普通的平民有生杀予夺的权力。

  工匠付恋恋不舍的一步三回头望着那堆财物,被方林揪着耳朵拉了出来,又叫上了屠夫一道离开城主府,方林正想说话,突然却听到了屠夫“唔”的长长哼了一声,肥壮的身体都颤抖了一下,方林奇道:

  “你在做什么?”

  屠夫心满意足的半眯着眼,轻哼了几声加以解说,工匠付立即幸灾乐祸的解说道:

  “他说他开始打了个饱嗝。”

  “哦。原来是这样。”方林不以为意的道。他接着走了几步,突然转身过来,满脸惊异之色,双眼睁得大大的道:“他说什么?”

  工匠付银笑道:

  “他说他开始打了个饱嗝……”

  “我的天。”方林喃喃道:“胖子,你吃了多少东西?”

  屠夫又打了个很响亮的嗝儿,模糊比划道:

  “饱了……满足……舒服。”

  远方忽然响起了一声惨叫!依稀可辨是菊间城主痛恻心肺的咆哮声!

  “你说什么?那该死的饭桶将将领地上刚刚交纳上来的粮食全部都吃光了?”

  方林听了心下更加发虚,一扯满面无辜,东张西望的屠夫,三人立即落荒而逃。当真惶惶若丧家之犬,急急似漏网之鱼。现在这个时候,还是不太适合与菊间再度会面为佳。

  *************

  这时候方林拿出了收藏在梦魇印记空间里面的一片邪铜铎的小碎片,他的手指一接触到碎片表面,就得到了梦魇印记的提示:

  “持着本块碎片,去寻找到有足够力量感觉到它的威胁的人。”

  方林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在江户城中,正义一方的剧情强者最著名的就是柳生十兵卫,还有江户著名的歌舞伎演员,挥舞雉刀的华丽舞蹈令人叹为观止的千两狂死郎。并且江户的阴阳师的名字叫做花枫院明,与另外一名剧情强者花枫院和仲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若是抛开其余的考虑来说,方林是打算去寻找花枫院明的,应该能借此机会与花枫院和仲挂上钩来——这个剧情强者虽然是老头子,但是以教徒弟厉害而著称,应该能捞到不少的好处,但是方林考虑到林大美女的关系,想要给她捞捞好处,最终还是选择了跑去柳生十兵卫的道场中。

  有着城主的很有说服力的金色手形,加上弟子白木胜的引荐,方林终于见到了这一代剑豪,他国字脸,浓眉,一头黑发张扬的束在脑后,桀骜的挺乱着,穿着宽大的褐色长衣,裙裤,脚下是着的那种人字拖的草鞋,腰间配着两把一长一短的标志姓名刀:

  “大和守。”

  “虎铁。助。”

  值得一提的是,柳生的左目上蒙着一个黑色的眼罩,却是个独目的残疾人。关于柳生十兵卫的独眼,有很多传闻,但最靠谱的说是小时候和父亲柳生但马守宗矩练剑时,因为幼小的他剑势过于凌厉,杀意过分浓厚,被宗矩不由自主使出全力所伤,好在当时父子双方使用的是木刀,因此才没有发生血案。

  柳生回身过来,独目中光芒凌厉无比,“喝诧”的大喝了一声,手中长刀光华大盛直斩了过来!连道场旁边的大树叶片也被剑气所摧,簌簌而落,还未沾地之前,就已经分成了两半,凄然飘落。

  “你竟敢带着魔物来我的道场中!”

  那么凄美的剑光,给人的感觉竟然是落入了一场煞人的梦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