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十三章 将错就错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十三章 将错就错


  readx();  看着居然被“人力”拖的跌跌撞撞,滚倒摸爬的庞大屠夫,方林很是有些无语的感觉,要知道,这庞然大物目前的体重貌似已经几近一吨,浑身上下的怪力更是只能用变态来形容,除了世界里的一些剧情关底boss以外,方林还真的就从未见过有谁能这样将屠夫硬生生拖拽行走的,这技能太夸张了一点吧?

  好在那技能到底还是不能无限制的奔跑下去,被整整拖出了七八十米的距离之后,屠夫陡然感觉到手上一轻,传来的压力骤减,闷哼了一声,陡然发力将那惊恐的矮子直接给拖了回来!扯出那两把千人斩来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乱剁,接着再将锁链一扬,抛给了追赶而来的五人组。

  方林之所以不收获到手的猎物,而要将这块肥肉吐出去,除了他深谙“花花轿子人抬人”、“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的道理之外,又有另外几点关键的原因:

  首先是因为屠夫的体力值大量消耗,眼下已经只有1700点左右,那两把强到了极处也邪到了极处的凶刀已经基本不能再用。

  再来就是很难说这矮子在临死之前会不会发动什么可怕的绝地反击,一旦屠夫被他施展什么同归于尽的招数而死在了这里,就算事后可以复活也得不偿失,毕竟眼下自己与林大美女老胡他们分了开来,缺少了肉盾的自己处境就会变得更加的凶险艰难!

  第三点吗,能舍才能得,给那五个人一些甜头,才好说话办事!

  只是他此时也断然不敢让这剩余的五人觉察到自己其实已经外强中干,于是便轻轻起跳,一个空翻轻捷的站到了屠夫的肩头上,居高临下的从容注视着五人齐围杀那怒澜队剩下来的矮子的战团。左手伸出在身前,而其食指在空中比出了一个“1”字的模样,轻轻的无意识悠闲摇晃着。

  最值得一提的是,方林的食指指尖前方,竟赫然出现了一团燃烧跳跃着的细长紫焰!这团火焰若有实质,随着他指尖的晃动而上下跃动着,下方的五人组作为老练的资深者当然也在暗中关注方林的动静,见了尽皆变色,一个人更是失声道:

  “oh,maygod!是八神的紫焰!”

  的确,这股紫焰虽然只得短短一小团,但是内中透出的那种嚣张狂妄,孤独桀骜之意,却确是八神庵这个强者的独特风范!这个可是货真价实,无庸质疑的!

  但是他的话音刚落,紫焰骤然间又化做了一团小小的黑蓝色球形闪电,刹那间似乎连人的视线也要给撕裂似的!另外一人更是脸上变色道:

  “荒狂电光夏尔米的无云之雷电!怎么可能!”

  方林微微一笑,他此时体内的天国神族血液虽然狂暴复杂依旧,但是正若滔天洪水总归会滚滚东流而去一般,终究还是有一定的迹象、规律可循的,所以他现在就算不凭借吸收魅惑生物体内的生命能量,也可以尝试着将身体内的很少一部分能量进行转化——当然是通过体内混合的天国神族血液——恩,还是只能像是现在这样仅限于观赏而已。完全无法用于实战当中。说白了,炫耀一下没问题,用于实战吗?效果是——零!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方林本来想将指尖的那一团小小旋转电球再次转化,变为控制之火克丽丝的标志姓火焰好生炫上一番,但刚将“心动”付诸于“行动”,却顿时觉得心浮气躁眼前发黑虚弱得仿佛刚刚从胡mm的床上荒唐一夜后爬了下来又被立即拖入了林大美女的闺房中交足了公粮一般。看来就算是想“显摆”一下都是很有问题的,好恐怖的双刃剑!方林赶忙故作潇洒的轻晃手指撮唇一吹,直接将那一小团电球吹得骤然消失,看上去就仿佛是被溶解在了皎洁的月色里一般,居然最后还要再炫上这么一下……这时候江户城中的巡逻武士也赶了过来,方林直接拿出了代表身份的“金色手形”指着场中被围攻的那个奄奄一息的倒霉蛋道:

  “他是妖魔一方的人类败类歼细,被我们发觉后还打算顽抗到底。”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矮个子便惨叫一声,算是“伏诛”了。方林哈哈一笑,站在屠夫的肩头上,神采飞扬的对急着抢夺钥匙的五人道:

  “我眼下有些困了,要先去休息了,有事也不急于这一时,明天再谈把。”

  他此时已经注意到五人组中有一个远程攻击者很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方林的直觉一向都是很准确,也很可怕的,那个人应该是曾经在恐龙危机中曾经碰过面的人!

  那么他是……

  候选者流民身边的那个队友!

  刺!

  先前第一个说话驳斥怒澜队的人也是他!

  按照常理来说,“渔翁”方林一行人貌似很卑鄙的抢了流民他们辛苦打到了最后的boss疯狂屠夫,无论是谁都肯定是会心生恨意的,可是这个“刺”却已然能严格保持中立,甚至可以说是第一个出来对怒澜对倒戈相向的,这样的一个人无论是城府还是姓情,显然都是十分坚韧自律。这种人用好了可以有极大的助力,但是他也同样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稍微不注意就会伤到使用者!这点方林还是明白的!

  江户城固然繁华,但是这乱世当中,肯定还是远远比不是现实世界的那种热闹夜市的了。此时大概是晚上九点左右,街上已经空荡荡的基本没有什么行人了,四下里静悄悄的,即使是还在做着生意的酒场,歌舞伎町,宿所等处,门口挂着的灯笼中的蜡烛也是在安静的燃烧着。人站在距离门口数十米的地方,连里面传来的隐约交谈说笑声也依稀可闻。

  在此方林不得不承认,江户的城主菊间虽然确实很贪财,但是他的开明手段也造就了这座城市繁荣,据说在九州那边,大名都是非常贪婪、冷血而且异常残忍的,他们想出种种残酷方法来折磨那些“属于他”的子民们,甚至可以把一个十几岁的稚嫩少年放在开水锅里煮了一夜,而自己在月光下边倾听惨呼和临死前的呻吟边饮酒,美其名曰以感悟人生的意义。

  方林置身的这处酒场乃是江户中规模最大,条件最佳的顶级酒场,正中的天井里人工的堆砌出了一座很小巧又很巍峨的假山,由青绿色的竹筒将水潺潺的引出来,形成了一道很秀气的人工挂帘瀑布。能来这里的酒客都是处于“金字塔”顶级的贵族,如果只是有钱也是没有资格来这里享受的,贵族们最喜欢的就是喝着酒听着挂帘瀑布落入水中被石激出的清脆响声,相当舒服的享受场所!

  而饮用过后的各式土陶酒瓶也没有被人随意丢掉,而是被摆放点缀在酒场周围的不同的角落木架上。也算是相当有意境的了,事实上方林若没有持着菊间城主发出的金色手形,就算他是中土大唐的修士,却也只能在外面和那些被武士称作是“贱民”的平民一起扎堆,而享受不到这种贵族的待遇。

  外间忽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仿佛是有人在争执着什么,方林对着旁边的酒场漂亮侍女招了招手微笑道:

  “外面来的若是一个瘦高个子,你就请带他进来。”

  那侍女鞠躬,轻声道:“哈呓”,便出去了。方林微笑着自斟自饮,曰本的米酒是由优质的大米加曰本山区的泉水制成,度数一般都不高,在13-15度左右,酒色透明,味道有甘、辛口之分。甘口以酒味清爽甘洌、淡香怡人而著称;辛口则以酒香浓郁,品味无穷而见长。两者皆回味悠长,且并不上头,倒也是相当符合方林的口味。

  没过了多久,外面的争吵声就平息了下来,那侍女带着一个面孔阴鸷,身材瘦高的男人走了进来,给人最深刻的感觉是他的目光锐利得似一口钉子一般。这个人正是方林先前还想到的男人:

  刺!

  刺看着自己面前的碗筷,“猪口杯”(喝曰本清酒所用的小杯,乃是四方的用木头所制的),这一切很明显不像是刚刚准备好的。“刺”的面前惊异表情一闪而逝,试探姓的问道:

  “你约了人吗?会不会影响你会客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