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二十六章 小付出马,一个顶N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二十六章 小付出马,一个顶N


  readx();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方林居然真的很悠闲地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似乎已经睡熟,但是竹木门忽然被拉开,黑子那瘦小精悍的身影忽然已经是迎门而立,从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凌厉的寒意,仿佛要将人的血脉都冻僵似的!他怒目望来,杀意森然,沙哑着声音一字一句的道:

  “我倒是小看了你,你竟然敢炸垮了御神木!把犬夜叉给解除了封印!”

  方林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的道:

  “您老人家怎么才来啊?我还以为风之队那群人一回来您就应该知道这个消息的呢。”

  这时候老四也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紧张的挡在了方林的身前——不得不说这家伙是一个相当称职的力量特长者,随时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听了方林的话惊奇道:

  “莫非风之队的人也是去了我们今天白天战斗的地方吗?他们的任务完成不了吧,哪个犬夜叉都……”

  方林无奈摇头道:

  “黑子大人很可能是限于身份或者某种未知的原因,所以他眼下无法亲自出手或是派他那些实力强大兼熟悉的人去取犬夜叉的白发,所以他就只能将这件事情拜托给我们这些具有特殊力量的外来者。从你们白天反馈回来的的消息来看,黑子大人对你们取回的头发数目可是很非常十分相当的不满意啊,所以应该还会继续找人去做这个任务,以求达到足够的数目,不过……”

  “哦,那么除了我们之外,他一定会去寻找风之队那群人,可是……”心缘立即反应了过来。

  方林懒洋洋的点点头,微笑道:

  “可是在他老人家即将发布任务的时候,却很意外的发现自己貌似已经拿不出相应的奖励了……因为现在犬夜叉已经很/非常/十分/相当意外的解除了封印逃了得无影无踪了,这任务的难度,起码是s级别,甚至进化成黄金支线也很难说——他貌似是没有这个级别权限,给出如此高难的任务吧,起码在这个世界是这样的?当然更给不出来相应的奖励了,哈哈。”

  他们交谈的时候,梦魇空间会自动将一些敏感的秘密给过滤掉,所以倒也不怕世界里的原住民剧情人物听到太多的东西。心缘忽然心念一转,面如土色的道:

  “我……我开始后悔没有听愚者大人的话了,我为什么要去傻呼呼的完成任务?现在任务变异了,那么可以得到的奖励就……”

  两人面面相觑,心中的那股懊恼自然是无以复加,“不听高人言,吃亏在眼前”!是不是就是这样呢?!

  方林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懒洋洋的道:

  “人若不受些挫折,往往总是记不住教训的,这件事情我的确是可以先对你们讲明白前因后果,但是若是在某些危险的时候,我很可能就没有时间再说什么解释,甚至是无法对你们作出暗示、眼色!所造成的后果往往就相当的严重了,这种无条件的信任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的,而这种信任基础也是要慢慢培养的,我现在并不怪你们,但是希望能从今次的教训中记住这一点才是。”

  两人唯唯诺诺的受教要走,方林忽然又道:

  “不过如果我推测得没错的话,另外的那支队伍应该很是着急想要知道我们今曰的收获,你们可以借此机会敲诈一笔,甚至还可以将桃太郎的饭团拿出来给他们看,估计可以发一笔小财——我想心缘的应该还没有吃掉吧——因为从你个人的实力上来说,不像老四那样对属姓点渴求——有着饭团这具有强大说服力的道具,好好运作的话,每人能捞3000点积分应该不是问题。不过有关我的问题,切记不要提起。”

  3000点积分还是小财,两人彻底无语了,不过在方林眼中。貌似3000点积分确实是小数字的,这个倒是实话!

  方林在这边自说自话,直接将堂堂的黑子大人给彻底地晾到了一旁,就在后者即将狂怒爆发的时候才惊讶的道:

  “啊!大人您老人家怎么还站着呢,快进来坐坐!你年纪可以不小了,怎么能总是站着呢,别累着啊……虽然我去您那里都是让我站着说话的,我年轻,没关系的,我不会介意的!可是到了咱们这,说什么也不能那么没有了礼数不是,咱可是很讲礼数的人不是。”

  这番话更是将黑子气得浑身发抖,几乎要转身就走,忽然见到方林脸上带着可恶的微笑将那一大撮犬夜叉的头发拿在手上,似暴发户掂着人民币一般慢丝条理的上下一搭一搭着,叹了口气道:

  “哎,这东西看来也没什么用,放在手上占地方,还不如烧了吧。”

  话音一落,就故作失手的模样分出一小撮大概1/10左右的头发,直接在旁边的烛焰上一晃!顿时空气里传出了难闻的气息,“啪啦啪啦”的被焚成了灰烬!黑子的两只眼睛几乎要凸了出来,差点没射出眼眶!要知道犬夜叉现在已经被解开了封印,要想再取到它头上的头发貌似已经成为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就是说,面前这个可恶的家伙手中的这些断发,已成了暂时可以获取的唯一途径!

  “你!你想怎样!”黑子几乎是用一种咬牙切齿的方式从牙齿缝里挤出这几个字的。方林微微一笑,叹了口气悠然的道:

  “我有些累了,不瞒您说,是被大人先前的冷漠给伤害的。所以请大人与我的小兄弟,兼经纪人谈吧,对了他胆子很很小,你要是气势一起,把他给吓着了,咱们的买卖就算告吹了!”

  “小兄弟、经纪人?”黑子疑惑道,“小兄弟我倒还明白,但是经济人……那是什么?直说你想要什么不行吗?痛快点!”

  方林懒洋洋的打了个响指,“我现在真的很累,就不陪您了!”

  话音未落,里间立即钻出来一个瘦小枯干得像是个枣核的猥琐家伙,笑得满口大黄牙都露了出来,腰里还系了一条半黑不白的围裙,手里不停的晃动着一个竹筒,点头哈腰的道:

  “客官是要住店还是打尖?小号百年老店,信誉卓著,近来又加入了百城万店无假货的连锁活动,啧啧,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大概是工匠付的障眼法增加的50点亲和度,黑子半信半疑的确认了面前的猥琐男可以全面代表方林后,便跟随着其进去到了里间中,这时候靠出卖情报大捞了一笔的老四走上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疑惑的道:

  “大人,你的仆人手里拿的那个竹筒叫什么?为什么他老是在晃动?”

  “竹筒?”方林很郑重地打了个哈欠道:“哦哦,那可是一件很十分非常神奇的好东西,乃是小付的独门神器,它的正确名字好象叫什么竹杠吧?等他们谈完再叫我,我真的很困啊!”

  **************

  一个小时以后,黑子不愧为黑子,修养果然是到家,面不改色——应该是面不改色地走了出来,看样子似乎是相当的平静,几个箭步就走了出去,地上呢就是多了几个很明显的脚印,最神奇的是还没有把楼面给踏穿……maygod,这是什么样的功力啊!

  工匠付随之晃悠着手上的东西,送了出来:“你可要老常来啊!小号百年老店,信誉卓著,近来又加入了百城万店无假货的连锁活动,啧啧,您就放一百个心吧。”

  黑子脚下一个踉跄,忙扶住了旁边的柱子才不至于栽倒。这隐世高人头也不回的狼狈踉跄而去,看那模样是终于没顶住,几乎是歪歪斜斜落荒而逃,一路上“乒乓”叫骂声连绵不绝,也不知道撞破了这处宿屋里的多少陈设。

  工匠付洋洋得意的凑了过来,趾高气扬的道:

  “主人大哥,小付这次可是幸不辱命啊!”

  方林眉毛一扬微笑道:

  “怎么?收获不错吗?给我欣赏一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