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三十章 绝地?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三十章 绝地?


  readx();  猴子的恶毒瘦小的手爪,深深的刺入了屠夫的心房!

  那是屠夫最致命的要害!也是可致死的要害!

  这一击止斜了这个可怕的巨大生物的所余的全部动力,屠夫彻底失去了生气的眼睛茫然的睁着,终于仰天向后倒了下去,发出一阵沉郁的闷响,血腥的长长铁链失去了光泽,高高扬起后落下,仿佛祭奠死者的飞扬挽联,那倒下笨重的**使得大地都在微微颤抖着!

  方林收到了来自梦魇印记的提示:

  “你的仆人屠夫已经死亡。”

  而本来死里逃生,险脱大难的老四的眼里,终于却露出极度绝望的神色。

  屠夫一死,失去了腐烂技能的干扰,对方的敏捷特长者立即就能发挥出他们全部的速度优势将自己等人玩弄于股掌当中!

  算人者恒算之,究竟谁计高一筹呢?

  方林的表情依然是那种温和的从容,这仿佛是一个保护色的面具,只有深入接触到他的人,才能了解到那恐怖的曲折谋划与面具后背铁一般的决心!

  见到了对方终于出现伤亡,并且还是方林最忠实的强力追随者——风之队的人就是这么看待屠夫的——一干人等顿时露出了极度狂喜的神情。

  胜利就在眼前!

  事实上,就算抛开那十分令人厌恶的腐烂技能来说,单单是他那巨大的体型,憨不畏死的个姓,还有狰狞恐怖的造型就给人以一种相当可怕的威慑力,就仿佛是篮球中的巨型中锋,一个长相凶恶的两米多高的肌[***]子杵在篮下,那种强大的威慑力自然是非同凡响了。

  (废话一句:偶一直觉得总说姚明大哥偏软的原因就是他长得太善良太像某春,当然说某春像他也行,要是样子和大本差不多或者脸上来几条刀疤效果就肯定是特好了。)但即使在这样的劣势下,即使信心依然动摇,老四,依然顽强地挡在了方林的身前,他每一步踏出,身后留下的已经不是脚印而是血印!浑身上下衣裳破烂,二十余道婴儿小嘴一般的伤口咕嘟咕嘟的一齐向外冒着鲜血,看起来狼狈而异常惨烈,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一头栽到,永远没法在爬起来,可是他不知怎的就是不曾倒下。

  方林却不看他,甚至也没有看步步逼近的风之队的人,却似诗人一般沉思着转头望向了漆黑的天空当中,像是要用眼光来描摹着月亮星星的轮廓一般,那种感觉令人油然觉出了一种极端冷漠的宁静。

  就像是一个猎人,在怜悯着看着落入自己陷阱的猎物。

  杀死了屠夫却很意外地没有捞到任何钥匙的“猴子”怪叫一声,冲了上来,他绝对不认为面前这两个个虚张声势的家伙还能做出任何的反击。事实上,无论是方林还是老四,都被玛拉萨的探测技能所覆盖,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两个人的精神力都已经基本陷入了几近枯竭的状态,而另外那个穿着长长的法师袍的心缘——谁都知道他的特长,因此谁都在关注着他的那可怕的炸弹的同时而无视着他的近身战斗技能!

  所以猴子为此付出了代价!

  算人者恒算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方林呢?

  一条雪亮刀光划空闪现,似乎在猴子的脖子上浸了一浸,割力甚锐。甚至没有一点血花溅出来,刀色在黑暗中吸附着人的眼睛,那种冷酷的色泽仿佛浸透了空气。冷冷的吸收着温度——

  握刀的手和刀都稳如磐石。

  然后刀才一分一分,一点一点的收了回来。

  猴子捂住脖子,喉咙里“咯咯”的响着,眼中难以置信的痛苦神色分外浓郁,令旁边的人看了,都有一种兔死狐悲的错觉。他的眼神渐渐暗淡,开始在地上抽搐着,血此时才从颈动脉里喷射出来,像是一道惨烈的雾气喷泉。

  猴子的敏捷高达七十以上,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哪怕是在开始的得意忘形里,他一见刀光闪起就直接用手护在了脖子上,可是那一刀却是直接断手吻颈,霸道得全无一丝烟火的气息,那么猛烈的一刀,其实是由两条刀光吻合在一起斩出的,竟然有几分竹叶从空中飘落的意境!

  柳生新阴流改。二刀流秘传刀术!

  心缘当然不可能学会这种可怕的刀术,就算有人传授,以他的特殊属姓也是有心无力!

  以心缘的力量敏捷来说,就算是换成柳生十兵卫附体,估计顶多也就只能斩斩死靶而已。就是猴子站在那里任他砍上几刀,也顶多是重伤而不会濒死。

  所以这个一直默默的跟随在方林旁边,穿着宽松的法师袍的家伙当然不会是心缘。

  那他是……

  他的腰直了起来,一把扯去了身上裹着的披风,似苍松劲竹一般的挺立当场。手按在腰间的刀柄上。

  这个人便是江户城中的监察,柳生道场的入室弟子,方林进入世界后遇到的第一个说得上话的剧情人物。

  白木胜。

  所以猴子死了,本来中的一刀的他只是重伤,还未曾致命,可是……方林站在白木的身后,笑了笑。枪口对准了重伤的猴子。

  笑意里有一种真诚的讥诮,当然还有疲惫。普通攻击,连发子弹剥夺了猴子最后的一线生机。

  所以猴子死了。

  方林只是淡淡的望着玛拉萨说了一句话四个字,我就是我。

  话里的含义很明显——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我是愚者,我就是我!

  淡漠的话声里,似乎既在不屑这些人对空间中那几乎被神化了的十强者的盲目崇拜,又在为这场战斗刻下一个无声的注脚。

  然后,6vs2的战斗再次开始。

  风之队余下的六人对上了全盛的白木胜与基本失去了大部分战力的方林。

  ***********

  其实这场勾心斗角的战斗,早在玛拉萨来访之前,就已经注定。

  方林早就在计算图谋着风之队的那群人,从雷者一战的时候他就已经发觉,就算是身处相异阵营的轮回者,只要不去进攻本阵营的剧情人物,那么就算是相互杀戮,其声望也是不会跌落的。所以在那时的德隆与银狼等人,就被雷者所驱使前来进攻自己。在混乱杀伐的世界基本都是这样的格调,明显和以忠义为主题的三国世界有所区别!

  这就给了他以提示,在这个正义与黑暗两大阵营相争的世界里,只怕不仅仅是自己在对面有着同伴,其他人很可能也有!

  黑暗阵营的人出卖己方的剧情人物详细资料,弱点,所在之处给正义阵营的同伴,而正义阵营的人则直接出卖同一阵营的轮回者!——

  用一句成语来形容,或者就应该叫做各取所需吧!

  所以方林之前在做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是在布局——比如他主动要求将出发时间推迟到黑夜,在风之队的人的眼里,这家伙是想要临时改变时间,便于通知同伴来偷袭他们,其实这种看似合情合理的想法却是方林努力营造出来的布局的一部分,他就是要他们这样想,从而才能完美的掩饰自身的真正目的!

  方林的真正目的其实却是——在黑夜里,伪装成“心缘”的白木胜更难以被辨认出来!

  事实上,在其余轮回者的眼里,心缘这个人的存在本就无足轻重,加上轮回者为了避免被人认清具体面容,大多都对外表采取了模糊化的处理,就像是林大美女那样,外表仿佛戴了一层厚而模糊的面纱,难以辨认出具体的五官相貌来。甚至连男女都不易分辨,所以由白木胜冒充起来心缘并不困难。

  而在黑夜中出发以后,白木胜浑身上下都被裹在精神力特长者常穿的长袍装内,本就很容易被人忽略,最关键的是人人都知道“心缘”的近身战斗能力几乎为零,因此被逼出手的机会也是基本不存在,所以就更容易就能蒙混过关了。等到冲入魔物营地的时候,两组人是分开的,风之队也根本没有多大机会留意这个“心缘”是否现场制造过炸弹。

  请动白木胜这样的高手出手在旁人看来似乎难度很大,但是对方林来说则是小事一桩,纵然白木与他的关系还没有达到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地步,但是若再加上一片邪铜铎的碎片,那就相当的具有说服力了。

  然而,此时的风之队以六敌二,也还是渐渐的处在了胜势一边,白木胜是柳生十兵卫的入室弟子的确不假,但是他的实力毕竟还远远不及乃师,顶多也就是个半小boss级别的人物,若不是剩余的七个风之队的家伙先杀魔物,再战屠夫也已经是疲兵,只怕白木胜也早就支持不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