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五十章 匕现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五十章 匕现

  readx();  不得不承认,神之村周围确实风光秀丽,景色宜人,相当幽静适合于居住的。

  这一点连虽然已是第二次大驾光临的方林也是刚刚发觉。不过这也难怪,前两天他在暗中指挥来这里烧杀掠抢的时候,眼里只有哪里容易藏人,哪里可能会适合伏兵,哪里便于破围冲出,如今却是抱着做客看戏的心态,那当然是可以尽情赏玩了。

  尽管在方林的约束之下,魔物没有肆意的大开杀戒,但是村子里死掉的人也是为数不少的,因此单单的是安葬死者这件事情就谋杀了这些援军大多数的时间。

  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一同生活了十几年的村民大量惨死,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在火中被吞没,唯一的嫡亲妹妹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人人都知道紧咬下唇默不作声的娜可露露此时的心情绝对不大好过,因此很多人都想去安慰她但是又不敢上前去。唯恐是越帮越忙。弄得她放声大哭,殊不知对于娜可露露来说,那种对未知下落的人的强烈担忧与恐慌,已经压抑得她连哭都哭不出来!

  爱努族的风俗是人死以后都要火化,然后在大树上掏出一个洞将骨灰洒进去,再用树皮将口子封上。象征死后也要和自然一体溶入大树的躯体当中,加尔福特也在旁边的做着这些事情,不时却抬起头来担心的望一眼露露,唯恐自己心爱的人被彻底击倒。心中却很是想对她说。你哭吧哭出来就会好受些。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偏偏没有勇气说出口来。

  这时候方林已经开始对加尔福特地忍**obi进行各种测试。直接喂食——无视。想要靠近——呲牙。亲昵呼唤——转过身将屁股向着你。如果不是刚才看见这条狗在加尔福特的面前咬尾(yi读四声)巴摇晃得都快断掉了,还真以为这条狗已经失去了摇尾巴的功能呢。不禁暗叹一声忍犬果然是忍犬,训练不凡。

  而娜可露露的爱鹰玛玛哈哈则显得格外焦躁与烦躁,不停的四处飞上飞下,若是平时它的主人应该能够感受到这种异常状态。但是此时娜可露露都是心乱如麻,望了它一眼只当是这鹰见到熟人惨死地正常反应,轻易就忽略过去了。

  村子里的房屋大多都被损毁。这也是方林的一手导演,原因很简单,他是要掩盖自己曾经进入过娜可露露地居处取走了某件东西的事实,若此时被察觉,那么只怕又是一个莫大的变数,只是毁娜可露露的房屋那么则太过明显,只有将村子里的大部分房屋都毁灭破坏,这才让人在不生疑惑之下显示不出这其中的突兀,更是无法捕捉到方林的真正用意。反正魔物姓格凶残狂暴,毁屋杀人原也是常事。

  夜已深了。篝火在欢快的跳跃着。从京都驰援而来的几名柳生道场弟子与驱魔师都已经倒在营地里睡了过去。只有娜可露露在凝视着火焰出神,她苍白而憔悴的样子看了令加尔福特心中有一种纠结地痛楚,很想前去解劝几句。但是这娜可露露却回报以冷淡与沉默,强烈的自责与后悔已经彻底的笼罩了这个女孩子地心。

  忽然间。营地外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紧接着方林喘息着奔跑了回来,他地怀中还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小女孩子,身上染满了鲜血,上气不接下气的道:

  “我……我发现了魔物的聚集地。还救了一个人回来!”

  娜可露露似打了一针强心剂一般。急奔到方林面前将那个小女孩子接了过来,不停的呼唤着她地名字。而加尔福特则霍然起身,看着方林道:

  “带我去那里!”

  方林喘了几口气,猛灌了几口水道:

  “那地方说远不远,说近不近,魔物地数量颇多,咱们还得从长计议。”

  加尔福特傲然道:

  “你放心,伤不了你半根寒毛。”

  方林却反问道:

  “我知道阁下忍术高强,但是咱们的目地是救人为主杀人为辅,这么一窝蜂的涌了上去,杀魔物固然痛快,打草惊蛇后,魔物杀起人质来也是同样利索,何况还要留下人手照顾这个小女孩子,营地中难道不留下足够的力量来护卫?到时候莫要被魔物抄了后路啊!”

  加尔福特顿时被问得哑口无言,娜可露露此时见到自己的怀中的这个叫做惠子的小女孩子虽然昏迷,但是也没有生命危险,心情渐渐平复,支持方林道:

  “他说得对。”

  美女发话,加尔福特立即闭口,经过商议以后,决定去救人的在精不在多,自然是由娜可露露和加尔福特两人担纲,而剩余的人除了带路的方林和一名擅长治疗的神官以外,都留守下来,严密防范魔物的突袭,并且保护好这个劫后余生的惠子。

  很快的,两位剧情强者就在方林的带领下出发了。未过多久就来到了那处魔物的营地当中。此时人质还剩余下两名。很快的,加尔福特的忍犬突袭,娜可露露的爱鹰嘶鸣,怒火倾泻在了这些可怜的魔物身上,很快就将这个营地中的魔物清扫一空,并且成功救下了两名被俘虏的爱努族族人。在经过简短的治疗后,两名重伤的爱奴族族人终于支持着说出了娜可露露最想知道的消息——她的妹妹莉姆露露并没有遇难,而且有一部分族人在魔物合围之前成功的逃了出去。

  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娜可露露呆呆的站了半晌,然后整个人都无力的跌坐到了地上,双手掩住脸无声的哭泣了起来。这时候她只觉得浑身上下的力量都被抽空了,那种围绕着她的强烈忧虑被事实所击破,令她感觉身上的担子都为之一轻,说实话,她真的想不出若是自己亲眼见到了自己妹妹的尸体会是怎样的情景,那是一种她无法面对甚至连想也不敢想的可怕事件!

  这时候,那名担任治疗之责的阴阳师已经携带着两名重伤的爱努村村民回归了营地,月亮清明,温和的银辉淡淡的将万物都镀上了一层薄纱,娜可露露与加尔福特身处的山岗上景色宜人,方林在远处扯下一片草叶,轻轻的吹奏出了一曲萨克斯的名曲“回家”,那优美忧伤的旋律无由的感染抚慰着两人的心灵。

  在这样的环境里,加尔福特对着一个哭得一塌糊涂的女孩子,并且这个女孩子还是他所爱的,那么当然不可能无动于衷,很自然的,他轻轻的抱住了娜可露露,这个心理接受了巨大起伏波折的女孩子现在也确实需要一双可以依靠的臂膀,何况她对身前的这个英武的忍者其实也是心存爱意,只是一直以来限于自己的巫女身份而无法接受。

  渐渐的,悠扬的音乐声飘渺消失,看着远处山坡上偎依在一起的两条身影,渐渐融合在一起,方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眼神中那种阴郁而炽热的火焰再次熊熊升腾了起来——什么时候加尔福特与娜可露露的形影不离的宠物会与他们分开?——就是现在!

  就是娜可露露心神造成巨大起伏,遭受重创,急需一个强有力臂膀依附的现在!她此时可以说是最脆弱的时候,家园被毁,族人被杀,心力交瘁,在自己所爱的着的男人的臂弯里,两人纵然未必会直接“嘿休”,但是做出接吻,抚摸等平曰里娜可露露碍于巫女身份的不能接受的动作,却是极有可能!

  对于娜可露露来说,她是将自己的爱鹰玛玛哈哈当作是家人一样——一个脸皮很薄的十六七岁的小女生,会不会在与恋人接吻的时候让家人在旁边观看?那肯定是羞涩难当了,所以她一定会让爱鹰飞走。

  而对于加尔福特来说,他的面皮肯定要厚上许多,但是却不能不提防即将梦寐以求的吻上所爱的女孩子的时候,旁边的忠犬却摇着尾巴走来走去,不识时务的叫上两声,导致佳人猛然如梦初醒,娇羞婉拒,“不行,我们不能这样……”于是眼泪汪汪之下,鸡飞蛋打梦想成空……这种意外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是加尔福特也一定会将之扼杀于摇篮之中的!

  从安全的角度上来说,加尔福特一个人肯定不会让自己同忍犬bobi分开,但是他如今身边有娜可露露的存在,二人联手之下,就算有敌来犯,又有什么担心的?难道自己的爱人的战斗力还比不上一条狗吗?

  所以……娜可露露的爱鹰玛玛哈哈与加尔福特的忍犬bobi,成功与主人分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