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五十一章 慢慢的浮现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五十一章 慢慢的浮现

  readx();  这里的夜晚静悄悄。

  忍犬bobi很不开心的趴在地上啃着爪子,它对于主人坚决而粗暴的将自己从身边赶走的行为是非常不理解的,尤其还是用那种连踹带踢的粗暴方式。

  最可恶的是,在自己委屈的离开的时候,主人连半点抚慰的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因为他的嘴在忙着做另外一件看上去很无聊的事情而没空发出声音。

  唯一令bobi感到欣慰的是,那只十分凶恶的死鸟也遭受到了同样的下场,如今好歹咱也有了个伴儿不是?它曾经主动向那只叫做玛玛哈哈的凶鸟示好过,但是得到的回应却是看起来烦躁无比的玛玛哈哈凶狠的一瞪!

  晚间森林的空气里有着各种混合的气味,泥土的腥味儿,树木特有的树脂清香,昆虫身上的化学物质,还有野兽的腥臊气息都杂合在了一起,对于人的鼻子来说,这些搅拌在一起的气味是一道复杂难测的谜题,但是对bobi灵敏的嗅觉而言,将之分别出来就仿佛是人类分辨红色和黄色一样简单(注:狗是色盲)忽然,一丝熟悉的刺鼻气息传入了bobi的鼻子里,它一下子就警觉了起来,两只耳朵竖起,鼻子不停的吸动着。这是主人先前刻意要自己记忆住的魔物的气息!bobi可不是那种一察觉有异就疯狂乱叫的土狗,它立即悄无声息的向着发出气息的地方迅速而隐蔽的奔跑了过去,结实的肌肉在流线形的躯体下努力的鼓了起来,全速奔跑的bobi凌空扑出后给人的感觉,很像是觅食中的猎豹!

  气味渐渐的靠近了。bobi小心翼翼的放缓了脚步,耳朵扇动了几下确定没有其余的敌人以后,“呼”的一声直接扑出,跃过整整五米的距离,凌空咬住了一只粗大乌黑的手臂!

  但它咬住的仅仅是一只被齐肘斩断的手臂而已。

  这半截手臂骨节粗大,哪怕是被活生生的斩断以后,也是指节乌黑扭曲,看起来分外狰狞凶残,指甲也是尖锐奇长。bobi毫不在意的在喉咙里“呜呜”威胁姓的咆哮几声后,将之放在地上猛嗅,发觉这只手臂伤处的断面血肉都已经枯干凝结,至少已经被弄断了一天以上,这才悻悻放弃。但就在这时候,它的旁边忽然”啪”的低响了一声,bobi立即后退半步,龇牙咧嘴的露出锋利的白色牙齿威胁姓的咆哮着,但见到没有接下来的响动,便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

  没想到bobi的身后,竟是突然发生了爆炸!

  这爆炸却并不剧烈,也就只是“轰”的半声闷响,连旁边的小树干也没给炸断,只是洒了惊慌的bobi满头满脸的脏臭稀泥!这条忍犬骤然间就发怒了,既是为自己的被戏弄,又是为了先前的胆怯,它呼呼哧哧的伏在地上,腰臀翘了起来,尾巴似战旗一般高高扬着,而整个身体都变红涨大了起来!

  它一眼见到爆炸发生的坑里似乎卧着一头魔物,立即疯狂的扑了上去撕咬着,锋利的牙齿直接似刀子一般切割着这头魔物的躯体,鲜血流进了它的嘴里,分外有一种复仇的快意,这头魔物很快就被撕扯得七零八落,只是它的身体里面似乎还有一个硬圆的东西,bobi可不管那么多——就算是普通狗的牙齿也是骨头天生的克星,何况是它这头经过训练的凶残忍犬?

  bobi全力一口咬下,“啪拉”一声轻响,一股略带了腥甜味道的粘稠液体涌入了它的嘴巴。bobi经过训练的鼻子舌头马上作出了第一判断——没有毒,接着放松下来的味蕾立即给出了一个反馈的信息——味道似乎也很不错。于是这条忍犬便怀着复仇的心理吧嗒吧嗒的舔吃了起来。直到它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条强悍的忍犬一抬头,就看见了一双冷酷而愤怒的眼睛在树上望着它。

  那是一双锐利的眼睛。

  那是一双鹰眼。

  那是娜可露露爱鹰玛玛哈哈的双眼!

  bobi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但也仅仅有些不对劲而已,它冷淡的摇摇尾巴,对于不尊重自己的人或者动作,bobi也不会给它们好脸色看,开始继续进食。但是骤然间劲风扑面,bobi刚刚抬头,眼前一黑,紧接着一阵剧痛传来,玛玛哈哈已经疯狂的无声扑击而下,双爪探出,在没有防备的bobi的脸上生生扣出了一条长而深的伤痕,鲜血狂涌中,bobi凄厉无比的惨嚎,叫声在夜空中传得极远!

  它的一只眼珠,已经在玛玛哈哈的扑击中被活活撕破抠出,正冒着热气晃晃悠悠的悬挂在了这头凶鹰锐利的爪子上!

  (注意:玛玛哈哈是趁着bobi不备偷袭才能将它一击重伤的,而且这凶鹰的实力也得自于娜可露露身上,若是方林这些轮回者动手,没可能做到这种效果)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云层中重新钻了出来,它的淡淡银色光芒安静温和的洒在一犬一鸟撕咬扑啄的战场上,也照亮了先前bobi刨食的魔物的腹腔里,里面却是盛着一只翎毛蓬乱的死鸟,一个被咬开的白色鸟蛋,黄白色的蛋汁正顺着魔物的尸体边缘一点一点的向下淌落着。

  这两样东西,便是方林进攻神之村的另外一个原因。

  他要取得娜可露露房屋天台上鸟窝的蛋……和正在孵化这个蛋的雌鹰。

  若用人类社会的称呼来说,这个蛋和这只雌鹰……就是娜可露露爱鹰玛玛哈哈的老婆,和小孩。

  **********

  bobi遭受重创的凄凉惨嘶当然传到了加尔福特的耳朵里,娜可露露也是一惊,正在缠绵中的两人迅速从甜蜜的心情里分开,试着定下心来呼唤各自的宠物。只可惜两人的呼唤都若石沉大海,难得回应——

  bobi是双眼盲瞎,身受重创,在玛玛哈哈疯狂的舍身扑击下无法回应,而玛玛哈哈则是陷入了疯狂的复仇中,兽姓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完全不顾主人的召唤!

  加尔福特与娜可露露同时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两人好在都与宠物有着心灵上的感应,现在要做的事情当然是直接赶往出事的地点!只是刚刚奔出数百米,两人同时又停住了脚步,一个白发红衣的少年挡在了两人的身前,这少年看起来只得十七八岁,但是眼里却带着一股诚仁的沧桑和忧郁,他的头上还有一对圆圆的耳朵,只是指甲很长,反映着月光给人以十分锋利的感觉。

  他的名字是……

  犬夜叉!

  “终于来了吗?”犬夜叉带了几分不耐烦,同时又带了几分解脱的欣慰道:“你们不能再往前走了。”

  他弹着指甲大大咧咧的道:

  “本大爷把守在这里,不允许任何人在半个小时内通过!”

  加尔福特心急如焚,弯腰前冲,他已经感应到了bobi已经在渐渐虚弱下去,显然生命都在飞快的流逝。对于他来说,这条与之心意相通的忍犬是不容有失的,否则自己至少有三个看家的a级技能都释放不出来,而s技技能的释放更是非bobi不可,实力少说要削减一大半!

  “滚开!妖怪!”

  这便是加尔福特的唯一答复!他在前冲的时候左手已经反探至肩后,握住了配刀justiceblade的柄,用蛇皮缠绕的刀柄给他以温暖踏实的感觉,这把长刀的锋刃上已经沾染了太多魔物和妖怪的鲜血,他有信心将面前的这个变化诚仁类的妖怪一击必杀!

  冲前的加尔福特,忽然高高跃起,口里低吼了一声“咄”,佩刀陡然出鞘,在月华下闪耀出冰冷的淡黄色刀芒,卷斩如扇,直斩犬夜叉的头部!

  但是犬夜叉却一伸手,凌空握住了加尔福特斩来的刀刃!

  刀光无奈的寂灭了下去,在加尔福特惊诧的眼神里,犬夜叉的手心中虽然有着鲜血流淌而下,但是他脸上的神色是平静的,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久违的痛楚无由的令他联想到了封印自己的那绝情断意的一射,还有那个手挽弓箭,双眉痛楚紧皱,苍白若月亮的女子——

  桔梗!

  只是此时空气里又响起了仿佛大风呼啸的声音,犬夜叉一转头,就见到那个巫女已经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短而锐利的宽刀,浑身上下裹着一团白色的光芒,衣裙飘舞,贴伏着地面直接飞削了过来!

  爱奴族秘术!

  风之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