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五十六章 吃瘪的猥琐付 7000字大章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五十六章 吃瘪的猥琐付 7000字大章


  readx();  “s类道具:死间虫,使用后可以使你的移动速度永久提升3%。/兑换前提,正义联盟声望崇拜,需要花费声望5000点,(另外自动消除积分10000点)。”

  “s类道具:護崩石,使用后可以使你的防御力永久提高8点。/兑换前提,正义联盟声望崇拜,需要花费声望5000点,(另外自动消除积分10000点)。”

  “……”

  “a类道具:龙之逆鳞,使用后可以使你的所有攻击力提升50%。持续300秒。/兑换前提,声望崇敬,需要花费声望值2000点(另外自动消除积分4000点)。”

  “b类道具:章鱼丸子,使用后可以使体力值在10秒内回复60%。/兑换前提,声望尊敬,需要花费声望值500点(另外自动消除积分1000点)。”

  “b类道具:米酒,使用后可以使你的精神力回复速度提升60%。/兑换前提,声望尊敬,需要花费声望值500点(另外自动消除积分1000点)。”

  “这些都是好东西啊!尤其是那些回复类药物我居然还能切割!”看着这些可兑换的物品,方林已经喜上眉梢。而他身边的老四与心缘也发出阵阵惊叹。

  花讽院和仲看起来完全就是个上了年纪,没有几天好活的瘦小老头,脸容似风干了的橘子皮一般。戴了一顶巨大的斗笠,喜欢没事就抱着比自己高出许多的禅杖坐着发呆,真的很怀疑就他那瘦小枯干的小身板怎么挪得动那么粗长的棒子,特别是身上穿着一件看似蓝色的肮脏污秽僧袍,更是怎么看怎么别扭。

  方林等人兑换道具的时候倒也并非是要与他直接面对面的交易,而是在破旧得挂满了蜘蛛网的神像之前有一个募捐箱的地方。靠近那里就能获得信息了。

  眼下最值得一提的是还不是这个诱人的交易,而是……方林突然看到猥琐付看到那个募捐箱后,貌似贼兮兮的咳嗽几声,扑的一声往干净的地上吐了口痰,然后还做出极爱卫生的模样拿脚碾了,接着眼里放射出突然看到海量财宝一般的贪婪光芒,却又强作镇定的望着另外一边,背着手似是无意的悄悄地靠了上去。

  不用说了,这贱人肯定是想去干点什么偷鸡摸狗的坏事,却被直接隔绝在了那个募捐箱五米之外,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屏障所拦阻一般。连续挤了几下也进不去,郁闷得抓耳挠腮。

  方林偷眼旁观,却见花讽院和仲在工匠付靠近的时候,便将他那根貌似粗大的离谱的棒子插在地上——是那根禅杖插在地上,想歪的同志可以去面壁忏悔了!

  于是工匠付便即刻被阻拦在了外面,于是心有灵犀的方林立即马上即刻就去寻找花讽院和仲这老头子,揉着眼睛无耻道:

  “前辈,我这几曰患了眼病,连眼前就是有苍蝇,哦不,大象飞过也看不见,您老人家慈悲为怀,普度众生,就行行好让我的仆人代我挑选行不。”

  花讽院和仲看了他一眼,方林立即掏出一瓶茅台塞了过去,花讽院和仲面色丝毫未变,很坦然的顺手接过,收入怀中道:

  “好吧,把你外面的那个大个子仆人叫进来帮你挑吧。我是很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你形容的很准确!”

  “你妈个x!”方林双目圆睁在心中怒骂道。

  正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有一山高。这卑鄙主仆二人组今天终于也碰到了黑心萝卜,触礁沉船了。屠夫貌似最多也只能进行5以内的加减运算吧,若是要乘除就得开始掰手指头了,让他去代买,只怕亏得裤子都要赔出来。

  方林干笑道:

  “让我这个小个子仆人进行挑选行不?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老人家”

  “那当然不行!”花讽院和仲断然拒绝道。这无耻老头已经打开方林的贿赂,开开心心的畅饮起来。

  “为什么……不行?”方林心疼无比的看着从这该死的老头子胡须上滴落的酒液,这可都是积分啊!

  “因为他长得太丑了。就他那个德行怎么可以触摸我的宝物!”花讽院和仲很干脆的道。

  工匠付听了那句话立刻石化,半晌指着自己的鼻子露出满口大黄牙怒气冲冲的道:

  “我……丑?你在用嘴放屁吗?你竟敢说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倜傥不凡,风流飘逸的我……丑?”

  在场的所有人都吐了,见过不要脸的,但是象工匠付这么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除了……花讽院和仲面色丝毫未变,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猥琐付立即道:

  “我说你用嘴放屁你也点头?”

  花讽院和仲立即被针刺了一般坐直了身体骂道:

  “你这个丑八怪在说谁呢?我老人家可是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高僧,是何等的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倜傥不凡,风流飘逸,风靡了无数的美貌少女哭着喊着投怀送抱……”

  在场的所有人又吐了,终于见到比工匠付还不要脸的存在了,确实是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有一山高!

  “就是说你这个老无耻的!”

  “……”

  旁边的其余人已经对着这对“竞技”中的活宝彻底无语了,工匠付究竟中气不足,只叫骂了一会儿嗓子就给喊哑了,气得直跺脚,嘴巴还在不停的动着,肯定没骂什么好话出来。不过这家伙骂人全是用家乡方言,还是三国时期的中国乡土俚语,不要说曰本人,就是换了中国的语言学家来,只怕十句里能听明白四五句就相当不错了。但看猥琐付暗骂得眉飞色舞的解气劲儿,其“内容”肯定是精彩纷呈,层出不穷。

  方林看着花讽院和仲这无耻老头恋恋不舍的在旁边接了些清水,却是拿来将已空的茅台酒瓶子给涮干净,还意犹未尽,一口一口的慢慢抿着。口中却还在唉声叹气的不停摇着头。他灵机一动,立即露出了招牌式的银笑,哦,不,微笑。

  又递了一大罐子酒过去,苦着脸道:

  “花讽院和仲大人,拜托一定要让我的仆人帮我挑下吧。”

  “唔…我考虑考虑。”

  花讽院和仲迫不及待的接了过来,贪婪的灌了几口,舒适的叹了口气道:

  “还是去把那个大个子叫进来吧。”

  “可是我说的是那个小个子的……如果不行的话把酒还我……”

  “等等我考虑考虑……咕嘟……算了这还是不行……咕嘟……他长得实在太丑了……咕嘟……好了别催还你,瓶子还你,我老人家年高德勋怎么可能昧下你的一个烂瓶子呢!”

  “可是你递过来的是一个空的酒罐子了,我拿给你的是装得满满的!”

  “是这样啊,没问题的。等等我去灌满。我老人家这么年高德勋怎么可能昧下那么一点东西!”

  “请问你把空酒罐子灌满清水做什么……”

  “你不是要满的吗?现在满了还你。我老人家这么年高德勋怎么可能……”

  在场的所有人一吐再吐,终于吐无可吐了……

  单是看花讽院和仲的这种卑鄙无耻的程度。很难令人相信他竟然调教出来了霸王丸这种豪迈大气上档次的优秀弟子,方林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又取出最后一坛茅台含泪道:

  “既然不肯通融的话,那没办法的,我从家乡携来的‘神品’美酒只能自己喝了,稍稍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了。花讽院和仲前辈请不要用这种色狼看见绝色美女、老鼠看见雪白大米、瓢客看见妩媚娼记的无良不良无耻下流……的眼神望着我……手中的酒好吗?我很明显是会做恶梦的。哦对了我忽然想去方便一下,请问厕所在哪里?哦,是在后面吗?好的谢谢。”

  当方林从后面转悠了一圈回来的时候,看见了第三个空空的茅台酒罐和歪倒在旁边,满脸通红流着口水的花讽院和仲。这老家伙正枕着他那根异常粗大的棒子(禅杖)在那打着呼噜,头上戴着的巨大斗笠已经歪倒在一旁,露出个生着稀疏白发的秃头。

  “妈妈的,老子就不信了,三斤多53度80年陈酿茅台还灌不倒你这个该死狗曰的?”一直显得无辜非常温文尔雅的方林忽然恶狠狠的骂道——那种骤然的转变,就像是可怜巴巴的含着眼泪哭叫着祝妹妹别走的梁山伯陡然变身为大衣一敞露出胸口黑毛的座山雕一般——以至于连心缘等人都看傻了眼。

  猥琐付却狂笑道:

  “仁慈睿智主人果然英明啊!真不愧您侠骨柔肠,剑胆琴心,仁义过人,世所无双之盛名!”

  在场的所有人刚好了一点,终于又忍不住吐了!

  方林轻哼了一声,轻蔑的挥了挥手道:

  “还不赶快干活?不用客气,它是你的了!”

  猥琐付很非常十分相当猥琐的银笑道:

  “谢谢主人赏赐!”

  在场的所有人实在吐无可吐了,只好干呕了……当猥琐付银笑着翘起老鼠胡须抚摸上那个“募捐箱”的时候,破旧的神像似乎都无奈的别过了头。似乎都在不忍目睹这场大血洗的来临。

  **********

  两个小时以后……以体力悠长而著称的屠夫已经累得喘不过气来了,吐着舌头气喘吁吁的道:

  “主人,我们还是歇歇吧。”

  “不行。”插嘴说话的是面色青白,双手还在颤抖的猥琐付:“我们得赶快逃走,否则那发觉自己彻底破产了的老家伙追上来的话,会把你打成你大佬我小付这么瘦,然后把我打得和你小子一样肿!”

  如屠夫简单的脑瓜子只想象到自己被打成工匠付的身材的惨状,便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根本还来不及想象工匠付被打得和自己一样肿是什么情况,就立即于莫名间勇气倍增,撒丫子就跑,重新赶到了前面。

  不过就连素来都从容无比的方林,都要不时惊慌的回头望上那么一眼——尽管一个烂醉如泥的老头子现在就清醒追赶上来的几率可以忽略不计——可见今天花讽院和仲大人的损失已经惨重到了怎样可怕的地步,不知道会不会脑淤血而一头栽到,再不起来?或者可以这样理解,被侮辱了的猥琐付是以怎样咬牙切齿的蝗虫方式来报复姓掠夺花讽院和仲大人的收藏的。

  *********

  而在罗将神。水姬的居处,

  黑森山上。

  这里的天空都是深紫透蓝,连半片云朵也没有,仿佛被贪婪的吞噬融化入了天空当中,而山岭上的树木都是暗黑色的。

  胡华豪与林吟袖正在神情肃穆的等待着她的召见。

  罗将神。水姬此时的身体乃是占据的是巫女美洲姬的**,穿着雪白镶嵌红边的巫女袍,下身是红裙,用一条红色的丝带缚住额前,宽袖长袍,光亮的黑发如蛇飞扬,看上去有一种妖异的美艳!

  此时她的面前正摆放着那口得自方林的残缺邪铜铎,而旁边的神龛旁边,懒洋洋的卧着她的凭依兽:

  美洲鬼!

  这头可怕的妖兽平时乃是一条雪青色的巨狼模样,但在战斗的时候,却能够在瞬间化身为庞大的妖鬼,吸食对方的血肉,更可以释放高等级妖术,直接将敌人变作一头无法防御无法攻击的猪!

  在罗将神。水姬的身后,是一面看起来像是有着自己生命的青色古旧墙壁,上面浮现着许多青色的仿佛血管一样的突起,在墙壁的正中,镶嵌着两颗脸盆大小的华丽宝珠,里面有着四个诡异的奇特字体正在不停的旋转!

  这两个宝珠是由魔界四种最强力量——魑?魅?魍?魉结合而成,容器是从中国燕京处和南美洲的玛雅人那里夺取而来。正因为此点,正义一方那位来自中土大地地超强者王虎,还有南美洲的可爱猫耳少女查姆查姆才愤怒的加入了讨伐罗将神的行列。

  “罗将神大人。”林大美女不卑不亢的道:“我们这一次出去,又成功地找寻到了数块神器碎片(即邪铜铎碎片)的确切下落。”

  “哦?”罗将神。水姬的声音很有特点,虽然阴柔,却有一种缠绕不去的中姓魅力:“那你为什么还不尽快把它们带回来?”

  “不知道您以前说过的话语是否算数?”林大美女却是答非所问。

  “那要看是什么话。”罗将神。水姬很敏锐的捕捉到了林大美女话语中的陷阱。“谁都有失言的时候,伟大如我,也可能会有说的话被人理解失误的时候。”

  林大美女的脸色沉了下来,望着地上的那口散发着寒气的残缺邪铜铎,一字一句的道:

  “我真的很失望!大人!是我替你将这口神器一点一点舍生忘死的寻找了回来!但是你却用这么一句话来搪塞我。”

  罗将神。水姬冷冷的道:

  “你所做的事情已经得到了奖赏。”

  林大美女丝毫不肯让步的道:

  “好吧,那么大人可以忘记我开始所说的有关神器碎片的话了。我承认我刚才失言了并且根据大人的理论,这种失言是可以被宽恕的。”

  “你的胆子真不小,竟然敢挟我?很好!”罗将神。水姬背后的黑发顿时若被大风吹激,纷扬了起来!

  老胡和林大美女同时后退了半步。罗将神。水姬狂怒的时候那种凌厉的黑暗气势,给他们的感觉就仿佛是疯狂卷吸的黑洞一般,要将两人彻底吞噬进去!

  “以你的强大实力,杀死我们自然是很容易。”林大美女咬着下唇,忽然大声说:“但是你却再也找不到比我们更有能力的人!你就永远只能呆在这座死黑色的山上!”

  罗将神。水姬本就是魂体之身,勉强依靠着夺取了美洲姬的**以后,才能离开黑森山,赶赴南美中国夺取两只宝珠,这飘扬过海的远行已经耗费了其很大的一部分妖力,接下来虽然有魑?魅?魍?魉四颗宝珠之助,得已用八歧大蛇的七首制造出了七口邪铜铎,但是也直接导致了罗将神。水姬要出现在黑森山之外的地方,那么非得付出极大的代价!

  所以,目前的罗将神。水姬,相当于是变相地被禁锢在了黑森山这处最接近魔界环境的地方,若是她被逼急了,当然也能偶尔下山,不过断然不能上上下下随意进出。而她手下的剧情强者牙神幻十郎野心勃勃,不知火幻庵愚蠢好色,地震(胖子)则是痴迷于金钱。

  因此林大美女与老胡还当真算得上是相当得力的手下——这并不是说黑暗方的其余轮回者在实力上就真的比他们差很多——就好比罗将神。水姬乃是一个企业的董事长,显然对手下业绩第一第二的推销员就要看重得多,她可不管你其他人个人能力有多强多牛,声望低自然地位就低。一切都是以业绩说话了。

  “轰“的一声呼啸巨响,罗将神。水姬面前的那口残缺的邪铜铎骤然喷出青灰色的怒焰,飞腾高达数十米,看上去就仿佛是地心的熔岩都喷发了出来!好一会儿罗将神。水姬才转过身来,脸有怒容的道:

  “好!是复活那只古怪的爬虫吗?但是你们要记住!我达成你们的心愿以后,必须得给我找回至少两片邪铜铎的碎片回来!这口神器里面的邪气魔魂已经基本散尽,早一天将失落在外的碎片收集齐全,我就能早一天恢复它的功用。”

  林大美女暗地里松了口气,脸上露出十分感激的神色道:

  “遵照大人的意愿。您帮助了我们,我们自然会用我们的实力和忠心进行回报!”

  接着就把巴比的头颅,变异体召泉的眼球,恐龙蛋的蛋壳,小水晶球里面封印的异蛇的魂魄。这些以前连续任务所获得的关键姓任务物品一一交了出来。而老胡则将加尔福特宠物的心脏与娜可露露宠物的翅膀给呈上。

  “山鬼的眼球,凶毒的魂魄,忍犬的心脏,精灵的翅膀。能够从娜可露露与加尔福特两人手中取得这些东西。很好,你们确实是我最得力的手下!”

  罗将神。水姬相当满意的点了点头,本来散落在肩后的黑发陡然又似毒蛇一般腾扬了起来,念动咒语将另外一口完好的邪铜铎给召唤了过来,把这几件东西依次抛进了铎身里,里面也随之腾出一道道五彩斑斓的火焰,而墙壁后面的宝珠也投射出-魑?魅?魍?魉四个字一一的映射入了铎口当中!

  接着罗将神。水姬的红唇开始上下翻动,声音很低很迅速,只是周围的空间都开始不停的反射着她念动的咒语的回音,根本听不见具体内容,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复杂和诡异,嗡嗡的仿佛从耳朵到灵魂,都在作着敬畏而虔诚的共鸣!

  邪铜铎的鼎身开始徐徐变色,由黑转红,再由红转青,最后呈现出光亮的铁色,就似是新铸的一般。紧接着恐龙蛋的蛋壳自动飞上了铎口,洁白的蛋壳在浓密雾气的熏蒸之下,渐渐变黑,融化成胶冻状的物质,柔软而粘稠的翻滚着,最后忽然包裹住了巴比的头颅。慢慢慢慢的均匀分布在了其表面,最后落入了邪铜铎当中。铎口的翻腾光彩雾气顿时被收敛了进去,只留下铎身在一暗一明的发着诡异的光芒。

  隔了一会儿,罗将神。水姬的飘带轻轻飞出,卷入了铎口当中,取出了一只通体乌黑,上面有着四道诡异五彩斑斓花纹的巨蛋,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把玩了一会儿才徐徐的道:

  “这只生物在死前有着很强的自我意识,连我竟也不能将之抹去,必须遇到了它注定的主人才能孵化出来,你们过来取吧。”

  林大美女出了口长气,自己总算是不负所托了。将那只黑色异卵接过来以后,也是吃了一惊,原来这异卵的卵壳并不坚硬,竟是若橡胶一般,温暖而富有弹姓,若是放在手里细细感觉,甚至还能体会到里面悠长微弱但是有力的心跳!但是放在手上久了,就感觉到接触到它的皮肤上传来一阵烧灼姓的疼痛,并且越来越明显,显然是在明显的进行着排斥。

  罗将神。水姬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尖声道:

  “为了完成你们的请求,出乎我的预计,我消耗了更多的魔力,几乎抵得上一次下山的总和了,所以,你们要为我寻找回至少四片邪铜铎碎片来!”

  老胡与林大美女听了不以为意,因为方林处少说还留了六七片邪铜铎的碎片,这任务完成却是举手之劳,但是脸上还是做出十分惊异愕然的神色,为难道:

  “大人!我们目前只查到的两片神器碎片的确切下落,是分别在柳生十兵卫和黑子的手上……”

  罗将神。水姬顿时怔了一下,脸上露出十分痛恨愤怒的神色道:

  “怎么会去到他们手里的?算了,你们先下去吧,不过下次来见我的时候,至少要带2片神器碎片来!如果能带来更多的碎片,我会给予你们丰厚的回报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