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六十五章 方林的应变

正义还是邪恶?巴比的重生 第六十五章 方林的应变


  readx();  面对这骤然出现的诡异电鸦,林吟袖的银斧直接斩出,她的人虽然落在方林后面一个身位,但是斯科恩的愤怒长近三米!银光闪动间,那蓝色诡秘电鸦已经直扑到了斧面之上,顿时电光四射,顺着斧柄直接蔓延而上,林大美女闷哼一声,整个人浑身上下都被细小的蓝色电蛇所覆盖,直摔了出去,撞破了旁边的板壁,灰土飞扬下,那处房屋本就朽烂,摇晃了两下就坍塌了下来!

  然而对面的黑暗里,陡然又出现了一点红光,最初似香烟头那么大的一小点。迅速的变大变长,又呈现出了一张火红色的符咒,徐徐向地上飘落。

  但是那火红色的符咒在掉落于地的短短瞬间,就迅速的探爪仰尾,变作了一头火红色的伏兽,既似狼犬,又如狡狐,身上燃烧着熊熊的火焰,一落地后就迅速的飞奔了过来,所过之处,连地上也现出了暗红色的燃烧火焰脚印!

  方林此时基本属姓不足的缺陷,瞬间就反应了出来,在与旁人对敌的时候,他若是早早旁观一会儿,自然能以过人的观察力来熟悉对手的行动规律,从细处了解敌人的弱点,从而对其出手的方式进行预判,但是因为此时只有他一个人对京都的大街小巷了如指掌(因为吸收了那小田记忆的缘故),走在了队伍的前方,连隐没在暗处敌人的模样都没有瞧见,便骤然遭袭,连反应的时间都没给太多!

  眼见得方林刚刚退了两步,那只红色的伏兽已经扑到了面前,老四却与胡华豪一道抢出,老四挡在了方林的身前,双臂交叉,重心下移,显然是要以双肘上的金属护具硬顶这一击。但是那头火红色的伏兽直扑到了他的身上以后,轰的化作大团火焰,老四痛哼了一声,整个人竟然浑身冒火的直摔了出去!

  防御不能!

  与此同时,老胡则已经高高跃了起来,身后已经赫然出现了巨型猛虎张口咆哮的虚影,气势慑人,一拳砸在了地上!

  地雷震!

  顿时,在土石发扬中,一道淡黑色的冲击波向着周围扩散而去,但是在黑暗里忽然“当啷”作响,伸出了一根九环禅杖。“搭”的一声轻轻点在了地面!

  老胡的地雷震的气劲遇到这根轻描淡写的禅杖,仿佛是潮水碰上了礁石,竟然被直接分割开来!

  然后,慢慢从黑暗中的是一个大得出奇的普通斗笠,一袭污秽得几乎看不出本色的蓝色僧袍,还有一个佝偻得已是风烛残年的老头子……霸王丸与牙神幻十郎的师傅。

  当年与黑子齐名的无敌的除魔组合之一

  听到霸王丸与魔物、牙神作战的消息重出江湖的剧情强者……花讽院和仲!

  先前的两个技能,便是他的独门奥义技能:

  蓝色电鸦叫做:式神灵符?雷(街机出招是↓↘→?斩)红色伏兽叫做:式神灵符?炎(街机出招是↓↘→?踢)此时不用多说,老胡已经知道对手乃是劲敌,但是他此时怒吼一声,已经启动了迪肯的残暴这个技能,力量由93.5骤增过百!可以说在力量这个属姓上,对上这位显然是精神力特长的老头子,已是不落下风!

  他再次启动了暗金鞋子上自带的“残影”技能!长长的在黑暗里拖拽出七八条人影直扑向了花讽院和仲!老胡每一步奔出,地面都会被践踏出泥沙飞扬的深深足印!那种感觉,就仿佛是下山的猛虎直欲择人而噬!

  但是花讽院和仲不闪,也不避!

  他只是恰到好处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看起来皱巴巴的普通符咒,轻轻一抛,那张黄色的符咒便在空中摇啊摇的袅袅飘动着。却并没有变成任何东西,胡华豪闷着头猛力在地上一踏,落足处轰然炸响!泥沙纷扬!他整个人已经跨越了五米的距离,腾在了空中,双手下探,雷霆万钧的直扑而下!

  一旦被他抓到,那么真s技能一发动!强若剧情强者,也一样要屈服于空间的法则之下!

  可是花讽院和仲先前投掷出来的那张土黄色符咒,却被老胡的左脚给沾到。

  顿时哗啦一声,老胡的身前出现了一个直径五米左右的蓝色大字。

  乱!

  户隐流阴阳术之:心乱咒符(街机出法是:←↙↓?a+b)他那十拿九稳的一扑,竟是中途转换了方向,似盲人一般从空中生生失去了平衡摔了下来!双手直砸到了地面上,深没入小臂!然后那块土地就轰然爆炸了开来!可见这一击之迅烈猛恶!

  而此时花讽院和仲已经灵巧无比的转到了老胡的身后,一只枯干瘦小的手掌向他的背上一按,此时笼罩在胡华豪身上的那个蓝色“乱”字已经消失,他刚刚想要将双手从地上拔了出来,却被花讽院和仲一按之下,立即僵硬保持着以前的那个动作,竟是仿佛中了定身技能一般!

  然后花讽院和仲这糟老头子从容不迫的掏出了一个破烂的钵盂放在手上,另外那只手不断扇动,就见到一团一团乒乓球大小的蓝色光芒不住从老胡的体内飞出,空气里也响起了“呼啦呼啦”的声音,这种异像持续了三秒左右,然后老胡猛然跌倒在地,剧烈喘息,似乎已经失去了大多数的力气!

  “这就是剧情强者的实力么……”方林平静的望向花讽院和仲。这个枯瘦的老头子举手投足之间,已经轻描淡写的打倒了己方三大强者!虽然都是伤而不死,但是身上附带的状态都诡异无比,林大美女身上电劲萦绕,释放不出任何技能,老胡直接移动速度降低,视觉暂时下降到只能看清楚附近一米的景物,而老四身上的灼伤状态整整吃了三块食物才抵消掉持续姓的伤害!

  花讽院和仲尖利的咳嗽了几声,病怏怏的道:

  “你们是要我继续动手,还是主动去京都的卫所里领罪?若是继续打下去,仁王一出,我可不能保证你们还活得下来。”

  因为屠夫体型太过明显,方林在今夜里的行动并没有将之带在身边!看似已经步入绝境方林此时却忽然笑了笑道,淡淡的道:

  “等等,你怎么会怀疑到我身上的?”

  花讽院和仲道:

  “我没有怀疑过你,只是觉得似乎发生的许多事情,都能牵扯到你的身上,这未免也太过巧合了一些,于是只好偷偷的将你跟着了。本来以为以京都的防范森严,你会收敛……就去拜访了一下朋友,没想到你竟然搅出这么大的乱子来!咳咳……真是让我自疚啊!”

  方林冷冷的道:

  “那你知不知道我搞出这么大的乱子是为了什么?”

  花讽院和仲投了一个疑惑的眼神过来,事实上他的心中也极其好奇。

  方林已经将掠取来的那些户籍藏本一一拿了出来,一字一句的道:

  “我是为了查询天草四郎时贞的详细资料,他的出生年月曰,有没有亲人后代等!这些东西若是用正常途径,即使能够拿到,但是等到申请被大臣们批准下来,伊贺那边已经杀得血流成河!若是那些赶去救援的强者们有什么闪失,都是被你所害死的!”

  其实方林的真正顾虑是害怕通过正常途径申请察觉户籍,被塔利班获知以后,被这家伙捷足先登——塔利班的出现点就在京都,在此处的人脉关系声望,均非方林所能及。

  花讽院和仲一看之下,便知道方林并没有说假话。而方林最后的那句话更是令他心中剧震!但是这枯瘦老人一生经历何其丰富,转瞬就淡淡的道:

  “那好,这次就饶过你,但是此次京都动乱,必须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你可以走,其余的人一定要留下!”

  听到了这句话,方林忽然仰天哈哈大笑。

  “刚才,我叫你等等,你马上就停了手,给了我喘息布置的时间。这正符合了一个字。”

  方林忽岔开了一个话题,然后问:

  “你猜是什么字?”

  花讽院和仲心中涌出不详的感觉,愕然道:

  “是什么字?”

  方林诡笑道。

  “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