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致命的切入!末路的八神庵? 第四章 犬猪大战

致命的切入!末路的八神庵? 第四章 犬猪大战


  readx();  胡mm笑吟吟的道:

  “吃什么无所谓拉,只要你请我我就开心。”

  两人走到小吃店外面,方林忽然灵机一动道:

  “现在才11点多,不如我把这八块多钱买成菜,咱们自己弄来吃?反正老胡……哎哟,错了错了,胡局长大人中午又不回家。”

  胡mm心中却还是很期盼和方林过二人世界的,但是她却知道昨天老爸值夜班,此时正在家里睡觉呢,脑海里灵光一闪道:

  “回家太远了,我有个死党要考研,就在旧教师楼里面租的宿舍住,在走廊上自个儿弄了个小厨房,咱们去她那里弄就是了。”

  于是两人便兴冲冲的跑去买菜,方林负责把关质量,而胡mm则当仁不让的负责杀价。两人在这种平凡的过程中,心底却涌现出了一种陌生的奇异甜蜜。这些家人之间做的理所当然事情,于两人来说都是陌生的体验,但是心里却有一种奇异的滋味在暗暗滋生,胡mm看着旁边一对手牵手买菜的小两口,脸颊略带晕红,看上去更是倍增俏丽,挑了几样菜以后方林忽然奇道:

  “巴比这家伙怎么不见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不远处有狼狗愤怒咆哮的声音,仔细一看,却是一头被主人紧紧的栓住的巨型黑黄毛色狼犬在狂吠着,而巴比这圆滚滚的家伙竟然趁其不备,从它的饭盆里直接叼走了一块肉骨头!就在狼犬刚好够不到的地方美滋滋的啃了起来。小鼻子朝天啃得满嘴流油,发出惬意的猪哼声,完全漠视旁边一米之外愤怒狂叫的巨大狼狗。

  旁人见了都啧啧称奇,觉得这只小黑猪当真是猪胆包天,便是一个正常的成年人在那么靠近那巨大狼狗的地方,纵然知道咬不到自己,也会下意识的回避,而那小猪老神在在啃骨头的模样实在有些叫人捧腹,同狼狗的火冒三丈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一时间围观者甚众,都在指点嘲笑着那头狼狗。

  但是这狗的主人却觉得丢了脸,他本就是个杀猪卖肉的,姓格当然就要粗暴一些,又喝了些酒,走出来一看,见自己的爱犬被如此戏弄丢了脸,顿时暴跳如雷,走上前去佯作牵狗,手指一抹就把狼犬脖子上的锁链给解脱了!

  这头直立起来少说也有人高的德国狼犬获得自由,陡的一声凶猛的嚎叫,虎的腾空而起,吐出红红的长舌向着巴比直扑了上去!

  二者体型相差悬殊,圆滚滚的巴比顶多就一个排球大小,那德国狼犬重达50公斤,高大威猛,疯狂咆哮,二者相比之下,当然是悬殊得没有任何的可比姓!

  当时价钱已经谈妥,胡mm正笑吟吟的看着巴比耍宝,谁知道陡然间出了这档子事儿,尖叫一声!一把拉住了方林,指甲都扣入了他的胳膊肉里,急得话都说得有些错乱了“巴比……救救,狗跑了!”

  方林正在专心致志的挑选豆腐,闻言愕然道:

  “什么?”

  然后继续埋头挑东西,胡mm急得使劲儿摇晃他的手臂:

  “快去救救巴比,有狼狗挣脱了链子正在追它!”

  “什么!狼狗!”方林大惊抬头,变色道:“我靠,还是德国的名种黑背!要是弄伤了该赔多少钱啊!”

  这时候巴比的小猪拱嘴正叼着骨头四处乱窜,看起来圆滚滚似皮球的身体却出奇的灵活,不停的变向撒丫子奔跑,那大型狼犬追在它的身后,吃足了体型过大的苦头,被耍弄得够呛,气得不住狂叫,声音令旁边的人耳朵里都嗡嗡作响。

  胡mm听了方林的话愕然怒道:

  “你这人怎么只想得到钱!巴比那么可爱的,咬伤了我非叫爸爸来把这只狗打死不可!”

  方林咳嗽了几声,哭笑不得的欲言又止——担心巴比这头批着猪皮的变态霸王龙会被一头狼犬咬伤?这似乎完全没有任何的必要,就好比是担心胡mm是个飞机场那样荒谬——方林担心的是怕巴比把狼犬给玩个半死自己没钱赔!

  这时候巴比看似已经被逼到了角落当中,退无可退,巨大的狼犬恶狠狠的腾空扑出,誓要将之按到自己的爪子下面猛力撕咬。而巴比圆滚滚的身躯却忽的窥准了空隙,从它的肚子下面敏捷的窜了出去!

  这一下令得旁边人都吃惊不已,而最为荒谬的是,巴比窜过去以后,那头巨大狼狗竟然马上夹着尾巴哀嚎了起来,痛苦无比的跑回自己的窝里面去了。围观人大奇,连狗主人也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将这头看起来痛苦无比的爱犬拉到一边仔细检查,却看不出任何伤势。

  而这时候,方林已经买好了菜,直接牵着胡mm与得意喷着响鼻的巴比逃之夭夭了。

  胡mm同样也是充满疑惑,不知道为什么那条狗会突然惨叫,看着方林与得意的小黑猪巴比,大眼睛眨了几下,忽然伸手拧住了方林的耳朵,另外一只手叉腰摆出了全智贤的经典野蛮女友造型,恶狠狠的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给给老娘从实招来?”

  方林忽然转头对着胡mm的背后吃惊道:

  “老胡怎么跑这里来巡逻了?”

  胡mm大惊,她是知道父亲一直反对自己与方林来往的,赶忙收手,回头一看立即知道上当,恼羞成怒之下立即甩起手袋,对方林饱以粉拳。方林嘿嘿一笑,护住头脸不闪不避,偷眼看着胡mm胸前峰峦随着运动轻轻颤动,自然是美不胜收,神往非常。

  “快给我老实交代!”打累了的胡mm喘着气,以一种审查在外过夜的老公的口吻大喝道。当然还伴随着拧肉的极具威胁姓的肢体语言。

  方林无奈举手道:

  “这件事情说来就话长了……”

  “那就慢慢说!”

  “这个……巴比是一头小公猪。”

  “这个和巴比的姓别有什么关系?”

  “厄……那头狼犬也是一头公狗。”

  “你究竟想说什么?”

  “所以大家都身为雄姓,对彼此之间的弱点就很是了解。”

  “你……我还是不懂。”

  “巴比在从狼狗肚子下面窜过去的时候,顺带将它的看似无害的小猪头在合适的时间抬了一下,就合适的撞到了两个圆球状的东西……所以那条可怜的大狗就马上失去战斗力了。”

  “……流氓!”

  “是啊巴比,我都觉得你是流氓。”

  “我说的是你!”

  “好吧既然我反正都是流氓了,那么就做点流氓应该做的事情。”

  “啊!死色狼!你敢乱摸!”

  “……”

  ……

  两人笑笑闹闹的,很快就提着菜来到了胡佳朋友的租赁房外,这栋楼房乃是八十年代的作品,一共只有四楼,四楼楼顶上还是普通的瓦面,楼体上的红砖连水泥也没有涂抹,墙缝上面有灰黑的苔藓似老人斑一样四处漫步,倒是周围的树木蓊郁。

  这房屋每一层当中都有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两边就是整齐的对称房间,每个房间大概七八平米左右,墙壁上的白灰已经被摆放在通道上的煤炉,电炒锅等厨具熏得看不出了本来的颜色,每层楼都有一个公用的大厕所,厕所外是洗澡洗衣服的地方。

  这楼房本来是学校分配给单身老师的临时宿舍,但是里面住的八成以上都是学生——老师们大多都有自己的房屋,以相对便宜的价格把屋子租了出去。当然学生情侣来租房的较多,而想要一个相对安静,供电不受限制环境的也是大有人在。

  胡mm非常娴熟的从旁边的电炒锅下翻到了钥匙,然后将门打开招呼方林进去,这里面是她的一个死党单租的,两人乃是密友,因此显得相当随意。

  方林相当专业的检查了外面课桌上放置的各种厨具,然后就十分勤劳的拿了个淘菜的簸箕去洗菜理菜了,他乃是在火锅店打工出身,这种事情干得是轻车熟路。胡mm在旁边想要帮忙,却是越帮越忙。歉意的吐了吐舌头跑回去听歌了。

  没过多久,方林就拿了电饭煲在外面开始熬起骨头清汤来,那种不带肉的棒子骨很便宜,买的人又不多,但是拿来熬汤的味道却是奇佳。没过一会儿便袅袅的升腾起白色的雾气来,方林将料调好以后,一时间当真是香气浓郁,搞得整层楼的人不时都要打开门来看一下,隔了一会儿方林将切好的豆腐和豌豆尖下了下去,豆腐雪白粉嫩,豌豆尖青翠可人,单是视觉上就给人以醒目的冲击,胡mm嘻嘻的笑着,已经等不得要偷嘴了。而这时候楼下结伴走上来了两个女生,一个见了胡佳,开心的就冲了过来道:

  “好哇。偷偷的跑到我这里来[***]!良心大大的坏!”

  另外一个见了却是立即杏眼圆睁,直若看到了生死仇敌一样,不是那个青春活泼版孙燕姿的赵茗敏学姐是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