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致命的切入!末路的八神庵? 第三十八章 入围

致命的切入!末路的八神庵? 第三十八章 入围


  readx();  b级黄金道具八咫镜……伪神器,本道具乃是三神器之一真经津之镜的复制品。无前提使用要求。获取前必须通过灵魂绑定。

  曰本之神天照曾向其孙琼琼杵尊发过如此命令:“要永远把这面神镜当作我的化身来庄严地祭祀”。历代天皇均严格遵守这道命令,后来为了镇守曰本国内的频繁的地震,曾经分制出三面八咫镜的复制品,供奉在曰本的三大神宫中,神官们也一直祭祀著这几面号称为天照化身的八咫镜。而这件物品,乃是祭祀在伊势神宫当中的复制品,仅能在伊势神宫中获得。

  使用本道具之前,必须将其对准要影印的人物三十秒。在之后就可以召唤出此人的影子为你战斗。影子不能使用被影印者的战斗技能,但是其战斗意识,战斗本能将会被完全复制,基本属姓只有本体的2/3或者1/2。削弱程度由被复制者的实力而定。

  使用一次八咫镜,将消耗15000点积分,5点潜能点。更换1次储存在其中的影印人物,将消耗20000积分,20点潜能点。

  每一次梦魇世界最多只能使用两次八咫镜。

  ……

  这已是方林喘息着第五次翻滚着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痛,但心中始终有一种火焚般的倔强感觉支撑着。下唇被牙齿紧紧的咬出血来。

  截止目前为止,他已经用了两次精神冲击,一次惊怖术!可是这样多的机会下,他竟然对敌人造成的伤害不足总体力值的1/10!方林此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个影子的基本属姓或许不如本体那样强悍,但是他的战斗意识和战斗技巧,那种能够随时及时格挡住敌人攻击的可怕能力……的确是剧情强者才具有的可怕实力!

  那种怎么打也打不到实处的无奈……确实相当令人感觉到无力!

  但是方林心中却始终回荡着五个字:

  “我绝不会输……”

  这五个字,就是他心中斗志长存的烈阳!

  忽然,金家藩的左腿已猛然高高踢起过头,然后呼的一声携着无比劲急的风势向着方林的脸上盖了下来!

  方林双手上“轰”的一声燃烧起了大团紫色的火焰,直接按向了金家藩的踢来的那只左腿!但是他却发觉自己的手掌根本就接触不到对方裤腿,在隔着数厘米的地方就生出了一层无形的阻隔,直接就将他压得不住倒退!

  这时的情形看起来非常奇特,就仿佛是金家藩只出了一只脚,就将方林逼住!而方林双手交叉于脸前,被他的腿逼得丝毫不能动弹,竟是支持不住直接踉跄后退,只是金家藩这一脚看似轻描淡写,其后力着实强劲,就仿佛是一杯看起来若清水也似的高度烈酒,一旦入了口进了肚子,发作起来的后力同样惊人!

  方林在急退中紧紧的抿着嘴唇,神情看起来十分坚忍,只是后路终究会退到尽头。若被逼入了死角当中,金家藩脚上劲力一吐,那么立即就会将其生生压毙!

  对于在台上的山鬼来说,此时局面几乎可以说是稳艹胜券——自己的本体以及其余的克隆体,正在迅速赶来。就算出现什么变故,只要采取拖延的方法撑到援军来临胜利便指曰可期——何况现在的影之金家藩还是占据全面上风?甚至己方的援军未来就将面前这家伙消灭的情况也是很有可能的!

  就在方林即将退到死角旁边的时候,一条哗啦作响的铁链若灵蛇探出,在他的腰上直接围了两箍,“呼”的一声将他拉了开去!正是屠夫在百忙中甩钩救援!金家藩那一脚失去了压制的对象,一时间收势不住,猛烈的向地面踏下,四周的培养槽里的液体一阵荡漾,连钢铁的地面上,顿时也被踏出了一个浅浅的扭曲凹坑!

  然后,两名黑衣忍者从空中飞跃而下,一前一后的手持武士刀切向金家藩的前胸和后背。

  方林已经在这个时候,将上个世界得来的伊贺之章最后一次使用次数毫不犹豫的用掉了!事实上此时的情况看似松缓,其实四周却仿佛是一张越缩越紧的网一样,一旦网被收紧,那么便是绝无转圜的死地!若是还可惜什么道具,只怕想用的时候就晚了!

  两名黑衣忍者上窜下跳,看起来和这名影之金家藩打得十分紧张精彩,可是无论山鬼还是方林,都清晰的知道对手是在拖延时间!但是两人却显示出了出奇的默契,都容许着这种情况的出现,任凭时间在不断的流逝!

  对于山鬼来说,他此前已经将方林的底牌摸得一清二楚:这个似乎真是十强者之一的家伙不仅身边有着一群强势的队友,个人更是冷静,睿智,不仅擅长远战,并且身边还带着一群召唤物,更为可怕的是,还隐藏有类似于变身成为近身作战强者的特殊能力!(很可能就是他的称号技能)连以近战为主的侯波也要被他死死压制——当然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能力使用后的代价相当巨大,并且很可能也有使用次数的限制。

  现在他的队友已经被远隔在了十余公里之外,身边的召唤物被培养槽当中的大量未完成生化机械人拖延牵制。而影之金家藩,也能够近身作战,死死的将这个似乎真是十强者之一的愚者彻底压制!

  所以山鬼并不想将对方逼迫得太死。自己处身于音巢(nest-sound)组织的能量保护盾当中,虽然敌人无法攻击自己,但是同样自己也无法出去攻击敌人!一旦敌人将那种变身能力施展出来,他没有把握影之金家藩能够一定顶得住,一旦影之金家藩被击散而自己的本体还未能赶来,那么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四处寻觅到退路逃走,这场精心谋划的伏局就要付诸东流!

  这是山鬼的想法……但是方林呢?

  ……

  等待,

  坚持,

  忍耐。

  方林一直认为,这三大因素乃是要将一件事做成功的关键,就好比是一只鼎,有三只足才能稳固。

  他似乎在先前的苦战中受了不轻的伤,用手扶着墙壁在剧烈的喘息着。只是这休息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外面的通道前就走来了三个人。

  三个身穿黑色披风,鹰勾鼻子看起来十分阴翳桀骜的男人。

  这三个男人和台上防护罩中山鬼的外表动作,都是一模一样,看起来就似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山鬼的后援终于赶到!

  入口通道中四处游移的红色警卫光线正在一根一根的缓慢消失退散,显然这个通道中布置的警戒的埋伏也十分强劲,连熟知其底细的山鬼也不敢直篡其锋,音巢(nest-sound)组织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从外面要解除通道中的这警卫系统是被刻意延缓了的,就算是循着正常的艹作程序进行,也需要至少二十分钟的时间。

  不过方林显然已经被堵在了这里面,影之金家藩手下也毫不留情了,一脚就踹在了一名忍者的胸口,生生将其武士刀给踢得扭曲断折,口中鲜血狂喷,眼见得已是不活了,四名山鬼看着方林的眼神,几乎差不多就和看着瓮里的鳖,陷阱中的野兽没什么分别!

  然而脸上青肿,看起来狼狈非常的方林的唇角却露出了一抹冷笑。

  笑得很是诡异,却又非常的开心——

  这是一种对手看了会觉得非常反感的笑容——

  这是一种目睹猎物落入陷阱的胜利微笑。

  山鬼自然也不例外,他压下心中的惊疑不定,冷冷的看着方林远远道:

  “你发傻了?”

  他本来没有指望方林能回答他,但是方林却笑笑,他的神情轻松得像是在和老朋友聊天一样道:

  “在你的猜测里,我是来这里做什么的?”

  这句话立即问得山鬼都为之一怔,他不由自主的循着方林给予的提示向下想了下去。忍不住道:

  “你无非就是想来刷声望,搞破坏!竭力削弱音巢(nest-sound)组织!还能做什么?”

  方林叹着气摇头道:

  “不不不,我其实是来找一个人的。”

  “找人?”山鬼脸肌抽搐了一下道。“你找谁?这里怎么可能有你要找的人?”

  方林眼睛中露出针尖也似的锐利光芒,一字一句的道:

  “我要找的人,同样也是你在苦苦寻找的人!他的名字就是……八神庵!”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