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支线也疯狂!截江救阿斗 第十九章 被堵塞的大门

支线也疯狂!截江救阿斗 第十九章 被堵塞的大门

  readx();  船舷兵道虽然名为“道”,其实是相当宽敞的,方林等人进到这里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四下里的那些朴刀盾手,皮甲弓手都在忙碌若蚂蚁一般,来来回回的急促搬运着木料,麻袋等东西,有的家伙甚至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将兵器防具一抛就开始四散逃窜。对方林这群外来者似乎根本没有任何敌意。就算有几个落单上来喝问盘查的,被老胡一手一个揪住痛打得半死,就顺手抛给了旁边的馋涎欲滴的屠夫,便也无人过问了。

  林大美女与老胡正要动手,却被方林制止,眼下的局势十分诡异,可以说是一团浑水,为了杀人的那点积分贸然动手参合进去实属不智。他仔细的看了看坚硬的船板,发现上面有许多锐利东西刮擦的痕迹,还有大量的血迹。方林弯下腰去,细长的手指从缝隙里面拎出了一小块带血的毛皮,毛皮的背面自然是血肉模糊,但是正面却有着绒绒的黑色细毛,摸上去有一种温软厚实的感觉。

  “应该不是轮回者。”方林给出了这个结论。他转头望向对面的舱壁上,那里本来应该是舱室入口的地方,已经被死死的封堵了起来,此时那些运送来的麻袋木料,还在不停的向着入口处不要钱一般的填塞了上去。看样子不把那里给堵死是不肯罢休的了。

  而在那群忙碌无比的吴军旁边,还有一名挥舞着铁链的驭兽师在监工着。不过这驭兽师身体上满是伤痕,右边胳膊上还被白布牢牢的扎了起来,里面渗透出鲜明的殷红血迹,而脸上一道新鲜的伤痕从左额直抠到了右边嘴角,十分狰狞,可见但是情况之险。

  方林见了这情景以后,又比照了一下那张b级道具:东吴楼船结构图(残破),确认了这些人封堵的入口正是进入那最为宽敞的舱室的门户。微微点头道:

  “上!那名驭兽师不要杀,同时朴刀盾兵与皮甲弓手也留下一两名活口。”

  方林此时已经在之前经过的场景当中,将控制的那名皮甲弓手利用吞噬功能升级成了小头目,多出了一个两连射的功能。红裤力士则找不到同类来供他吞噬,还是是普通兵种,不过他的实力本就相当强劲,在猥琐付的光环支持下,威力也是颇大。

  因为强力魔魅术的召唤物会临时姓降低精神力上限的缘故,方林也不敢多魅惑敌人来帮手。要知道普通兵种互相吞噬成为小头目,是二合一,近80%的成功率,但是小头目互相吞噬成为精英就是三合一,并且只有近60%的几率,一旦失败就前功尽弃,并且还只能在和平状态下使用。多带召唤物,就意味着精神力上限的急速降低!

  方林可没有忘记这里乃是黄金支线任务的世界,难度乃是普通世界的数倍,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他只怕在这茫茫大江上遇到什么突发状况,手上又多出的人遁书,张陵箭这两件极其强悍的道具都是极其耗费精神力的,一旦准备不充分用得不好,那就完全发挥不出他们应有的作用。

  所以方林说什么也要留下六十点以上的精神力上限以防万一,若无绝对必要,是不肯再施展强力魔魅术召唤敌军的了,因此他此时才让老胡他们留下活口进行盘问,在方林的面前这些家伙想说谎只怕还不够格,若是胡言乱语,只怕被他三言两语就询问得露了馅儿。

  这干吴军士气相当低落,并且还将有限的精力放到了无限的封门大业上去。被老胡他们一冲一杀,顿时惊恐逃窜四散,这里的吴军惊魂未定早就有逃跑之心,奈何旁边有个监工,还寻找不到合适的借口罢了,如今老胡屠夫加上林大美女一动手,立即脚底抹油逃之夭夭。

  老胡屠夫加上林大美女使尽了浑身解数,总算达成了方林的要求,将那个受了重伤的驭兽者逮住了,只是其余的吴军也就抓住了空挡趁机溜掉,因此没有捞到什么好处。方林都还好,倒是猥琐付在旁边长吁短叹的,脸上的表情那就叫肉痛啊,显然为主人的损失而痛惜无比。

  那驭兽者被捉住以后却是十分硬气,直接闭着眼睛靠在旁边的板壁上半句话不说,一副随便你要咋样的模样,还不时抛条毒蛇出来暗算人,不过他发觉抛了两次全被旁边的巴比给咬来当零食了后,便连这个动作也省了。

  面对这家伙连方林都确实觉得颇有些棘手,老胡袖子两挽,职业习惯的四处张望,看样子是打算找本书来垫胸口上进行刑讯逼供了——玩这套他是行家里手,当真轻车熟路。

  方林囧然,急忙阻止,那名驭兽者本来就受了重伤,此时在被抓的时候又中了一拳一斧,看起来晃晃悠悠的就是风都吹得倒的模样,拷问得重了还怕他就直接咽气,周围已是一片空旷,一旦弄死了上哪里去找人问情报去?最困难的就是这驭兽者被归结入了小boss的范畴中,属于那种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强力魔魅术魅惑的人物。

  方林闭上眼睛想了一想后,脸上忽然露出了微笑,直接走过去蹲到这名驭兽者的身边,和颜悦色的道:

  “你怕不怕死啊?”

  驭兽者嗤之以鼻,根本都懒得理会他,将脑袋别到了一旁。猥琐付见主人受冷,十分气愤偷偷的对着他吐口水,驭兽者怒目抬头,猥琐付立即吓得逃到了屠夫的身后去。

  方林却接着笑眯眯的道:

  “那你怕不怕穷啊?”

  驭兽者还没说话,猥琐付已经恶毒道:

  “连裤子都买不起的人,肯定就是穷鬼一个了。”

  驭兽者的造型就是头戴牛角下身一条裤衩,被猥琐付这句阴险讥刺的话堵得几乎喷出血来,怒吼道:

  “你放屁!”

  猥琐付吐了个烟圈嗤之以鼻,也不理他。方林却从怀里掏了一块经过切割出来的银锭出来,在手上来回抛着,笑眯眯的道:

  “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驭兽者目光盯着银锭,口中依然十分坚定的道:

  “我是不会……呃?”

  原来方林又掏了一块金锭出来,悠然放在了他的面前。驭兽者立即改口无耻道:

  “……不会不交大人这个朋友的。”

  猥琐付叹气,用一种很富有哲学家的口吻感慨道:

  “果然是钱能通神,看来我一直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

  接下来那驭兽者便对先前发生的事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原来这扇被封死的门的背后,正是方林要寻找的那控兽者,这个家伙的实力相当强悍,擅长控制凶猛的猎豹,只是因为修炼这驱使猛兽的法术的时候,曾经出过岔子,姓情暴戾,喜怒无常。

  先前不知道为何,这控兽者又发了疯,纵放手下的强悍黑豹出来见人就咬。守卫此处的吴军死伤惨重,好不容易竭尽全力才将这控兽者纵放出来的猛兽逼回舱房里面去。接下来便用预备好的符咒将破烂的舱门封上,当然这干心有余悸的家伙又觉得这薄薄的符咒恐怕顶不了什么事情,又开始死命的搬运东西过来。直将那舱门塞得连里面着火的烟雾都冒不出来半丝,还不肯罢休。

  方林仔细的询问了下那控兽者发疯的时间,恰好就是他们获得了人遁书的时候,想来这就是梦魇空间的刻意安排了,获得了人遁书,应该就不能轻易的获得这里可能存在的鹤翼阵法。方林看着那被塞得满满的“舱门”——准确的说是曾经的舱门,苦笑摇头。对老胡抬了抬下巴,老胡望了望,直接冲了上去沉肩撞在了上面。他这一下使出了全力,连整座庞大的楼船都晃悠了一下,可是那堵门的东西却没有半点松动的意思……方林皱了皱眉头,他此时感觉是相当无奈的,就像是入了宝山只能空手而回一样。倒是那驭兽者忽然憨厚一笑道:

  “如果大人想开门,小人倒有个法子。”

  方林却不急着回话,托着下巴眯缝着眼睛道:

  “你收了我的钱,相当于是变相的背叛了吴军,肯定也希望这发疯的控兽师被放出来,将局面越混乱越好,才能给你争取到更多的逃走机会吧?你若是想借这件事情再发些财可以,不过漫天要价可不行。”

  驭兽者的笑容立即就变得有些僵硬了,方林打了个响指,猥琐付立即歼笑着跑了上来。

  “你和他谈吧,我歇歇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