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支线也疯狂!截江救阿斗 第二十二章 异兽

支线也疯狂!截江救阿斗 第二十二章 异兽

  readx();  这人遁书的威力虽然如此之大,方林同样也很不好过!

  姑且不谈那可怕的道具介绍当中说:人遁书将平均吸收加入者的精神力,体力值。这句话说得轻描淡写,可是只有在被亲身吸收的时候,才能够感觉到其中的苦楚难过!

  方林乃是主持这c级黄金道具的人,所以被吸取的程度最重,也是最为强烈!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里面仿佛正出现了一个悸动着的黑洞,正在非常顽固的持续吸收着自己的精神力!

  黑洞的吸力由轻到重,由缓慢到迅速。这短短的刹那,整个身体都完全不受自己神经的支配!全然麻木掉了!这麻木的冰寒感觉竟清明的不住往上延伸,以刻骨铭心的方式柔腻地侵占着每根所经过的神经,更在占领任何一处之前,将沦陷的信息明白地向原有的主人狂妄的昭示!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吸力益发狂烈,凶暴,携带着吞噬,毁灭一切的信念四处横冲直撞。显然尽头就是死亡!在这样的程度下,根本无暇顾及外界的场景,单单是来自身体内部的压力,就足以令人直接疯狂崩溃,每多撑上那么一秒,仿佛都是在地狱的洪炉当中燎烤了数十分钟!

  因此哪怕是方林的意志力,也仅仅坚持到了人遁书的第二阶段就忍不住强行终止了自身的能量输出,尽管此时人遁书还只是刚刚吸取完了他的精神力,体力值都吸取了不到三分之一而已,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可怕死亡压力,却是令人难以承受!

  方林伏在地上,双手撑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无神的双目呆滞地望向焦黑的船底板,半张的口边拖着一条长长的口液。此时他的全身上下都仿佛冻僵了一般生不出半点力量,他从未尝试过如此狼狈!

  偏偏这时候那名小boss控兽师却还没有死亡。他浑身上下焦黑,狼狈无比,正想举起手中的铁链挥击向毫无防备之力的方林,但是抬起手以后就发觉那精钢所铸就的铁链竟然凌空碎断成了十数截乌黑的残渣。“吧嗒”几声摔落到了地板上!

  这小boss控兽师愕然,焦黑的脸上眼睛凶光闪闪,恶念再生,紧接着又从屁股后面的焦糊的篓子里面去掏毒蛇出来想抛过去毒死方林。

  他这动作做了起码几百上千次,揭篓掏蛇抛蛇一气呵成,并且一出手就是五条,不过出手的以后才发觉自己精心培养的毒蛇竟然在半空中散发着白气——很像是刚出笼的包子馒头上散发的那种——然后很快的就皮归皮肉归肉骨头归骨头的在空中散了架。

  最先掉落的是蛇皮,其次是雪白粉嫩的蛇肉——巴比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仔细的拿舌头舔得干干净净,最后还吧嗒两下舌头似乎意犹未尽的模样——最后砸方林脑袋上的是蛇骨头,当然是直接碎裂掉了。

  可怜的小boss控兽师紧紧攥紧了自己的拳头——事实上这也是他的唯一武器了。非常愤怒的冲了上来,看样子是打算同方林进行近身战了。可惜他还没有冲近方林十米以内,就一头撞在了屠夫肥软的肚子上,屠夫伸出蒲扇一般的大掌推掀着这个既没有了装备又没有了技能的小boss,轻蔑的居高临下的望着他,那表情只能用藐视两个字来形容。

  诚然,这小boss名为控兽师,如果将其的野兽爪牙给彻底清除……这厮不过就是一个高级步兵而已!但是一旦拥有了足够的野兽为其羽翼,在那鹤翼阵法的连续技支持下,辅助以各种技能,那么这小boss的凶险便绝对不会亚于孙姬!

  方林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直接使用了人遁书!那是因为他已经仔细的推算过,就算自己一行只能将人遁书的那固定保底10秒给发挥出来,也足够杀死这小boss控兽师身边的所有野兽!

  这家伙无论再怎么强悍,也不过是一个小boss而已,他的体力和力量很高,那么精神力和敏捷就绝对有所缺失了……就算使用人遁书损耗的体力值与精神力超出了自己的预计,导致林吟袖,老胡加上方林自身彻底失去了战斗力,但是还有屠夫与巴比,红裤力士,小头目皮甲弓手这四名召唤物进行拖延拦截,无论如何也可以将其阻挡……甚至是杀死!

  这就是单纯的只有剧情人物的好处了,方林在推算考虑变数的时候,因为不用考虑到轮回者的存在,因此就可以在谋划布局的时候做得更加冒险一些,当然,也更加的游刃有余!

  可是这世界上总是充斥了不少变数存在的,面对屠夫咄咄逼人的挑衅,那名控兽师忽然转身逃入了先前他呆着的那处空间宽阔非常的舱室里面!屠夫略一迟疑,一钩摔出,它感觉自己分明钩到了东西,但收钩的时候,却发觉只是拉回来了一条血淋淋的手臂!

  这名控兽师为了争取时间,竟然狠心将自己被血腥锁链所钩扯住的手臂给活活的撕扯下来!

  不待方林吩咐,他手下控制的召唤物已经一齐追杀了进去!

  舱室里面却是堆放了相当多的竹木,几乎堆齐到了顶部,里面乃是血腥气与野兽的搔臭混合,十分难闻,有几条小路弯弯曲曲的在这些竹木中蜿蜒通行,只见那名控兽师断臂处的鲜血淋漓点滴,一直延伸到了里面去。

  这里的地形相当不适合屠夫与红裤力士这两名肥壮的家伙行走,巴比率先奔跑过了几道连续的拐角以后,便见到了那独臂控兽师站到了一个木头台子上,吐了些唾沫在右手手心上,在旁边的树干上用力一拉,想来是按动了什么机关的缘故,竟拉出来了一个从头剖开的竹筒。

  仔细看去才发觉,竹筒中又精巧的分隔成了五个细巧的格子,每个格子里盛放有些许不同颜色的粉末。那控兽师的眼中闪动着恶毒与狡佶的光芒,他小心地从格子里面,取出其中褐色,红色,白色的粉末后混合于一起。再以断臂处血液将其调均。那被血液黏糊成一团的混合粉末立即冒出了烟来!

  这些动作看似复杂,但是那控兽师不知道早做过了多少次,早就娴熟无比,给人以眼花缭乱的感觉,只是短短数秒就做完了,巴比一时间也来不及阻止,自觉自己似乎丢了主人的脸,恼怒一叫,将口一张就吐出了一股紫黑色的毒液向对面喷去。

  控兽师也不敢硬接巴比的毒液喷射,闪身试图躲避,但是他的力量体力虽高,敏捷此时却被削弱得厉害,却是被巴比一口毒液喷到了身体上,顿时冒出了“吱吱”的浓烟,痛苦吼叫了出来。

  但是控兽师面前的一个木桶却“轰隆”一声破碎了开来,水淋淋的钻出了一个大家伙。这东西不类于任何一种属于人类已知范畴内的生物。它有着一个三角型的尖长褐色脑袋,下方是一对蝼蛄般的有力结实爪子,光滑乌黑的甲壳,短粗有力的六条后腿,吐着红信的口中还不断滴出一点点蓝黑色的液体,落在坚硬的船板上,冒出一股股难闻的轻烟。可以由此推断出,这种生物很可能便是凭借这种分泌的液体的腐蚀姓,来攻击,狩猎和自卫。

  这个大家伙焦急的围着那个被血液浸透的粉末团转来转去,不停的用尖尖的鼻子拱着它,试图从中得到一些渴求着的东西。但是令它大失所望的是,随着它的拱动,那个似是极具诱惑力的小团渐渐分析崩散,粉落在地面上再无形迹。

  但是巴比却是这貌似无害的生物身上,嗅到了极其危险的气息。这头生物也是控兽师留来压箱底的最后杀手锏!

  那大家伙见到那个被血液浸透的粉末团彻底消失以后,立即张口怒嘶,只听得“嗡汪”一声巨响,通过久不流动的污浊空气震动着这神秘诡异的空旷舱室中,四面灰尘簌簌洒落。数分钟以后,远处兀自传来“嗡汪嗡汪”的回声。

  这样一只看起来似无害的温和动物。其吼之威竟然一至于斯!

  巴比龇出了白牙,粗尾扫击在地面上,这小小的恐龙故技重施,整个身体若离弦之箭一般的飞射了出去!直扑向控兽者召唤诱惑出来的这最后杀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