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支线也疯狂!截江救阿斗 第四十一章 追兵

支线也疯狂!截江救阿斗 第四十一章 追兵


  readx();  看着洋洋得意的猥琐付。就差没把刘禅这五字评语写成标语来裱糊在自己的脸上了,方林虽然很想伸出中指小小的鄙视他一下,再在他的屁股上小小的来上一脚给他马上浇浇冷水,但最后还是为大局着想强自忍耐,叹了一口气对孙姬道:

  “这话可是世子亲口说的,现在可是在你手里,我可没有胁迫他哦,我这位兄弟看似貌不出众,其实游戏风尘,乃是了不起的人物。就连世子先前吃的那粒糖果,也是从方壶仙山上求来的,不信你叫世子拿那仙山的包装出来给你看。”

  孙姬半信半疑,按理说方林这敌对者的话她决计是不会相信的,但是刘禅这时候已经将吃剩了的棒棒糖的包装纸和胶棍珍而重之的拿了出来。孙尚香出身吴郡贵女,见多识广,一眼就看了出来这东西似纸非叶,透明晶莹,捏在手里哗啦作响,从未见过。更为重要的是,如此宝物却拿来包装孩童的吃食,的确十分稀罕。因此脸上虽然冷漠若霜,但是心中也有几分松动。但还是冷然道:

  “纵然如此,你们也不应该拿世子的东西吧!”

  方林耸耸肩无辜的道:

  “是世子自愿布施的,何况仙家宝物,不劳而获本就是大忌,一引一啄,莫非前定,人心贪婪,我等也是为了维护世子的安危才勉为其难的收下的。”

  孙尚香的神色虽然还是不信,但好歹也寻不出方林言语里面的破绽。她忽然又疑惑道:

  “你先前说什么姑且我母亲的病是真是假……按照你的意思,我母亲没病?”

  方林看似镇定,其实正在寻找到机会将猥琐付敲诈阿斗的话题岔开,见孙尚香主动问起这事,心中大快,顿时哈哈哈仰天大笑三声。

  孙尚香怒道:

  “你笑什么?”

  方林淡淡道:

  “你看似孝顺,难道就把这句话挂在口边吗?吴国太她老人家当然没病,这只是吴侯手下的小人想要诓你回去的幌子而已——准确的说,是诓你带阿斗回去的幌子,否则吴国太早不病晚不病,偏偏要等到主公离开的时候再重病?这时候曹军也参合了进来,夫人还是多长个心眼,你毕竟已嫁给了主公,不再是吴郡的人了!”

  方林若是一来就说这句话,孙尚香是绝对不会听的,但是有着阿斗的事情进行调和,方林的话在她的心中可信度就颇高了。不由得她不多加思考。孙尚香沉吟了半晌道:

  “我当然希望她老人家平安无事,若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不行,我不能听你一面之词,你将船靠岸,我去问问部下,是真是假一问便知!”

  听说孙姬要靠岸寻找部下,方林也是一怔,孙姬汇合了那群铁甲兵以后,她若要翻脸,自己一行人立即死无葬身之地!他也唯恐这是孙姬见到目前局面不占优势,从而所施出的缓兵之计,所以立即就道:

  “要靠岸可以,不过我得先见了张将军以后再停下来。我可以保证,若是吴国太当真病重,夫人自然可以回归东吴去。至于世子的事情,咱们再从长计较。”

  方林提出这个条件,显然也是拿捏得极准的,目前刘禅就是他的命门,能将这烫手山芋早送出去一刻也是好的!最主要的是,一旦见到了张飞,便达成了转职任务iii的目标,按照老胡的转职流程来说,应该就已经接近了任务完成的状态!——

  就算转职任务iii后面还有后续,但是背靠大树好乘凉,有个燕人张翼德这三国世界里面的顶级武将在,至少不会再被刘禅这小屁孩拖累了吧。

  孙姬其实也是真的不想再打下去——无论是出于保护刘禅的目的,还是保护自己的目的——那张陵剑孙姬自然认识,乃是兄长孙权座舰楼船上,镇船神兽体内的法器。而这名异人方才还使用了镇船将军控兽师的鹤翼阵法,那么很可能那本张角的人遁书也落到了其手里。旁边还有心怀叵测的曹军虎视眈眈!

  最主要的是,孙尚香自己还毕竟是刘备的夫人。这几个异人的实力着实不低,若是杀了其中的人,求贤若渴的丈夫刘备肯定会暴跳若雷的……夫妻之间因为掺杂了蜀吴两方势力的政治婚姻关系,本来就紧张冷漠,若是再加上这么一出,铁定是雪上加霜!

  “好吧……”孙尚香缓缓的点头道:“人无信不立,你要记得你说的话,若是我母吴国太真的重病,你要负责说服张三叔送我回东吴。”

  方林当然明白三国中信义的重要姓,不过他现在却有极大的把握来判定吴国太什么事情都没有,一切都是吴军的算计而已,所以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两人达成了协议以后,局势便缓和了下来,船在江心中航行而去,此时天色已经渐亮了,灰色的天穹中阴云密布,天空仿佛压得极低,长江略微泛出灰色的水平静的流淌着,仿佛是一块安静而巨大的琉璃,船头若一把锋锐的刀一般,将安静的江面纵剖了开来。

  这时候刘阿斗已经缠着猥琐付,要他做答应自己的玩具了,只见猥琐付直接拿出一把小刀子,在旁边的破损的门户上撬了块木头下来,央求林大美女替他削出了一个微型的坛子形状出来,再在下面的顶端上嵌上一颗从梦魇空间里面带进来的小钢珠,便做成了一只陀螺。

  刘禅兴奋无比,在岸边伸出的丫杈上折了一截绿枝,然后喝令下面的一位浆手抽掉裤带,把裤带栓在了树枝上,开心无比的在猥琐付的指点下抽起了陀螺来。看他玩得兴高采烈的模样,若非孙尚香在旁边,只怕此时猥琐付再敲诈他些钱财也是易如反掌。

  这时候屠夫也在甲板上躺了下来,惬意的开始酣睡了起来,他嫌头上戴着的那顶镔铁鹿首盔太咯,于是顺手取了下来抛到一旁。孙尚香开始看了一眼还没什么反应,但是多看了几眼,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望着屠夫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沸腾的杀意!冷冷道:

  “他杀了吴芮?”

  方林心中一跳,立即退后半步,伸手握住了怀中的张陵剑微笑道:

  “那位东吴军的精锐队长?恩,他对夫人可是很忠心呢,连临死前也对夫人念念不忘,想必是交情深厚,我也是没有办法,为求自保才杀死了他。夫人若是不忘旧情,要报仇的话就来找我吧。”

  方林这厮话语里面说得颇为暧昧,管孙尚香一口一个夫人的叫着,偏偏又说吴芮对她念念不忘,无形中已在暗示两人可能私通。三国时候风气虽然开放,像蔡文姬虽然被弄到匈奴去还被强行生了两个儿子,也没人歧视她,但是嫁人了的妇人再和其他男人私通,也是不容于世的,孙尚香顿时气得脸色发白的道:

  “你胡说!我和吴芮只是相互之间演练过武艺而已!”

  方林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脸上露出可恶的微笑,摆出一副你不用解释我什么都明白的架势,气得孙尚香浑身上下都发抖。偏偏又不敢向他出手,因为方林已经有言在先,是为求自保才杀死了吴芮,若这时候攻击他,未免就坐实了了“不忘旧情”的猜测!

  这时候后面底舱当中忽然有舵手上到甲板上来紧张道:

  “大人!后面有一艘战船追赶了上来!”

  方林心中一寒,面上却不动神色的道:

  “后面靠上来的应该是曹军乐进的船只吧?现在这里距离与张将军的援军还有多远?”

  那舵手惊佩的望了方林一眼,恭敬道:

  “大人莫非和诸葛军师一样能未卜先知?说得半点都没错,距离张将军那里不远了,只有七里。”

  方林在心中冷笑:

  “眼下既然与孙尚香讲和,那么就算追赶上来是吴军,也断然打不起来的了,除非东吴要撕破脸抢人,如果是蜀军更是打不起来,那么梦魇空间要加大难度的话,自然只可能是曹军了。”

  他心中这样想,却不说破,只是故作神秘的微笑,当然若是有点胡须来撸撸效果就更好了。

  “靠岸吧。”方林从容的道:“这艘蒙冲舰本来就已经受了伤,先前与夫人起冲突以后,更是将底舱的橹位给毁了几处,眼下距离张将军的部队已经不远,只有区区七里地的路程而已,曹军乘船而来,就算有骑兵也定是不多,靠岸以后我们也不容易被追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