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支线也疯狂!截江救阿斗 第五十七章 混战

支线也疯狂!截江救阿斗 第五十七章 混战

  readx();  “呼”的一响,赵云拉满弓弦射出来的这一箭从森林中穿枝透叶的射了出来,正中那名正在安抚野兽的控兽师的右眼!竟是箭先到,声才至!

  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这一箭力贯入了这个控兽师的大脑,甚至将他整个人都带了起来在空中翻滚了一圈后,以一种怪异的方式摔倒在地,从后方的头发里面露出了半截寒光闪闪的箭头,当然是连声也没有吭上一声直接毙命!

  只是东吴大将甘宁也立即反应了过来,能够射出这一箭的人绝非等闲之辈!顿时大喝一声,抄起一面盾牌就挡在了身前预防敌人的后续射击,同时他的部下倾巢而出,仿佛一群被捅了窝的马蜂一般直追而至!

  风声在耳边激烈呼啸着,方林在来的时候就运用精神力探测的强劲能力安排好了退路,他们在急奔中一面跑一面喘息着。正若方林所预测推断的那样,在这密林当中,因为害怕野兽回到了熟悉的环境兽姓大发,不受控制一去不复返的缘故,那些被驯服的猛兽也不敢被控兽师彻底释放出来,只能拉着皮索奔跑着,因此吴军根本无法追上方林这一行人。只能凭借野兽灵敏的嗅觉紧紧的追踪着他们的脚步。

  可是当他们追踪出十余里的时候,本来有所分歧的野兽忽然不约而同的向着一个地方追踪了过去!吴军统帅甘宁的心中一阵心悸也似的激动,他此时最深刻的,就是昨天夜里赵云一枪抽在他的背上时候,流露出来的那股轻蔑的表情!

  那表情仿佛是一把令人刻骨铭心的刀,在甘宁的心中镌刻下了一个深深的伤口!

  女人在男人心中留下的刻骨铭心的伤口或许还有着伤感与无可奈何的惆怅,但是赵云给甘宁留下的伤口,却是完全的耻辱!那是被人完全看轻的鄙视!

  甘宁宁愿被人斩上一万刀,也不愿意承受这可恶的眼神一次!这种耻辱只能用血才能洗清,不是自己的,就是敌人的!

  数十头猛兽集中在一个山洞之前,张牙舞爪的对里面咆哮着,若不是被控兽师死死拉住,相信早已经扑了上去,东吴乃是此处的地头蛇,这密林里面也颇为熟悉,这些控兽师当然知道这山洞里面也并不深,就只有一个拐角而已,更是没有出口,将敌人堵在里面自然是瓮中抓鳖。没必要那么心急。

  若是换了其他人,只怕还有冲上去抢功的念头,但是这些控兽师乃是在昨天夜里见识了赵云的本事的,这争功的心思早已经淡了,要知道他们的能力就体现在麾下的控制的猛兽上,这些野兽驯服不易,死上一头都要重新培养数年,所耗费的精力与体力相当巨大,若是多死上几头,那么想哭的心都是有的。若是死光光了……所受的待遇自然也大幅度下滑,被直接打回蛮族原形。

  其余的吴军也是本着这样的心思围而不攻,直到甘宁来了,也对他们的做法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毕竟常山赵子龙的威名太盛,眼下又是在陆地之上,实在是小心谨慎最好不过。

  因此吴军便直接打算用烟将里面的人熏出来再说,他们收集了不少枯枝以后,便由强弓硬弩压住阵脚,接着由几名大胆的人将枯枝败叶堆放到洞口里面去。正要点火的时候,走在前方的那名吴军老兵忽然举起手来停止点火,仔细的查看了一会儿,脸上露出很古怪的表情道:

  “甘将军,里面似乎没人。”

  甘宁双目圆睁道:

  “怎么可能这样?”

  那老军尴尬道:

  “门口的枯草都是直立起来的,根本就没有人进去过的脚印,并且这洞口上,以前猎户过夜点燃的篝火上黑灰也是没有人动过,若是有人踩踏过,那么不可能不留下痕迹的。”

  甘宁脸色铁青道:

  “让开!我来看看!”

  旁边还有人劝阻道:

  “将军小心,不要中了敌人的诱敌之计。”

  这关心的马屁直接拍到了马脚上,要知道若是那老军没有把握,怎肯在全军面前撒谎说出来动摇军心?谎报军情乃是要杀头的,甘宁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心中倍加烦躁,就仿佛是一个很有希望的夺冠的运动员在万人瞩目的运动场上,全力奔跑一脚踏空摔了个跟斗也似的——受伤倒也是其次,希望破灭与丢人才是最主要的。因此甘宁怒目回头,一脚就踹了上去!其余人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半分钟以后,脸色铁青的甘宁就在空无一人的山洞当中寻找到了一块石头。

  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当然不会惹得那些气味灵敏的猛兽紧追不舍,但是那石头上面还包裹了几条蓝色的布条……甘宁当然相当眼熟,这就是从赵云的身上那件蓝色的衣袍上直接撕扯下来的!

  原来方林一行逃到这里以后,就开始在身上涂抹具有强烈气味的树木液汁——论起追踪与反追踪,没有人可以比接受过特种训练,经常使用警犬追捕犯罪份子的老胡更有发言权的。然后从赵云的曹军甲胄下面撕扯下了了几条布条,包在了石头上就甩进了山洞里面。

  ……

  吴军正陷入了失去目标的茫然中的时候,方林控制的那名红裤力士已经引着一股曹军冲到了这里——那红裤力士根本都不用改扮的,他本来就是吴军的人,不过弃吴投方了而已。这厮远远的丢一块石头就跑,又有着巴比替他掩护断后——曹军当然不会和一头野兽一般见识,因此紧追红裤力士不放,所以这红裤力士在死之前,已经充分的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将曹军和吴军引诱到了一起!

  曹军只当这一次相遇是巧合,但是吴军已经隐约嗅出了几分阴谋的味道,但是此时甘宁总不可能出来讲:stop!咱们暂时停火,这其中有猫腻……是赵云这该死的家伙主动将我们引诱到这里来的。他第一不可能这样讲,最关键的还是讲了曹军也肯定不会听,铁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多剁几个再说。而且眼前的曹军看起来人数并不多,甘宁要是在占据了优势兵力下,看到了曹军不战而退……就算孙权不起疑心,也非得被其他武将耻笑不可!

  因此这两支早有宿怨的军队就直接撞击到了一起,疯狂的拼杀了起来!

  曹军吸取了先前被全歼的教训,第一就是注意了对率军将领的保护工作,第二派出的人手也多了起来,并且增设了两名副将,因此东吴虽然兵力占据优势,但是一时间也无法将曹军完全吃掉,等到曹军的女将美美,副将赵明率领着部分虎卫军赶来以后,战团的局面已经形成了胶着之势。东吴虽然在陆战与盔甲上略逊色,但是前来追捕赵云的也绝非弱手——他们是来活捉或者是捕杀赵云的,不是来送人给赵云杀,更有控兽师控制猛兽进行辅助,因此两军的伤亡也是相当惨重!战斗足足持续了近半个时辰后,东吴的人终于有些不支,留下了几头猛兽断后,依靠对地形的熟悉,便四散撤退而去,等待与援军汇合。

  ……

  下雨了,本来仅仅只有些些水雾弥散于阴沉的山野丘陵中,之后其势渐盛。仰首望天,见无数根晶亮细长的雨丝由天上倾泻下来,落在脸颊上竟有些隐隐生痛。水点有些溅入了眼中,双目不由得眨了一眨。

  这个茂密树丛里阴森湿冷,里面甚至潜藏有一个小小的湖泊,植物宽大暗绿的肉质叶子在湖畔的水面上染出一块块班驳的块影。

  渐渐异常变暖的大气似乎有点潮湿和闷热。数十名高大的吴军分开几从银褐草一摇一晃的走了出来,他们的混身上下都带着伤势,看起来十分肮脏,身上包扎着的白布都向外浸透着血水,其中一人的手中提了一块陈旧厚实的染满暗褐色血迹盾牌,上面写有一个大大的曹子,显然是从曹军那里缴获来的。

  他们行到了小湖畔,暗绿而浑浊的湖水上有些腐臭的水生藻类,这几个疲惫的家伙明显的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以骨节粗大的手掬起了几捧水喝下。忽然间,高出水面的植物茎叶摇摇摆摆得似被大风吹动一般,而水里的翠绿小浮萍随着黄绿的涟漪上下荡漾,吴军发出惊恐而愤怒的惊叫——这叫声里孕育着明显的让人忐忑不安的恐惧。

  陡然间,暗红的鲜血四面狂乱的标射了出来,喷得从湖畔的树从的墨绿的叶片上到处都是!更缓缓的顺着茎干向下淌,浸润到了泥土之中。然后一种奇怪的声音响了起来,就好喉咙里有着几百条硬韧的蠕虫一起滚动发出的呕吐出的沙沙声。

  然后一个大家伙发出满足的哼声从树丛中钻了出来,嘴边还流淌着带着血丝的口水。正是屠夫!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