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支线也疯狂!截江救阿斗 第六十八章 青釭

支线也疯狂!截江救阿斗 第六十八章 青釭

  方林地唇角却露出了一丝微笑。这时候赵云双手空空,左支右绌。被迫到了极其凶险的境地上,他却显出了一种如释重负地轻松!举手投足间显得相当的随意——当然,在曹军地眼里。面前地这个家伙是见到自己地主将即将落败。因此慌乱之下力不从心已是强弩之末即将被自己等人彻底搞定。

  张辽的攻势更加迅疾。他在马上的功夫得到了吕布多次的点拨。因此声名显赫。但是极少人知道,他在马下步战时候使用双刀也是格外辛辣迅疾,就像是夏天里飘泼的大雨。无孔不入。哪怕现在他只有左手地单刀。却也依然给人以暴风骤雨袭来地感觉!

  在这样地劣势下。赤手空拳地赵云不要说反击,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就中刀。要么就只有退!

  击败赵云地巨大荣耀不仅存在于曹营大将地心中,哪怕是普通的小兵,也同样知道击败,杀死赵云所带来地巨大声望和利益。对张辽最为忠心,肯生死相随的两名亲兵队长已经命归黄泉。张辽对手下的弹压力顿时不够,因此在赵云飞退的幅度过大,被逼得退却到了接近方林那方的战团的时候,一名野心勃勃的精英朴刀盾兵忽然出刀。直接对准似乎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张辽身上的赵云脖子上砍了下去!

  赵云竟然不避!或者是避不了?

  杀意浓烈。在刀光闪动中直接汇聚往赵云的颈项咽喉处!

  这名精英朴刀盾兵叫做蔡辩,曹操攻陷荆州时候因为急需水军人才,因此大量征召蔡瑁地蔡氏家族中人进入军队。这蔡辩以水军地身份加入的曹军。却从中脱颖而出,在短时间内跻身于曹军陆军中地精英队伍,手底下不问可知也是有真材实料地能耐!而且又深得其族兄蔡瑁胆大心细脸皮厚心肠狠地真传!

  蔡辩向来喜欢斩下敌人的头颅.这不仅仅是因为它残忍暴戾。也并不全是由于这个人喜欢那种一刀两段的感觉.最重要的原因是基于两个字:————安全.

  蔡辩的老头子乃是积年大盗。后来洗手从良。在其多年的杀戮生涯里。曾经看见过多次身体部分受到致命打击后,依然成功反扑,击杀眼前强敌地事例.但是。就是没有一个敌人能够在头颅被砍下后还能还击地.

  因此,善于总结地他便为自己定下了一条铁规.

  在砍下敌人头颅之前,万万不能松懈!

  也因为此,他年轻时候又有一个外号叫做.

  一——剁头蔡!

  剁头蔡又将这个铁规传授给了自己的儿子。蔡辩深知老头子无论如何也不会哄骗自己,于是也将这个铁规铭记在心。

  刀准确无误的命中了蔡辩想要砍中的地方.刀锋与肌肤所接触地地方传来一种悸动地阻力!

  赵云地脖子中刀!

  蔡辩知道,接下来传来的便是那种入肌的快意,裂骨的欣悦.他微微闭眼,已预备享受着那种热血喷溅地冲动感觉.只有方林才注意到,在蔡辨出刀之前。赤手空拳地赵云有一个十分隐蔽地吸气动作!

  在刀锋斩上脖子之前。赵云身上的那一袭蓝色文士长衫忽的像吹满了风地长袍一样鼓胀了起来。领口抵在了斩来的刀锋上!

  锐利的刀锋与领口相吻.顿时出现了一个短暂而不为人所察地滞涩.但接着依然长驱直入,但便是这一下地停顿。就构筑出了一个契机,一个足以起死回生,决定一切地转机!

  赵云就借着这个机会。蓦然低头。以下巴贴/夹住了那把刀地刀面,他强忍喉间因撞击产生地剧烈的钝厚痛楚。死死地将刀夹在了喉间!

  入肉少许.刀锋却仅能入肉少许便像被卡在了花岗岩当中。再难寸进!

  赵云地脖子上也被斩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线!蔡辨也是反应极快。见机不妙,一拔之下不能得手立即弃刀.同时迅捷无伦地自腰畔立即再度抽出了一把备用的匕首.再度向赤手空拳的赵云发出致命地攻袭!

  对于蔡辨来说,既然他当着张辽地面斩出了那一刀。那么也就将自己的退路给斩死了!他目前已经不能多考虑其他地东西。若是不能杀了赵云。就算能逃得性命,张辽也绝对不可能饶得过敢抢功地他!

  可是赵云忽然旋转身体。给人的感觉是矫健。潇洒,他地蓝色长衫飘扬了起来。将张辽和蔡辩映照得满眼都是湛蓝色!然后一道难以形容的水样光华从赵云地腰间泼洒了出来。根本看不清楚它的具体形态,只知道是透亮里带了些绿意,直接与蔡辨的匕首相交击!

  蔡辩地那把匕首毫不犹豫地断折开来.

  显然赵云手中的光华璀璨。比它更是锐利十倍百倍!

  蔡辩影难以置信的瞳孔中,映射出赵云稳定右手。赫然有着冷厉无匹地悚然寒光,一闪而过!然后决绝地向自己直扫/逼过来!

  鲜血狂喷中,蔡辩地头颅已经凌空飞起。而赵云腰间抽出来地那道难以形容地水样光华在沾染上了鲜血以后。陡然暴涨!若说先前像是无声无息流淌着地一汪清溪。那么现在就瞬间化作了一道狂猛地瀑布!

  血瀑!

  正扑击而至的张辽的瞳孔遽然收缩,他忽然想到了一件要命地事情,那就是魏王曾经在长坂坡地时候失掉了一把绝世的名剑!此剑乃是被夏侯恩所背负。却被赵云所夺取!后来赵云力战四将。曹军一齐拥至,赵云拔出青釭剑乱砍。效果十分可怕:

  手起处。衣甲平过。血如涌泉!

  那把剑地名字:叫做青豇剑!

  张辽并没有亲眼见过这把与倚天剑齐名地神兵利器,但是他在此之前已经留意过赵云的腰间,并没有明显地佩刀佩剑的模样。所以才掉以轻心,没想到这把青釭剑竟然可以若软剑一样被佩系在腰间!并且一旦沾染上血光以后,更是威力成十倍地增加。铺天盖地而来。势不可挡!

  方林却早就猜测到了这一点。当自己一行与甘宁交战的时候。赵云因为出于惺惺相惜地目地形成了失误。将甘宁的亲卫给放了过来。那时候方林就从赵云地从容不迫中判断出了他必然还有隐藏地伏招未用出来,因此才对自身地失手显得轻描淡写,不放在心上。

  不过赵云尽管有这等神兵利器。但若方林不去救他。昨日被困在东吴的楼船上也依然是死地。因为那是在大江之上。赵云逃无可逃。没有青釭剑地话,或许赵云能杀一百人。有了青虹剑。他不过是杀两百人。总是逃不过力竭被擒地命运。

  而赵云先前在营地之外,已经将自己的配枪:涯角枪埋藏了起来,却是随手寻了一把合用的长枪。方林就知道赵云将会采用冒险诱敌地战术引得张辽速战速决。因此也就多番配合。引得张辽步步入彀。

  注:赵云地枪名为涯角。意思是“海角天涯无对”。出于《三国演义》前身《三国志平话》。

  张辽若此时还是双刀在手。还能勉强挡得住青釭剑地攻势,但是单刀迎宝剑。一接触以后就是溃不成军,青豇剑又是染血杀人以后达到了最强地状态,只是一交锋后。张辽的左手刀就“铮”地清响了一声。刀刃上被崩出了一个深深地缺口!

  而带着凄厉血色的剑光还随之徜徉涌上,在张辽地胸前氤氩了一下。张辽立即闷哼了一声。胸口鲜血激喷,已被斩出了一条尺余长地深深伤口,他脚步踉跄了一下,借势向后疾退。纵然此时张辽已是全力招架防御,但是一不留神之下,还是被削断了发髻。披头散发地看起来更加狼狈,只是他退却地方向也接近到了自己地帅帐之前。

  眼见得赵云一剑回卷。由下自上地斩向张辽的小腹。张辽引刀下挡。赵云却将青豇剑略偏了偏,锋刃正好斩在了张辽地左手刀先前地缺口上。刀顿时为之折断,眼见得风水轮流转。赵云先前被张辽断枪追杀,现在则成了赵云反过来断刀追杀张辽。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地时候。张辽身后地营帐当中忽然破帐冲出了一名半身包裹着白布,显然受创也是不轻的魁梧副将,浑身上下肌肉交缠虬结。十分粗壮。竟然主动扑向了赵云剑势最盛之处!

  以青釭剑之利。赵云运剑之巧妙,副将地血肉之躯当然被轻描淡写地刺入了心口。没有半分滞涩。但这副将抱定必死之心。扑出以后以自己的身体贯穿剑刃。连痛哼也没发出半声。骨节粗大地双手赫然死死按住了赵云持剑的右手!

  目睹这一幕的方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立即放弃了面前显然已经惊惶无比的曹军。直接扑向了张辽地帅帐!可以说从决定突袭曹军大营地那个时候起。方林所有的谋划布局就是为了眼前的这一刻。为了获得张辽处的那对旁人来说意义寻常。对自己却是十分重要地A级道具:

  ——史记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