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支线也疯狂!截江救阿斗 第七十七章 我爱一条柴

支线也疯狂!截江救阿斗 第七十七章 我爱一条柴

  readx();  工匠付眼巴巴的将方林盯着,就指望这主人能帮自己想个好的办法抱得美人归。方林纵然是智计无双,城府深沉,但也知道女人往往是最不可以用常理来衡量的一种动物,所以他仔细的想了想以后。还是打算去见上她一面,摸摸底再说。

  猥琐付先是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接着又觉得方林说的有道理:要是连面都不见怎么能说服?于是便还是将方林请进了门。皱巴巴的老脸都泛出了橘子红来。方林见状奇道:

  “你这家伙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角色,坑蒙拐骗样样都来。不可能还是个童子[***]?”

  猥琐付更是羞愧,原来他自小就在山上担任道教宗教协会的正式会员,这段时间就是想偷腥也没的把握的,就这么着就将人生中最好找女人的时光给耽误了。

  后来还俗(据猥琐付自己说是还俗,不过方林估计是偷摸了什么东西被赶出来的)下山,三十好几的人了又混了好久依然没有女人肯嫁——因为年纪太大汉代时候三十多岁的人当爷爷都常见,自然是没人肯嫁他这大龄青年兼穷光蛋,做当铺朝奉先生的时候。好容易有人介绍个寡妇给他,猥琐付的眼界却又太高看不上。于是还当真被方林给说准了。

  方林察言观色,已经知道自己的判断不幸而言中,嘿嘿一笑,便走进了猥琐付的内室。眼前顿时一亮,心中暗道果然是张辽都看的上的姬妾,确实艳丽。

  美美身上穿着一件白底红边的濡袄,腰间系了一条飘逸的黄色带子,因为要利落行动的缘故,下身穿的是一条白色缎裙裤,身材匀称,瓜子脸收束得相当的完美,双眼黑白分明,水汪汪的似乎会说话,看起来和范冰冰倒有七八分相似。

  她此时是被捆绑了起来,横卧在了床上,是那种名副其实的五花大绑。因此就将胸前的饱满,纤细的腰肢衬托得更加明显,叫人深刻的觉得,这女人就应该是这样卧在床上来等男人欣赏的,她与床的关系,就像是熟女之于丝袜,稀饭之于泡菜,小葱之于豆腐。两者尽管是不同的东西,但是配合在一起的话,就是相当的完美,能为双方都增添吸引与亮色。

  但是这种本来应该很香艳旖旎的气氛,却被一双眼睛破坏了——美美那双怒气冲冲瞪着他们的倔强眼睛。那眼神里面充满了愤怒,屈辱,不甘,抗拒。

  方林用手托着下巴,皱着眉头啧啧有声的道:

  “奇怪,奇怪。”

  猥琐付心都绷紧了起来,仿佛是被提到了半空的吊桶,他此时觉得自己的一生幸福都被压在了主人身上,急忙慌乱的道:

  “什么奇怪主人。”

  方林等了好一会儿才奇道:

  “就你这小身板怎么能将美美这匹胭脂马给绑成这样的?”

  猥琐付顿时焉了,翻着白眼叹气道:

  “主人你能不能帮我想正事好吗?她主动攻击我……于是就被卖身契上面的仙法给惩罚了。我想了想,还是很仁慈的选择了把她绑起来而不是处死。“

  方林恍然点头,走了上前去,将塞在美美口中的布给取了下来,这女子相当烈姓,塞口布一取,立即狠狠一咬,竟是在咬舌自尽!

  眼见的她口角鲜血汩汩淌出,猥琐付尖叫一声,赶忙抢上前去照看,方林却将他一把拉住,等了几分钟以后才淡淡道:

  “空间,修复治疗!哦对了,修复花费的积分由我旁边的这个家伙出。”

  这里可是梦魇空间!美美的咬舌重伤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猥琐付乃是关心则乱,才没有想到这一点,美美不信邪的再咬了一次,方林再次替她修复,这女子终于明白这种行为只是徒劳受痛而已,不再自残,眼里虽然惊骇,却似乎要喷出火来,死死的瞪着他不肯说话。

  方林咳嗽了一声道:

  “我虽然同你的姐妹有过过节,但是是你们先想杀我的,眼下大家既然都已经变成了这样,不如心平气和的谈……”

  “滚!”这就是美美的回答。

  接下来不管方林说什么,美美的回答都只有一个字,那就是这个“滚“字。

  方林叹了一口气,将旁边面如土色,看起来伤心欲绝的猥琐付拉到旁边,却是眉飞色舞的道:

  “恭喜了。”

  猥琐付正在拿一条抹桌布似的手帕在擦眼睛——很可能是哭先前给美美治疗所耗费的积分——脸色惨然喃喃自语道:

  “人财两空,人财两空啊!”

  听了方林的话忍不住愕然道:

  “恭喜什么?”

  方林笑道:

  “恭喜你马上就要做新郎了。”

  猥琐付张大了口,那眉飞色舞的模样简直无法形容,但接着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继续捏着那条抹桌布似的手帕惨然道:

  “我知道,主人你又在忽悠我,她都那态度了我还做什么新郎?”

  方林笑了笑拍了拍猥琐付的肩膀道:

  “你知道我最怕的是什么吗?我最怕就是口蜜腹剑,表面上什么都答应你,背转身来就给你一刀的人!你可是我所最倚重的手下!倘若美美阳奉阴违的将咱们麻痹了,趁我照顾不过来的关键时候把你杀了然后逃走,那才是我最担心发生的事情!”

  猥琐付听到方林说“你可是我所最倚重的手下”这句话,顿时感动无比,哽咽道:

  “主人的恩情……我是知道的。可是这和恭喜我做新郎有什么关系?”

  不过他此时显然已经意动,看出来方林并非信口开河了。方林打了个响指,得意邪笑道:

  “既然她采用这种死硬不合作态度,所以嘛,就应该是用的着那东西的时候了。”

  “那……那东西是什么?”小付紧张道。

  “当然是我爱一条柴拉。”方林以同样的猥琐表情扒着小付肩膀低声道:“只要一点点,烈女变荡妇。先生米煮成熟饭再说,就算煮不熟,煮成夹生饭也行!关键是一定要煮。”

  工匠付的脸色由茫然到愕然,再由愕然到恍然,最后由恍然到惨然,急忙摇头道:

  “不!我不能用这样卑鄙的手段!得到了人得不到心有什么意思?”

  方林愕然,万万没有想到猥琐付竟然有如此高尚的情艹。他试探了几句,却见工匠付果然不是作伪,正所谓盗亦有道,这贪婪的家伙竟然有这种原则,倒还真的小瞧了他。不过方林乃是何许人也,尤其是他又那样的了解工匠付,眼珠一转马上反问道:

  “好,既然你有你的原则,那么我也不多劝了,我只问你几个问题,问完就走。”

  工匠付难得大义凛然的正色道:

  “主人,你想问就问吧,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纵然美美将军不肯从我,我宁愿将她送回去,也不会做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

  方林笑了笑道:

  “我问你,美美与你之间无论如何发展,以后只有两种可能对吧?一是她回心转意成为你的女人,一是她不肯,然后你诚仁之美,她嫁给别的男人。”

  听到后一句话,小付伤心落泪,但还是点了点头。

  方林接着正色道:

  “我们先来假设第一种情况,如果以后她成为了你的女人。那么……你现在给她下药上床,其实是和自己的未来的老婆睡觉,这个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对吧?”

  猥琐付张着嘴,眼珠转了转,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方林打了个响指,胸有成竹的道:

  “那么我们来假设第二种情况,如何以后她嫁给了别的男人,那么……你现在给她下药上床,其实就是和别人的老婆睡觉,吃亏的是她以后嫁的那个男人,和美美自己有什么关系捏?”

  猥琐付呆住,眼睛睁的大大的,嘴也张的大大的。这厮从来都是有便宜没占到都会懊恼的好几晚上睡不着觉,被方林这么一说,心中立即就有一种霍然开朗的感觉,他左想右想,都觉得主人就是主人,讲的道理如此深刻。先前的偏执都丢到一旁去了。

  方林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我言尽于此,你好好想想。我先走了,赶时间。”

  说着就站了起身来,谁知道才走出两步就听到猥琐付急吼吼的赶了上来,气喘吁吁的道:

  “主……人,主人!”

  这两步路跑出来,肯定不可能因为劳累而喘气,可见小付心中之激动:

  “我爱一条柴在哪里有卖?”

  方林哈哈一笑道:

  “那是电影里面演的,根本就没有拉。”

  猥琐付双眼翻白向后便倒,谁知道方林接下来又无耻的补了一句: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肯定是用效果更好更强的了,你去空间超市里面去看,有西班牙苍蝇的就去买下来,具体事项自己看说明书去。对了,这个你可不要再去买过期的了。”

  从天堂滑落到地狱的猥琐付立即觉得自己又从地狱里面爬了上来。屁颠屁颠的兴奋去干活了。方林嘿嘿一笑,得意非常的起步就走,打算返回现实世界里面了。

  但是他一出门,就撞见了一个人。

  雷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