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圆桌武士!真假愚者之战 第二十章 马尔塞的旧怨

圆桌武士!真假愚者之战 第二十章 马尔塞的旧怨


  readx();  空气中忽的响起了“格勒“一声碎裂的声音!那未鉴定物品本来是一个不规则的长方体,上面绝大部分的地方都包裹着一种灰白色的物质,露出的金属底座上有细密的花纹,上面有荡人心魄的红色光芒隐没闪现。

  当那灰白色的物质吸附了鲜血以后,上面就开始出现裂痕,有粉灰簌簌落下,只是在空中就化作了烟尘。那未鉴定的物品渐渐的露出了雏形,下面仿佛是一个宽大的烛台一般的底座,呈现出金黄的色泽,上面的花纹交叉错织,看起来十分精美,仿佛一件精巧绝伦的艺术品。

  底座的上方托着的则是一个通红的水晶圆球,人的视线落在上面有一种“被吸收”的感觉,就像是看入了深深的海洋当中,虽然那个通红的水晶圆球只有不到二十厘米的直径,但是视线根本都无法透过洞穿,给人的感觉是恍惚而迷离,加上那宛若王冠一般威严的金属底座,不仅显得神秘而肃穆,其中更蕴藏着爆炸姓的诡异力量!

  可惜费兰克的血液似乎量不大足够,仅仅腐蚀去了一半多的那灰白色封印物质。那个未鉴定物品依然有小部分被包裹在了其中,还是无法的露出其本来的面目。方林将这块已经露出了神秘面纱的东西托在了手中,若有所思。

  爱默生在旁边眼珠子都快要瞪大了,赶紧噔噔噔的跑入自己的专用传送门里面搬出来了一个仪器,小心翼翼的对准这东西扫描。方林只觉得手上一热,那边就传来了“啪”的一声爆炸轻响。方林回头一看,却见猥琐付在旁边笑得打跌,爱默生满面焦黑,头发似鸡窝一般似的蓬乱着,白大褂破烂非常的挂在身上,鼻孔里面还塞着一颗带着半截弹簧的螺丝……探测器分明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爱默生眼神发直的喃喃道:

  “怎么会这样……这种能量的聚合方式明明是很不稳定的,怎么还可以稳定到能够被人捧在手里?难道是表面的那一层怪东西的缘故么?”

  方林微笑着将那道具送到了爱默生的面前,以狐狸面对小鸡的笑容道:

  “想要研究吗?”

  爱默生的脸上露出狂热,欢喜,但是又胆怯的表情,还是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这科学狂人实在是无法抵挡这种神秘而未知的诱惑,魔法世界里面的道具能量运作方式,在他的面前展现出来了另外一条全新的大道。

  打个比方来说,就像是一个已经攀登到了珠穆朗玛峰顶端的人,已经高处不胜寒发觉无路可走寂寞已久,忽然看到了旁边的人可以凌空飞渡而去,那种柳暗花明的狂喜感觉实在是难以形容,说什么也要探寻一番!

  方林微微一笑道:

  “不要说研究,就是将这东西送给你也没问题。”

  猥琐付嘴巴张得大大的,那表情仿佛身体上面的肉都被活生生的割掉了一般,跳起来急声叫道:

  “主人!这东西怎么能送人,很贵的呀!”

  爱默生马上怒目而视瞪向猥琐付,看样子很想找几箱手榴弹塞进小付的嘴巴里面去一半,点头哈腰的将方林拉到了旁边的角落里面陪笑道:

  “这个……真的能送我吗?大恩不言谢,恩……松手啊,为什么不松手!不是说要送给我吗?”

  方林叹了口气道:

  “我骗你的,不过你若能做到一件事,咱们这交易就有谈下去的必要。”

  爱默生咽下一口唾沫,脸色变得难看至极,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看似很好说话,却根本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能够做猥琐付的主人又岂是等闲之辈?和猥琐付谈价钱只怕还能好歹争取到一点优势,同方林这种说一不二的人来谈,却是半点余地都留不下来的。只能乖乖的按照他的规划来走。但是爱默生看看那件十分神奇的道具,实在割舍不下,以一种欲哭无泪的表情闭上眼睛痛苦的道:

  “好吧你说吧。”

  方林一笑,望了望在旁边茫然站立的马尔塞道:

  “我的条件是……”

  ……

  一干人打扫干净战场以后,痛得直冒冷汗,脸青唇白的怀特踉跄着走了过来,在方才的战斗当中,有五个面具奴仆,两名巨剑重剑士,一名矮胖宫廷卫士见势不妙,立即投降,方林也没有杀他们,将之关押在了旁边,自然有猥琐付狐假虎威的冲上去调教着。

  这些士气低落到了极点心惊胆颤的人手方林是没什么兴趣的,自然就交给了怀特担任他的属下。怀特本来痛得满腔怒气要来质问对他保护不力,这纨绔子弟素来都是被人鄙视的角色,忽然获得了这么多俯首帖耳,百依百顺的手下,顿时欢喜无限。

  这里本来距离城堡就只有二十余里的距离,虽然麦之平原的要隘已经被三强者的势力给封堵而住,但那只是可以供大队人马出入,运送大量物资的大道。而方林他们所行的,却是险峻的小路,因此经过了艰苦的跋涉以后,很快就来到了激流堡的入口处。

  激流堡的门口已是如临大敌,用坚固的橡木建筑了大量的工事,削尖的橡木交叉着密密麻麻的形成了宽大的栅栏。方林看着构筑的工事心中眉头不禁皱了皱,激流堡当中的情报显然十分详细。从这建筑的工事上来看,赫然是为了防备强悍的骑兵冲击!这就意味着愚者方面的势力有着十分强悍的骑兵部队,因此才能让激流堡中做出这样的防备姿势!

  走到激流堡之前的时候,方林一行人继续十分低调的穿上面具奴仆的衣服混入了他们当中。让身穿血纹恐怖盔甲的马尔塞走在了前方似乎是小队长的模样,而“手握大权”的怀特则是扬眉吐气,趾高气扬的以队长的身份前去交涉。他的手里自然是提着梅林苍白干瘪的头颅。

  值得一提的是,城堡的主人艾伦偏偏又不在激流堡当中,十天前使者传来了消息,他的哥哥邪恶大公加里波第打造了一件充满魔力银色铠甲要赏赐给他,所以艾伦动身出发离开了自己的领地。

  留守这里的副手与i世界的惩戒骑士斯科恩颇为相似,他只是暂时代替艾伦行使堡主的权利,在接到了麦之平原叛乱暴动,并且连主宰者巴尔福德也因为贸然深入而被杀的消息以后,激流堡当中的人如临大敌。有人主张主动出击平叛,却都被这个副手给压了下来。

  这个副手十分精明,他知道艾伦乃是大公的弟弟,绝对扳倒不了的,因此不求有功只求无过,采取坚守不出全力防御的方式,一句话就将要求出战的人都堵了回去:

  万一是诱敌之计怎么办?连巴尔福德骑士都死在了敌人的诡计之下,要是丢了激流堡你来负责?

  因此激流堡外部要道前的防御非常严密,依托工事防守的部队也是十分精锐。在怀特前去交涉的过程中,方林发现了一种新兵种,乃是精选出来的魁梧大汉,浑身穿着蓝白色的精密铠甲,戴着护脸头罩,左手持着银白色的塔盾,右手却拿着单手斧头,行动速度却比马尔塞这种巨锤士快了何止一倍,敏捷非常,只是外形颇有些滑稽,看起来头部的外观颇有些像是一只鸭子。

  在盘问的过程当中,这些激流堡当中的人倒是认识怀特的,因此倒不担心他会叛变,倒是觉得对他杀死了梅林难以置信,总觉得这家伙应该是拣了个大便宜的缘故——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

  不过怀特早就在方林的唆使下有所对策,他一指沉默的跟随在自己身后的马尔塞,洋洋得意的道:

  “梅林就是被我在麦之平原上所救的这个部下所杀!若不是我的英明指挥以身为饵,他又怎么有空杀得了我?”

  冷漠矮壮的马尔塞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认可怀特说的话。此时马尔塞身上的盔甲吸饱了人血以后,呈现出了恐怖的血纹形状,令人觉得触目惊心。众人先前还不觉得,现在注目之下,倒是越看越觉得奇特,毕竟在邪恶大公麾下,还没有这种身穿血纹盔甲的重盾巨锤士,不禁对怀特的话信了几分。

  这时候激流堡当中忽有清脆的蹄声传出!可以见到了一个魁梧的身影骑在了一匹火炭也似的骏马上飞驰而来,马尔塞见到了那匹马儿以后,本来死气沉沉的眼里忽然多了一丝活气/怒气!而那个魁梧的身影穿戴的厚重铠甲浑身火红,上面还镌刻着许多杂乱的花纹,却是一副带着魔法阵的盔甲,这魁梧的身影奔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道:

  “你也能杀得了梅林?

  口气中的轻蔑之意呼之欲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