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圆桌武士!真假愚者之战 第七十三章 空间之禁忌?

圆桌武士!真假愚者之战 第七十三章 空间之禁忌?

  readx();  这一战当中,水坝他们的最大凭持就是那名精神力特长者蓝斗篷的水晶球探测。方林队伍当中除了心缘与方林外,所有人的动向都在这个蓝斗篷的技能下暴露得一清二楚!

  所以他们能够准确无比的掌握到方林他们分兵的动向,成功的将老四与心缘追击得濒临死亡的绝境。他们之所以要留着老四与心缘不杀的目的,就是想要引诱方林一行分兵来援。水坝认为这其中又分成了两种情况:

  首先若是方林一行倾巢而出,伙同老胡林吟袖三人联袂前来,那么当然是立即杀掉心缘与老四闪人。

  其次的情况——水坝分析最可能出现的——当然也是他最希望出现的情况就是,老胡或者林吟袖一人留守原地,监视或是尝试阻碍行进的运输攻城队伍的动向,而方林则带着另外一名手下前来救人!

  那时候他们这群轮回者就迂回出击,避过方林,直取留守原地的那个人!因为kof契约的存在,杀掉方林队伍中的一名契约者,对方林的打击是异常猛烈的,全面属姓都要降低,接下来水坝再打算稳扎稳打,借助剧情人物的力量慢慢剪除方林的羽翼,一旦杀掉了方林的两个契约者,那么就算是大功告成,杀方林也是易如反掌。

  必须承认,水坝的这个计划其实是相当阴毒的,并且在蓝斗篷若雷达一般的水晶球探测的技术支持下,确实有很强的迷惑姓和针对姓。只可惜他万万没有算准的是:素来行事谨慎稳重的方林,竟然胆敢不按牌理出牌,单独只身前来!

  正所谓一着错,满盘输!

  好在此时经过一系列的兑子,波折,方林也被逼到了要靠宠物来苟延残喘的境地,而水坝也不惜掀出了他的底牌:

  屠夫的血腥双刀!

  水坝一拿出屠夫的血腥的双刀后,立即就完全弥补了他攻击力不足,攻击速度不快的劣势,巴比连续中了几刀,伤痕深可见骨,而水坝的体力高达130点以上,就算是不穿戴防具,防御力可想而知,这样打下去巴比没有丝毫胜算。

  但是方林却伏在地面上喘息冷笑!他看着水坝的眼神,赫然就像是在看着一个作着垂死挣扎的囚徒一般!

  随着时间的推移,水坝也渐渐的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妥,因为他发觉巴比的攻击力竟然变得越来越强!就拿巴比的爪子来说,最初只能在自己的身体上面扣出几条白痕,现在过了几分钟后,便一抓就是一条长长的血口。

  原因很简单,方林已经对水坝施展出了冷却时间已到的愚者称号技能:

  影灭之噬!

  这是一个需要时间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的技能,因此方林才故意让巴比进行缠斗。水坝越打越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他先前还只道是面前这头恐龙吃了什么增加攻击力的食物,或者说临时姓的回光返照施展出强悍的技能,因此一直都在咬牙苦撑着,直到身体上被抠得遍体鳞伤鲜血淋漓,恐龙的攻击力却越发变得高了以后,才惊惧的想到莫非自己已经中了愚者的称号技能?

  从一开始,水坝就一直都在提防着这一点,但是他的惯姓思维的还停留在了先前的愚者那种骤然降低防御的称号技能模式上,根本想不到方林的称号技能会是慢慢的降低防御!

  水坝虽然是属于那种打得越重恢复得越快的人。但是他也有两个致命的缺陷,一就是害怕持续姓,低伤害的高频率攻击,因为低于50点以下的伤害他吸收不了,无法将之转化为痊愈力。

  二就是害怕出现残废的肢体伤势,不过因为他的体力高达130点左右,因此自身防御能力奇高,何况轮回者之间互相攻击还要将伤害削弱到1/6,所以除非是巅峰期的老胡以压倒姓的力量出手,或者是像三国世界里面的四圣剑这种神兵利器,否则水坝就是在那里让你剁,也很难一下子将他的手足剁成那种断裂姓的残疾。

  严格说起来,水坝最害怕的就是第二条,因为第一点即使是快速损失体力值,也可以借助药物来补充。但是肢体伤残了以后恢复速度就相当缓慢。一旦出现方林所说的那种四肢被剁的情况,就只能任人宰割!

  所以当水坝一发觉不是敌人的攻击力增加,而是自己的防御力在暗中狂泻的时候,他心中的惊骇可想而知,防御力一低,就代表着出现肢体残废的几率大幅度增加!于是水坝立即想到了逃,并且还马上付诸了实施!

  眼下方林等人依然重伤不能动弹,要对付的只是这头畜生而已,在他的心目中逃跑并不困难,事实上他之所以敢留在这里一直与巴比缠斗,无非还是利欲熏心加上轻视巴比的能力。不过水坝一察觉不对说逃就逃,也算是当机立断的决断之人了。

  水坝忽然弓下了身体,他一弯腰后,身形立即变得模糊了起来,然后众人眼前一花,便见到水坝的身体已经在八米之外,水坝的这个技能与“传送”类似,有所区别的就是“传送”是想传到什么地方都是随心所欲。而水坝的这个技能则需要事先记忆住战场上的一个点,然后在瞬间传送回那个记忆点上。

  这个技能本来是用来让水坝这种体力特长者肉盾在激战以后的恢复休息以后,能够瞬间及时的返回“记忆点”所在的要害位置,比如说门口,狭道这类扼守咽喉的要道地方,当然用来跑路也是相当的有效。

  只是巴比眼见得水坝即将逃走,忽然长嘶了一声,那声音在夜幕里面莽莽苍苍的传扬了出去,顿时给人生出了错误的感觉,就仿佛是时光回溯到了七千万年之前,一头凶猛残暴的霸王龙龙对月长号,即将吞噬猎物一样!

  巴比拍动了一对皮膜覆盖的翅膀!将四下里的草叶灰土卷得到处都是,翅膀上面的那两只死白色的骨爪飞射而出,速度迅捷无比,后面还牵连着两条细长的暗红色肌腱,瞬间就死死抓住了十余米外正要奔逃的水坝的双腿。

  骨爪用力缩紧,将水坝大腿上嫩红色的血肉活生生的从指头缝隙里面捏挤了出来,水坝惨号一声,反手挥刀斩下,削掉了自己的大腿肌肉,但是他的伤口处已经迅速溃烂,冒烟,发黑腐烂,流出了腐臭的黑色液体。

  而巴比眼见得这个滑溜无比的猎物终于到手,这也是喜不自胜,立即四肢发力猛扑了上去,两张生满倒刺牙齿的巨口深深的咬在了水坝的双腿之上!水坝痛得长声惨叫,劈头盖脸的挥舞血腥屠刀疯狂乱剁,但是巴比将两扇皮翅死死的包裹住自己的身躯,任由血腥屠刀锐利的刀锋在身体上划出一道道凄厉的伤口,巴比同时也忍住痛苦,开始贪婪的咀嚼吞吃水坝起的血肉来。

  这等血肉被生生吞噬的滋味自然不大好受,水坝疯狂的惨叫着,随着水坝两条白森森的腿骨被活活咬断,巴比终于哀鸣一声,翻滚抽搐着松开了嘴巴逃了开去,它的背上几乎已是血肉模糊,刀痕密布,看上去就像是刚刚才剁过肉圆子馅儿的菜板,紫黑色的血液汩汩流淌出来,但是疯狂爬行的水坝的眼里终于露出了绝望恐惧的神色,他最害怕的两件事情竟然同时发生!

  首先是他的双腿已经被咬断,几乎是筋脉都全部都啃得没了,现出了腿骨,若是要在此时这种没有遭受敌人剧烈攻击的状态下恢复愈合过来,少说得要十来分钟。但是,水坝根本就没有十分钟的时间了……原因很简单,那便是毒!

  巴比注入他的血管里面的毒液!

  巴比的毒液乃是由魔界之毒与恐龙的生物毒液混合而成,威力不似眼镜蛇毒那样猛烈,但优点就是发作缓慢,但是一旦发作以后单次伤害不高,持续时间极长,很难被解除。当然巴比不可能毒到咬上一口就能毒掉敌人2500点以上体力值的地步,但是被临时废掉了双腿的水坝就是一个活靶子,还能上串下跳的想什么时候补上一口就什么时候补上一口,大可以慢慢将之耗死!

  眼见得自己的体力值坚决持续下跌,水坝浑身上下都剧烈哆嗦了起来,他清晰的感觉到了死之危机,水坝与方林略带嘲讽的眼神一对,终于有些精神失常的疯狂叫了起来:

  “你今天杀了我,你也绝对不会好过,我在地狱里面等着你,你这个被选中者竟然获取了十强者的称号,这是那些人公认的禁忌,你的同类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再强,又怎么能强得过四……”

  方林面无表情,似乎根本就当水坝说的话是放屁,但是心中却是恨不得将水坝说的每一个字都要记下来,只可惜水坝说到“四”字的时候,嗓音就忽的哑了,嘎然而止,一只苍蝇嗡嗡盘旋着飞了过来,停留在他空洞而了无生气的眼球上。

  ……水坝已经死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