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圆桌武士!真假愚者之战 第九十七章 魔法印章

圆桌武士!真假愚者之战 第九十七章 魔法印章


  readx();  不管一个人再怎么深藏不露,但往往却能从其他的方面显示出许多东西,比如他的起居,作息,饮食等等。所以大人物通常都将自己的**小心翼翼的保藏得极好,为的就是不让旁人将自己摸个透彻。

  直接,简约,多疑,喜怒无常,这就是方林看了艾伦公爵临时居住的卧室后得出的结论。

  客厅与卧室是连通的,其中陈设虽然华贵,但是简单,器具摆放得很是杂乱无章,看得出来艾伦公爵平时根本就不允许别人动他的东西。而卧室上面的扎实大床很是新色,但是在艾伦公爵右手旁边,大床的床栏已经有些开裂,说明他经常发怒用力拍击床板。

  听了方林的要求,懒洋洋卧在红木床上的艾伦忽然坐了起来,正在他身上亲吻按摩着的三个女人措手不及,一时间都被那股大力硬生生的甩飞了出去。在墙上撞得头破血流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于出声。艾伦**的上半身筋肉虬结,黑色的胸毛盘绕若茅草,但是两只眼睛却似要刺入方林的内心深处当中去!

  “你想要什么东西?”

  艾伦一字一句的道,任谁也感应得到室内空气忽然凝固了起来的那种感觉。若铁,若沼泽,若阴云,若迷雾,就连呼吸也觉得窒息了起来。方林却是在旁边抽了一根橡木椅子坐了下来,平静的微笑道:

  “我当然不会索要大人要我找的东西。”

  艾伦公爵却是阴沉着脸再说了一次:

  “你,想要什么东西?”

  这一次艾伦公爵的语气更加严重,方林却丝毫没有惧色道:

  “我已经回答过了,大人。若没有事情还要吩咐的话,请允许我告退。”

  说着就站了起来,礼貌的鞠了一躬然后行走了出去。方林却也是拿掐住了艾伦公爵的弱点,他的话说得十分谦虚,但是骨子里一股高傲之意呼之欲出。他上面那句话要是仔细咀嚼的话,翻译出来就是:

  “老子已经说了一次了,不想再讲第二次。不干拉倒老子闪人了你自己另请高明。”

  此时的激流堡当中鱼龙混杂,谁也讲不清楚是什么个状况。尤其是斯科特这名义上的领袖一死,亚瑟很可能也在打其中的主意。而艾伦公爵经历过一次背叛之后,疑心病定然相当之重,只恨不得身边卫护自己的人手越多越好,派系越驳杂越佳(派系越杂才越不会联合起来反对他)。

  因此纵然援军即将来临,艾伦公爵却也很难寻找得到方林他们这么合适的人手来完成自己的任务。此时严格的说起来,其实三英雄一方的势力还是占据了优势,艾伦公爵若是选择固守自然是十成把握,主动出击收复激流堡的话,却是有些觉得势单力薄害怕中伏的感觉——毕竟他已经被愚者埋伏过一次,吃过了身边人手不足的亏,所以只能派人前去。

  而对于艾伦公爵来说,他要方林他们寻找的那件东西,落在任何一个邪恶大公加里波第势力中的人的手里,都很难保证他们经得起那种巨大的诱惑和考验。只有方林他们这些神秘的“外来者”,拿到那东西才会将风险降到最低,因为即使方林他们生出了贪婪的念头将之据为己有,那东西也是完全没有效用!

  方林在之前已经仔细的分析过,在激流堡当中身居高位的人当中,无一例外都是某个兵种的领袖级人物,比方说本来镇守迪兰要塞的约翰就是兵种双手巨剑重剑士的领袖,马尔塞乃是重盾巨锤士的领袖,赖利是所有魔法师的领袖,就连叛军的首领惩戒骑士斯科特,同样也是单斧塔盾扁盔骑士的领袖。

  那么由此可以推论,艾伦公爵也必然是某个兵种的领袖人物。方林进一步的推论结果是,艾伦公爵要么就是面具奴仆的领袖,要么就是那种远攻/防御/攻击力/移动速度都相当完美的野蛮矮男(barbarian)的领袖。而且方林更加趋向于第一个面具奴仆领袖的猜测,原因很简单,面具奴仆虽然实力最为弱小,但是数量也是最为庞大的,可以说他们就是构建成了整个邪恶大公公国的基石,没有数量庞大的面具奴仆的协助,邪恶大公加里波第根本也无法有效的统治自己的公国!

  那么艾伦公爵要方林他们前去激流堡当中取得的重要东西就很明显了。多半是认证他领袖身份的某种信物,就像是马尔塞被认可为重盾巨锤士领袖之前,就抢夺走了先前那名火红重盾巨锤士欧迪的武器,显然这个领袖身份信物是相当重要的。所以已经变得多疑的艾伦公爵无论派遣身边的谁去也不放心,只有方林他们这些没有完全加入己方势力的人才没有威胁。

  方林平静的推门出去,按照原路向前走了近百米以后,便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一名面具奴仆追赶上来惶恐道:

  “公爵大人请几位回去。”

  方林一笑,施施然的跟随着这个面具奴仆走了回去,这时候艾伦公爵已经将马尔塞与红衣忍者屏退了出去,自己穿了一件睡衣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旁边的正椅上,看起来就像是一头狮子伏在高处的巨石上懒洋洋的打着哈欠。方林这时候才发觉,这威力惊人的激流堡统治者年纪其实也不轻了,头顶已经有些谢顶,发际线很高,额头就光光的似一粒油光水滑的巨蛋。

  他的脸上虽是皱纹交叠,给人的感觉却是容光焕发,矫健若少年,见到这个身材魁梧庞大的威严中年男人,不免就给人以失败在迎面冲来的错觉。

  艾伦公爵将桌子上面的羊皮纸向前一推,坚固厚实的橡木桌子都向方林这边用力一滑,发出“吱嘎”的一声刺响,仿佛都要散架了一般。

  “你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但这是一张有魔法契约的羊皮纸,你在上面用血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后,我们的契约条件才能生效。”

  方林眯缝着眼将手指按在了羊皮纸上面,他果然在上面感受到了精神力的波动虬结,仿佛一个接一个的漩涡凝聚在了里面。紧接着梦魇印记传来了提示:

  “艾伦公爵向你发出了隐藏任务:失落在激流堡当中的信物。”

  “任务目标,取回艾伦公爵遗留在激流堡当中的信物,任务奖励:获得一枚使用次数为1次的魔法印章,将印章盖在本世界的物品上,就能够接触其上本来的灵魂烙印,获得对该物品的所有权。”

  “你是否要接取本任务?是/否。”

  有了梦魇印记作为公证,方林自然是放下了心来,他笑了笑以后便咬破手指按上了自己的手印后道:

  “我们对激流堡又不熟悉,单是这区区的迪兰要塞当中也有这样的密室,何况是你经营了几十年的老巢?你总得告诉我你的信物藏在什么地方。”

  艾伦公爵挥了挥手,不耐烦的道:

  “你去找赖利,他会给你一份地图。”

  这狮子一般的中年人在方林他们要出门的时候灌了一口烈酒,忽然烦躁的出声道:

  “听着,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很讨厌你们这些神秘出现的家伙,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这些家伙可以带着我想要的东西活着回来!”

  方林一笑,挥手,出门,洒脱得好似一阵飘然的风。

  ……

  一行人出门以后草草的收拾了一下,在赖利那里获得了一份详细的魔法地图以后,便赶往了激流堡。之所以走得那么急,是因为根据方林的推算,惩戒骑士斯科特一死以后,叛军立即就会被分化成三股,一股是抱着希望重新投降艾伦公爵的,一股则是打算彻底顽抗到底的,另外有一股则是打算去投奔亚瑟的。

  不过亚瑟本来就惶惶然若丧家之犬,加上亚瑟这批人除了两个自封的骑士以外,剩余下来的都是些生活在最低层的农夫——尽管后面要加上义勇军三个字,但终究还是农夫。所以此时激流堡当中的势力是最为混乱的时候,就仿佛是一汪被搅浑了的泥水,正好浑水摸鱼,但若是等到第二天再赶去,那么就已经浑水澄清,尘埃落定。他们要进去拿取东西的难度就成倍的增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