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谁与争锋!十强者争霸战 第四章 内讧?

谁与争锋!十强者争霸战 第四章 内讧?


  readx();  其实雷者在现实当中的身份并不是太难猜测,这个强悍的男人不仅有着洁癖,身上的那种威严若国王的派头更是先天生成,装也装不出来的。这显然并非是因为身上的强悍雷者头衔而衍生出来的暴发户一般的强烈自信,而是言行举止中油然流露出的深厚文化,氛围底蕴积淀混合而成的。

  贴切一点来讲,与林吟袖身上的那种王室旁支的氛围颇为相似——由此可以看出,并非是被选中者的雷者很可能是欧洲的几个古老大家族的成员,并且在其中的地位极高,还经历过什么大创巨痛的往事,心中残余着强烈的执念,否则绝不会来到梦魇世界出生入死!

  不过纵然能够从这些蛛丝马迹当中将雷者的现实身份推定,但要想对付他却是相当之不容易的事情,原因就是轮回者在现实世界里面的顾忌太多。

  轮回者在现实世界里面首先不能使用技能,并且浑身上下的装备也被强制取下,单单是要想避过专业电子眼全天候24小时的监控就相当高难了,可以肯定的说只要深居简出,要杀死这样的高位者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来说,哪怕是米国这样几乎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动用举国之力来捉萨达木这个亡国之君,也耗费了整整近十年的时间!而区区一个恐怖组织的头目七老八十的拉灯,更是徒劳无功,一个轮回者剔除装备和技能以后,就是实力再怎么强悍,也绝不可能和一个国家的力量相比的。

  巴比将杀人现场清理过以后,方林微微觉得讶异,因为按理说在现实世界当中击杀轮回者,乃是被归结成完美击杀的,所获极其丰厚,这也是他要痛下杀手的原因之一。但现在看来杀掉这个人似乎就像只是毁灭了一个躯壳一般,感觉这个被杀者的灵魂都是飘渺虚无的,根本就不存在于他自身的躯体当中。

  “这个是傀儡吗?将自身的灵魂和意识都完全的投入到了狂热的宗教信仰当中,类似于我的仆人屠夫巴比的存在。哦对了,按照教派当中的说法,贴切一点来讲应该是那个家伙的信徒吧。”

  方林捻起了一滴血迹,轻轻的在指尖上摩挲着,看着血迹发黑,发干,起壳,然后成为粉末被风吹去,若有所思,他的梦魇印记的权限提升以后,可以充分的查询到相关的信息。因此这件事情很快能得到圆满的答复。

  ……………….

  阿尔卑斯山山麓。

  那几只吸食了液汁的妖蝶已经将整整的一头奶牛吸食成了森森白骨,却是背景着蓝天,白云,美丽的草场。给人的感觉除了诡异,还有一种森然的恐怖。这个假白领真僧人雷洛微笑,悠然望天,用手轻轻抚摸着自己被刮得发青的头皮。

  他的目光给人以很平和,坦然的感觉,仿佛无论是看着鲜艳的花朵,艳丽风情的美人,还是在粪便当中恶心蠕动的蛆虫,腐烂发臭的尸体,都是用的这种同样的眼神,同样的赞赏微笑。若要用四个字来形容,那便是——众生平等!

  雷洛的目光落在了远处,那里驶来了一辆黑色悍马概念车(hummerh2sutdirtsportconcept),这辆车能够开进这里来看似普通,其实已经至少经过了五次扫描两次安检。

  悍马开到了他的木屋下面然后停下,雷洛也不走楼梯,就这么就屋顶的天台上面翻了下去,给人以从容不迫的感觉,他径直的拉开了后车门。里面空无一人,有的只是一部高档的视频手机安静的躺在了黑色的真皮座椅上。

  雷洛坐下,靠在椅子上惬意的叹了口气以后,才拿起了手机。

  “喂。”

  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我们接到了最新的消息,你手下的信众竟然试图与那个被清除者进行接触?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雷洛脸上依然是那种悲天悯人的笑容:

  “我的解释是,我觉得你们有些小题大做,于是先派人去试试手,若是能够将他解决了,就根本不用那么郑重其事了。蓝波,这个解释够合理吧。”

  那个叫蓝波的声音出现了一丝愤怒的波动“试试手?那个家伙已经被列入了极度危险的人物名单你知道吗?当年的那场席卷整个梦魇世界的大变你没亲身经历过,不知道其中的厉害,被选中者本来已经是属于先天优势相当强力的人物,要么在技能方面有着额外的突出加成,要么则是在“势”的方面得到梦魇世界的偏袒。”

  “所以一旦被选中者获得了空间中的最高荣誉,十强者头衔之后,等于是在变相的破坏梦魇世界的规则,无形中就会加速梦魇世界的进程。你在加入被选中者同盟的时候也起过誓,要大家一起维护空间的平衡,联合起来将一切的不利因素扼杀,可是你现在竟然主动派人与目标接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处身的这个世界的秘密,出了一个奥丁已经是变得岌岌可危你想要大家一起完蛋吗?”

  雷洛微笑着道:

  “众生皆苦,佛不以诳语欺世人,世人为何要以妄语瞒菩提?”

  电话那端一楞道:

  “你什么意思?”

  雷洛忽然慈悲一笑道: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佛法无边,回头是岸,我等你先动手派人来杀我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

  他的话声刚刚一落,双手已经按了出去,搭在了前方司机的肩头上。谁知道这个司机反应极快,雷洛的双手竟然仅仅拉破了一件衣服而已,紧接着这个司机便一头撞在了悍马的钢化玻璃上,将之哗啦一声撞击成大量散碎的小粒,晶莹跳动闪现间,似瀑布一般滑落,而司机马上扑了出去,悍马车在瞬间就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化成了一团巨大的火球!

  然而,在熊熊的烈火和黑烟当中,隐约可见浑身上下都被烈火包绕的雷洛却悠然的坐在车厢的后座上,以赏玩火焰的方式在那里坐了一会儿,这才慢慢的开门,优雅得好似即将步入五星级大酒店一般的走了出来,他身上的名牌西服已经被一把火烧尽,只有下身的一条绷紧的紧身黑色短裤还保留着。

  那杀手也是梦魇世界当中的轮回者,扮成驾车的司机来杀人,本来就做好了面对一切突发事件的准备,加上他也知道这处山庄乃是雷洛的潜修之地,雷洛也常常会在这里施展练习梦魇空间当中的技能,所以不会安放监视器。因此放心大胆的施展出了技能,一矮身便幻化出了数十道诡异透明的身影,冲到了雷洛的前方!

  “啪,啪!”这两个声音几乎是同一时间响起,这冷酷的杀手伏身一个勾脚将雷洛勾倒得失去了平衡向地面跌倒,几乎在同一时间中,他又借势一个回旋踢将失去重心还未着地的雷洛生生的踢了出去!这个人的速度之高,几乎可以与旅者相比!

  这一腿乃是全力出脚,蕴含的劲道非同小可,浑身上下浮凸起古铜色结实肌肉的雷洛被足足踢飞了接近七米远。在半空中一口血雾便喷了出来,和在灿烂的阳光中有一种彩虹也似的凄厉。

  这杀手知道雷洛也是一名极强悍神秘的棘手人物,下意识的眯起左眼——这是少年时候练功时因为场地中尘土较多而养成的习惯——心中已经决定了要尽快结束这场战斗。风声呼啸中,杀手弯腰前奔,身体拖出长长的幻影,已然一式迅捷无伦的侧踢疾踹向雷洛的脚踝上三分处,“啪”的一声踢了个正着。这名杀手之所以不用枪械,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能力深有信心,觉得枪弹的威力与速度根本就比不上自己**的威力,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将面前这个敌人重创至死!

  雷洛被这一脚踢得踉跄倒退,但翻滚起身,站定以后脸色依然平和,若不是口角旁边遗留下来的一抹血痕,还当真以为他是若无其事。杀手望着雷洛,冷笑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吗?因为有人亲眼见到你手下的四大信徒联合在一起施术后,有三人当场倒毙,根据情报来说,这四个人中哪怕死掉一个,你的灌顶护体能力也会因为能量供应的不足而大受影响!何况是三人齐死?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曰!”

  杀手一面说,一面出腿,身体上面光芒一闪而逝,显然已经动用了技能,他的强力腿劲在空中发出了“撕拉”一声刺耳响声,就仿佛是锐利的刀剑砍过空气的声响一般,整个人都随之出现了一个后空翻的动作。

  这正是街头霸王ii代里面,特种兵古烈的绝技:

  足刀斩!(↓蓄力↑+重腿)并且这名杀手也知道这足刀斩威力虽大,但一旦没有命中敌人,所带来的破绽也大。因此他还特意练习了kof强者金家藩的绝招天升脚!一旦足刀斩没有击中敌人,则还可以以腰力运使双腿,由上至下的猛盖了下来,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泰山压顶一般。

  但是雷洛的脸色忽的变得血红,猛的一拳击出,却是无声无息没有带任何的声响,与那杀手的上刮足刀斩撞在了一起!

  杀手的脸色骤然变了,在腿拳相撞的刹那,他只觉得对方这一拳竟是蓄谋已久,威力大得难以想象,更为可怕的是:自己用a级技能与这家伙的普通攻击正面对攻竟然敌不过!

  他心下骇然之际,正要抽身飞退,浑身上下四肢百骸里面忽然涌现/充满了许多道邪异火烫的气息,积少成多的汇集在了一起,蕴蓄于他的体内。就仿佛一把利刃在他的体内不停切割,灼烧着,一时间将他的移动能力都为之麻痹!

  若是这杀手能有方林的心细,就会发现,先前杀手踢了这雷洛上师多少脚,那么从他体内涌现出来的气息就有多少道,一道不多一道不少!雷洛现在显然技能又再次精进,他之前被人击打以后只能马上反弹伤害,而现在则可以将反弹敌人的伤害暂时累积起来,最后若定时炸弹般的一次姓爆发,当真是防不胜防!

  刺耳的折骨声响了起来,杀手中拳的右脚已经被打成了一个倒折的70度,看起来十分可笑,他挣扎了几下,努力想要站立起来,眼前却金星乱冒,扑通地又摔倒在泥水之中!他情知受的伤势已然极重,若不是忍耐力奇强,只怕早就痛得死去活来!

  而这杀手金花直冒的眼前忽然看到一双**的双足向自己走了过来,双足上的肌肤呈现出古铜色,他一抬头,正是满脸慈悲之色的雷洛逼近。这杀手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是生死攸关的紧要时机,一咬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双眼死死的盯住了面前的对手。

  雷洛“哦?”了一声,声音中有惊奇之意。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敌人还能站起来。他笑了笑,却并不急于进攻,用一种悲天悯人的口吻道:

  “你被人利用当成了探路石知不知道?谁告诉你我只要信徒一死,灌顶护体能力就会消失的?顶多之是略微削弱而已,更重要的是,我的信徒可不止四个,在现实世界里面,只要我颁下法旨,至少有一万个人肯为我去死,就算在梦魇世界里,我也整整有十二使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