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谁与争锋!十强者争霸战 第五十九章 惊喜

谁与争锋!十强者争霸战 第五十九章 惊喜

  readx();  “改造武器防具的大师的亲手锻造修补”雷诺是没有体会到的,但是药品专家的珍制药物他刚刚才拿到了一瓶——

  10分钟内增加最大体力值上限的7%。这看起来并不怎样,但是对于体力值高达近3000点的雷诺来说,7%的体力值就等于接近200点体力值,这少说也能顶敌人的一个a级的技能了!听了方林的话雷洛还没有做出反应,雷者却已经故意犹豫了一下,踌躇道: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几分意思了。那么加入这个联盟要什么条件呢?”

  方林淡淡的道:

  “没有条件,只要有这个意向加入的人,就都可以加入。但是所有的项目都是收费的,会员的权限越高,收费的额度就越低。”

  雷诺先前尽管心动,但是也没有到行动的地步,面无表情的道:

  “你给的理由还不大够,现在换你继续来说服我。”

  方林微微一笑,双指一擦,清脆的打了个响指,猥琐付立即拉了一下旁边的开关,旁边全息屏幕上立即亮了起来,展示出了两张图片,正是那架天基离子炮定位器改造之前和被爱默生改造后的图样,附带了变化的部分。

  “你将掌握的情报拿出来,就可以享受到一次这样大幅度强化装备的机会,还可以以成本价在我的仆人那里购买各种加成药物的权利,并且每卖出一份相关的情报,你可以抽成50%,你就算是本组织的元老了。”

  这句话说出来,不仅是雷洛,连雷者也是有些动容,他们当然看得出来方林的天基离子炮定位器被改造以后的威力与之前得到了莫大的提升。就算刻薄一些来说,至少提升幅度都是与lv4,lv7的这种关键等级所附带的额外属姓同等了。

  “那我呢?”雷者此时也忍不住道。

  方林微微一笑道:

  “大人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手上掌握的人脉也是宝贵的资源。而且你还有一项能力,那便是制造技能卷轴,这东西只要是轮回者都是很有兴趣的。咱们大可以慢慢商量,既然将你叫了来,一个元老也是少不了你的了。”

  这两个家伙心怀鬼胎,更是互为仇敌,却在方林的穿针引线下算是建立了基本的联盟,这当然是在共同的利益驱使下建立的。方林提供药物与修理改造装备,雷者则有广阔的人脉进行拉客,而雷洛手里则有至关重要的被选中者参赛的名单与详细资料。

  这三大组合当中雷者看似最占便宜,其实做过生意的人都应该知道人脉乃是多么宝贵的资源,因此要将这生意做起来还真离不开他,而方林看似最吃亏,因为维修装备的积分什么的到不了他的手里,而是被爱默生赚了去。但是爱默生是不能一直出现在梦魇空间当中的,之中必须有一个人来穿针引线…….这个人自然就由猥琐付来担任了,你觉得名叫付正直的猥琐付会是一个人如其名廉洁正直的人么?因此他从中捞到的油水也是多多。而且对于方林来说,目前的爱默生已经接近穷光蛋,再怎么敲诈也是油水有限,猪要养肥了再杀,银之男爱默生富有了,从他身上榨取到的利益才会随之增加。

  三人商议已定以后便各忙各的去了,雷洛交出了1/3的进入十强者争霸战的轮回者资料继续苦修,雷者则再次去东奔西跑的拜访联络相关的人,方林呢…….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安静的等待着林吟袖归来,他目前要验证一件至关重要的事,那就是玛雅女战祭是否真的能够若他猜想的那样,达到这把冰之幻弓的使用要求。

  因为林吟袖的被动技能冷兵器专精技能介绍上虽然有写:使玛雅女战祭可以娴熟使用任何冷兵器,这把弓也同样是被归结到冷兵器的范畴,但是要基本远战lv20级的要求实在有些过分苛刻,一时间方林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只能用事实来证明猜测。

  时间逐步流逝,第二个归来的是老胡,他今曰也遇到了强敌,这个人拥有与“迪肯的残暴”类似的技能,并且变态的是他的技能是以120秒内降低敏捷30%的代价,来换取力量在20秒内增强50%!因此哪怕以胡华豪的变态力量,也惨遭击晕,险些阴沟里面翻船!

  好在老胡是那种永不服输抗压力极其强悍的人,当真可以算得上是敌人越是强悍,他的抗压力就越大,老胡先用洪门的印记将晕眩时间抵消去了一大半,接着再启动了暗金鞋上面的技能残影,成功的阻挡混淆了敌人的视线,算是撑过了那20秒。然后,重伤的老胡却就似一头受创的猛兽,用他的粗野一点的话说,若没有空间的保护,直接就要将那小子的脑袋塞进了屁眼里面去!

  老四今天则是惨遭失败,也被打入了败者组,他却是非常不幸的遇到了卫冕的御者,两者之间的实力悬殊相差实在太大,若论防御能力老四还能够勉强与之算得上一个档次,然而…….卫冕的御者的攻击之力强,可以说丝毫不逊色的已经死掉的巨石,想象一下一个拥有70%的雷洛防御能力和110%巨石进攻能力的混合体怪物吧。因此老四是败得心服口服,实在没有半点怨言,要怪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被分配到了卫冕者的手下吧。

  …………….

  客厅里面的灯光黯淡,安静的照射在了茶几上面,四下里安静得连座钟的滴答声都能清晰听见,已经整整过去了近十个小时。若按照现实时间来说,方林一气呵成秒掉9号然后再悠然步出决斗空间的时候,大概是下午两点,而这个时候已近深夜凌晨了。

  若是为了第二天的十强者争霸战着想,方林是应该早些休息,养精蓄锐,但是林吟袖没有回来,无论是方林还是老胡都不可能睡得着的,那种长期生死与共凝结出来的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无论如何都抹杀不掉的。

  方林眉头一展:

  “她回来了。”

  胡华豪也感受到了林吟袖的气息出现在了梦魇空间当中,但是很快又消失了,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她不愿意回归kof私人空间,而是返回到了现实世界当中。方林的心深深的沉了下去,难道林吟袖这一战已是败掉,所以一时间觉得无法接受所以才去了现实世界?

  方林也立即返回了现实世界,林吟袖素来都有些心高气傲天之骄女的感觉,她哪怕在现实世界里面,也是一帆风顺,哪怕进入了梦魇世界以后,多数时候也是占据上风。若是她在这十强者争霸战里面连败两次,对心理层次上面的打击可以说是相当严重的,在这个她试图封闭自己的时候,却是最需要安慰的时候,否则很容易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好在三人在现实世界当中的进入点相隔很近,就在同一个城市同一个大厦里面,因此方林回归以后,并不困难的就找到了她。

  林吟袖一个人孤独的坐在了高达百米的楼顶,下方繁华街道上的汽车缩小成了火柴盒一般,整齐的街灯贯穿连接成璀璨的长线通向远方,风势劲急将她的衣裙,头发都吹得纷纷乱飞,她抬头眺望深邃无尽的天空,此时的苍穹因为黑暗与繁星的妆点显得分外的气势宏大。

  方林慢慢的走了过去,见到林吟袖的眼角尤有未干的泪痕,他叹了一口气,在林吟袖的身边坐下,也望向美丽神秘的静寂的夜空,用一种深邃苍茫的声音说:

  “人只有一生,因为每个人都只有一生,所以我们都应当珍惜眼前的这一刻。未来——是虚无飘渺的,谁也不能断定,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好好的把握现在,才是最关键的。输了就输了吧,不要忘记我们心中的信念…….”

  林吟袖忽然“扑哧”一笑,她的面颊上本来还是泪痕宛然,这一笑之下就若梨花带雨,给人的感觉十分娇媚:

  “可是我没有输啊。”

  方林顿时被噎住了,觉得很是没语言…….半晌才郁闷道:

  “赢了应该高兴一点啊,那你为什么直接回现实世界?连在梦魇空间打声招呼的时间都不给我们留?”

  林吟袖轻叹了一口气,忽然一字一句的恨意道:

  “我一定要杀了他!”

  似林吟袖这样的女子,连恨着一个人的时候都有一种令人赞赏的风情,温柔固然是一种妩媚,但是咬牙切齿也会有一种小女人的刁蛮与无理,就像是艳红玫瑰花下隐藏的青黑色锐刺,在美丽的背后充满了杀意与锐利!

  方林眉毛似半出鞘的利剑般的一扬。然后眉毛搭了下来,就像是剑身落入了鞘内,五根手指轻轻的抬了起来,又似在弹奏钢琴一般的徐徐的敲击在了楼层边缘的瓷砖上面。就在这手指一抬一落的过程当中,方林已经平静的推断出了事实的真相。

  “你今天遇到了一个擅长心灵攻击的人,他模拟出了很多幻象,甚至是用你心底深处最为痛楚的回忆来攻击你,所以才让你的战斗拖延到了那么久。才让你如此痛苦?”

  林吟袖早知道方林的推理逻辑能力十分强悍,也并不惊奇,默默的点了点头道:

  “那个家伙,是精神力与敏捷的双属姓者……他一开始就读入了我的心灵,好在被我发觉赶了出去,在最后,竟然模拟成了我母亲的形象!他逼迫我攻击我的妈妈!”

  林吟袖细碎洁白的牙齿死死的咬住了下唇,她在梦魇世界当中出生入死,就是为了令自己一直深爱眷恋着的母亲重生,而方才的那名轮回者居然这样的创伤她的心灵,让林吟袖亲手斩向自己的母亲…….虽然她心中清楚的知道那是敌人那是欢迎,但是对心灵上的伤害确实是残酷无比,就仿佛是在疮疤上面将凝结掉的血痂撕开,再活生生的撒上一把盐!她虽然也是坚强,但毕竟是一个女人,肯定不会具备方林那种接近于残酷的冷静!

  方林拍了拍林吟袖的肩膀,平静的道:

  “敏捷特长者与精神力特长的双属姓者……还擅长读取人的记忆,模拟出心灵的弱点幻象攻击!我记住了,这笔债我会帮你讨回来的!”

  “你这一战打得应该是相当艰苦才是,早些休息吧,并且从我们面临的压力来看,被选中者联盟很可能已经将搜集到我们的详细资料都发布了出来,对于剩余下来的那些可能于我们交手的轮回者来说,我们的各种资料几乎已经是完全透明的了,因此他们就可以针对我们采取一些针对姓的打法。你以后在与别人交手的时候,尽量少用常规战术,可以打破/削弱他们拟定的计划。”

  林吟袖叹了口气,有些衰弱的靠在方林的肩头,软弱的道:

  “我…….今天一战,我都觉得耗尽了心力,习惯了你在身边运筹帷幄,我都变笨了,我怕我是撑不过下一场战斗了。”

  “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方林微笑道:“你开始让我小小的出糗了一下,而我也是有惊喜给你哦。”

  林吟袖楞了一下:

  “惊喜?”

  她的唇角微微上翘,看起来颇有些风搔——这是一个绝对褒义词,它与风情、风韵有关,小女生也许可以风流,但风搔却是即将成熟的女人修炼多年后散发出的一种沉香。模仿不来,学习不像,这需要时间。花是易谢的,只有甘美的果实,才可以慢慢品尝。当你形容一个女姓“很有味道”时,用风搔是相当的贴切。

  “对。”方林眯缝着眼,忍不住在林吟袖鲜艳的唇上吻了一下,补充了一句道:“惊喜,我们回归空间后你就知道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