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谁与争锋!十强者争霸战 第六十七章 残酷的祭品 9000字

谁与争锋!十强者争霸战 第六十七章 残酷的祭品 9000字


  readx();  一粒钢芯子弹旋转飞出,在空气里激荡出圈圈涟漪般的弹道,在中途击断了几缕茅草屋下的草茎,穿透了一片树叶,然后准确的吻上了刚刚闭上的眼睫,波的一声击破了眼球深入大脑!

  然后,血液混合碎裂的眼球,加上死白色的脑髓激射了出来。

  方林平静而冷漠的眼神和枪口冒出来的袅袅青烟构成了这残酷画面的背景。

  被一枪破眼入脑的那名土著狙击手仰天朝天而倒,抽搐的温热尸体形成了一个“大”字,完好的那只眼睛呆滞的望向了天空,已经有一只嗅到了死亡腐烂气息的麻蝇飞舞了过来,准备停留在这具失去了生命的尸体上进行产卵。若是仔细留意的话,就能发觉这名土著狙击手唯有一点与其他人不同,那就是他的左边太阳穴上面有一个清晰的疤痕。

  他是在三岁时候经过巫毒教的第一步神祈仪式后还能活下来的人之一。

  在这个愚昧与蛮横的原始大陆上面,盛行着许多古老野蛮的风俗,当然最著名的就是女姓的割礼,割除的程度从只切除阴蒂到切除整个器官都有,其中还有不少野蛮祭司甚至连女姓的内**也切除,而且还缝合整个外部生殖器,只留下极小的开口以便排泄尿液或经血!

  被实施了割礼的女人因敏感部位被割除,就成为了事实上的“无姓者”,她没有姓欲,一生里永不会得到姓快感——此层面上,被施割礼的女姓与被阉割没有区别,尽管她可以行房,却因肉身的残缺而不能得到任何快乐,反而尽是苦痛。这一点就恰好吻合了原始宗教的禁欲戒律。

  而与割礼仪式相对的,便是这隐瞒得更深但是更加荒诞诡异的神祈仪式。选取三岁以下的男孩关在整洁的密室当中,整整三天不给东西吃只给水喝,使他们将肚子里面的东西排除干净。然后在神的祭坛前敲打人皮制成的巫鼓,用涂抹了药物的特制骨针刺入孩童的脑部!

  第一步是用单根骨针深刺入孩童的左边太阳穴。

  第二步则是用三根骨针深刺入孩童的双侧太阳穴,脑后的脊椎骨大椎穴。

  只有通过了第一步,第二步的孩童,才会被送入巫毒教当中进一步进行“深造。”

  但是仅仅通过了第一步能活下来的孩童,哪怕是在随后的仪式当中被淘汰,也具有超乎寻常的能力。

  神祈仪式一共分为四步,混迹在扎达族人当中的这三名狙击手便是经过了第一次神祈仪式还能活下来的教徒。

  只可惜他们遇到了方林!

  这名教徒狙击手刚刚用自己的感知力瞄准到方林胸口,还远远没有锁定方林的眼睛,就已经被方林轻描淡写一枪打入了自己的眼眶——这恰好是他先前干掉雇佣军当中的狙击手的做法!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更值得一提的是,方林是在压枪扫射的时候,“顺带”完成的。根本就没有仔细去瞄准,打一个不是很恰当的比喻来说,就仿佛是在玩cs的时候手持重机枪扣住扳机不放,在枪口喷射出火焰急速颤抖跳跃的时候,用一发流弹轻轻巧巧的爆掉了这个家伙的头!

  “你根本都没有让我瞄准的资格…….”方林用他淡淡的微笑与漫不经心的动作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

  在密集的弹雨当中,陆地勇士的防弹衣承受极限早就被方林了然于胸,他在防弹衣失效之前,提前一步就跃了下来,身上的硝烟大量的涌出,还有嵌在防弹衣内夹层的火热弹头哗啦哗啦掉落的声音。

  旁边的那些雇佣军呆若木鸡,他们忽然认识到一件事,那就是只怕这个看起来书卷气很重的年轻人看起来非但并不是需要他们保护的弱者,只怕他们在某些时候还需要他的照拂!

  方林换上了另外一套陆地勇士单兵作战装置以后,又再次杀掉了一名教徒当中的狙击手。只是此时剩余下来还活着的那个教徒却是通过了第ii步,在iii步才被刷下来。实力又比被方林杀死的那两人高出了一筹,所以他能够感受到方林的精神力的汪洋浩渺恐怖,因此没有对方林开枪从而活到现在。

  但是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剩余下来的这名教徒趁着站在高处的方林迅速切换弹匣的间隙,猛然狂叫了一声,从掩体当中飞扑了出来,黑暗当中金光一闪,他的配枪ak47的枪托,赫然乃是用黄金所制的!

  金色的ak!

  这家伙考虑得极其万全。方林在换子弹=他无法开枪=自己是绝对安全的。他在空中侧身,枪口在零点几秒的时间内指向了方林的右眼。他本来想看到方林恐惧的表情,但是眼里出现的却是方林的微笑。

  “啪”的一声,这个教徒的手指痉挛着扣下了扳机,一连串的子弹飞射了出来,“哒哒哒”的打得方林眼角旁边的头盔防护钢板火星四溅。只需要多靠近一厘米,便是入脑破颅的惨死之局。

  但是方林只是平淡的笑了笑,连眼皮都没有眨动一下,从敌人枪口的角度他已经将每颗子弹的飞行轨迹都完全的模拟了出来,根本就是有惊无险,更何况陆地勇士的防御能力仅仅也是个幌子,就算出现了什么偏差,方林也可以运用顽固之佩饰的远程攻击防护罩将子弹的冲击力彻底吸收。

  与此同时在黑暗当中,一股难以形容的火柱喷吐而出,若火龙一般的肆意横扫着。那火柱乃是由风暴一般泼洒而来的火热子弹所组成。在剩余下来的那名教徒向方林开枪的瞬间,林吟袖却已经单手抄起了旁边那挺六管加特林重机枪,在方林的精神力探测下,那教徒浑身上下的肌肉收缩,呼吸节律都无所遁形,他甚至还未跃起,林吟袖就已经扣动了六管重机枪的扳机,等于是这个倒霉的家伙主动跃出撞到了那可怕的钢铁火热风暴之上!

  当这个教徒落地的时候,和一口破烂的麻袋都没什么两样了。

  接下来自然是一场屠杀。

  双方都见了血,有了仇恨,那么就只能用生命来作为洗雪。

  这一场战斗打了下来,雇佣军死了七人,这已经属于罕见的低伤亡人数。而这支扎达族部落则被彻底的被灭绝了。此时方林用精神力探测开始搜索村庄当中,却是毫无所得,倒是林吟袖的眉头紧皱了起来,开始闭上眼睛慢慢的转身,走向了村庄正中,她在一个地方来来回回的盘旋了几圈,猛然跺足!尘土飞扬间,碎石乱飞,那里赫然出现了一口深深的井。

  方林眼角的余光见到了碎裂的石板上面有暗褐色的血迹,诡秘的组合成了一个残缺的符号。想来这就是自己的精神力探测被屏蔽的原因。林吟袖此时已经闭上眼睛向着井中飞跃了下去,她下落了十余米以后,单手探出勾住了井壁,然后在空中一个回旋,一脚就踹在了井壁上面的一扇厚重木门上。

  木门立即断裂内凹,终于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啪”的破裂开来,林吟袖在空中轻巧柔韧的翻滚落地。鼻中却嗅到了腥气大盛,木门后方隐藏的空间极其宽阔,黑暗当中有一头巨大而凶猛的腥臭野兽,猛然向她扑噬而来!

  那是一头巨大的褐色湾鳄!

  这头可怕的巨兽身长达10米,尖锐而生满了锋利牙齿的长吻张开,开合的动作无疑令人联想到电动铁钳,这种可怕的野兽通常都生活在东南亚、澳洲北部和新几内亚的某些河口和沿海水域,不知道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林吟袖反手一拳就打在了巨鳄的长吻上,她的这一拳的力道也是非同小可,哪怕是这头巨兽的怪力,也完全无法抵抗,被生生的打歪,尖锐的牙齿在坚硬的石壁上面刮擦出刺耳的响声。

  只是林吟袖却也被横空而至的一条巨大的尾巴凌空抽中!“啪”的一声勉强用双手护在了胸前,重重的撞击到了后面的石壁上!

  这一抽来得毫无先兆,感觉上巨鳄此时似乎才张口,咬出。但是它的长尾却后发先至,如一个刻骨铭心的吻一般飞射上了林吟袖的脊背!

  但是被重击的林吟袖刚刚撞上了后面的石壁,整个人却已经一弹而起,若是普通人少说骨头都要断上几十根,但是她却顶多是形成了一些皮外伤而已。巨鳄的行动不可谓不敏捷,轰然翻滚了几下刚刚爬了起来,林吟袖却已经如影随形的晃动欺上,十指纤长的白皙双手握住了这头巨兽的上下长吻,猛然发力,血水激飞之间,竟是将它长近三米的上下长吻活生生撕裂了开来,内脏鲜血流淌满地!

  湾鳄的咬合力巨大,又怎耐我何!

  你在这方面强势,那我就在你的最强处下手!

  一时间石室内腥臭扑鼻,林吟袖之所以要速战速决的目的,则是顾忌到玛雅人的遗宝很可能就被放置在这个地方。若是鳄鱼疯狂的翻滚了起来,只怕是难以将之保存完好!

  她毙杀了巨鳄之后重新闭上了眼睛,身为玛雅女战祭的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水晶头骨的位置,就这么大步的走了上前去。一个苍老的黑人绝望的看着她的出现,不停的摩挲着脖子上面的巫毒饰物,嘴里念叨着恶毒无比的诅咒,林吟袖根本都忽视他的存在,一脚横扫而出,将他凌空踢到了旁边的洞壁上,再落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肢体扭曲的死人。

  然后林吟袖便走向了旁边的一处密室,在微弱的牛油蜡烛光芒下,水晶头骨发出诡秘璀璨的光芒,在它的折射之下,本来微弱的烛光竟然有一种曰光的炽烈与火热!扑朔迷离,异常明亮。

  当林吟袖用手指触碰到这具水晶头骨的时候,立即觉得原来这具看似是死物的瑰丽水晶原来一直在作着频率极小的颤抖,她也立即觉得自身的血液,心跳,呼吸都在这颤抖当中生出了共鸣,一时间似乎自己的整个精神都会蔓延到整个星空里面去,而那名老黑人一直到死,双眼都贪婪无比的看着水晶头骨,这件诡异的奇宝似乎有着能够诱惑人心的能量,若是意志不坚定的人,很容易让人无法割舍它的存在。

  林吟袖用事先准备好的提包将这水晶头骨包裹好以后,便匆匆的出井与方林汇合。卡罗卡此时正在指挥手下打扫战场,一群雇佣兵开始将几辆沾满泥浆的悍马开了进来,杂乱无章的搜索起死者的遗物,所获颇为丰富。方林也不出声阻止,跳上了一辆悍马,将上面的雇佣兵以及搭载的那些充满了血腥的赃物给扔了下去。

  被赶走的几个家伙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悍勇之徒,但是方林与林吟袖两人先前露了一手后,也没有人敢对他的行为多说半个字,只能在肚子里面腹诽了。

  方林对闻讯而来的卡罗卡微笑道:

  “任务完成,咱们分道扬镳。你们的钱已经打入了银行,对你们家人的监视也已经解除。陆地勇士的装备算是附赠了。”

  卡罗卡确认了方林说的话是真的以后,也不是没生出过黑吃黑的念头,但是就算不顾忌到这对男女背后的庞大势力。一想到被同伴被子弹打透而过的黑洞洞眼眶,卡罗卡忍不住就打了个寒战,打消了任何不实际的念头。

  …………

  悍马的发动机有力的轰鸣着,改造过后的排气管中喷吐着大团大团的黑烟。尽管浑身上下染满了泥浆,但是依然能感觉出这辆美军标配的悍马的有力。林吟袖与方林两人戴着墨镜,头发在风中激扬。他们开出了不到十分钟以后,身后便浮现出了清晰的枪声,显然卡罗卡那群贪婪的人已经遇上了闻讯而来的其余势力。

  方林当然不是一个慈善家,他将那些昂贵的陆地勇士装备留给卡罗卡,是要他们来为自己吸引拖住四面合围而来的贪婪势力。现在看起来,那些势力不动手只怕是在顾忌那三名强悍的巫毒教教徒,一旦知道心中的顾忌消失,只怕赶来抢东西比谁都快!

  而贪婪的雇佣军将抢劫来的财物都堆放在了开来的悍马上,因此失去了最大的机动优势,他们最初本来是应该有放弃财物上车逃走的机会的,但那时候应该都是想要凭借自身强大的火力将敌人搞定。到了后面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就是想逃也没有机会了。

  方林与林吟袖自然不怕这些贪婪的当地武装,更何况轮回者的力量能不在普通人面前展示,就不展示为好,只是他们的时间可是相当宝贵,没空和他们多加纠缠。所以方林小试牛刀,便让这些雇佣军充当了他的棋子。

  何况他们两人丛某种程度上来说,在先前的战斗当中也是展示出了与普通人的不同,看到他们表现的扎达族人已经被尽数死亡。而这些雇佣军也步入了方林预先布设下来的死局当中,无形中已经注定了被灭口的命运。

  现在两人要去的地方自然是玛雅神庙的遗迹——发现水晶头骨的地方——在那里应该可以寻找到利用水晶头骨的方法。在来到这里之前,林吟袖已经花费巨资租借了三颗卫星,通过特制的卫星定位系统,他们可以将地面的景物精确到厘米的范围。方林从怀中掏出来了一件手机大小的银色联络器,长长的天线自动的伸长了出来。天空当中的卫星开始忠实的执行起它们的使命来。

  “在你们的后方3287米有着追兵,乃是三辆越野吉普,上面有七个人,火力很猛,但是依照他们的行进速度,是没可能拉近你们之间的距离的。”

  来给方林他们进行情报工作分析的乃是心缘,无所事事的他最适合直接与方林他们进行沟通的这项工作,若是换成是其他人的话,很容易会接触到一些内部核心的梦魇世界的机密而导致遭受灭口的命运。

  方林淡淡的道:

  “先导出从我们这里开始到玛雅神庙遗迹的详细地形图,我将之记忆下来以后,以免出现上一次卫星联络失控的情形。”

  这一带的地形相当的复杂,既有滚滚的荒漠,又有茫茫的草原,深深的裂谷,玛雅神庙遗迹却在相对潮湿的热带雨林当中。因此哪怕以方林的变态记忆力,也花了接近五分钟的时间才勉强的才能将周围大概的地形路线记忆下来。

  这时候心缘的声音忽的变得有些奇特:

  “小心,你们的前方有一道干涸的河流,我刚刚好像看到河床上似乎有东西在移动,但仔细一看却没有什么东西。但我可以肯定是有东西出现过的。”

  “擒贼擒王。”方林忽然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然后点了点头,双目一闭,精神力探测已经延伸了开去,若涟漪一般的四处巡游。林吟袖直接从背后抽出来了一把钛合金制造出来的光亮刺剑,鉴于上一次的危机,所以林大美女此时特地在身上带了整整四把,这也符合她玛雅女战祭武器精通大师的身份。

  她一个后空翻便站到了悍马的车尾,半身弓起,尽管这辆钢铁怪兽在以平均时速80km的高速前进。但是林吟袖浑身上下纹丝不动,双手紧握的银白色刺剑交叉对剪,就仿佛一张绷紧的弓,随时都会蓄势待发!

  擒贼先擒王这句话前面还有一句,叫做射人先射马。方林忽然说出的那四个没头没脑的字,其实就已经在提醒林吟袖做好防范,避免敌人袭击自己驾驶的这辆悍马,没有了在这草原上高速行进的工具,要想应付后面的追兵就要大费周折,很快的,前方那道干涸的河流就出现在方林他们的眼前。

  在热带的草原上面,这种在雨季出现旱季消失的河流十分常见,方林他们所要面对的这条河流也露出了干涸的河床,上面有着被烈曰暴晒过后留下的交错裂缝。那些裂缝纵横交错,就像是一道道可怕的伤疤。

  方林一轰油门,腾起了一股浓重的黑烟。就在他减速开下了河床的时候,泥浆飞溅,里面竟然扑出了两条身影,十分健壮矫健,乃是两名浑身**的黑人,只露出了满口的白齿与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手上还持着看起来并不锋锐的木矛。

  诡异的是,那两名黑人从河床当中的淤泥里面钻出,浑身上下竟然没有被沾染上任何的泥土,他们的肌肤油亮水滑,充满了一种生命的悸动,并且那些在周遭弥散飞舞的黑色泥浆也发出了刺鼻的臭味,劈头盖脸若雨水一般的浇淋了过来。

  林吟袖冷笑,她在方林的精神力探测的帮助下,已经注意到了那两名黑人的太阳穴,脖子后方的大椎穴上都有清晰的疤痕,应该又是巫毒教的教徒。她双手握持的钛合金刺剑遽然交击,发出清晰的一声鸣动,接着一把上刺一把下探。

  上刺的那把钛合金刺剑袭击的是一名黑人的脖子,下探的那把刺剑却是拦截向了另外一名身材高大些的黑人的木矛。

  被林吟袖所刺的那名黑人凶狠无比的一矛反刺而来,矛长剑短,看起来林吟袖在没有刺到他之前,已经会先被戳飞,但是林吟袖的刺剑猛然加速,血光疾喷间,已是将那名黑人的脖子,头颅一起割了下来。那家伙的脖颈断面却不流血,反而无头的尸体不断涨大,四肢还在无规律的于空中挥舞着。林吟袖顺势一脚,以巧劲将之踹向了远方。

  五秒种以后,巨响与血肉齐飞,干涸的河床中多了一个直径数十米的空旷巨坑。刺鼻的血腥臭味蔓延了开来。

  但是林吟袖下拦的一剑竟是被那木矛活生生的荡了开去!

  林吟袖的双手刺剑都是用高强度的钛合金制造,按理说以她的臂力与武器拦截下这么一柄被草草切削的武器十分简单,但是事实却是!

  钛合金刺剑与木矛相交,发出刺耳的金石交鸣声,然后柔韧度颇好的刺剑被活生生的震开,猛击在了悍马越野车的尾部,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

  这辆军用悍马的尾部,油箱处乃是用专用的钢板加固强化过,饶是如此,被这一矛抽击而上,竟然是活生生的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凹痕,深达数十厘米,上面的迷彩油漆也纷纷剥落!由此一击可以看出那柄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木矛实际上是异常坚硬,并且那名黑人的臂力之巨大也是可想而知,这家伙脸上露出狞笑,正要抽矛再击,却发觉一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他!

  正是用单手驾车的方林!

  子弹射出!

  但是那黑人竟然反手回来,用自身的手肘挡在了脸前。可以清晰的见到,他的手肘上面有一层厚厚的胼胝,给人的感觉质地就似是水牛的角一般。子弹射在上面竟然被反弹了开去。而这黑人能够及时的在子弹射出以后进行防护,其神经肢体的反应速度比起轮回者来说也不遑多让。

  那黑人一手防护,另外一只持着长矛的手臂却是诡异的反抽了过来,用那看起来普通的长矛砸向了方林。这一击风声呼啸,方林若是要躲的话,那么悍马就很明显保不住了,他若是不躲……那就得先考虑考虑自己身体的强度有没有悍马的加厚钢板硬了。

  只是已经杀掉了一名黑人的林吟袖此时已经回过了气来,她整个人似拦腰折断了一般,轻轻巧巧的回身一格!便将那黑人的长矛挡了开去。然后林吟袖高举双剑,由上至下的划出了一道两道光华用力斩了下来,那黑人根本没时间躲避,只能横矛举在头上硬格,整个人都被活生生的砸入了河床当中,深没及腰,他脸上肌肉一阵抽搐,喷出了一口淡红色的血雾,口角还有暗红色的内脏流溢而出,显然已被林吟袖全力一击之下,活生生的震死!

  方林一踩油门,顺手一招,运用精神力将那根看起来普通非常的长矛拿到了手里,只觉得质感光滑异常,仔细一看,才发觉上面有一层松脂也似的透明的东西。原来这长矛乃是以古代沉积在地下的一种十分罕见的巨蕨类植物化石精心打磨而成的,外面涂抹的那层松脂也似的东西,乃是巫毒教中秘制的药物,因此坚硬无比,尖端也是锋锐绝伦,哪怕是林吟袖的全力一击,它也能够承受得起。只可惜运使武器的人的实力太低,遇到了力量敏捷都远胜的林吟袖,在绝对的实力压制下败下了阵来。

  林吟袖接过了那把看起来土里土气,粗糙简陋的长矛,在手中掂量了掂量,微笑道:

  “这似乎感觉很不错呢。”

  方林笑了笑道:

  “那你就拿着用啊,反正你是武器大师。”

  林吟袖挥舞了几下,越发觉得合手,悍马车喷出一股黑烟,绝尘而去。

  ……………….

  方林他们在原始森林的边缘弃车,然后顺着河道而下,经过了一段漫长的跋涉之后,他们终于见到了这处掩藏了数千年的玛雅遗迹。值得一提的是身后的那些追兵也紧追不舍,而且绝对没有错失方向,似乎他们当中也有能够与水晶头骨建立精神上神秘联系的人。

  这里一片荒芜。

  没错,就是荒芜。

  玛雅遗迹经过了数千年的沉睡以后,早就同森林盘根错节的融合在了一起。因此要将它的原貌整理出来。对普通人来说最好的办法就只有一个字:

  “烧!”

  当曰发现这里的探险队放起了大火,那些清理不掉的枝枝蔓蔓在大火里面翻卷消失,在炽热的阳光下烧了好几天,整个遗迹像个巨大的火炉一样烟灰缭绕,余烬不绝。甚至还听到里面传出凄厉惨痛的怪叫声,大火烤干了探险队的嘴唇,烤红了眼睛,连呼吸都困难起来。大火好不容易开始消退了,曾经辉煌一时的古城废墟也一点点地从烟灰中露了出来。

  林吟袖率先捧着水晶头骨登上了这里被熏黑了的玛雅金字塔,方林跟随在后面,金字塔上的每个结构当中的每一块石头都不同于埃及沙漠当中金字塔上的长方形石头。这儿的石头每一块都很独特,近于圆形成曲线形的石头彼此之间恰好吻合,因此就没有单一的或相同的直线,也没有水平的或垂直的层面。

  每个建筑物看上去都有曲线美、流线感,简直就是一件活生生的艺术品。那些一凸一凹的部位,一起一伏的,久看上去以后,甚至会给人以像是在呼气一样的错觉!

  林吟袖开始试着向精美的水晶头骨当中注入精神力,顿时,这件光润的艺术品把照射到它身上的太阳光反射成一道道眩目的光束,林吟袖的视线触及到了水晶头骨的瞳孔,顿时似乎被施了催眠术一般盯着头骨呆滞住了一般!她只觉得自己的精神力疯狂的蔓延向了天空,似乎在渴望得到太阳光芒的沐浴,尽管是异常的炽热,但是心中却是渴望奔腾向那永久的灿烂!

  忽然,林吟袖就在几乎控制不住的时候,她却感觉到一股温和的力量切断了自己的精神力。就仿佛是斜刺里伸过来了一把伞,遮挡住了炽热的阳光,阴凉着身体。正是方林觉察到了她的不正常而出手帮忙。

  “小心。”方林只说了这么两个字。他的精神力比林吟袖强大得多,因此更加能够感受到,这座玛雅金字塔就仿佛是一个深邃的黑洞,不过却因为林吟袖的身份而显得只是神秘,并不凶险。

  林吟袖大口喘息了几声,她喝了几口水。这个空隙方林也将手按在了水晶头骨上,但只是轻轻一按,便马上皱眉收了回来。微微摇头道:

  “不行,我目前的精神力或许能够用暴力来透入其中,但是要使它运作还不行。除非是能够穿戴上装备。”

  林吟袖此时却忽然觉得周围有些不大对劲,仿佛整个遗迹都“活了过来”一般。说得简明扼要一些,那便是多了人气。若说先前这里像是被废置了整整十余年的凶宅,那么此时就仿佛是刚刚才曲终人散的会场,还充满了欢呼鼓掌的余韵,活人呼出的气息,就这么短短的瞬间,就仿佛有一种古老而强大的力量复活了一样!

  “用你自身去启动水晶头骨似乎有些危险。”方林徐徐的道:“我估计要么有别的方法来强行启动它,要么就得具备比我目前还高的精神力才行,否则在这水晶头骨的增幅威力下,很容易迷失掉自我,同水晶头骨的共鸣一起被大自然将精神与自主意识所同化。”

  “当然,若是有人能够在完全放松,不与水晶头骨对抗而溶入大自然的这种情况下还保留自我意识,那么可以想象得到,那其实就是中国古代所说的遨游天地间,与天地同寿的境界了。”

  林吟袖却一直有些觉得还有什么关键的东西没有被想到,她仔细的想了一想,猛然回忆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在第一眼看到水晶头骨的资料的时候,她的眼前曾经泛起了一副残酷的幻象:

  “…….在玛雅金字塔的最高端,将一名全身上下都**的漆黑奴隶按在石台上,一斧用力将他的头颅斩下,在极度恐怖的血腥当中,鲜血若雾状一般的狂喷而出,蔓延弥散在阳光下,而这时候再将水晶头骨按在还在抽搐挣动的尸体脖颈断面上…….”

  “对了,石台!”林吟袖马上反应了过来,迅速的开始寻找这个台子,很快的就在玛雅金字塔的后部平台上找到了它。在石台侧面的前后左右镌刻着大量的壁画,根据上面的内容,很快就可以推测出“让水晶头骨开口说话的方法”有三种。

  一,便是那种能够直接与水晶头骨交流的特异功能者——当时的说法就叫做祭司。

  二,便是精神力相当高的人类(至少要比穿戴了装备后的方林高)。

  三,便是用活人献祭,拿活人身体里面尚未散尽的生气,怨气来支持水晶头骨的运作,这应该也是最为常用的方法。

  “要活人献祭么?”方林忽然想了想微笑道:“似乎后面正有一群蠢材来送货上门。”

  ……………两小时以后,茂密的丛林当中。

  四名黑人正手持原始的长矛快步奔跑着。

  他们的腿极长,奔跑动作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捕猎的豹子。

  这些黑人当中,奔跑在最前面的黑人眉心当中有一处疤痕,看起来就仿佛是烈曰一般。其余的黑人的太阳穴,脖子上面也都有清晰的伤疤。

  忽然间激烈的枪声响了起来!打得枝叶乱飞,呛人的硝烟味道浓重非常,但是这五名黑人竟是都没有死,他们用双手护住要害部位,子弹打在他们的身体的胼胝层上,仅能造成点点白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