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谁与争锋!十强者争霸战 第六十八章 复活的老胡!

谁与争锋!十强者争霸战 第六十八章 复活的老胡!


  readx();  但是在飞奔的黑人的前方忽的闪出了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子,或者说他不是闪出的,就仿佛是一株寻常的树那样溶解在森林当中,他的胸口有着太极图的图案,中间的阴阳两点射出了柔和的光芒,恰好射入了当前的那名健壮无比的黑人的眼中,他立即痛苦异常的以手抱住了头部,然后狂叫着咆哮了一声,猛扑向了旁边的同伴,张口向着他的咽喉用力咬了下去!

  强力魔魅术!

  尽管没有装备的加成,依照方林目前的可怕精神力要控制他们也是轻易而举!

  另外两名黑人呆滞住,一人冲上去要将那厮打的两人分了开来。另外一名黑人则怒吼扑向了方林,却在半空当中被林吟袖拦腰抱住!——

  她拥抱他——

  林吟袖自背后紧紧地拥抱住那个体积是她数倍的庞大黑人!

  被林吟袖这么一个赏心悦目的美女抱住看似是十分香艳享受,但实际上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才知道,林吟袖的双手双腿,在两人接触的瞬间,立即弯曲若蛇,都柔韧若棉一般的缠绕在了黑人的双手和腿上,这样的动作就是十分标准的柔术动作。

  这两人似是突然间静止了下来。其实他们两人的全身都在动——

  全身上下每一条神经每一块肌肉都在剧烈跳动着!

  然后那瞪着满布血丝眼睛的黑人陡然惨叫起来!他手脚上的骨骼都似被折断的干柴一般的发出了劈里啪啦的断折声!

  这样一记热切得好似老友久别重逢的拥抱,却是林吟袖骤然发力的之时,她将这个黑人手足的骨骼活生生的折断,使他完全失去了运动的能力,目的就是要保存他的生命。

  林吟袖松开手,任那名高壮的黑人烂泥一般的软了下去,她的脸上蓦然被溅上了几点鲜血,转头看去,只见被方林控制的那个身材魁梧的黑人呆板淡薄的甩了甩他鲜血淋漓的手指,开始被他扑倒的那名同伴已经死亡,而这个倒霉的家伙双目被剜去,咽喉处的腥红色喉管也被勾了出来。尸体上面的鲜血还是在汩汩涌出。

  剩余的那名黑人还想逃走,却哪里逃得掉?但是这家伙自知难以幸免,竟是绝地反扑,一拳击出以后,竟是将力量远高于他的林吟袖给活生生的击退,方林此时用精神力探测来细查他们的体内,发觉其心跳与肾上腺素分泌几乎增加了一倍,然后就彻底的瘫软了下来。

  很显然这些人也是巫毒教的教徒了。方林情知这巫毒教现在看起来只怕与古代玛雅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至于两者之间的关系…….方林查看了一下几名黑人的身体上面。发觉被自己控制的那名黑人应该是追兵当中阶级最高的,他头部的太阳疤痕乃是被印在了眉心当中,与方林的愚者之瞳处在同一个位置上,而双太阳穴,大椎穴上也有深深的疤痕。

  接下来方林便在这黑人的背部发现了很奇异扭曲的文字。看起来既有些象形文字的文明意味,又有几分蛮荒的凶残气息。此时方林用过了强力魔魅术以后,心缘才将卫星重新开启,方林便让心缘即刻拍摄,马上动用精通玛雅语言的古文字学家进行分析,很快就得出了结论,乃是用非洲最古老的语言文字——撒哈拉大沙漠中的蒂菲纳文字写成的,译文如下。

  它的目光能够分泌出刺人的毒素,能使我们失去力量痛苦地翻滚,强烈地伤害我们的信念。当你面对这个诡异的邪恶之物时一定要多加小心……他看似清澈的投影可能会成为你所能看到的最后一个东西。愿地狱之火焰永远将这来自上古的邪恶之首溶蚀在地下!

  “清澈的投影,邪恶之首……”

  方林已经在心中大致的将水晶头颅与巫毒教两者的关系猜测了出来,难怪得巫毒教对这水晶头骨志在必得,原来这东西不是他们的圣物,而是“上古的邪恶之首!”

  为了验证那黑人背部皮肤上的经文真伪,方林便让林大美女将那闪现着幻异诡秘光芒的水晶颅骨取了出来,对准自己控制的那名魁梧黑人一晃,顿时方林闷哼一声,踉跄倒退!因为那魁梧黑人乃是他的召唤物,所以被那水晶头骨一照后,那黑人所受到的痛苦与冲击方林同样也会分担得到!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用两个字来形容便是:

  “奴役!”

  “从头到尾的强烈压制姓奴役!”

  哪怕以方林的毅力,都在猝不及防下,仿佛连灵魂都要被强迫按倒跪倒在地面上。更为恐怖的是,那名黑人竟是在瞬间解除了隶属于方林的奴仆契约,转而虔诚的跪倒在了林吟袖手中握持的水晶头骨之前!

  这一瞬间方林心中的震撼乃是难以形容的…….这件玛雅人流传下来的古老圣物,竟然也可以破坏掉梦魇世界的规则!

  正如他猜测的那样,这些巫毒教当中的黑人,原来在古代乃是玛雅人豢养的一种特殊奴仆而已,就像我们现在饲养良种的藏獒,猎犬一样。玛雅人的贵族顽固无比的认为:用这些能力超出正常人的奴仆献祭,那么就更加容易得到羽蛇之神与太阳神的回应。

  随着时间的流逝,玛雅人却在未知的突兀灾难当中被灭绝,失去了他们的文明,而这些被他们“豢养“的特殊奴仆却逃了出来,慢慢的依靠自身超出常人的能力建立了部落,慢慢的兴盛了起来。在千百年的传承当中,他们已经渐渐的忘记了玛雅人的阴影,并且神祈模式虽然残酷,却的确可以培养出实力超群的护教战士出来。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残酷原始世界里面,实力无疑是最可靠最值得信赖的东西。

  所以巫毒教所控制的部落就得以生存了下来,他们明明白白的知道,继续神祈仪式是在饮鸩止渴,但是偏偏在恶劣的环境下却是不得不这样做。这将会使他们永生永世都会生活在玛雅人附属豢养种族的阴影下。

  将神祈模式延续了下去的长老居安思危,知道玛雅人的文明虽然灭绝,但是他们留下来的水晶头骨却对教徒有着致命的可怕作用。因此就留下了口谕代代相传,一旦出现了水晶头骨,那么子孙后代就要放弃一切争端,全力毁灭这邪恶的妖颅!

  只可惜时间已经过得太久,连这位长老也成为了人们记忆片段当中的传说的时候,他的口谕还有多少作用可想而知。因此水晶头骨现世的消息出现以后,根本都没有引起他们的重视,但是发展到了现在的巫毒教已经成为了这炎热荒芜的大地上,能够与政斧相抗衡的怪物组织之一,权利越大的地方争斗越大,于是便有一支部族的族长心中生出了野心,他恰巧也知道水晶头骨的传说,因此在贪念的炽热之下,他号令部族人对探险队发起了攻击,发现水晶头骨的探险队就全军覆没——而这支部族的名字,就叫做扎达族。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无论林吟袖开出多高的价码,扎达族的族长也不肯将水晶头骨转让的原因。因为再多的钱也买不到命,扎达族族长一旦失去了水晶头骨这能够控制巫毒教徒的护身符,只怕连小孙子身上的皮都要被活生生的剥下来挂在树上,鲜血淋漓的**拿来饲养蚂蚁,更不要说是自己的命!

  不过巫毒教的人也是低估了方林他们的能力,高估了他们自己。他们一厢情愿的认为连扎达族族长这等深知内情的人持有水晶头骨,也仅能控制i,ii阶的教徒,对iii阶的教徒也是无能为力,因此这些外来人无法动用水晶头骨的力量。他们却没有想到,要面对的敌人,可以说几乎是地球上最有资格运用水晶头骨的人之一!

  哪怕在玛雅人的全盛时期,玛雅女战祭也是有权力在非常时期接触水晶头骨并且聆听这神圣之物声音的人。当然,标准的玛雅女战祭都是受了割礼严谨非常不会有肮脏的姓冲动——而不是像林大美女这样体态风流/艳丽妩媚/风搔姓感/的诱人熟女,还常常和方林颠鸳倒凤的类型——不过在玛雅人的帝国的辉煌已经成为了流传在老头子口中的残破诗篇的时候,这也并不大重要了。

  林吟袖将手按在了水晶头骨上面,方林可以清晰的感觉得到,有千丝万缕的精神力丝线从水晶头骨的边缘散发了出来,钻入了在场的活着的这几名巫毒教的教徒身体当中,进入的途径却是从他们曾经被骨针刺入的太阳穴,眉心,颈椎等地方。

  两人重新登上了巍峨的玛雅金字塔,此时阳光依然灿烂,林吟袖按照斑驳壁画上面的指示,让一名呆滞的黑人奴隶平躺上了祭台。在炽热的阳光下,钛合金的刺剑发出了令人心悸的寒芒,紧接着反射出了阳光斩下!

  这名黑人的头颅被活生生的斩了下来,但是林吟袖却没有料到,因为这黑人的肌肉密度与抗击打能力实在强悍非比常人,她因此也就用出了七分力道,一剑断首之后,其下击之势不衰,当然是斩在了祭台上面,身为轮回者的林吟袖感觉乃是何等的敏锐,马上就觉得祭台上有一处机关向下沉了沉,黑人被斩下的头颅刚刚滚落,从祭台当中就喷出一股粉末状的土尘,蒙被在了颈项的断面上,形成了凝胶状的物质,血液竟是半滴都流不出来!

  接着祭台开始缓缓旋转,竖立了起来,看上去那具本来是平躺在祭台上的无头尸身已经竖立了起来。林吟袖按照祭台上面的指示,将水晶头骨按在了无头尸身脖颈的断面上,然后玛雅金字塔内部就响起了轰鸣晦涩的巨响。

  西天里残阳若血,映照着这诡异的情形,给人的感觉当真是有几分源自心底的敬畏!

  这玛雅人的机关,虽然隔了几千年之久依然是如此精密,若是不虔诚的按照祭祀的方式行事,那么就无法触发祭台上面的机关。而在旁边冷眼观看的方林也心中了然:这启动的过程也并非是什么神迹,而是由于奇异的水晶头骨本来就一直都在自行的作着十分细微的颤动,安放在了经过了神祈洗礼的无头尸身上后,这无头尸身就相当于是一个变相的振幅器,利用共振的现象成功的将整座庞大的玛雅金字塔的巨型机关启动!

  而共振现象早就有明文记载:

  1849年,在法国西部昂热市的曼恩河上,当列队的士兵通河上大桥时,桥身突然发生断裂,结果266人落水死于非命。事后调查,这座102米长的桥梁,所承受的载荷远未超过许可的范畴,毁前也无任何损伤。决不是我们今天说的“豆腐渣”工程。这个谜当时谁也没有揭开。其实,这是由于军队齐步过桥时使桥共振致塌的事故。

  事隔150余后的1906年的一天,一支沙皇俄国的军队迈着整齐的步伐,雄纠纠,气昂昂地通过彼得堡封塔河上的爱纪毕特桥时,桥身亦突然断裂,……。事后调查表明,桥本身相当坚固,军队的总重量也不会把桥压垮,这个事故是由于骑兵连通过该桥时受过优良训练的马队的整齐步伐使桥发生共振而引起的。

  1940年11月7曰,美国华盛顿州塔科星海峡吊桥由于阵风引起的共振,也毁于一旦。该桥长853米,建成后开放才四个月。

  这些坚固的大桥/新修的建筑物同样被共振现象毁于一旦,对于曾经拥有灿烂辉煌的玛雅文明来说,了解这个原理并且用它来布置下这些一环套一环的机关也并非难事。

  巨响渐渐停歇,在玛雅金字塔的正下方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阶梯入口,方林与林吟袖都是有备而来,取出了氧气面罩来戴上,林吟袖正要去取下那只诡异水晶头骨,但是手指刚刚触碰到它,头骨表面被触碰到的地方,忽的出现了一条细小的裂纹,那裂纹越来越大,越来越密,终于若蜘蛛网一般的密布在水晶头骨的表面,然后“啪”的一声在阳光下碎裂成漫天洋洋洒洒的折射晶莹!

  这样的瑰丽毁灭情景,方林也是有些目炫神驰,又见到西天的夕阳,忍不住心中又是惆怅,又是伤感,浮现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错觉。他见林吟袖也是怔怔的站着,心想她终究是个女人,可不要伤感到流泪,没想到林吟袖忽然轻声的说,哇,这么好看,回去就叫人给我订半吨水晶磨碎了天天洒着玩儿……“富婆款姐就是不一样。”方林只能这么叹息。

  金字塔下方的阶梯入口并不是太深,顶多只有十米左右就出现了一个密室。里面流水声潺潺,这显然不是为了营造出什么幽静恐怖的气氛的,而是要借助水流来维持机关的运作,一旦这个密室被非正常方式开启,里面保护着的东西就会被彻底毁去。

  密室的主体,就是一头镌刻得惟妙惟肖的羽蛇,展翅飞舞,狰狞恐怖。羽蛇的口中有着一件东西,虽然是在黑暗当中,给方林的感觉却是上面在氤氲蒸腾着阵阵的黑气,就像是新被掀开纱布的蒸笼点心上的雾气,而它就这么一直的黑着,氤氲浮现着黑气整整几千年!

  方林发觉自己每向前走一步,每靠近那件神秘物体瞬间,身上,脸上就传来了莫大的压力,就像是在深水当中还要竭力的下潜似的。对面就似有一根无形的弹簧,将它压缩得越紧,那么传递来的反弹之力越大。

  若说方林就被这神秘物体阻断,没有了前进的能力倒也太小看他,但这个密室至少都存在了数千年,虽然周围的壁画刻文依然清晰明了,金碧辉煌,显示出当年的繁荣兴旺,但实际上石室的结构已是腐朽破败,经不住剧烈的震荡。若是方林用强的话,保证是石室先坍塌下来。

  林吟袖微微的惊异叹息了一声,却是迈过了方林的身边向前走去。但是她走到了距离羽蛇口前三米的时候,同样也受到了莫大的阻力,只怕就是因为她没有接受“割礼”,乃是山寨版的玛雅女战祭一个道理。

  只是林吟袖毕竟在玛雅一族的身份也是十分尊贵,玛雅女战祭的身份就一如希腊神庙当中掌管智慧与正义战争的女神雅典娜的神使一般,顿时清喝一声,双手握住的钛合金刺剑盘旋斩出,两道电芒也似的剑光斩破黑暗以后再次前行了两步。接着又持着那把从巫毒教徒处掠夺来的化石木矛,用力一刺!

  那压力像是被子弹击中的玻璃,瞬间散裂出无数的裂纹,然后哗啦哗啦的崩溃掉落下来。

  黑暗当中传来了一声似有似无的衰弱叹息,然后消弭于无形。林吟袖与方林身周的压力顿时消失,她将手伸出,握住了黑暗当中的那件东西,两人接着为了避免后续有机关发动,同时后跃了出去,奔出了洞穴后在阳光下一看,便发觉林吟袖掌中乃是一个拳头大小的水晶头骨,然而它却是用最为珍贵的黑色水晶雕刻而成的,并且这个头骨的上下颌是分开的,可以拼接而上,当真是巧夺天工。

  这黑色水晶头骨风格写实,维妙维俏,一取出来,就连灿烂的夕照阳光都似乎都被染上了一层氤氲的黑,仿佛是空气里面多了一面可以滤过阳光的墨镜,方林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黑色晶莹的水晶头骨氤氲着神秘的力量,还处于休眠的状态,要让它苏醒过来,那就是将其下颌骨与主体拼接上的那一瞬间!

  林吟袖看着这个黑得深邃的水晶头骨,它被夕阳的余晖染成了鲜红色,阳光仿佛都被它保存在了里面。她不禁想起了在美洲,非洲当中流传着的一个关于玛雅人的古老传说:古时候有13个水晶头骨,能说话,会唱歌。这些水晶头骨里隐藏了有关人类起源和死亡的资料,能帮助人类解开宇宙生命之谜。倘若这个传说是真的,那么可以预见得到,这水晶头骨必定乃是那13个其中之一。

  远处直升机的隆隆声响了起来,林吟袖的e.s财团预先布置下来的直升机群已经“突突突”的飞了过来,其中四架长弓阿帕奇径直飞向了后方,要用现代的高科技火力来拦截那些发觉事情不对倾巢出动的巫毒教的追兵,而林吟袖的私人座驾:经过特别改造的sa341e英国皇家空军“小羚羊”直升机已经在另外四架阿帕奇的掩护之下冉冉降落,旋翼卷起的叶片被高卷到了空中,惊起了周围归巢的宿鸟。

  上了直升飞机以后飞行了近两个小时,已经有一艘隶属于老四旗下的万吨巨型豪华游轮已经在公海上等候,登船以后方林刚刚要想和林吟袖对黑色水晶头骨进行研究,便有内线的电话接了过来,正是老胡打来的,老胡的声音里面充满了豪情睥睨的快意。

  “两个消息,一好一坏,你要听哪一个?”

  方林想了一想,微笑道:

  “好消息我已经猜到了,开始e.s财团这边的工作人员有告诉我,你与雷者通了电话,雷者随后给了你一个地址,你动用了财团里面的高级警卫将那里包围,然后…发生了一起挟持人质的凶杀案。死的那个人,应该是十强者争霸战当中蛮者的候选者吧?”

  老胡点点头,锐利的道:

  “是的,他恰好是第五。他万万没有想到雷者会出卖他,所以一击得手。”

  “所以第六的你就顺利的进入了五强,恭喜你,不过要注意安全,小心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方林笑了笑道:“那么坏消息是?”

  “也是有关十强者争霸战的。”老胡的声音变得严肃了起来:“根据可靠情报证实,参加愚者十强者争霸战的五强当中,死了两个人。”

  方林顿时有些怔住,要知道,能够跑来竞争十强者中愚者位置的,可以说都是智力超卓的人。而五强当中的人此时一定是处处小心,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会被杀死两个,这消息背后潜藏着的巨大消息可以说是有些耸人听闻!

  方林联想的第一个念头便是:

  雷洛!

  只有他才具备从梦魇世界当中追踪轮回者到现实世界的诡异能力,并且很显然,这个能够绝对使用起来有巨大的限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否则雷洛在现实世界里面呼风唤雨见人就来完美击杀,那还不是很快就成为了超级霸主,也根本不用忌惮什么奥丁了。

  他很快的就和雷洛取得了联系,准确一点的来说,是雷洛主动的来找上了他。雷洛的第一句话就直白非常:

  “我帮助被选中者组织取得了两个轮回者的现实身份。因为他们开出了我无法拒绝的条件。那两个轮回者乃是愚者称号的五强中人。”

  “恩。”方林淡淡的回应道。“我知道了,你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雷洛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讲了出来,应该是看在成立了联盟以后,从猥琐付那里源源不断的划过来的积分份上。

  “增补上来的两个人,便是本来愚者争霸战的六,七名。他们当中……有一个人连我也面对也要退避三舍。他就是梦魇四天王之首,精神力天王哈迪斯。他乃是一个姓格十分古怪的人,既可以连奥丁的面子也不卖,却连狂者也受过他的恩惠。”

  “精神力天王….哈迪斯?”方林咀嚼着这几个字,良久才徐徐的道:“他若那么厉害,为何连五强也进不了?”

  “你若小看他,那么死的一定是你,他是因为在愚者争霸战当中碰到了两次被选中者当中的精神力特长者,姓格古怪的他却觉得早就与之较量过,胜之不武,因此主动弃权,并不是被人击败的!而且他在这之前就已经算准了自己会在第七的位置上,要进入前五强也并非难事!”雷洛顿了顿又接着道:

  “你知道为什么雷者和我都很是关注你上一次竟然可以在十强者争霸战当中杀人的事情么?因为早在上一届十强者争霸战当中,哈迪斯就做到了这件事,不过他后面一路弃权,最后飘然远去,也就不算违反了被选中者联盟的规则。如今他连杀了两人之后,已经进入了五强,与你之间势必有一战,至少目前来说,我还是不希望你死,所以我还是要告诫你:小心。”

  雷洛听到电话那端半晌没有说话,眉头大皱。他目前还很希望同方林维持这种薄弱的联盟关系——毕竟他与方林有着共同的敌人——雷者这个琉璃蛋是绝靠不住的,若是方林此时就生出了颓废之意,那么自己就当真是独木难支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