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十八章 七百贰拾式•炎重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十八章 七百贰拾式•炎重


  八神家,草家,神乐家当年都是天皇麾下的除魔师。三个家族的家主联手曾经封印斩除了大多数的魔物,交情贯穿数千年十分深厚。但是八神家与草家的恩怨也是十分绵长的,起因是当时还叫做八咫琼苍月和草雉旭日同时爱上了一个女人,两人因她而反目,八咫琼苍月一怒之下,将姓氏八咫琼改为八神,三大家族出现了深深的裂痕,但是在神乐家的极力维护下,还是没有破裂。

  随着时间的推移,八神家与草家的矛盾渐渐缓和,但是到了八神庵的父亲八神月的时候,这个矛盾便被加剧了。心高气傲的八神月无法忍受自己在实力上会被压倒在草柴舟之下,于是便从暴风高尼兹那里偷学了不完全版本的八稚女。这件禁忌的事情被眼中揉不得沙子的草柴舟告到了天皇那里,八神月受到了惩罚,受到了严厉的斥责与侮辱被驱逐出了出去。八神月练成了八稚女以后,便去寻找草柴舟复仇。

  败。

  并且因为两人同时使用了巅峰的力量,都是无法留手,因此八神月被草柴舟的超大蛇雉打的灰飞烟灭。

  八神的母亲也郁怒之下,很快吐血而死,传说八神的红发就是被母亲的血染红的,从此永不褪色。

  对于草柴舟来说,他失手杀死了曾经的好友/战友八神月,并且还导致他家破人亡,八神从小就成为了孤儿,心中是有相当的愧疚的,这一天就是他杀掉八神月的日子。为了求得内心的宁静,草柴舟每年都会往当年那一战的战场处去祭祀。

  方林对于这一段经历可以说几乎是倒背如流的,所以草柴舟要去的地方他也是了然于心,很快的就返身走了出来。开着保时捷冒着细雨向着东京市外的富士山麓高速行去。

  在富士山麓有一个地方叫做幻樱之地地地方。这里乃是一处颇为有名的公园,背靠富士山,但是每年在樱花开放的时节都会有人突兀失踪。或者看到不干净的被吓到魂不附体,警方无论如何也找寻不到原因,其实这里就是三大家族进行修炼的地方,因为要掩人耳目的缘故,所以才刻意地造出一些灵异事件来。

  这里也是当年八神月与草柴舟决战之处。

  方林将保时捷远远的停了下来,徒步上山。他走路很是轻巧,看似没费什么力气,可是若是人闭上眼睛的话,则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存在,用八个字来形容的话,则是轻盈若猫,警悍若豹。

  这个叫做幻樱之地的地方既然是两大家族的禁地八神在父亲死后身为八神家的唯一继承人,已经宣布退出了那么自然有人守护。方林的精神力探测之下,将这些人地位置一一扫描在心中。只是自己依然坦然上行,看起来带了三分谨慎,三分谦恭。三分从容,却还有一分不可一世!

  树丛一阵响动。从两边突兀地出现了两名身穿黑色西装。手持警棍地男人出来。冷冷地道:

  “先生。前面是私人禁地。你不能再往前走了。”

  方林眉毛也不抬。淡而不失诚恳地道:

  “我有要事要求见草柴舟前辈。”

  “不行。”那两名警卫断然道。但是他们马上愕然。这里山路崎岖狭窄。仅仅可容一人站立。他们两人丛旁边抢出并肩而立。已是将山径堵塞得严严实实。但是他们说“不”字地时候。方林还在他们地身前。只是“行”字收声地时候。这两人忽觉眼前一花。却发觉这个穿着名牌服饰地年轻人虽然还是那么亦步亦趋地走着。已经将他们远远地抛到了身后。

  每年樱花盛开地时候失踪或者被吓到地人。都是由这些两大家族地外围成员出面打发。都是只有他们吓人。没有说他们反过来被人吓到地道理。然而这一次方林这个家伙却着实令他们两人吓了一大跳。立即大呼小叫地追了上去。

  诡异的是两人在后面拿出了吃奶的劲头猛赶,方林却是在前面缓步行走,但不知道为什么,双方之间的距离不仅没有缩小,反而还在猛烈的扩大。给人的感觉那两名警卫才是在缓步走,方林才是在使劲猛赶。

  很快地。方林在前面不疾不徐的走着。后面跟随了七八个大呼小叫疾奔着的警卫。天上飞洒着小雨,雨中满山都是被洗刷的新绿的蓊郁树木。一株株在风中摇曳,欢笑着。前方视野一宽,就出现了一处被葱绿树林掩映的洼地上,团团生满了茂盛的灌木,正值花期,四面围满了一朵朵吊钟状的黄色小花,花儿虽小,却一大簇一大簇的,凑搅在一起犹如一带带欢笑着地黄绸子装点着这个美丽地地方。

  而灌木从中央,却是突兀的出现了大概长达十米,宽约两米地一条焦黑色的长带。上面竟是寸草不生,与周围生机勃勃的环境形成了相当大的对比。

  一个黑发的中年人穿着墨绿色的和服安静的站在了那条焦黑色的长带旁边,他的和服镶嵌着金边,上面缝纫着三轮鲜明的烈日。这乃是草家族当中族长的特权,只有族长才能在唯一的服装上绣有三个大烈阳战纹的特殊超凡天命。

  这个人的身份自然是呼之欲出,那当然就是草柴舟。

  那条长达十米,宽约两米的一条焦黑色的长带,便是禁千二百十一式?八稚女与超大蛇雉的初次碰撞所留下的记忆。八神月被超大蛇雉正面命中,连尸体都没留下来,直接化为飞灰,这里的地面也被永远诅咒也似的寸草不生。

  方林在远离草柴舟三十米之外便站定,深深鞠躬道:

  “远方的旅人求见草家当代家主,请原谅我的冒昧,因为有人告诉我,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能够解决我的难题我却只寻找得到您的地址。”

  这时候那群警卫已经赶了上来,他们也知道自己与方林之间的巨大实力差距,远远的隔了方林两米远呈扇形站定,大声喝令方林退下,双手抱头之类的无意义废话。方林此时已经将自身体内的天国神族血液气息压抑到最低,用愚者之瞳在体内形成精神力屏障将之包裹了起来。应该是没有任何泄露的危险。

  草柴舟先是挥了挥手,让那些警卫退了下去,接着继续的凝视了一会儿焦黑的凹坑后才道:

  “你说有人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或许能够解决你的难题我们抛开你的难题暂且不谈能够解决你的难题的另外一个人是谁?”

  他的声音并不显得苍老,只是充满了疲惫与沧桑,让人一听就联想到了缠绵病榻四个字。方林早已经料到了草柴舟有这一问,叹了口气直接道:

  “八神庵。”

  听到这个名字,草柴舟悠悠的叹了口气道:

  “哦。”

  方林见到他的模样,便知道自己还不足以打动草柴舟,这其实也是相当正常的事情,方林便在这个老头子离开之前将手心一翻,顿时“蓬”的一声腾起了一股炽烈翻腾的蓝色火焰!纵然天空当中还有蒙蒙细雨,但是雨水落在火焰上,反而似燃料一般使火焰更加洪炽,给人的感觉乃是汪洋若平静的海面!

  这一下子草柴舟的眉头顿时微微一皱!然后立即难以自制的好奇心大盛,他同样也是身为控火者,知道这世界上能够凭借自身的血统召唤出火焰的,除了八神的紫焰与草的苍炎之外就极其罕见。(老头震元斋是依靠喝酒来喷火,比利是借助的棍子上面的机关。)而蓝色火焰的人则根本都没有听说!

  他望着方林手心中跳跃的火焰,转过身来,沉实如铁的身影缓缓的从山路上行了过来,每踏出一步,脚下都是一个水印,他行进间除了腿部在动,浑身上下都是绷紧了的弦,没有丝毫震颤,看上去整个人就仿佛是行云流水的在山间飘行一般。

  单是从他的身影里,就可以阅读出一种强烈的冷漠。使人无由的觉出,他是个哀大于心死的人。毕竟自视极高的他在去年(KOF95)当中,竟然被BOSS卢卡尔洗脑成为了他的帮凶,如此打击当然令得草柴舟心结难解。

  猛然间,草柴舟一反手,右手划出了一个诡秘的幅度由下自上的打出了一条火焰的弧线,感觉就像是出现了一条由燃烧着的熊熊红色火焰构成的弧形衣带。瞬间就跨越了与方林之间的距离,方林不敢掉以轻心,双掌向下一按,蔚蓝色的火焰大盛,阻下了草柴舟的这一击,淡蓝色的火焰与草家的苍焰融合在了一起,马上就发生了极其猛烈的爆炸。

  方林正要抽身飞退之时,草柴舟却是已经矫健异常的回身用左手再次拂出了一条宽约三十厘米,长达两米的弧形红色焰带,抽击在了方林的胸口上,将他的浑身上下都包绕在了熊熊的红色火焰当中!

  这正是草柴舟连草京也没有传授的的独门绝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