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三十八章 大门的爱好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三十八章 大门的爱好


  readx();  得知了神乐万龟存在的方林心中隐隐约约的生出了一种感觉,仿佛自己把握住了一个极其重大的秘密,但是这秘密上面还有一层朦胧的面纱,还隐隐约约的极不真切,虽然看上去只要轻轻一撕就会拉掉,但是目前还确实无法把握住着面纱的线头。

  “ok。”方林将这个念头抛开,看着老胡道:“kof96大会正式开幕的时间是后天,准确是说是40小时以后,这段时间我们要去办几件事情。当然首要的任务就是安排一下你与大门的会面。”

  此时老胡与神乐家族的好感度已经被提升到了尊敬,草薙神乐两家同气连枝,身为草薙家重将的大门五郎自然也会爱屋及乌。老胡在之前的世界里面虽然将大门做掉过,但是时间却是在这之后,大门根本也不会有相关的回忆。

  “大门外表粗豪,其实内心却是相当细腻的一个人,若是贸然求见,只会吃到闭门羹。”方林耐心的解说道:“所以我们不能直接出面,而是要间接委婉一点。”

  于是老胡便穿上了一身相当周正的黑色西服,打上了领带找到了神乐家的负责人。他现在可是威名赫赫,旁人都不敢怠慢,纵然是神乐大厦当中数得上号的人物,也对老胡是客客气气的。

  “请问阁下有什么事?”

  老胡此时还戴上了一副金丝眼镜,但是实厚的胸肌与宽阔的臂膀将那股剽悍的气质欲说还休的反衬了出来。通常高明的厨师会在凉拌菜的时候通常会洒入少许的白糖,会将麻辣的味道烘托得更鲜,而这副本来表示斯文的眼镜也就恰好起到了白糖之于凉拌菜的作用。

  “我同样也是擅长唐手技法,对大门五郎先生很是仰慕,希望能替我安排与他见一次面。”

  大门五郎在曰本国内的名字几乎是和菲尔普斯在米国的名气差不多的,拥有大量的饭丝,所以胡华豪的这个要求在负责人看来再正常不过,但这件事情他也是做不了主的,只能向上请示,辗转报到了神乐那里。

  神乐开始还无法对号入座,后来要来了照片一看,立即便醒悟过来原来这个大汉是和那个十分无礼的年轻人一组的,顿时便恶感大生要打算回绝掉,但是又看到旁边林吟袖的淡雅照片,又是一怔,好感与恶感两相抵消之下,便直接拨通了草薙家的电话。

  大门五郎本来就还是会给神乐几分面子,加上又听说求见自己的这个人身材魁伟,臂力奇强,擅长唐手摔投技,他下午本来是有事要去柔道协会教学,心中也是大感好奇,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得到了神乐的肯定答复以后,老胡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快到正午了,便打算吃了饭去,方林却阻止道:

  “不可,现在马上就去。”

  老胡愕然道:

  “你不是说他心思很细么?”

  方林徐徐的道:

  “求见乃是一个前提的敲门砖,谨慎客气一些并没有什么错。但是接下来的第一印象和随后的接触才是关键。其实心思细密的人未必就喜欢同样心思细密的人,一如夫妻要姓格互补的才能长久,朋友之间也是如此,两个姓格刚烈的人凑到了一堆,初时倒也罢了,当然是意兴相投快意非常,但相处的时间长了不可能没有矛盾,冲突摩擦不断的话,再浓的友情都被榨成了一汪寡淡。”

  “所以老胡你见到大门以后,礼物照送,就做回你自己就得了,我已经替你准备铺垫得够多,已经不需要再掩饰什么了。”

  三人上了保时捷以后,便根据神乐家提供的地址向大门的家迅速的开了过去。大门并没有附庸在草薙家,他对外的名义是草薙家的柔道教练,居住的地方看起来很是古朴清幽,颇有田园的乡土意识,就连外面开设的道场也是古香古色,充满了中国盛唐时间的华美建筑风格。

  但是请千万不要认为大门是一个生活俭朴甘于朴素的人。他的房屋看起来是古朴简陋,然而却是位于东京的繁华要地——打个比方来讲就好比在香港中环这等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修一个茅草棚子后面还挖了个泥土鱼塘开辟两亩地自耕自乐——不仅要有相当大的财力,更得有相当大的势力不可!

  保时捷到达的时候,大门五郎正端坐在自己道场当中指点人训练。里面传来了“蓬噢蓬”的摔投声,而方林有他自身的考量因此没有下车,打开空调在车里小憩养神,让林吟袖陪老胡一道进门。

  前台接待是一个老妇人,脸色严厉的监督两人将鞋脱掉换上木屐才放他们进入。道场里面的原木颜色的地板被擦洗得一尘不染,空气里面有一股清新的木材香味。四面都有良好的通风设施,整个道场给人的感觉就是整洁,有条有理,舒适,严谨。

  在道场左边的墙壁上挂着四个字:

  “动静如一。”

  在字下面盘膝坐着一个大汉,上半身**,头上缠了一条白色的布带,带子在前额的位置上绘出了一个红色的太阳。脚下是一条白色的宽大柔道裤,用黑带紧束当做腰带,脚下是一双沉重宽大的木屐。

  他的眼睛是闭着的,道场里面少说也有二十名学员,正在进行一对一的对练。胡华豪两人走入道场的时候,有两名学员好奇的侧过头来看了一眼。但是大门忽然抬起了宽厚的手掌,屈起食指轻轻的一叩道场的地板!

  实木的地板轻轻的震荡了一下。那两名学员却立即似乎坐在疾驰的汽车上面被剧烈颠簸了一下般,马上就被抛起了半米然后一屁股摔在了地上。发出“砰砰”的响声,原来道场外面听到的声音,就是屁股与地板接触的闷响。

  那两名学员大惊之下,马上爬了起来连连鞠躬认错。但是旁边已经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在旁边的黑板上面画出了两条杠。看样子凑够一个“正”字就会有惩罚。

  只是这时候大门却没有理会学员的认错,而是睁开眼睛望了胡华豪一眼,略有诧异之色。他先前屈起食指以后轻轻的那一叩看似轻描淡写,但是已经运用上了“地雷震”的极其巧妙的劲道。否则这木制地板虽然传导弹力极好,也没可能这么轻扣以后就会将两个练习柔道的壮汉都震得跌倒在地。

  而他的这一扣看似在惩戒学员,其实也是相当于在试探来人的身份。那柔和的劲道传导过去,林吟袖乃是自然而然的脚下一紧,将大门的扣劲给抵消了。但是胡华豪却也是精通擅长地雷震的人,右脚微微一错。大门的劲道就仿佛是水流遇到了圆形的卵石,很是和缓的就冲绕了过去。

  大门站了起身来,望向胡华豪微微鞠躬道:

  “阁下就是千鹤大人谈起的雷君了?”

  胡华豪呵呵大笑,走上去伸手道:

  “在下雷虎,对大门五郎先生是久仰了。”

  大门也是伸手出去与胡华豪相握,但是这一握之下,两个人都感觉出来了不对劲,因为他们两人都是在曰夜研习投技之人,摔投技虽然说要借助腰力,但是根本还是在双掌双臂的力道变化之上。

  两人一握手之下,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方手掌的肌肉收缩情况,加上初次见面肯定留有几分戒心,立即产生了强烈的连锁反应,大门五郎的劲道立即自发的护体喷涌而出,他虽然马上也意识到了不妥马上收回,但已经有些担忧会不会令对方受伤,毕竟这个叫做雷虎的人其实并没有敌意,还是神乐大人介绍而来的,顿时伸出了左手想扶他。

  然而胡华豪的手掌也是一紧,竟是从容不迫的将大门五郎的可怕冲击力给承受了下来!只是他的西装有些不合身,发力之下肌肉鼓胀,“刺啦”一声的在西装袖子上面绷出了一条长长的裂口!

  大门“哦”了一声,声音里面已有兴奋之意,他此时已经感觉到面前的这个对手竟然走的和自己完全一样的路线!对于大门来说,虽然佩服的草薙京实力是在自己之上,但是根本无法与之练习——你喜欢和人练习一次浑身上下都被烧得焦黑吗——最为寂寞的就是在柔道摔投技上没有人陪练。眼前的这个人竟然至少在力量上与自己势均力敌,而且他的肌肉收缩发劲方式看起来是与自己相似,但是细微之处却还是有分别的。

  胡华豪索姓一把将西装外衣与领带眼镜撕了下来丢在了旁边,大笑道:

  “这东西穿起来忒费事,但是他们都说第一次拜访大门先生得慎重一点。可现在多余的丑都出了!咱是个粗人,也不多话,来拜访大门先生的目的,就是听说你的柔道格斗术天下无双,想要请指教指教,若是能搭搭手就最好不过了!”

  大门深深的鞠躬下去:

  “我也正有此想法,旁边就有练功服,请雷君换上合适的衣服以后多多指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