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三十九章 暴风高尼兹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三十九章 暴风高尼兹

  readx();  “换什么衣服!”老胡豪笑道:“西装领带虽然紧了点,这衣服倒还合身,来来来!”

  他的这句话初听有挑衅的意思,但是再配合上胡华豪的语气语调,却是给人以豪情盛概,十分豪爽的感觉,就仿佛是在邀约好友拼酒一般,叫得若要打生打死,其实却是友情热烈的碰撞。

  大门五郎先是眉头微皱,显然为老胡的拒绝不快,接着却是露出一丝几不可寻的释然之色,他外表很是魁梧,心思却细密,胡华豪虽然给他的感觉是相当直爽,以至于刺得他有些不适应,但是大门一直都是宁愿同这样的粗豪汉子打交道,也不愿意对着的是一个心思细密的可怕家伙。

  胡华豪和大门五郎站到了场地当中,两人按照规定相隔八米的距离。旁边的学员更是兴奋无比,他们入门的时间不久,都从来没有在现实当中看过大门五郎如此认真的对待一个人,怎能不激动万分。大门对着胡华豪微微鞠躬,左手掌右手拳“啪”的击打在了一起,胡华豪则是一抱拳,两人之间的切磋便随着裁判的哨声正式开始!

  哨声刚刚响起以后,两人竟然是同时奔跑着逼近对方!那些学员又是一声惊叹,因为树大招风的缘故,在他们观看的录像印象里面,从曰本各地前来找寻大门五郎切磋的人也是不少,但是无论是合气道,柔道,空手道的高手,一开始以后都是向后退却,以游斗的形式来与大门五郎进行缠战,甚至连草薙京也是如此,就没有一个人敢于正面对着奔跑起来的大门直冲而去。

  眼下却出现了这么一个例外!

  大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伸手搭向了胡华豪的肩头,胡华豪却也是同一个动作,看起来就仿佛一个人对着镜子在做动作一般!两人都没有闪躲,显然对自己的臂力都极有信心!

  大门与老胡的粗壮若石柱一般的胳膊交缠在了一起,肌肉呈现出了明显的块状,青色的血管若蚯蚓一般蜿蜒在皮下,一根一根的浮现了出现。这是力量的争斗,肌肉的撞击!

  两人僵持了三秒,马上分开,老胡丝毫没有停歇,马上一拳轰了过去,大门上身前倾,双手化成掌状向前拍出!拳掌相撞发出一声闷响,两人同时被反震之力激得踉跄后退,但是大门却少后退了一步,显然他的力量比起老胡来说还要略胜一筹,不过胡华豪有迪肯的残暴这个最大的底牌,若真打起来倒也不惧。

  这一次交锋以后双方对对手的实力心中都有了数,毕竟是切磋而不是生死决斗,总不能把对手往死里打,胡华豪是指望在大门身上淘到一些宝贵的经验与指点,而大门则要看在神乐的面子上,并且也觉得这个陪练难得,也不愿意轻易伤人。

  大门既然试出自己力量占优,大喝了一声,踏出了一个重心相当低的马步,右拳从上到下直砸了下来。他打出这一拳虽然是全身动作,但是仿佛浑身上下的精气神都集中在了拳头上面,将旁边人的精气神甚至眼神,思想都完全的吸附在了他的右拳拳头上,这拳若雷一般由上至下的砸下,就仿佛是泰山压顶一般。

  这正是大门的特殊技:玉溃!

  在实战当中,就连卢卡尔的飞行气劲重力黑暗波也能被大门的玉溃一拳击破!由此可见威力之强悍。

  但是面对这一拳的胡华豪却是直接使用了暗金鞋子上面附带的技能:残影!

  顿时他身形一晃,众人的眼前赫然出现了胡华豪分出来的七条人影,迅速的迎着玉溃的这一拳冲了上去。

  而胡华豪此时走路的姿势很是怪异,虽然是在跑步,却是重重的提,轻轻的放,给人以一种吃力的蹒跚行在泥泞道路上,鞋底沾染上了大量的湿润泥土因而相当的沉重,起步的脚也提得很低很平,若是在用脚丈量着与敌人之间的距离一般——

  行步如趟泥,脚不过膝。

  这正是胡华豪苦修的八极拳的步伐!

  大门五郎击出的玉溃穿透了最前方胡华豪的虚像后,立即在半空骤然顿住,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整座道场连同内部的空气都随着大门的拳势为之一窒,他马上就要收招反击,然而胡华豪的第二个影子已经趟着这样的怪异步伐近身逼到了他的面前,已经进入了八极拳“打人若亲吻”的有效攻击距离。

  胡华豪伏低了身体,用厚实的肩部重重撞击大门收回防护的双臂上,他以肩部为发力点,又结合了腰胯部的扭转力,合全身之力向对方靠去。大门闷哼一声被震得踉跄倒退,脚下的木屐啪啦啪啦的将坚韧的木质地板踏出了一个个清晰的碎裂凹痕,显然吃了不少的亏。

  旁边观看的学员发出了惊呼,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大门五郎出手就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而胡华豪却是乘势追击,重重的击出了一拳捣向了大门的腹部,这一拳在空中甚至打出了呼啸的风声,只是他这一下其实就有留手了,毕竟这一次来不是杀人败人而是求人的。

  但在拳头即将击中面前对手那一瞬间,大门却是忽的后退半步,稳稳站直,双手一个交错,胡华豪的那一拳却像是主动迎上了大门交错的双掌。

  大门的绝技:根返!(↓↘→b/d)这一招乃是架格住敌人的攻击后,强行给敌人营造出破绽,再立即进行反击的强悍招数,只是对敌人的出招习惯要把握得相当的透彻,否则这一招用出来对手不出手,则很可能遭受到敌人的强势反击。

  胡华豪一拳打中大门交错的双掌以后,立即觉得自己的这一拳的力道似乎打进了一个高速旋转的漩涡里面,被冲击旋转以后又遭反激回来,整个人的身体都为之一搐。而大门已经挽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拉扯到了身边一个过肩摔。坚韧的木质地板“啪嚓”一声,木屑飞溅,终于承受不住这等巨力,碎裂出了一个人型的巨大破洞。

  大门一把将胡华豪从地板的破洞当中拉了起来,怒气冲冲的道:

  “你这一拳为什么要留手?只用了四分力吧?是觉得我接不住你这一拳,还是认为你这一拳就把我打死了?”

  老胡本来想分辨两句的,但是想到了方林的告诫,说是大门五郎喜欢同没有心机的人打交道,于是便有些惭愧的摸了摸头,无言以对的样子,大门五郎见了他的反应,心中暗暗满意,便正色道:

  “雷先生你若是尊重我,就请拿出全力来对我,否则不如不比的好。”

  胡华豪为难道:

  “可是我毕竟是来登门拜访大门先生的,要是……”

  大门面沉若水,轻轻击掌,却震得推拉纸门上的活页“沙沙”作响,立即站出来了一名学员,深深鞠躬以后从后面拿出来了一把武士刀,然后用力斩出,面对那斩来的一刀,他竟猛然以粗大如树干的手臂迎上!

  利刃竟是被他的肌肉所夹紧,难以寸进,那刀上附着的斩力竟根本发不出来,然后大门闷吼一声,简简单单的一将手臂一振,那名持刀的学员立即大步摔跌了出去。

  胡华豪见了对大门的能力心中也是有些心惊,立即正色道:

  “我知道了,一定会全力出手。”

  大门这时候才转怒为喜,拍了拍胡华豪的肩膀道:

  “你我二人却是难得一会,你也一定在苦恼平时找不到人练手过招吧?下午别走了,我们继续好好的切磋一下。”

  老胡来的目的就是这个,怎会不答应?这时候林吟袖又在按照方林的吩咐在外面订了餐送了过来,却是一种叫做荞麦面的很普通的小吃。

  这种荞麦面的吃法是先煮后蒸,然后将面条放到有热水的桶上食用。而旁边用许多雪白的碟子盛着各种各样的配菜,如油炸食品,海藻类,鸡蛋,海鳗和鸭肉等,都可以加进荞麦面里。而这荞麦面的颜色也很是华丽,乃是粉红色的,是由混合的新配菜如樱花瓣,菊花瓣或绿茶和荞麦粉混合作成,因此色彩亮丽。

  老胡是对这面的味道很不感兴趣的,好在旁边那些雪白的碟子里面的配菜相当多,旁人吃面是以面为主作料为辅,老胡是以作料为主面条为辅。但是荞麦面却是大门五郎最喜欢的食物,吃得好吃得饱心情就好,自然就可以给老胡多漏点心得了。

  胡华豪与大门五郎一见如故被留了下来,这一留看来是会留到大会开幕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本来方林计划的最好结果就是这样。毕竟老胡在大门身边越久,学到的东西就越多。而林吟袖也是把握住了神乐千鹤的好感,成功的与她关系打得极好,她的任务就是尽量的摸清神乐家的底牌。

  而方林当然不会闲着。

  他此时先开着保时捷进入了一处超市,然后迅速的从超市的后门走了出来,拐进了一条小巷,然后随意的从小巷的那头走了出来。

  十分钟过后,方林已经成功的改扮成了一个外来的旅游者,戴着反向的棒球帽,一身牛仔装,脚下是阿迪达斯的运动鞋,墨镜架在额头上,吹着口哨随意的走着。

  他又逛了一会儿,确定将后面的眼线彻底的甩掉了以后,便叫了一辆出租车,递出了一张纸片以后,很礼貌的用蹩脚的曰语说:

  “请送我纸片上的地址,谢谢。”

  “东京阳光基督教会?地址:东京都荒川区西尾久7-57-8。”

  司机看起来很是健谈,接过了纸片后读了出来,发动引擎以后热心的道:

  “小伙子你是去那里做什么的?我在东京开车十年啦,你说的地方我去过很多次,是有一个小小的教堂,但是里面很冷清的,常年都不见几个人出入的。”

  方林结结巴巴的说:

  “熟人,神父。”

  “哦。”司机恍然道。他将方林拉到以后,便离去了,方林看着这一处东京阳光基督教会,规模果然很小,连外面的墙壁房屋都显得相当的破败。他推门进去以后,里面却布置得很是整洁明亮舒适,长凳虽然都显出了旧,却是被擦洗得发白,圣像保养得也是相当的好,长凳上面还是稀稀拉拉的坐了几个人,安静不发出任何一丝声音。

  隔了一会儿,从忏悔间当中走出了一个人。那人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接下来长凳上的另外一个人便站起身来走了进去。看样子今天是神父主持的忏悔曰了。

  一个人接一个的走了进忏悔间,跟着又是一个接一个的走出来。方林数了数时间,那个体型最胖的人忏悔的时间最久,整整的花费了四十一分钟,剩余的几个人都是在十分钟以内。外面还有人陆续的走进来,忏悔完然后出去。

  终于,整座教堂当中只剩余下了方林一个人。忏悔室里面传来了一个中正平和的声音,那声音里还带了一点疲惫,一点温和,一点慈悲。

  “迷途的羔羊,主会宽恕你的罪过的,来到上帝的怀抱吧。”

  方林站了起身来,平静的道:

  “我不是来忏悔我的罪的,因为我身上的罪已经太多,完全也忏悔不完,我是特地的来求见高尼兹牧师,而且是八杰集四天王之——暴风高尼兹阁下!”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教堂的门也自动关上了。但是还有七八束阳光从窗外照射了进来,细小的微尘在空中安静的漂浮着。忏悔室的门也开了,里面的那个人慢慢的收拾着东西,做得一丝不苟有条有理,似乎连折叠的圣经书页皱痕也要整齐的抹平,然后站了起身来,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忏悔室,站在了阳光下。

  高尼兹的身材很高,两边脸上的络腮胡部位被刮得发青,平头,深蓝色多排扣的庄严教士服,右手安然的放在了圣经上。他的个头很高,从文质彬彬中流露出一种高贵之气的模样,只是眉宇间平添了几分忧悒,而这忧悒在阳光下分外的被渲染得浓重。

  “我在这个教堂已经整整呆了一年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方林坦白的道:

  “我控制了一个叫做平井一夫的少年,他的父亲平井野木却是东京警视厅的副监督,专门负责的入出境人口。但是我却没有查到最近有着牧师身份的外国人进入东京。所以干脆动用了一个笨办法,那便是彻查东京所有的教堂神职人员,这份工作的工作量虽然巨大,可是也难不掉这里的地头蛇。很不巧的是,同高尼兹先生相似的神父一个都没。”

  高尼兹微笑,点了点头:

  “第二个问题,你是谁?”

  方林低下头慢慢的道:

  “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一个出生不明的人,他拥有天才的格斗意识和格斗智慧,20年来,挑战世界各处强者没有一次失败.他将打败的对手的格斗奥义吸取,靠天才的格斗智慧,瞬间领悟,化为己用.并且将打败的强者塑成铜像,将之收藏.”

  “他短短20年,就拥有了庞大的势力,拥有私人的军队和军事武器.并且完全控制着全世界的黑暗势力,是黑暗界的统帅.其势力凌驾于南镇的吉斯.霍华德和欧洲的沃尔夫冈格.克劳撒之上,你当然知道我说的是谁了?”

  听到了这几乎震撼整个黑道界的事,高尼兹面不改色,微笑道:

  “是的,我知道,你继续。”

  方林接着道:

  “但就在几年前,为了提升自己力量而循环世界和强者挑战中的他,遇到了一位年轻的牧师,牧师夺走了他的一目,赐予他一败.同时让他见识到了超越人类的力量层次.而这个力量正是orochi——神所使用的力量.为了复活orochi从而得到最强的力量,这个男人举办了‘thekingoffighters94‘大赛,一切的宿命,也从此展开”

  “你说的是那个无耻的偷窃了我们一族力量的男人吧。”高尼兹淡淡的道:“你是卢卡尔派来的?”

  方林忽然深深吸气,他的手掌上猛然紫焰流离大盛,那光芒几乎要从人的眼眸里面溢将出来,趁着这一瞬间,他已经闪现扑到了高尼兹的身前。

  高尼兹双手负在身后,悠然的飘飞,脚一点旁边的长凳就挡住方林的攻势,方林攻势不减,“啪”的一拳击在了长凳上,这凳子被打成两段燃烧了起来,上面的火焰赫然是紫色的!

  高尼兹的脸色一动,而方林竟不退反进,闪电一般的糅身揪住了这强大的牧师的胸襟,眼神闪着豺狼负隅反击时候篪露白齿的寒芒,大喝一声,身后浮现出了七枷社的虚像,此时他只要劲力一吐,便能令高尼兹被高掷上天!

  这微妙的颠微毫末之间,方林出手之际生出电掣星飞的变化,竟是虽处于弱势里,依然力求反击强袭,已是动用了拟化的力量,奇怪的是高尼兹也不出手反击!

  可是正在方林劲力将吐而未吐之时,他忽然看见了面前高尼兹的眼中闪动的,竟是讥刺的笑意!

  那就一如一名胸有成竹的猎人看着落入自己陷阱猎物的表情!

  方林心中一惊,马上发觉手上已经传来了失重的感觉。

  他抓住的竟只是一个幻影!

  只是方林的身形竟自这不可能的情况下再动!

  他手上浮现出来的紫色火焰遽然一声碎裂,四溅成千万只星星的光焰,然后重新凝聚成了电流,并且迅速的凝聚出了零散似的蓝色电光,随着方林大叫一声!以他击出的左拳为圆心,炸裂出了大片灿烂而瑰美的蓝色电光,形成了一个方圆五米左右的巨型圆盘形状!

  若严格的说来,就仿佛是一朵华美的巨大的向曰葵花盘,分成了八个区域在闪耀着,周围还笼罩着那幽幽的蓝光!

  这是夏尔米的肆掠电光,——暗黑雷光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