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四十章 一切尽在掌握中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四十章 一切尽在掌握中

  readx();  方林打出的这一记暗黑雷光拳也没有用。

  天地间雷电的威力可以说是恢弘狂烈。从古到今有雷电将树木击断的,有将房屋打垮的,甚至有巍峨山峦也被雷电打到滑坡山崩的——但从来都没有人会说雷电会连风都打散!

  方林手中的那道刺目绚丽的蓝色圆盘状雷光,确实是击中了他眼中的高尼兹,并且实实在在的手上传来了击中实物的感觉。但是很快的方林就发觉,他打中的高尼兹不过是风的影子!只是因为高尼兹对风的艹纵控制实在是已经出神入化,将自身的残像形成以后,还从旁边就卷起了一张木椅,就相当于是用木椅为残像的实体,显得更加的逼真。

  在刺目的电光中,区区的一根木头椅子自然不可能抵挡得住方林的暗黑雷光拳,立即就在空中腾出了一股火焰,瞬间被焚烧成了大量的黑灰。

  这些黑色的灰烬在阳光的照射下洋洋洒洒的落了下来,分外的清晰,衬托着教堂神圣的气氛与明亮的光线,却给人以一种诡异的末世的错觉,就仿佛是天空当中在下着茫茫的黑雪,正在不停的坠落而下。

  高尼兹的本体,此时却站在了方林的身后,淡淡的道:

  “控制之焰的小部分火焰能力,干枯大地的次等摔投技,还要加上荒狂电光的电流你确实让我感觉到了惊奇不过游戏到此为止,若你再出手的话,将我的教堂搞到一塌糊涂的话,无论你有没有杀意,我都不会放过你.”

  高尼兹说话的时候衣着,打扮都并没有改变,但是可以清晰的见到他的衣角,眉梢都有了轻微的改变,就仿佛他自身是一个狂猛的劲风的源头.这轻微的改变,立即将这个男人的气质彻底改变,他本来温和,谦然,悲悯,这时候却变成了飞扬,冷酷,跋扈,还有一种将众生万物都漠视的气概,就仿佛是神坛上的神灵,在冷眼的观望着世间百年,生死冷暖!

  方林知道高尼兹虽然站在自己的身后,但是精神力探测却也完全捕捉不到他的存在,就仿佛身后的男子就是一阵飘渺无形的风,没有人能够将之捕捉的到,虽然高尼兹丝毫没有要出手的意思,但是就这个掌控风的男人的移动速度而言,要出手杀人不过是弹指瞬间的小事!只是方林身上萦绕的谜团太多,他的好奇心大过了杀意而已。

  教堂外忽然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还有老人断断续续的咳嗽,高尼兹目光一收,本来身上的那种飞扬,冷酷,跋扈,还有一种将众生万物都漠视的气概立即消逝无形,又恢复成了那个温和里带了悲天悯人的感觉的牧师。他的衣袖轻轻一挥,立即卷起了一股劲风,将教堂里面的七歪八斜的长凳吹得重新排列整齐,而空中的黑色灰烬也被全部的集中在了一起,自动的被堆积在了旁边的撮箕里面。

  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很有绅士风度的老人,看样子他同高尼兹交情不浅,并且进门以后也不说话,两个人很有默契的点头会意,便开始进行教会当中的仪式。只是在出门的时候这个老人忽然望了一眼,露出了惋惜的神色道:

  “窗帘也脏了,圣父的烛台上也有了污垢,地上怎么会多出了一条裂纹?还有竟然会少了两条长凳,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否那群飞车党又来捣乱了?”

  方林在旁边默默的坐着,心神却很是震撼。这个看似朴素的老人虽然看起来十分平淡普通,但是言谈举止间却是流露出一种颐使气派的上位者感觉来,最后的说话里面甚至有凌厉的杀气,可见他的身份相当的不凡。只是他的气息微弱,生命能量奄奄一息,可见还是一个重病的普通老人而已。

  这么一个普通的老人居然能在病痛里面留意到这教堂当中的这许多细节问题,这是相当罕见的。纵然你每天上下工作单位的楼梯,未必记得每层楼的楼梯会是多少阶梯,由此可见这个老人对这个教堂非常的上心,而且有了归属感觉,几乎是将此处完全的当成了自己的家来看待,所以才会连地板上多出了一条裂纹也一目了然。

  更由此可以推论出,高尼兹这个神父的个人感染力,以及他自身的能力相当之强。并且从他做弥撒,做祈祷礼拜这些动作来看,都是一丝不苟,完全看得出来他是在投入了真心真意去做,否则是绝对不可能赢得这么多基督徒的虔诚的,从他们对教堂的爱护珍惜,就可以看出他们对高尼兹的尊敬。

  然而问题就出在这里,高尼兹这个人却可以说是八杰集之首,大蛇陷入沉睡的时候,他就相当于是大蛇的代言人。对所有的人类都应该是抱着仇视憎恨的心理。正所谓江山易改本姓难移,无论如何怎么掩饰作伪,顶多也只是能伪装一时,没可能长时间的隐藏下去,而高尼兹在东京这个小教堂当中整整呆了接近两年的时间,却可以说是一直都是在默默奉献,苦心经营,这不能不说十分诡秘矛盾了。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方林若有所思。他无声的坐在教堂的长凳上面,继续的看着高尼兹很是温和蔼然的接待着那些信徒。没有半点的厌烦,直到夕阳西下,天色擦黑,一切终于安静了下来。

  牧师高尼兹走到了方林的身前,依然温和的道:

  “你开始已经做完了忏悔,还有什么事吗,孩子……唔?”

  他的脸上忽又露出了痛苦无比的神色,想用手去按压太阳穴,但是很快的,高尼兹身上的蓝色牧师袍就再次无风自动了起来,冷酷的盯了方林一眼:

  “你居然没走?”

  方林愕然道:

  “我为什么要走?我为了找到你,杀了几百个人,遭受到了四五个国家的通缉,如今好不容易寻找到你!”

  “你不怕我杀了你?”高尼兹盯住方林道。

  “怕。”方林笑了笑道:“但你不会杀我。因为我和你是一体的,我能承受住大蛇之力,我已经被净化了,不属于被消亡的行列,也可以贡献出我微薄的力量。”

  “我不需要你微薄的力量。”高尼兹轻蔑的道:“我对你没有什么兴趣,你先回答我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这个卑微的家伙居然能获得我主的力量?”

  方林脸上肌肉抽搐,痛苦的道:

  “阁下当年以少年之身,赐给卢卡尔这个暗黑帝王久违的一败,并且挖去了他的眼睛,这件事情自然是卢卡尔刻骨铭心的耻辱,他不能接受的是,他竟然是败给了一个少年牧师!结果后来卢卡尔为了获得了大蛇之力,悍然解开了八杰集的封印,他便四处搜寻体质极好的少年来充当实验体。”

  “我就是这些实验体其中之一……我好不容易趁着卢卡尔的死逃了出去,但是身边的被改造过的同伴都纷纷的死去,我回到了家,本来以为噩梦已经结束,但是某一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却发觉那天晚上我忽然发狂了,整整的疯狂了一晚上,杀死了所有的亲人!”

  方林虽然这一切都是捏造,编造得却是天衣无缝,强若八神庵与莉安娜,也要在天国神族的疯狂之血之下变得失去理智六亲不认的发狂。何况是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实验体?并且方林还很怀疑一件事情,当年高尼兹与卢卡尔一战看似是巧合,其实里面隐藏着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首先高尼兹行事这么低调的一个人,怎么会与当时隐然为黑道帝王的卢卡尔发生冲突?浩南哥山鸡哥会不会突然的提着西瓜刀去找峨眉山破庙里的和尚比拼刀法?

  其次卢卡尔败了,而且是惨败到一只眼睛都挖了出来,依照高尼兹天国神族的残忍姓格,连眼睛都挖出来了要杀他还不是易如反掌,为什么要放卢卡尔走?

  最后就是当时高尼兹的力量之源还被镇压在封印之下,他哪里来的力量和卢卡尔对抗?

  联系到这些东西以后,于是一切都呼之欲出的在方林的脑海里面勾勒出了一个大概的图样,当年高尼兹动用的力量,很可能是大蛇沉睡整整1800年积累下来的力量,勉强的临时冲破封印贯注到了高尼兹的身体上面。

  当年卢卡尔与高尼兹的邂逅,绝对不是什么巧合,而是刻意为之的阴谋。挖去卢卡尔眼睛击败他,那是要渴望力量的疯狂卢卡尔得知大蛇之力的存在,引诱他去解开那维持了整整一千八百年的封印!

  高尼兹转身过去,冷笑看着耶稣的圣像,好一会儿才道:

  “你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方林痛苦的道:

  “我没办法控制我的力量,迟早有一天,卢卡尔就是我的下场(kof95的boss卢卡尔最后就是因为承受不住大蛇之力爆体而亡的)。我希望暴风阁下能够帮助我,要么收回我的力量,要么完善它。”

  高尼兹冷笑,他的笑声就像盘旋在西伯利亚荒原上的寒风:

  “我没有兴趣。既然你是一个本来不应该存在于世界上的实验体,那么就被清除掉吧!”

  显然,在高尼兹的眼里,方林的力量太过薄弱,根本不配与自己合作!

  他的手指轻弹,斗室里面刮起了一阵小小的旋风,一支鹅毛笔忽然从墨水瓶里面飞弹了出来,“啪”的折断成了九截,无声无息的在夜色中似九条阴狠的毒蛇,在风的包围下盘旋回曲着噬往方林!

  高尼兹的动作随心所欲,就像是猎人在随意的驱赶着掉入了陷阱的猎物,那已经不仅仅是在捕猎,而是在猫捉老鼠一般的戏弄。

  只是高尼兹的实力,当真非同小可,这八截羽毛笔的残段飞到半途,忽又互相撞击,变幻方向,分别从左从右从上由下各个方面完成了一次可怕的合围,实在令人避无可避,防不胜防!

  猛烈的袭击竟遽然降临在方林的身上!

  方林不动,空气里面也泛出了一股焦味,那八截羽毛笔的残段干燥易燃,飞到方林身体表面半米内的时候,就纷纷的燃烧了起来,火焰赫然乃是紫色,瞬间就将之燃尽。但是方林浑身上下剧震,“哇”的一声喷出了鲜血向后方飞跌了出去。原来羽毛笔的残段虽然被烧毁殆尽,但是上面附带的风力却是依然存在,无形的击在了方林的身体上,令他立即受到了不轻的伤势。

  狂风丝毫没有要给方林喘息的意思,立即就席卷而来,将还未爬起的方林包裹在了里面,就似是一处空气的牢笼。风势渐渐增大,以至于里面那些盘旋着的碎玻璃石头都成为了极其可怕的利器,将方林身上的衣服割裂得支离破碎,甚至裸露在外面的肌肤都出现了大量的伤口,鲜血从伤口当中涌现出来以后就被吹成血珠溶解入了旋风当中,形成了一道可怕的风柱!

  这就是高尼兹的狂风必杀技:

  腕电?真空波!(←↙↓↘→+任一键,a风柱最近,d风柱最远)方林表面上是惊怒交错了绝望,心中却是冷静无比:

  “果然姓格是喜怒无常,不按常理出牌。既然不能说服他,那么就执行第二套计划吧!”

  …………就在这真空波的风柱即将达到最大的风力成形的时候,此时,忽有两点可怕的红光闪起。

  这光线来自于方林的双瞳。

  光芒极其稀薄,只能大致辨认出他的身型。

  光芒一闪,而灭。

  高尼兹本来是意兴阑珊的叹了口气,此时见到了这两点红芒,却是饶有兴致的“哦”了一声。

  地面忽的剧震!风柱当中的方林忽的一拳击在了地上,飞射溢炸出来的泥土被风柱吸收,更增杀伤力,方林的身上再次添加上了十余道伤痕,可是他已经破土而入,瞬间双目赤红状甚癫狂的又从高尼兹面前的地上冲天而起,仿佛野兽一般张牙舞爪的扑击而至!

  “很像是欧洲狼人的狂化啊?”高尼兹挺直身躯,脚下纹丝不动,完全是由风托着他进行悠然的闪避,面对方林的攻击反而啧啧有声的道:

  “不过也不对,体型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有双眼的颜色改变,而且呼出的气体似乎温度也有所变高。恩,三百年前有一份资料,有人曾经接触到了神族的血液,状态和这小子颇为类似呢。”

  方林此时乃是完全模拟的八神被疯狂之血影响以后的状态。因此他也根本不怕被高尼兹看破。这教堂的规模很小,并且地方偏僻,所以两人的打斗截止目前为止还没有被人发觉。方林此时乃是用的干枯大地七枷社的招式,在飘逸当中蕴藏着力量,每一拳打出每一脚踢出,都是七枷社的精华格斗技,而高尼兹将一只手拿着圣经背在身后,用一只手与方林对敌,感觉他似乎乃是有洁癖一般,根本不屑与方林进行正面接触。

  骤然间,高尼兹一脚踹出,他看似高瘦,但是这一脚乃是先踢向空中,然后由上至下的猛烈盖了下来,那气势竟然浑厚强横,就仿佛一根可怕的巨柱从天而降直压了下来。可是高尼兹却是脸色一变,因为方林抓住了他出招的破绽,已经跃了起来,一只手伸向了斜下方!

  正是七枷社的那一招挫大地!

  这一招当年哪怕是七枷社的复制体施展出来,也可以将胡华豪的s级技能活生生终止。高尼兹虽然强,但是也得受到梦魇世界规则的限制,何况他现在根本就没有用出大部分的实力来?

  方林的手掌在高尼兹的头上一按,整个人已经到了他的身后。在高尼兹转身之前,方林已经一脚斜踹向了他的小腿。高尼兹迅速后退了一步,但是方林踹出的这一脚迅速加速,结结实实的踢在了他的大腿上!

  只是方林却感觉到高尼兹蓝色的教士袍下面空气鼓胀了起来,就仿佛是一个气垫一般,自己的攻击虽然能够起到将他击退的效果,威力却是要大打折扣。

  被踢中大腿的高尼兹身体一侧,方林立即又出腿直踢而去,踢出的左腿和站立的右腿呈现出90度的直角,踢出的左腿也伸得笔直,这一脚踹正在高尼兹的腰间。

  七枷社特殊技:滑步踢!(→+b)方林身上七枷社的淡淡影像再闪,前奔以后重重的一拳打在了高尼兹的肚子上。那沉闷的着肉响声传来,看起来方林已经命中了目标,但是他却清晰的知道,打中的乃是高尼兹及时回防的手掌而已。

  而方林这时候大叫一声,他迅速旋身,紧握的右拳笔直的击出,在拳头触及到敌人的刹那,甚至时间仿佛都出现了短暂的停顿,看起来仿佛是敌人被吸引到了拳头上去一般!

  接着里面蕴藏的拳力才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这一拳是硬生生的打在了高尼兹的脸上!将他活生生的打飞了出去,“咚”的一声撞击在了后面的墙壁上面,木质的墙面立即出现了大量的裂痕,就像是一块石头被用力的掷在了汽车的挡风玻璃窗上面一般!

  方林打出的攻击腹部的第一拳是七枷社的绝技,喷气反击!(街机出招表:←↙↓↘→+a或c或ac同按)紧接着打出来的第二拳却是后续的二段攻击:喷气反击?钢(街机出招表:↓↘→+a或c),第一拳中隐伏的威力,便在第二段中的喷气反击?钢中彻底爆发了出来!

  绕是强悍若高尼兹,也只能勉强挡下方林的第一记攻势,而挡不住接踵而至的喷气反击?钢!

  高尼兹从地上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站起的动作一如在忏悔室里面收起圣经那样,清晰,迅速,有条不紊得似乎连纸上的折痕都要抚平一般。他的嘴角有血迹,眼里已经有了狂怒之意。

  这一拳,将高尼兹的优雅击溃,取而代之的是愤怒!

  旁边传来了响动声,一个教士紧张的拿着木棍走了出来,大声喝骂道:

  “小林熊二!你们这群飞车党还没有受够教训吗?还敢来捣乱?”

  他一走过来,却见到了高尼兹那双与平曰里截然不同的冷酷双目,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高尼兹鬼魅一般的欺到他的面前,一指头就将他弹飞,正中那教士的肩头。

  那教士却呆在了原地,反倒是高尼兹似乎被反弹了一般飞退,只是过了数秒以后,那教士忽然脸上的表情变成了痛苦无比,卡拉卡拉一连串爆豆子也似乎的声音自那人体内响起,竟是骨骼不住碰撞,碎断的声音,然后软软倒地。

  原来高尼兹那一指已经弹断了他的肩胛骨,碎断成两块的肩胛骨撞击周围的骨骼,最后将他浑身上下的骨头都震成了碎块!

  方林的那一拳,已经将高尼兹彻底的激怒!这个穿着蓝色教士袍的可怕男人伸出了背在身后的右手,他手上的圣经在瞬间被狂风卷成了片片纸屑,看样子下一次出手势必是全力以赴,石破天惊,也不知道方林能不能挡得住他狂风吹袭一般的可怕攻势!

  可惜这一切包括高尼兹的反应,都是在方林事前的判断之中的。

  大象可以无视蚂蚁的智慧,那是因为双方的实力相差实在悬殊,然而方林不是蚂蚁,高尼兹也不是大象,双方的实力纵有差距,也绝对不会大到那样离谱。

  在高尼兹那若西伯利亚冰原上面肆掠的狂风一般的反击展开之前,方林已经做了一件事。

  一件高尼兹没可能不感兴趣的事情!

  方林的身体上闪现出了一道刺目的紫色光芒,他高高的举起了双手,但是身体的重心却蹲成了一个极其低的马步伏向了地面!

  这姿势……这姿势令得高尼兹心中涌现起了一种既想狂笑,又觉得荒谬无比的离谱感觉!

  黄飞鸿看到别人用佛山无影脚来踢他会有什么想法?

  李小龙看到别人用截拳道来对付他会有什么想法?

  孙悟空看到别人用金箍棒来敲他会有什么想法?

  方林对高尼兹施展出了八稚女,他所摆出的姿势,就是八稚女的起手式……而不巧得很,八稚女就是天国神族的秘传绝技,而这门绝技的保管传承者,就是暴风……高尼兹。就连八神庵的八稚女,都是其父八神月从高尼兹那里偷学来的山寨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