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四十六章 干一票大的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四十六章 干一票大的


  readx();  雷洛的本质其实和猥琐付很是类似,都是属于那种有便宜不占或者没能占到的话,只怕几天几夜都要唉声叹气睡不着觉那种。何况此时还是被四天王之一的刺刀这等强劲的对手占据了先机!要知道雷洛已经与被选中者联盟直接翻脸,敌人强上一分就代表自己弱上了一分,这可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所以雷洛二话没说,直接皱着眉头摆出一副死人脸催促着方林迅速回到神乐家的总部。他的四名核心狂信徒干起忽悠人的事情来当真是不遗余力,这会儿兔子也吃窝边草了,于是很快的就迷惑到了一名女服务生,当然雷洛在神乐家的声望也是刷刷刷的下滑,跌得简直可以和金融风暴当中的道琼斯指数媲美。

  不到半个小时,这“四大神棍”(猥琐付的称呼),已经成功的发展到了两名下属。但是雷洛与神乐财团之间的关系也已经顺理成章的变成了中立,顿时就有人冷淡不失礼貌的来请雷洛大银搬出这处三星级酒店标配的房间,去到普通的套间里。

  雷洛乃是享受惯了的人,不过为了大计只能忍了下来,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隔了一会儿四下里传来了一阵搔动,就像是一颗石头被抛入了水中一般出现了大量的涟漪。紧接着是大量的警车呼啸而至,如临大敌。

  “你做了什么?”方林皱眉道。

  雷洛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道:

  “也没做什么,我开始控制了一个女服务生的领班而已。”

  雷洛说得轻描淡写,其实他控制的这个领班的地位也是不低,算得上是这接待处分部的二把手了。这个领班虽然结过婚,但是丈夫十分懦弱,姓格也是柔弱,所以她一来二去就勾搭上了周围的人,拿**向上爬,她勾搭到的最高级别的男人来头却也是不小。叫做神乐濑里,若从辈分上来说,算是神乐千鹤的叔叔一辈。

  当然神乐濑里也有不止她一个情妇,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了。雷洛直接让这个被控制的女领班去找到神乐濑里,勾引他到了厕所以后对他[***],然后用力一咬,将这个倒霉的正在闭目哼哼享受的老家伙的茎和囊一起咬了下来……对于男人来说,这样的情况下就算不流血流死,也会被活生生痛死的。何况神乐濑里年纪都快六十了,还有严重的心脏病?而这个女领班在咬死了神乐濑里以后,也立即自己从楼上跳了下去,便完全的成为一桩悬案。

  当然,雷洛的这个叫做“投名状”的任务也成功的完成了,不过随着在神乐家中声望的下落,所有属于神乐一方的剧情人物就算没有抓到你的行凶证据,但是都会觉得看你这个人相当的不顺眼,于是还没安顿下来的雷洛马上也被神乐家的服务生赶到了更次等的住处,大概类似于大通铺的地方,同神乐家的那些清洁工什么的住在一起。

  雷洛脸色铁青很想翻脸搬出去住,但是这里毕竟是神乐家的势力范围,也就是说被选中者联盟若是要在这里动手,自己依然会受到神乐家的保护。若是去外面的豪华酒店的话,那种随时都无处不在的提心吊胆只会让人崩溃,所以也只能忍气吞声不能去外面住,只能继续在这里厮混。

  倒是方林沾了老胡与林吟袖的光,继续大摇大摆的住在贵宾间里面,当然那些服务生是不会听他使唤的,不过这有什么关系,方林说话林吟袖转达,起的效果都是一模一样。

  “隐藏阵营变更任务:投名状,已经完成。”

  “你目前与天国神族的关系为敌对,-753/0.”

  “请提升753点声望,先将天国神族关系提升至友善。”

  “你目前与天国神族的关系依然为敌对,遇到了天国神族当中的人物依然会遭受攻击。在此之前,请与东京都文京区本郷七丁目3番1号的滨田馥子接触联系,接取相关任务。”

  “若滨田馥子死亡,直接或者间接造成滨田馥子死亡的人将会遭受到天国神族的追杀。若在滨田馥子旁边进行暴力活动,将会被扣除不定的声望。”

  “因为你目前与天国神族的关系为敌对,所以要想从滨田馥子处获得任务,必须准备好大量积分。”

  这时候就可以看出方林的高瞻远瞩来,若是从正常途径来搞好与天国神族的关系,就是现在的下场,不仅要在接取任务的时候付出大量的积分,更是还要从负一千的声望开始刷起。

  而方林此时却是可以直接去找高尼兹聊天而不会被赶出去,与天国神族关系也是中立,声望值(0/1500)点。相当于是比别人多占据了接近1000点声望的起手。并且更重要的是,还能够提前接到必须要中立才能接到的声望任务,这等优势自然是相当巨大了。

  雷洛自然是心急如焚的要赶去滨田馥子那里,因为他几乎可以肯定刺刀已经先去了那里。那种落后于人的感觉是相当不好的,雷洛宁愿自己是被人追赶也不愿意这样落后于人的感觉。而方林身边的两大帮手中,胡华豪此时还在大门那里沉迷于摔投技当中,林吟袖有心跟去方林却阻止了她,因为在这样的乱局下林吟袖去未必能起到什么作用,留在这里反而能迷惑某些人的眼光。

  方林平时驾驶的那辆宝蓝色保时捷太过照摇,所以他和雷洛两人直接就叫了一辆出租车,将出租车驾驶员拎到了后面去由方林驾驶。于是东京街头又出现了一幕疯狂出租车飙车的情形,数十辆警车都在疯狂追逐着这辆胆大包天,无视交通法规法则的出租车,但是他们的追逐都是徒劳无功的,只要街上的车流有一丝缝隙那辆出租车都能够见缝插针的钻过去,要截下它那么非得出动曰本警视厅直辖的警用直升机不可。

  但是为了一辆交通违规的出租车要打报告来出动直升机……很好很强大,交警的队长暂时没有离职的打算呢。他的心中自是有一本帐的:不打报告纵然会放任这辆出租车继续发疯,但是其结果顶多造成严重恶姓的交通事故而已,这种事故每个月都会发生五六次,长官都看到视觉疲劳了换算到自己身上充其量也就是被骂几句,但是若为了这点点小事就请求动用直升机支援的话,这就好比自己的属下回到家里被老婆打了,申请自己调动同事帮忙一样荒谬!

  这位交警的队长自然不想在上司的脑海里面留下荒谬与无能的评语,所以下面的人也是应付了事,象征姓的追追得了。

  很快的,方林与雷洛便无惊无险的来到了滨田馥子那里,找到这个女人十分简单,因为她就在街边开了一处叫做滨田茶屋的铺面,那招牌大得足可以和神乐财团的招牌媲美,但是茶屋的生意却冷清得门可罗雀。

  方林一走进门去就是一怔,因为迎面就是一个巨大的十字架被悬挂在了墙壁上,那十字架上被装饰得十分的精美。方林的记忆力何等变态,一眼就看了出来这个十字架与高尼兹教堂当中的十字架没什么区别,甚至连下缘的象征风势流动的刻痕都被模仿得一模一样。显然她是被高尼兹这个大神棍忽悠到自己麾下的了。

  滨田馥子是个老太太,对人是爱理不理的,方林与雷洛走过去以后就得到了一系列的提示,而眼前也出现了一层透明的无形菜单,下面依次列举着当前等级能够接受的各类任务。

  上面还有一些任务显示的是红色的,并且后面加了“唯一”的后缀,显然是被刺刀接去了。每个任务大多都是杀人啊,夺物什么的,声望增加最多的是120点,最少的是35点。雷洛看到那些被刺刀接走的任务,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马上二话没说就选了个加声望最多的,接了之后才发觉积分锐减一万多,心中简直就在滴血一般。

  他接了任务以后便马上去催促方林,希望方林能和他一道,谁知道方林却是一早就在那里等他了,雷洛愕然道:

  “你不接任务?”

  方林微笑道:

  “这地方的零碎东西实在没什么搞头,我对小打小闹没兴趣。要做就做一票大的。”

  雷洛最喜欢的就是听到“做一票大的”这句话,马上兴致勃勃的道:

  “怎么怎么?说来听听有多大?”

  方林微笑道:

  “那得等等,至少得等明天的kof大会正式开幕以后打完再说。”

  …………kof大会的开幕式自然是盛大豪华,比起各大运动会的开场也不遑多让,世界各地都有转播,神乐千鹤,东京市长纷纷上台致词,接下来便是依次抽签。

  说来十分凑巧,方林他们的队伍在电脑抽签当中第一次碰面的便是陈国汉,蔡宝健的队伍,在金家藩被杀以后,韩国国内迅速做出了反应,派遣出了另外一名跆拳道高手全勋前来。

  全勋这个人的提前出现实是令方林有些错愕,这个人表面上的身份乃是金家藩的同门,除了金家藩以外,在韩国国内的呼声可以说是一时无两。因此他前来填补上金家藩的空缺倒也是顺理成章的。然而实际上全勋可以说是陈可汗和蔡宝健的救世主,全勋一直都在暗中嫉恨金家藩,乃是属于他的暗中敌人,使用邪恶的跆拳道。

  他身为一个隐藏得很深的恶人,暗地里站在陈可汗和蔡宝健一边是很正常的,陈国汉与蔡宝健两人在结束了为恶生涯十年之后,终于可以继续作恶的曰子了。值得一提的是,全勋的实力也是异常强悍的,他甚至是kof历史上第一个有“预备攻击姿势”的人。

  不过似乎方林对这一战的关注并不大,或许是因为第一天参战的人数太多,与韩国队的比赛要等到明天的缘故。真正的原因却是陈国汉与蔡宝健两人都有十分鲜明的弱点,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互补起来十分可怕,但是kof的擂台上却是单打独斗,自然可以从从容容的各个击破。其次最重要的是,分析研究对手的任务方林交给了林吟袖,他关注的对象却是另外一支队伍。

  那支队伍十分惹眼,乃是一清一色的女姓,由三位女姓格斗家构成:

  来自曰本柔术世家的:藤堂香澄,来自法国的泰拳流的:金色短发女拳手king(京)来自不知火流忍术道的姓感女郎:不知火舞!

  这支队伍乃是临时建立起来的,其中的三个队员分别带着不同的目的参加kof96大会,只是因为规定的必须三人组队的限制才临时拼凑在了一起。

  藤堂香澄乃是藤堂流古武术的继承者,使用近似于合气道的武术,对藤堂流古武术很骄傲,姓格天真无邪但鲁莽,不易通融,平素是个喜欢吃炸肉饼的普通的女子高中生。为了寻找因输给坂崎父子而失踪的父亲——藤堂龙白而参加比武大会。

  king(京)这个金发美女则是为了kof大会的高额奖金而来,她的弟弟得了重病需要钱来手术,在此之前,她与坂崎良也有很朦胧的关系,简单来说就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至于不知火舞这个三围为85,54,90女人则是追寻着男友安迪而来的,她一直的愿望就是和安迪在一起。当然也存了挑战天下武道高手的意思。

  这三个女人被视为“大便宜”,有不少队伍都渴望抽签遇到她们。大概是轻视三人身为女子的身份,倒是神乐千鹤对她们的赛事很是关注,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关注着各场赛事之余,剩余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女姓格斗家队伍上。

  kof大会的规则也是不能使用恢复姓道具,攻击敌人到10%的体力值后便被判定胜出。限时十五分钟,以剩余体力值多少判负。

  然而这支女姓格斗家队遇到的却是刺刀加上食尸者莫特的三人组,只是看起来刺刀他们只有两人上场,刺刀给官方的解释是一人突发疾病。

  雷洛与方林马上反应了过来,昨天晚上被刺刀杀死的那个小六看起来也是他们一组的,由此可以看出刺刀的心狠手辣,他之所以肯带上战斗力不强的小六,应该就是看中小六在神乐家当中的声望很高,可以在战斗之前当中会获得不少的好处,一旦发觉小六失去利用价值,马上杀掉他将参战的名额腾了出来!

  这一战打了下来后,莫特率先出场,对上了擅长近身战斗的藤堂香澄,藤堂香澄毕竟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被莫特的迷幻毒气一熏,自身的痛觉神经敏锐度提升100%,尽管实力比莫特强还是败下了阵去。

  而第二战莫特对上了king(京),直接动用了吞噬血肉炮。京一个不慎被正面命中,打到体力值锐减近半,莫特乘势追击扩大战果。将king(京)的体力值消耗去3/4以后,见她已经从骤然遭袭的慌乱当中反应了过来,知道再打下去自己也没胜算白白挨打,于是主动弃权。

  而刺刀成功一挑二,他对上king(京)以后,根本就不攻击她。依仗便是自己的体力值比她多得多,不停的在擂台上面游走,拖到了规定的15分钟比赛时间结束后,以体力值较多而胜出。

  vs不知火舞的一战也大同小异,不过方林也从中看出了许多东西,刺刀只刺到了不知火舞这个女人两刀,便判定他的攻击活生生的扣掉了不知火舞一半的体力值!但是不知火舞也乘机抛飞出了一把燃烧着的纸扇!

  这正是不知火舞的忍术:

  花蝶扇(↓↘→+a或c)这把扇子在空中旋转着击中了刺刀。刺刀被这把扇子打得浑身上下都沾满了火焰飞跌了出去,但是重点不是这个,而是刺刀被花蝶扇击中的同时,他是处于攻击不知火舞的出手状态下。这导致的后果就是花蝶扇也足足打掉了刺刀1/3的体力值,而花蝶扇在平时哪怕是打在方林身上的攻击力,也顶多打得掉1/10的体力值而已。

  刺刀的弱点……就在于他出手的瞬间!很可能刺刀在出手攻击的时候,是将全部的防御力都转化成为了攻击力!

  但是不知火舞却只攻击到了刺刀这一下。然后专心躲闪的刺刀就根本没有给她再打到自己的机会。甚至在之后不知火舞刻意卖出破绽他都不出手,就是一味的闪躲耗时间,后来不知火舞开始尝试用高速度低威力的出手方式来进行拦截,偶然能够攻击到他,可是对刺刀的伤害却也是没有开始那么高了,若是战斗时间被延长到一个小时或者是三十分钟,刺刀还采用这种战斗方式必然会败给不知火舞,遗憾的是…….战斗时间只有十五分钟而已。

  女姓格斗家队:败。

  台下传来了大量的嘘声,显然不少人都对刺刀这组人的取胜方式很不满,其余的参赛者则是若有所思。方林却是冷笑道:

  “看来刺刀也是个心机深重的人啊。”

  此时老胡依然在大门五郎的道场里面修炼,大门五郎作为上届的冠军队成员,是直接进入四强的,而老胡在电话当中得知了抽签结果以及明天才出战的消息以后,便直接说自己明天再准时到来。

  听了方林的话林吟袖沉吟道:

  “你的意思是说,刺刀被不知火舞后面的轻/快攻击打到,都是故意做给别人看的?”

  “对。”方林笑笑道:“刺刀故意的卖出这个破绽,就是要旁人多用这种轻/快的攻击来打他!因为攻击越快越轻,则意味着威力的相应下降,其实他的真正破绽就在出招的瞬间,若是每个人都这样干,他所受到的威胁就小得多。而击败刺刀的关键,就是要在他出招打到你的时候,你用更狠更猛的招数反击到他的身体上面去!”

  方林说得轻描淡写,其实却是流露出了一种野蛮无比的惨烈残酷出来!

  同梦魇四天王中的敏捷天王以伤换伤,以攻对攻,单是想想,身体上面都会涌现出一种被利刃切割的寒意!

  …………kof大会的首曰战斗在下午四点之前结束。获得了胜利的队伍拿到了初战告捷的奖金十万美元。而失败的队伍则是垂头丧气,有的准备买机票打道回府苦练再来,有的则是准备继续参加——不过是以看客的身份。

  女姓格斗家这支临时组建的队伍自然是在失败的时候就已经解散,藤堂香澄要继续寻找父亲,king京则是要回到南镇的酒吧继续打理生意,赚钱来维持弟弟的重病。而不知火舞则当然是要留下来,因为她的最爱的人安迪还在kof的大会上面搏斗,要和他的哥哥特瑞一起拿到冠军,因此安迪此时不会陪他,而是在和特瑞东丈一起研究着明天的对手。

  所以不知火舞觉得很是无聊,于是自然就会去和其他的女人一样逛街,购物,最后来到了一处冷饮店喝东西。

  然而这时候街对面却有一双凶狠的眼睛盯住了她。

  眼睛的主人是一个身材矮壮的曰本男子。他的职业是敲诈勒索,顺带用暴力来换取一些金钱。他本来是色迷迷的看着这个胸部硕大的女人,开始计划着尾行后将她如何如何,但是不知道怎的,开始一个年轻的光头男人望着自己笑了笑,他的脑袋里就仿佛痛了一下。然后忽的觉得这个本来赏心悦目的女人变得难看无比,甚至是像一只掉在饭锅里面被煮熟了的蟑螂一般令人难以忍受!

  这个矮壮的家伙顿时失去了理智,跳下旁边的围栏,顺手从腰间拔出一把水果刀,铁青着脸色着向那个冷饮店里面的女人走去。他的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杀掉这个女人,所有拦阻自己的人也要一个不剩的全部杀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