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五十章 再战蔡宝健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五十章 再战蔡宝健

  readx();  地面在颤抖着,距离比赛场地坐得比较近的观众传出了连声的惊呼,在老胡的猛力摔投下,他们几乎都是在错觉地震已经出现了先兆,即将要发生了一般。陈国汉的沉重躯体失去了平衡被用力的摔击在了地面上,胡华豪重点攻击的部位却是他的右腿,那粗肥若象腿的右膝盖被胡华豪看准了部位用力砸击在地面上,碎石飞溅里,陈国汉以一种被强迫的方式半跪了下去,重重的顶上了坚实的大地,地面碎裂,而他的膝盖上面的裤子也被磨破,肌肤发白,那痛楚的吼叫声清晰得仿佛若牛吼一般。

  膝盖的剧痛令陈国汉的思维仿佛都要停滞了似的,但是胡华豪的进攻却是若狂风骤雨一般的补袭了过来。陈国汉隐隐约约的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但是情势已似电光石火的催迫得他不及多想,更是不能多想!

  胡华豪再次出拳,陈国汉也是一掌前拍。

  胡华豪坚刚若铁的拳头与陈国汉蒲扇大小的手掌并没有重叠,而以一种擦肩而过的紧密距离在空气中似是交集了一下。

  然后准确无误地命中了各自想要打击的部位。

  陈国汉左胸,中拳。他仅仅晃了一下,复又稳稳站住。

  胡华豪右脸颊,受掌。整个人立刻被扇飞了出去!撞在了后面的弹力护栏上面,同时右脚为了把住桩子,猛力的踹入地面,被激扬起的尘土灰烟所覆盖,在擂台上拉出了一条长长的伤痕。

  陈国汉咆哮了起来,他在这一拳当中重拾信心,巨大的圆球铁锤重新在空中旋转,然后重击而出,场地上面的尘土烟雾都仿佛被这铁球吸附了过去。胡华豪这一次似乎是被尘烟弥蒙住了眼睛,只能硬接这旋转飞射而来的巨型铁球。

  “砰”的一声沉闷响声传来。那种坚硬的钝器与**的撞击声令人不寒而栗,胡华豪踉跄倒退,看起来虽然是成功防御下了大铁球的大部分威力,但是还是被打入了晕眩的状态。陈国汉大喜之下,身上猛然闪现出了一道刺目的光芒,已经是欢快的小跑着向胡华豪冲刺了过去,同时在身前小规模的挥舞着锤子,他浓密的下颌胡须在风中飘扬着,铮亮的光头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那种感觉,就仿佛是一个贪婪的强盗在开心的奔向自己垂涎三尺的财富一般。呃,也可以联想一下成奎安在食神里面吃到了撒尿牛丸开心的披着白纱在海滩上奔跑的场景。

  陈国汉与蔡宝健跟随了金家藩好几年,三人朝夕相处,金家藩的能力也被他们摸了个透,金家藩的s级必杀技叫做凤凰腿:↓↙←↓↙←+b或d(空中可),威力极大,陈国汉与蔡宝健两人也在模仿偷学,从而创造出了自己的必杀技能,而现在陈国汉用出来的这招就是融汇了自己抢劫心得无耻s级技能:

  铁球大暴走!(街机出招表:↓→↓←?a或c)若说飘逸和姿势优美,那么铁定是金家藩的凤凰脚,就像是一只凤凰高速掠过,但是若论s级的技能的威力,连金家藩都要承认:铁球大暴走是在凤凰脚之上!那种若疯狂强盗一般的残暴杀伤力连金家藩也要自愧不如。

  “没有最强的招式,只有最适合的招式。”胡华豪的耳边忽然回荡起了大门五郎临走前对自己说的这句话。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甚至也可以通用到人生的其他方面,比方说娶老婆最漂亮的未必是最好的,最适合你的女人才最有可能陪你走完一生。只是大门在格斗方面的体会格外深刻。

  其实胡华豪在此之前就已经吃过这种亏,被七枷社的复制体用一招a级技能破掉了s级技能,只是他当时也只是警惕,而没有被引起重视,事实上往往很多人都容易被技能的高级品阶蒙蔽住眼睛。而大门现在已经将老胡这方面的意识彻底的开发了出来。

  面对气势汹汹扑来的陈国汉,胡华豪冷静非常,他猛然大喝一声,踏出了一个重心相当低的马步,右拳从上到下直砸了下来,拳风呼啸间似乎在他拳头顶端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不仅吸附了他浑身上下的精气神,连旁边观众的眼神甚至是思想都完全的吸附了过去,这拳若雷一般由上至下的砸下,就仿佛是泰山压顶一般。

  玉溃!

  大门五郎的绝技玉溃!

  玉溃严格说来虽然威力极强,但是对出招的时机把握相当严格,理论上来说,在玉溃的拳势达到最盛的一瞬间,就连卢卡尔的暗黑波也能够中和消除掉。但是这个世界上理论和实际上往往都存在了巨大的差距,玉溃拳势最盛的刹那只有一瞬间,就像是一支烟花在直冲云霄后导火索燃尽后的爆发!

  或许胡华豪的粗豪姓格使得他还没有什么把握,能够精确无比的控制“玉溃”的出拳时机,但是他却还有一个冷酷精密若计算机的队友!一个能够将敌人的各个可能的动向走势都若脉搏一般一一列举出来的男人!

  方林!

  方林纵然不能直接帮手,但是运用精神连接悄悄的传递一点意识,讲几句话还是可以的。何况旁人根本就察觉不到两人的小动作。

  “你的出拳的拳速应该是x米/秒,你的敌人的奔跑速度是x米每秒,你再呼吸一次以后按照平时的频率出拳就可以了,玉溃拳势最盛的时候便恰好是陈国汉扑撞上来的时候!“方林平静的话声提供的参数令胡华豪携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打出了这一拳。

  胡华豪的拳头仿佛一堵墙一般横在了陈国汉的行进路线上。

  气势汹汹扑来的陈国汉就这么撞击在了胡华豪的铁拳上,两人一起被对方身体上面传来的巨大冲力震荡得向后飞跌开去。玉溃没能对陈国汉造成伤害,但是陈国汉的s级技能铁球大暴走的攻势也溃于无形!

  两人同时爬了起身来,胡华豪迅速的接近了陈国汉,他对陈国汉的锤子的威力确实是有些心有余悸。先前他硬抗一击,纵然是存下了诱敌的心思,却也几乎是被打到头晕目眩。所以他此时要做的事情就是马上拉近与陈国汉距离,根本不给他出锤的机会。

  然而近身作战的陈国汉的威力依然强悍无比。他的出招方式乃是喜欢用右手的手肘靠撞向对方,出招的速度非常迅速,并且左手依然牵拉这大铁球的铁链,看起来具有相当多的备用后续招式以应付特殊的状况。因为陈国汉自身的变态体重优势,所以他对敌人的摔投技并不是很惧怕,力量值差一些的只怕连他的身体都扛不动,更不要说摔动他。

  胡华豪欺前,同陈国汉对轰了一掌,然后拼着硬受了陈国汉的光头一撞之后,却是用双手搭向了他的肩膀,躲闪不及的陈国汉冷笑着将大铁球的锁链在手掌上挽了几挽,他的体重此时可不止306公斤,还要加上那个庞大的大铁球的重量。

  对手按在自己肩头的双手骤然发力,然后力道颓丧的退去,显然是抓取失败的标志,陈国汉大喜之下正要趁势反击,却发觉敌人变抓为掌,对合的掌心当中传出了一股无形的空气波动将自己推开,绕是以他肥硕笨重的体重,也踉跄倒退了两三米远,但是自身遭受到的伤害却是微不足道。

  “果然是要用扑摔术了,看来我真的不用上场了。”方林微笑道。

  胡华豪在场上的进攻陷入了低谷,不过好在他先前巧妙的用一记全力打出来的摔投技将陈国汉的右腿打伤,以至于本来移动速度就不算很快的陈国汉变得更慢。并且胡华豪还有习自大门的躲闪技能:侧身闪,因此躲避起来更是方便快捷,闪躲起来也是相当的流畅。在观众的眼里,往往胡华豪要被逼到了死角的时候,才被迫招架两下推出一掌将陈国汉逼开。

  本来陈国汉也认为自己是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但是渐渐的他就感觉出了不大对劲来。最直接的反应就是他觉得手上的大铁球沉重了不少,似乎多提动了一会儿都会变得更加的吃力。

  大铁球又不是生物,周围更没有具备强力的磁力磁铁,当然不可能自动变重。所以唯一的就是他自己的力量在不停的消失。可是大铁球乃是陈国汉吃饭家伙,吃饭上床上厕所都是要一直带着,早就习惯了它的存在,就算是在被金家藩追杀同时更发烧到40度的时候,陈国汉都没有觉得这铁球沉重过,但现在怎么会这样?

  老胡第四次打出了扑摔术衍生出来的抓轰炮以后,忽的闷吼了一声,感觉就像是老虎或者狮子睡醒以后在喉间发出了一声咕哝。

  他忽的欺前,同陈国汉进行着正面的连续碰撞!

  最后两人分开的时候,陈国汉的铁球在身边高速旋转着,将胡华豪的头部打得鲜血长流向后飞跌了出去。但是明眼人都看了出来,胡华豪这是故意而为之的顺势跃出以卸力。这种做法虽然狼狈得灰头土脸,却毫无疑问地能将自身的伤害减少到最少程度。

  而胡华豪落地之后马上一个翻滚,然后把住了重心,膝盖在擂台上面拖出了一条长长的划痕,然后迅速反扑而至,看他前扑的速度竟是比后退还要快上数倍!

  陈国汉咆哮了一声,哗啦的一声将大铁球的链条横在了身前,再用双肘交叉挡住了胸口要害。

  胡华豪的这一拳准确的打中了大铁球的铁链,那暗褐色的铁链先被强制姓的拉长了少许,然后“啪啦”一声在空中飞舞卷腾,断成了两截,还有半扣铁链啪嗒的一声跌落在了地面上。

  陈国汉那足足可以承受大铁球飞出的巨大拖拽力的特制合金钢铁链,竟是被老胡一拳击断。但是胡华豪的这一拳余势不衰,重重的打到了陈国汉的身体上,尽管陈国汉的双肘交叉护在了胸口要害,但是胡华豪的这一拳根本就不攻击他的胸口,而是打在了他肥实的肚腩上!

  与此同时,急速反击的陈国汉反手一巴掌就将身高几近两米,近百公斤重的老胡似一颗小石头一般的被抽了出去,甚至撞破了比赛的场地,将整个人都弄得灰头土脸,狼狈非常。

  可以清晰的见到,陈国汉身上皮下的厚厚的脂肪出现了一阵可怕的颤抖,就像是海波在急剧的荡漾一般。他的躯体忽然轻微地摇晃了一下!这个动作被应用在了这样一具庞大沉实的躯体上,分外让观者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大厦将倾的凄凉和英雄末路的悲壮!陈国汉口角开始漫溢出深红色的血沫,他口齿不清地向着远处胡华豪艰难模糊的问道:

  “你的力量,怎么……可能会这么…….大?”

  “哗啦”一声巨响,满身尘灰的胡华豪自土尘当中直直的立了起来。虽是浑身狼籍不堪,看似灰暗破败,但他紧握的双拳与破烂的肌肤下露出的坚实如铁的机体却分外的撑持出勃勃的生机!他脸色平静如水,举起右手,慢慢地松开拳头,答非所问的淡淡的道:

  “你输了。”

  陈国汉闻言眼中流露出无憾与苍凉之色,欲言又止。

  非不愿,实不能也!

  胡华豪这一拳,已经将他的作战能力彻底打散,而电脑屏幕上方的陈国汉的体力也成功归零。

  于是他颓然倒了下去,如遭遇了定向爆破的一幢摩天大楼般无奈地倒了下去。

  陈国汉vs胡华豪…….

  胡华豪胜利。

  裁判上来询问胡华豪,是要休息十五分钟再打第二场还是马上就开始。

  老胡大手一挥,马上道:

  “马上开始!”

  此时电脑屏幕上显示胡华豪的体力值还有一半多一点,主要是先前胡华豪正面被陈国汉轰了一锤造成了。老胡之所以放弃十五分钟的恢复时间,而是要马上开始的原因很是简单,那是因为他要趁从陈国汉身体上面利用抓轰炮偷取来的力量没有消失之前开始作战,一举奠定胜势!

  此时在开场之前猥琐付却在拼命的喊叫着,竭力要在如潮的欢呼声引起老胡的注意。胡华豪一抬头,还是留意到了猥琐付与屠夫这对难兄难弟,顿时就看到屠夫眼巴巴的看着陈国汉随手抛弃的锁链,于是顺手一脚就将那断裂掉的锁链踢了过去,屠夫立即眉开眼笑,唔唔直叫,看起来肯定是要抢劫过来化为己用了。

  ……….

  林吟袖望向方林的眼神又多了几分叹服,方林对事情的判断之准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何况方林在之前针对于不同的对手,还一共制订出了六套系统的配合行动方案,而此时一套方案都没有动用!

  韩国队第二个上场的是蔡宝健。

  这是一个与陈国汉截然不同的家伙。他的身高只得153厘米,43公斤。头上戴着一顶圆形的阔边礼帽,戴了一副墨镜,最为鲜明的就是手上佩戴的铁爪发出一阵阵的寒光,看起来就分外的锐利。

  但是他的跳跃力与移动速度却是kof当中数一数二的。这个家伙的作战方式就是以诡异无比的多变灵活为主,稍微不注意就会陷入眼花缭乱的突袭当中。

  先前连陈国汉那身肥肉的防御力都被面前这个家伙直接打到扑街,蔡宝健当然不会以卵击石自找没趣。战斗一开始,他就高高的跃了起来!

  台下的观众立即发出了一声惊呼,蔡宝健根本没有助跑,就这么原地微屈双腿一跃就起码有七八米高,直接就跃到了胡华豪的背后,双爪在胡华豪**而充满力量的脊背上划出了四道深深的血痕。

  胡华豪还没来得及转身,蔡宝健已经蹲了下来,他的身高本来就能和猥琐付相媲美,再这么刻意一蹲,几乎都到了胡华豪的膝盖了,老胡反手一拳自然打在了空气当中,这时候蔡宝健一脚就顶在了胡华豪的脚髁上,伤害力不大却将老胡顶得踉跄倒退,一时间都失去了平衡。

  再次挥舞铁爪在胡华豪的身体上面留下了几条血痕后,蔡宝健的身体在原地高速度的旋转了起来,他的铁爪因为高速移动的缘故,在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团直径两米的旋风,迅速上升,就这么就将胡华豪粘连着拖拽上了半空当中,不停的有血水喷射了出来。

  龙卷疾风斩!(↓蓄力↑a/c)(这招的街机连法是:跳跃c+蹲b+蹲aa+龙卷疾风斩)胡华豪受到了这一记连招以后,体力值已经下滑至1/3的危险地步。而蔡宝健在他起身的时候又再次跳跃了起来。但是老胡却摆出了一个十分古怪的动作,说是马步吧,蹲得太深,说是下蹲吧又站得太高!

  当蔡宝健要故技重施,下落到胡华豪头顶的时候,老胡的右拳却击向了地面,然后仿佛大地有着无限弹姓一般高速反弹了起来,轻描淡写的指往了斜上方。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胡华豪的铁拳从一开始就放在了那里!

  这又是大门的武技:头上拂!(↘+c)这一招虽然是特殊技,但是无耻之处只有中了的人才知道,那种感觉仿佛自己中招以后不仅仅是要应付敌人的拳力,更要加上自己送上去的冲击力。蔡宝健中了这一记头上拂以后只觉得浑身上下的筋骨都要被打散了似的,在落地以后正要爬起身来,而胡华豪就地一个翻滚后已经举起了双掌,重重的拍击在了地面!

  地雷震!

  蔡宝健明明知道自己跳起或者蹲下都可以躲过这招,但是他发觉他无论是跳起还是蹲下都要慢上了那么一线!竟只能硬生生的承受!

  这就是胡华豪从大门五郎身上学到的另外一样宝贵的东西:

  衔接!

  招式之间的衔接!

  这东西早了不行晚了不行,是一种相当微妙的感觉,也是形成暴风骤雨一般的打击连续技的基础。

  眼见得胡华豪带着浑身的伤痕遍体的血迹,若怒虎一般的冲了过来,蔡宝健心中也是一寒,纵然对方连自己的一记连招都承受不起,但是他就是觉得自己必败一般。这就是气势,在这样的赛场上面气势被人压倒无疑是非常不妙的,以往的格斗大会上不乏敌人奄奄一息就缺乏最后一击,但是明明应该的胜利者反而败退的诡异现象,其实就是因为占据优势的那方少了破釜沉舟的气势!

  所以蔡宝健立即不顾一切的发动了自己的标志姓技能,因为他觉得再打下去,也很难突破掉胡华豪那沉凝如山一般的气势,瓦解不了他的严密防御,与其要等到多次攻击无功而返后信心被彻底打击完毕,还不如现在来搏上一搏,至少也能稳住阵脚!

  蔡宝健使出了自己攻防一体的绝技——真!超绝龙卷真空斩:→↘↓↙←→↘↓↙←+a或c与此同时,四下里观众也响起了惊呼声。

  只见蔡宝健将两手竭力展开,以足为轴,高速旋转起来。在经历了几乎不可思议的高度加速的数秒之后,这个瘦矮短小的人便成为了一股人工制造的强力龙卷风的中心。那龙卷风直径达三米,高足有十米,可怖的风力仿佛凶厉的猛兽一般,竭力将胡华豪要拖往风暴的中央——在那里,蔡宝建那锐利的铁抓正渴求着他们的血肉。

  老胡的冲势嘎然而止,风声凄厉,胡华豪紧紧的眯缝着双眼,一只手死死的拉住旁边的弹力栏杆,双足却似钉子一般插入了地面,衍生出了无数的裂纹,风力再劲,你耐我何?

  四下的各种物体均被强劲的风力卷入了这道人为的风暴中,就连靠得比较近观众的帽子,围巾等轻软的东西也未能幸免。均被裹入后搅拌成极小的碎渣,再自十六,七米的高空中缓缓洒落而下,老胡尝试了地雷震等技能,都无一能穿过那两把锐利铁抓构筑成的坚固防线的保护,而在这个千均一发的时刻,那旋风竟然还缓缓向胡华豪移动了过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