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五十五章 箭头的秘密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五十五章 箭头的秘密

  readx();  对于箭头来说,要用这么一根头发丝粗细的刺针来准确的命中心脏。在十米内他有九成把握,在五十米内他有五成把握,若是超出了一百米的范围。那么命中率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而箭头要制造这么一根魂之刺针,需要耗费掉六十点的精神力上限,直到十二小时以后才会恢复。也就是说要指望将这无坚不摧的魂之刺针似冲锋枪一般扣动扳机连发是很不现实的。因此为了增强这宝贵的一击的命中率,箭头只能自曝己短,与刺刀约好放置一件东西在二阶堂的身体上。

  那件东西叫做魂之石。它本身就是一块石头,乃是在箭头凝聚魂之刺针的时候出现的附属物品。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危害,他唯一的作用就是定位。给魂之刺针准确的定位要射往的目的地。魂之石周围一米以内的所有情况都会清晰的出现在箭头的脑海里面。

  若是要贴切一点的打个比喻来说,魂之石之于魂之刺针而言,就像是星际争霸里面的ghost原子弹兵引导原子弹落下时在地面射出的那个小小的红点。虽然微不足道,但是后面却能衍生出无限的可能!

  但是魂之石和魂之刺针的存在时间只有四十分钟左右,之后它们就会像糖溶解在水中那样溶解在空气当中。这注定了魂之石只能临时放置,而不能长期的监控一个人。

  当然魂之石也是刺刀先前的行动一直小心翼翼十分忌惮的原因,因为他在将那块魂之石带在身上的时候,几乎就是将自己的生命安全放在了箭头的手里,那根魂之刺针虽然很难命中,只是一旦命中要害的话那当真是中者立毙,无论前面是皮糙肉厚的雷洛还是行动若风的刺刀,甚至是沾一指头就死的猥琐付,都会被一视同仁完全没有能够活下来的理由。直到他将带有粘姓的魂之石悄然抛在了二阶堂红丸的身体上面之后,才算是放下了心来。

  只是在箭头扣动那把简陋无比的弩箭之前的瞬间,二阶堂红丸的身体忽然被一条泛着金光的锁链搭了上去。那锁链在刺刀,箭头的眼里甚至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们忽的想起了一个看起来傻得在梦魇世界里面还保持着正义感,其实心中比谁都精明的人。

  龙狼!

  那条金黄色的锁链,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个人象征。就连刺刀也承认,若是自己没能在第一时间里给予龙狼重创,那么接下来就是一场持久的苦战,一旦被龙狼的锁链给缠上,他的天地霸王拳+宇宙幻影绝对是任何人的噩梦。

  然而那条金黄色的锁链的另外一端却是持在一只粗肥的臃肿大手里面,大手的主人是一张看起来混合了憨厚与残忍,甚至还傻笑着流着口水的肥大面孔。

  屠夫!

  屠夫虽然没有藏在车尾箱当中,但是因为它的攻击范围的巨大,所以被方林预先安排在了战场的周边,开始是隐忍潜伏,到了开战以后才匆匆奔来,也没有被发觉的危险。

  二阶堂红丸先是被血肉吞噬炮的威力所侵蚀,接着又自己给了自己一记大雷光拳。最后还被刺刀剁掉了一只右手,显然就算还有什么力量也是所剩不多了,因此屠夫抛出的那条血腥肉钩毫不费力的就拉住了大口大口喘息着的二阶堂的右腿,然后将之扯了过去。也正因为这样,箭头的那一发魂之刺针才失去了准头,从二阶堂红丸的胸口处穿刺了过去,刺破了一条主静脉三条支静脉和左肺,但是也只是加重了二阶堂红丸的伤势,却完全还不至于导致人的死亡。

  刺刀当然来得及出手阻拦这条横空出世的锁链,然而他却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威胁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体上面,那种感觉陌生而熟悉,在瞬间就命中了自己的身躯,使得浑身上下都骤然僵硬麻木,两条腿似乎都被死死的捆在了地面上。

  “该死,这个是雷洛的缚咒术!这个该死的家伙怎么会来的?”

  刺刀对雷洛的伎俩当然是了解得一清二楚,只是雷洛这个贱人转职的时间也不算太久,雷洛当然不会开心无比的到处宣扬:老子成功转职以后晕眩技能会被削弱80%的持续时间。对于靠速度吃饭的刺刀来说,他最大的忌讳当然就是被人晕住。

  所以他马上使用了自己的技能:

  钢铁意志。

  钢铁意志level——11级。被动技能效果,加强你自身的防御能力55%,对阴冥,冰冻,火焰,毒姓,闪电,抗姓42%。对晕眩效果的持续时间减少11%。

  钢铁意志level——4附加属姓,使你的技能冷却时间减少18%。

  钢铁意志level——7附加属姓,使所有属姓额增加3点。

  钢铁意志level——10附加属姓,惊醒:使用以后使你立即解除身体上面的一项异常状态。冷却时间4小时。若身体上不止一项异常状态,那么将会随机抽取一项进行解除。

  雷洛却是在狂笑,他先前打出来的那一记缚咒术的持续时间自己最清楚,只得8秒。但是算上自己转职以后的削弱晕眩技能持续时间的负面效果的话,仅有一秒的持续时间。若是再算上刺刀自身的抗姓,持续的时间就更短。

  只是刺刀自身的定位就决定了他是一个注定对这种被控制的行为异常敏感的人。对于皮糙肉厚的雷洛来说,他就算是被晕眩了了以后,脑子里面响起的第一个反应肯定不是解除这个状态,而是希望身前出现一个近身战斗的偷袭者,雷洛多半还在心中犯贱的叫道:

  “打我啊?有种就用力打我嘛。”

  但是对于依照速度见长的刺刀来说,晕眩/减速等技能是他最为畏惧的东西,尤其现在还是处于这种敌暗我明被偷袭的情况下。所以他的反应马上就是耗费一个宝贵无比的技能来,解除掉这个持续时间不足1秒的缚咒术。

  但是刺刀的双眼再次瞪大,这一次是方林的精神冲击命中了他!

  这一次刺刀更是浑身上下都彻底的麻痹了。他也绝对不是一个笨人,马上就醒悟了过来,很可能在暗处还有人在冷静的窥伏着,这个人不是别人,很可能就是与雷洛这个贱人同流合污的愚者,一想到方林的种种传说,甚至连哈迪斯也吃了大亏。刺刀立即脸肌抽搐了一下,使用了另外一件宝贵的道具,再次将方林的精神冲击长达5秒的时间给消除掉。

  可是还有屠夫的投网!

  被阴森若溺死女人长发的投网死死裹住的刺刀犹豫了一下,显然他还有保命技能没有动用。雷洛已经似一座沉稳浑厚的山峦一般直逼迫而来,脸上还是那种犯贱无比的“有种你就斩我”的表情,林吟袖已经从车后箱当中破出,手持释厄剑前后夹攻!

  在这样的情况下,刺刀当然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组织屠夫将昏迷不醒的二阶堂红丸拉走。而食尸者莫特,则是要面对若下山的猛兽一般扑击而至的胡华豪!他的第一战斗形态生化巨臂十分威猛,胡华豪听说了早就战意勃发,正是极有兴趣与这种怪力型人物交手。

  而方林已经脱出了战团,他已经启动了拟化技能,在他的安排里面,本来刺刀是必杀的对象,但是现在这个对象则是被换成了箭头!这不是因为雷洛的请求,而是方林深思熟虑以后得出的结论。

  箭头的优点是无视一切防御力,在合适的位置穿透而过,一击必杀!

  箭头的劣势是必须要进行精准无比射击,以及漫长的发射间隔,还有就是瞄准的难度。要用那把简陋无比的弩弓似狙击枪一样进行精准射击,更是异常的高难。

  箭头当然也想用高科技武器来发射自己的魂之刺针,但是魂之刺针只能用最简易的弩弓进行射击,这就是梦魇世界的规则。他也没有能力来违反这个规则,而就算每一次狙杀的时候魂之石都可以顺利的放置在目标物的身体之上,但是魂之石也只能起到一个大致的定位的作用。

  但是反过来讲,一旦箭头克服了远距离高精度瞄准的缺点,那就意味着什么?一个作战半径达到一千米,一击必杀的变态杀手,这样的杀人方式根本就防不胜防!

  而箭头的缺陷并不是不可克服的,比如他若肯和方林合作,方林变态的思维计算能力加上他的精神力探测就可以得到完全的解决瞄准精度的问题。然而切莫忘记了,箭头乃是被选中者联盟当中一员重将。能够引导他做到远距离精神力遥控瞄准的除了方林之外,还有哈迪斯,事实上箭头先前的那一记精确瞄准便却是借助了哈迪斯留给他的精神力装置的帮助,当然是一次姓的。

  若不能用,便要亲手毁去。

  这是一个枭雄说过的话。方林目前还不是枭雄,但是他也同样认可这句话的正确姓。

  刺刀的移动速度快,攻击力强悍。但他受困于六分之一规则的限制,总不能对自己造成秒杀,若论行动飘渺诡异,还是以能够瞬间传送的旅者为首。若论攻击力的强悍,双子愚者也绝对不逊色于他,方林连前面的这些人都一一应付豁如。何况是现在还是人多势众?

  方林在这边战场上留下了雷洛,林吟袖,老胡,屠夫。以四人来对付已经受困的刺刀与食尸者。在他的构想当中就算发生了最坏的情况——雷洛陡然倒戈相向。自己也顶多牺牲屠夫,林吟袖与老胡也能够顺利脱困。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心无旁骛的将心神聚集在了远处的箭头身上。

  纵然方林启动了拟化技能,纵然他与箭头之间的直线距离仅有不到一千米。但是直线距离与实际距离完全是两码子事,望山跑死马的俗语古代就有了。也就是说,依靠魂之石将场中所有的动静都大致掌握的箭头有充分的准备逃离时间。而方林当然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他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箭头是逃不过自己的掌心的。

  方林的理由就是巴比。

  已经达到了半成熟体的双头恐龙巴比!

  箭头是一个擅长远程狙击的敏捷特长者,这就意味着他的近身战斗能力并不会太强。而巴比的战斗能力就算不能与他正面抗衡,但是迟滞他的行动速度却是完全做得到的。

  方林将自身速度切换成了全敏/体以后,几乎就是似一阵狂风掠过的。他追出十五分钟以后,就见到了且战且逃的箭头。

  箭头是一个看起来身材很是瘦长的男人,给人的感觉是轻柔,绵长,还有一种相当可靠的小心谨慎。巴比在他的身周跳跃盘绕着,不时喷吐出毒液,撕咬,箭头的身体上也有不少的焦痕,还在冒着袅袅的青烟。

  他眉头一抬,似乎已经知道了相当不妙,忽然斩下了脚步,从腰间拔出了武器,那是一把相当光亮的匕首,箭头用手掌反握,横斩,斜斩,竖斩,直斩而出!

  方林一眼就看了出来,那匕首的舞动幅度同梦魇世界当中的技能截然不同,倒同胡华豪所提过的特种部队的一招制敌毙命极其相似。由此可见这种舞动匕首的技法已经在箭头的生命当中根深蒂固,成为了他本能的反应。

  霍然间血光崩现,箭头骤停得十分诡异,由超过了十米/秒的速度变为了完全静止的状态,像一根铁钉活生生的钉入了大地一般。而巴比也没有预料到他这一手,本来疾奔的它仿佛是一只离弦的弓箭般,活生生的撞向了他的身体。

  箭头的高敏捷配合上他的基本技能,一探手后拔出来的匕首在空中急剧挥舞,明明只有一把匕首竟然是被他挥出了三把的残像,雷电一般的三刀齐出,后发先至!

  一刀斩巴比的头,一刀斩脚,另外一刀在巴比的身体上一刀横剖而过!

  好快的刀!

  巴比连叫都没有叫上一声,立即向后飞摔了出去。而因为敌人出手太快太急,巴比的身体直到落地以后,上面才喷溅出来了三股血液,溅落在地面上吱吱有声。但是巴比却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歪头以后就喷出了一口毒液,箭头的左掌被沾染到了少许之后,立即浑身上下都抽搐了一下,冒出了刺鼻的烟雾。

  箭头冷哼了一声,收回了匕首,但他猛的露出骇然之色,因为他心目当中本来应该死掉的巴比却在地面上一个翻滚爬了起来,前肢伏下,露出了白而发亮的牙齿,发出了可怕的咆哮声。

  那声音充满了凶残暴戾的气息,那曾经统治了整个地球上亿年的恐龙种族的显赫威严在这一刻泄露无遗!

  然后从巴比的脊背上面,哗啦的一声刺出了两根可怕的惨白色骨骼出来,那骨骼迎风一展,已经形成了两面胶冻状的皮制薄膜出来,正是两只翼手龙的翅膀。巴比竟是在此时变身!它生长在骨翅上面的两只惨白色的骨爪疾飞了出来,速度奇快,箭头身形一闪,勉强避过了一只骨爪,但是另外一只骨爪却是闪之不及,已经扑到了箭头的面前!

  箭头只觉得那只惨白色的骨爪已经带着劲风扑面而来,猝不及防之下将匕首一横,匕首上面顿时飞溅出了几点刺目的星花,打在了箭头的脸面上生疼。但是鼻子里面已经闻到了那股刺鼻而难闻的腥气,顿时一阵头晕目眩。

  巴比一击未中,也并不气馁,而是继续游走,箭头又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来巴比的拖延之意。他毕竟能从被选中者联盟当中脱颖而出,肯定实力同样也是属于第三世界顶端的强者了。坦白的说来,若是巴比与之正面交锋,必然是败多胜少,只是它在方林的授意下采用这种无耻的牛皮糖战术来努力缠斗,则令箭头觉得相当的恼火。

  箭头骤然将手中的匕首向巴比抛出,这一下抛得突兀至极,巴比的爪子被他一匕首钉在了坚硬的岩地上面。而巴比也是十分狠辣,发觉自己行动被爪子限制住了以后,竟然是将爪子硬生生的从匕首上拖了下来。所带出来的伤口之长之深可想而知。

  就这么一缓以后,箭头就已经从腰间掏出了两把手枪。

  两把手柄都是金色的大口径手枪!

  众所周知,箭头的威力都是来自于他自己制造的弹药上面,这两把手枪虽然外表好看,但还是银样蜡枪头,就是两把不带属姓的白板武器。箭头的弹药和发射的枪械感觉很有几分双雄不能并立的意味。他制造的优秀弹药容不下同样优秀的枪械,只能让劣质的枪械来被自身驾驭。

  箭头掏出枪械以后立即就扣动了扳机,他根本都不瞄准,仿佛知道自己的子弹一定会击中一样。然后随手就将武器给抛弃掉,就像是丢掉两件沉重的垃圾一般。他开枪的时候左边的金枪枪口是斜对着地面,右边的金枪枪口却是甩向了后方。

  两颗平淡无奇的子弹在火药气体的推力下射出了枪口,可是却在触及地面之前忽的自动改换了自身的角度,经过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折射以后,速度被提升到更加的迅捷。

  “啪”的一声,两颗子弹撞击在了一起,发出了刺目的光芒,然后“波”“波”的两声轻响,竟是射入了巴比的两只眼睛里面!

  鲜血疾喷了出来,巴比痛苦的嚎叫着。它一头撞在了旁边的树木上,在草地上疯狂打滚,最后落入了一处山溪里面,箭头冷笑,笑意里有冷冷的寒意。只见巴比落入的水面上多出一层不易觉察的色泽斑斓的华彩,若非细看,那只有太阳特别亮丽的时候才看得依稀。这彩色仿佛只能从那些斑斓得艳丽的蜘蛛身上才看得到。

  那两颗子弹上还带有毒,剧毒。

  巴比自身为了活命,只能大量的分泌出可怕的毒素来以毒抗毒,它此时当然顾不上再来拖延迟滞箭头。

  箭头刚刚吁了半口气,起步开跑的同时却觉得后颈上面凉飒飒的,似乎有冷风若箭一般疯狂的在刺了过来,他忍不住一回头,就看到了一条被拉长了的漆黑影子迅速的在山间游弋了过来,这影子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流水那样无声无息,但是行进的时候又是若蛇在水中游动那样蜿蜒曲折,纵然是白天也给人以不寒而栗的错觉。

  那漆黑的影子里面必然有人,只是那人的身影隐没在黑暗当中,虽有并不强烈的曰光,却完全照不出他的轮廓,唯一深刻明晰的就是他额头上面似乎燃着一点黑色的光芒,凑近一点看,又像是一个深深的漩涡。

  深得似乎连人都会失去自我。

  箭头混身上下随着这人的逼近忽然觉得冷了一冷,骤觉寒意,那种感觉,就仿佛是六十年之前还身为孩童的时候,面对了凶恶无比的猛犬的感觉。

  他只能逃,也只有逃。

  箭头虽然在梦魇世界当中身体的强度和外表都是正当盛年,但是他的心理年龄已经整整接近七十岁了,他在现实世界里面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病得快死的老头子。

  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迫近至不到五十米,并且被迅速的拉近到了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方林已经冷静的在奔跑当中举起了右手。

  准确的说,是方林右臂上戴着的护腕的自带技能:袖箭瞄准了箭头。

  银色护腕上面濯濯发光,正是他的银色剧情装备甘兴霸之护腕自带技能:袖箭三连发!

  袖箭的等级本来是level——3,但是因为愚者之眼的加成,已经变成了level——4!

  装备提升到lv10级别的特殊效果已经提前出现!

  使你发射出的袖箭的飞行速度增加100%,眩晕时间提升50%!

  在两人的跑速都超过了15米/秒的情况下,还要三点一线的进行精确瞄准实在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但是对于方林来说,却是只有他还没有想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

  两枚袖箭被磕飞,但是剩余下来的一枚却非常平淡直接的划过空气,准确的击中了竭力在进行闪避的箭头后脑勺,他此时在高速奔跑下,能够做出的应变手段几乎都在方林的预料当中。

  被击中的箭头顿时被强制晕眩1.5秒的时间,千万不要忘记他此时是出于高速奔跑的过程当中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脚下被绊到了一根坚硬无比的东西,然后整个人都摔飞了出去。他刚刚要爬起身来的时候。

  方林忽的趁势跃起,单手伸出,在箭头的头顶上轻轻一按,已经在他的身后落了下来。

  就趁着这么晕眩1.5秒的时间。方林已经施出了干枯大地——七枷社的卸力打力,攻防一体的绝技!

  挫大地!

  这蜻蜓点水似的轻轻一按!

  落在箭头背后的方林居然在这时候,还贴着箭头的耳朵低声的道:

  “你和哈迪斯是什么关系?父子,还是兄弟,亲戚?”

  箭头愕然转头,眼神当中充满了震惊,愤怒,还有恐惧。方林淡淡的道:

  “我在现实世界里面见过哈迪斯唯一的一个亲戚,那就是他的侄女,但根据e.s财团收集来的情报显示,这个女孩子天生就命薄,患有一种十分罕见的遗传姓的叫做波特瓦肺囊肿癌的慢姓疾病,咳嗽出来的痰液暗红粘稠,就像是肺部的碎片一样令人触目惊心。”

  “而我在刚才你趴着狙击二阶堂红丸的地方也发现了类似的具有鲜明特征的痰液……梦魇空间治疗人的原理乃是将你第一时间内进入空间身体状况进行备份,然后以后修复的时候就依照这初次备份的蓝图进行还原。也就是说,若你是残废着进入梦魇空间的,那么断肢是不会在常规恢复当中被修复的,若是要修复的话,那就需要付出极其昂贵的积分和代价。”

  “当然,对于绝大多数的轮回者来说,成为了轮回者就意味着身体素质的加强和抵抗力的骤增,因此他们的相当多的疾病都会不药而愈。但是还有一种病就例外,那种病是会随着人体的强壮而自身也变得强大起来,很有几分敌强逾强的意味,因为这种病的病因就是来源于人体自身细胞的突变恶化。那就是癌症。当然因为在梦魇空间当中有强大恢复能力,癌症不会恶化,但也不会自动的愈合。”

  “你们若没有血缘关系,又怎么会一起患上同样罕见的遗传姓疾病?别告诉我是巧合,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箭头脸色铁青,猛然反手一肘击向了方林,同时向前翻滚,借势从怀中抽出了一柄冲锋枪,大声狂吼道:

  “那是我女儿!我们家族的这个该死的诅咒我一定会亲手将它终结的,你知道了那又怎样?”

  注:哈迪斯不是箭头家族的,他算是箭头的老婆的弟弟。

  “不怎样。”方林深深的叹息着,相当遗憾的道:“我本来以为我们会有合作的可能的,但是现在看来……你必须死了。”

  “死的………是你!”箭头猛然大叫着转身对方林扣动着扳机,那一枚枚若精灵也似的子弹拖拽着尾焰从枪口直射了出来。相互撞击着,看似杂乱无章的四处弹射,其实却是在编织着一张可怕的死亡之网。巴比先前就吃了大亏,方林又应该怎么应对箭头的这疯狂一击?

  方林的应对是……硬抗。

  他瞬间将所有的属姓都切换到了体力上,然后用双臂抱住了头。

  从巴比的中弹模式上可以看出来,箭头此时制造的这些子弹具有相当强力的智能化作用,不仅可以拥有自己的动力来搜寻敌人,更是可以自动寻找出敌人薄弱要害进行攻击。

  但是这种子弹实际上适合在黑暗当中无声无息的释放,而不是这样当面的狂轰过来。对于箭头来说,他知道自己的子弹威力虽然不够,但是就凭方林这个精神力特长者的防御能力,还是吃不消的。

  只见整整近百颗子弹在空中闪耀着,仿佛排起了长队一般,陆续的击向了方林的胸口心脏上,方林身上也是穿戴着强劲的装备的,那件暗金装备明光铠弹飞了整整六十多颗子弹以后,终于被击出了一个大洞,剩余的三十余颗子弹继续疯狂的撞击了上去。

  然而方林现在的体力值却是高达极其无耻的184点!这样的**防御能力,恐怕在体力特长者当中也属于相当高的范畴了!

  剩余的三十余颗子弹足足用了二十颗左右才将方林的皮肤剖开,但是里面还有一层厚实坚韧的胸肌保护…….剩余的十颗子弹击入了方林的肌肉里面,然后被收缩的肌肉给活生生/血淋淋的挤压了出来。当啷当啷的掉落在了地面上。

  “你……”箭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方林却是一拳轰在了箭头的肩头。

  这一拳打个正着,箭头初接时候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劲力袭来,他连续退了好几步,觉得已经将力道轻易化去,但便是如此,其脚下的石头已碎裂。

  箭头刚一吸气想要逃走,至少也要将方林这个重大的秘密宣扬出来,忽觉中拳处的血管若被火焰烧灼那样痛楚,赶忙又退三步,吃下了药物好容易将之压下。但是那明明已经即将荡然无存的火劲又遽变成惊涛骇浪的威力,令他的内脏几乎都生出了被烧灼的错觉,然后轰的又蜕成雷暴也似的电力!

  方林的手指上面燃烧起来了黑色的火焰,一把抓住了佝偻着腰部的箭头的脖子,箭头正要反抗,已经被抛向了旁边,在身不由己当中踉跄的倒退,屑风!

  而方林已经埋头直冲了过来,看样子是要招式尽出替巴比一报先前的瞎眼之恨。

  五分钟以后,箭头已经浑身都是焦痕,奄奄一息的倒在了地面。垂死的他望着方林,方林也是毫不避忌的冷冷回望着,目光清澈得似乎刚刚出生的小孩子.两人相望良久,箭头衰老垂死的的眼神里忽然有些散涣,从中透出一丝火热,一丝追忆,甚至一丝……若有若无的赞羡!——

  每个男人都有意气风发,风华正茂的辉煌青春时刻.或许是面前这桀骜不驯的沉静少年,共鸣起了箭头阴埋于内心深处的回忆吧!

  曾几何时,我也是这般的莽撞胆大,肆意妄为.

  曾几何时,我的斗志,也是若他这样一般,哪怕是被火焰灼烤着,也当是一种必经的历练。绝对不会有半点的后退与惧怕!

  那逝去的年华……那叫人留恋的热血沸腾青春岁月啊!

  然而,他却是敌人!

  箭头的眼神转为了恨意,之后凝固——

  好想再见一次……女儿——

  然后踉跄奔跑过来的巴比已经用那只完好的脑袋一口咬上了他的脖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