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五十八章 双斗高尼兹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五十八章 双斗高尼兹

  readx();  刺刀这个人倏忽若风,攻击力也是极高,与方林他们更是有着难以解开的仇恨。若是有这么一个人不肯死心窥伏在侧,当真是若骨鲠在喉,,芒刺在背,令人无法不惦记着。

  所以方林忽然说刺刀还没有死心,本来都觉得心情愉快无比的雷洛立即眉头一皱似吃了一只苍蝇也似的,四面环顾了一下确定无人,戒备的道:

  “他怎的还不滚?”

  方林叹了一口气道:

  “我们出手拦截破坏掉刺刀的计划倒也罢了,他的两名左膀右臂一死一伤,可以说是众叛亲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刺刀居然还继续在老太婆滨田馥子那里接取任务,而且是那种最为琐碎繁琐最低声望的任务,这个人心志之坚韧可见一斑,早知道就集中力量杀他了,至不济也要将他赶回梦魇空间!”

  听了方林的话,雷洛的心中诡异的浮现出来一个人虽是被打下悬崖一败涂地,却咬着牙淌着血一点一点的用翻了手指甲的手指头嫩肉戳着岩壁扣着缝隙,一点一点向上爬的情景。雷洛冷笑,一口喝干了握着的百事可乐拉罐,然后将之捏扁,再丢到地上使劲用脚踩住摩擦践踏。

  “我他妈的倒要看他能和我耗多久。”

  两人出来以后在东京街头信步,因为此时两大集团必然在联手袭击高尼兹的缘故,所以他们两个一定要避嫌。因为在那个战团当中,若是帮神乐一方出手必然会损失声望,若是出工不出力吃里扒外,在旁人极多又有现场录像的状况下,极其容易被神乐家识破,他们还指望着继续参加kof大会捞些好处呢。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眼不见心不烦,躲开这一战的现场最好。方林只是略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道:

  “可惜不能在现场看上一看。神乐家族加上草薙家族合战高尼兹,当真是想一想就令人心潮澎湃。而且此时我估计神乐家族他们还是初次接触到天国神族的人,重视度不足,说不定会被高尼兹大展神威杀掉几个剧情强者也很有可能。”

  雷洛心不在焉的道:

  “暴风高尼兹是我们的老大,咱们又不可能对上他,你要了解的话直接叫格林与雷虎给你录像得了。”

  方林一笑。两人往前走了一会儿,发觉周围的人流越发多了,应该是来到了一处商业步行街的地方,然后他们就闻到了各种香味混合在了一起,当真是充满了诱惑。那味道既混合了刚刚被暖热了的酒,又有被捞出汤锅,颤微微的喷香肉块,还有各种烧烤的味道,两人此时正是饥肠辘辘,忍不住喉结都上下抽搐了一下,方林看见旁边有一家中国菜馆,便大步的走了进去。

  老板是一个四十余岁的妇女,瘦高瘦高的,嘴唇有些薄,扎了一条花布围裙,看起来相当麻利干练,方林却率先招呼道:

  “老板娘,有啥特色菜?”

  他说话的时候却是用的中文。老板娘听到中文,面露喜色道:

  “你是新来的同学吧?若你吃得惯辣的话,咱们这里的特色菜有炒小龙虾。鸡杂铺盖面。”

  原来这处饭馆的旁边就有一所曰本大学,在这里留学的中国学生相当的多,因此老板也是依托家乡饭店这个优势赚得颇多,但是她有一大好处便是生意好了也不欺客,就算是成本上调,但是味道一如既往的美味。

  方林要了她推荐的两份菜,但是酒水则是不想喝曰本清酒了,直接提了一件冰啤过来大口畅饮。

  那炒小龙虾端上来以后,白底的盘子上是一层厚厚的鲜红辣椒,上面垫了一层翠绿的菜蔬,最上面的才是正菜小龙虾,小龙虾是没有去头的,带着大钳子张牙舞爪地端上桌,把头去掉,先解决掉饱满的虾身,然后才来慢条斯理地把钳子一个个咬开,吃钳子里的虾肉。

  根据老板的指点,吃这小龙虾一定急不得,即使再饿也要放慢速度,才不至于浪费虾肉的一丝一毫。辣味搭配虾肉的鲜甜,将之衬托到最好。当然这里的辣味是混合在鱼香味当中的,即使是微辣,也能感觉到辣得冒火。既然受不了这辣,又舍不得这辣,让那一只只小龙虾在唇舌间点燃一把又一把的火。只能努力的灌着冰凉的啤酒来慰藉着**辣的口腔。

  接下来的鸡杂铺盖面却很对雷洛的胃口,所谓的铺盖面完全颠覆了面的形象,四五张巴掌大小的薄薄面皮混合在豌豆与鸡杂里面,软又弹牙的面皮充分吸收了浓浓的酱香和鸡杂鲜美,和**的汤天衣无缝地配合在一起,这面得似吃饼一般慢慢的咬着吃,而不是那样犀利呼噜的吸着,感觉嘴唇在与嫩滑香浓的面皮接触之间,似是在跟美艳绝伦的女子在热吻,久吃不腻。

  吃好结账以后两人还打算在原地休憩一下,好好的领略这东京街头的风情。但是很快的,就见到几辆警车风驰电掣的鸣着警灯呼啸而过,还有那种专供特警队行动的特种车辆。可见围攻高尼兹的行动弄得事态扩张,至少引起了大面积的公众恐慌与危机。

  这时候老板娘也打开了电视紧张的看着特别播报,上面那个女播音员无非是千篇一律的发生了恐怖袭击,事态已经得到了控制。可是方林却是吃了一惊,因为他从一些播报的细节当中发觉,高尼兹竟然用的是焦土战术,边游走边打的打法。

  他本来就是艹控风的强者,飘忽若云,倏然似电,轻易而举的就闯入了旁边的民居当中,一旦神乐与草薙家的人出手攻击,就用市民来作为盾牌,这样在公共场合下神乐一方虽然人多势众,却是缚手缚脚,反被高尼兹连杀了七八个人。

  高尼兹身穿一身蓝色教士袍,走的是若闪电一般的“之”字形路线,仿佛若一个无处不在的幽灵。但是幽灵给人的感觉是漂浮,虚幻,高尼兹在游移穿刺的时候是有几分幽灵的味道,但是一旦现身,却是淋漓,强势,充满了突兀的杀机,他的身体每次停留出现的时候,最多只出两拳,必然有鲜红浓稠炽热的鲜血泼洒在黑暗里,分外的突兀,也加倍的刺目!

  方林看到这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站了起身来,上车迅速发动引擎,和雷洛一起跳上了车,流线型的车身刺破空气,瞬间消失在黑暗当中。

  五分钟以后,保时捷迅速的顺着沿海公路行驶,那流线型的车体迅速的在黑暗中穿行,加上优良的引擎发出的轻声轰鸣,几乎就像是穿行在黑暗当中的魅影一般。方林将车停在一处荒僻的海滩上面,然后用手在海滩上挖了一个坑,手掌心当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多了一点微微的光亮。

  这点光亮立即又将雷洛的视线吸引了过去,很快的,那一点光亮便现出了本身,就像是一支蜡烛的蜡焰似的,就这么平平淡淡的浮在空中,但是光亮的下面没有蜡烛的烛体支撑,而是就这么漂浮在空中。

  “这是什么?”旁边公路上忽的有声音传来,紧接着有两名警察走了过来,方林冷哼了一声,那点光亮本来是有些昏黄的,却又马上多出了一点绿意,在空中弥蒙的漂浮着。两名巡逻的警察望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实在有些目瞪口呆,旋即便认识到了一点:应该发出警讯。

  只可惜他们就这么一动念,浑身上下猛然间就澎湃的涌出烧灼也似的剧痛,仿佛一刹那,他们的魂魄都被吸附到了那一点灯火上,被烧烫融蚀了似的。

  “可恶…….”一个警察勉力想要掏出自己的武器,只可惜手抬到一半,便软软的垂落,他说了这两个字,顿时齐腰而折,像两段木头似的断落在雪地上,瓢泼也似的鲜血滚滚涌出,却是诡异的流到了方林挖的那个坑里面去。另外一名警察被雷洛劈脸揪住脖子,抛向了大海,良久才听到了一声“噗通“落水的声音传来。

  方林将那点光亮埋入了盛满了温热鲜血的坑里面,淡淡的道:

  “这是我从一个朋友那里借来的道具,叫做真实之眼。但是仅有一次的使用机会,将母眼栽培出来以后,可以通过携带在林吟袖身上的子眼完全看到那里的情景,我本来是想用自己的血来浇灌的,这两个家伙,还真是喜欢送货上门啊。”

  血坑里面的鲜血迅速的干涸,一茎嫩芽飞快的冒出了沙面,在方林伸出的手臂上盘旋围绕,然后结出了一只拳头大小的紫色果实,那果实就像是被挖出来的眼球,还在太阳底下被晒了几天看起来边缘皱巴巴的,但是瞳孔的位置却是极其有神。方林将手指轻弹,那真实之眼母体的瞳孔处立即射出了一道光芒,与方林的愚者之瞳相连接,方林便获得了身临其境的感觉。

  此时战斗早就将那座小教堂完全摧毁,甚至都扩散到了四公里之外,所过之处当真是一片狼藉,暴风高尼兹身周狂风大作,那些轻巧的木质结构残件,瓦片都被狂风卷起,围绕在了他的身边,替他挡下了大量的攻击。周围少说也有近三十名草薙/神乐家的高级警卫四处围攻,但是暴风高尼兹双手负在身后,身形若鬼魅一般忽出忽没,连他的边也沾不到半点。

  只见一名神乐家的警卫好容易欺近了高尼兹的身边,迎头一把长刀直斩而下,刀光锋锐刺目,高尼兹却是骤的一膝撞在了他的腹部,这名警卫立即脸色紫涨,似乎肺部都被塞满了也似的再也呼不出任何的气息,整个人都佝偻了起来,那一刀斩在高尼兹的肩头就仿佛是被轻轻的放上去一样。

  而高尼兹却是一脚前踢向了空中,然后由上至下泰山压顶也似的盖了下来,重重的抽在了警卫的背部,这个倒霉的家伙立即似一根干透了的木材似的对折裂断,眼见得后脑勺都碰到了脚背上。

  这么打下去的话,转眼间草薙/神乐家的警卫都要死伤狼藉,而周围的平民也是惨遭卷入里面,狂风呼啸声,哭喊啜泣声,悲伤哀叫声混合在了一起,宛若世间的地狱那般。

  暴风高尼兹此时正在轻掸衣角,他仅仅是这么一个动作,却造成了身体周围的风势骤然加强,围绕在他身边的两名高级警卫蓦然向后摔出,长声惨叫。一个人的胸膛都完全塌陷了下去,若是能够幸存下来被抬到医院一面去的话,诊断结果铁定是正面被几百斤的重锤舞动轰中。另外一个人的头部则被彻底的挤扁了,脑髓血液碎骨从五官里面激喷了出来,而他的身体还在狂舞着手脚武器,就像是一个可笑的牵线木偶,在作着徒劳无功的抽动。(kof96里面c+d暴风的超重击就是这样掸衣服,很是隐秘,杀伤力很大)在狂风中,黑暗里,忽的有一个高挑的白色身影排众而出,她一现身,就仿佛将所有的风力都吸附到了她的身上去,偏偏那身影还显得点尘不染,宠辱不惊,正是神乐家家主神乐千鹤现身。

  一直都在负手悠然进退中的高尼兹终于改变那种正在垂头沉思的模样,望了一眼神乐,他就仅仅是望了这么一眼,神乐千鹤就像是迎面被大风吹拂,黑发在脑后的空中疯狂激扬——洗发水商家若是看到这一幕只怕不惜代价都要请神乐去做形象代言人的——额前的发被吹起的神乐看起来立即就不似以前那样的清冷了,而是有一种逼人的妩媚!

  神乐缓步向着高尼兹走去,身体略微倾斜,长袖卷舞,身后带出了似会被风吹消散的长串幻影,感觉就是在向前斜滑过去。

  这看起来十分简单的走路却给人一种错觉,那就是无论高尼兹怎么闪,怎么动。神乐与他之间的绝对距离都在一步一步的缩短。哪怕是高尼兹现在马上就以一百米/秒的高速向后逃,神乐起步的时候距离他五十米,多迈一步就缩短到四十九米,再迈一步就四十八米,丝毫不以外界的干扰而变更!

  这就是封印世家神乐家族的秘奥义,专门用于接近魔物的技能,并且在接近时候还能用这样倾斜的滑腿给予敌人下盘伤害。

  除活?淙淙(出招表为:↘+b)。

  “哦?”高尼兹抬了抬被刮得发青的下巴,将双手抱在了胸前,竖立的衣领给人以威严的感觉,这个可怕的暴风之男看着神乐千鹤飘逸若妖若幻的身影,忽的将手一按。在神乐的前方一道青黑色的旋风冲天而去,那旋风虽然只有水桶粗细,却给人以接天连地的错觉。旋风周围的砖头,石头被卷进去都马上被磨得粉碎,而一名警卫被卷了进去以后,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旋风立即就变成了血红色!

  在这道旋风面前,强若神乐也是无可奈何的停住了脚步,高尼兹用手抚着下巴,冷笑。但是他马上转头过去,瞳孔有些收缩,只见他的身后三十米之外,正有一个人一步一步的走来。那个人的眉毛黑且浓,双眼炯炯有神,一头黑发十分飘逸,身形瘦高,下身是一条牛仔裤,上身是一件墨绿色的夹克,狂风遇到他,居然给人以一种打着旋儿从中分开的错觉!

  那个人食指与拇指一搓,便有一团橘红色的火焰温暖的升腾了起来。照亮了他英俊的脸,正是草薙家的继承人,草薙京!

  草薙京安静的站在了原地,但是有一种炽热的感觉扑面而来,仿佛看着他的人的视线都会被引燃似的。

  神乐淡淡的道:

  “若不是他没有背后偷袭人的习惯,高尼兹你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高尼兹两条卧蚕一般的浓黑眉毛一扬,哈哈的笑了两声,声音十分之轻蔑!然后高尼兹的身型忽的一晃,却已经欺近了草薙京的面前,将他指尖的火焰都吹得摇摇欲灭,在猛然吃了一惊的草薙京做好了防御之后就马上退了回去!

  高尼兹这样做一次倒也罢了,如此连番三次进退又不出手,不要说是神乐千鹤,就连草薙京的脸色也变了!高尼兹这样诡秘迅捷的速度,先前不要说草薙京还远在三十米外,就是贴近了他背后出招,只怕也根本占不了什么便宜!

  高尼兹狂笑,冉冉的升上了七八米的高空,用一种神俯瞰世间的姿态和气度高傲的道:

  “用你们的神器吧!原来草薙家和八咫家的后人已经软弱到了这种地步!”

  草薙京倒还好,神乐千鹤的脸色大变,原来神乐的名字确实不应该叫做神乐,而是名为八咫,那是因为在战国时期社会动荡神乐家得罪了惹不起的大名,因此才隐姓埋名,但是他们一族所持有的神器却是依然叫做八咫镜。而八神家族也是如此,本来的姓叫做八尺忧。

  “你…….究竟是谁?”神乐千鹤惊疑的道。这还是高尼兹第一次在世间用本来的面目现身!

  高尼兹不答话,双手一举,两道旋风马上从神乐与草薙两人的脚下升腾了起来,这两人毕竟是kof当中数得上号的强者,还不至于被旋风的吸力卷住,马上翻滚离开。两人对望一眼,都知道只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强敌!

  神乐忽冲前突袭,长袖飘飘间白色的宽松长衣闪现,既似冤死的女魅,又有鬼仙的冷然优雅,她的这一下已经是用出了除魔的秘奥义:

  贰百式贰活?神速之祝词(→↘↓↙←?a或c或b或d)!

  这一记招式既可实又可虚,出击人形此时乃是虚影,一旦攻击到了敌人之后,马上就能由神乐的本体替换上,进而演绎出后续的招式:

  贰百式贰活?天瑞(出招表:神速之祝词动作中↓↙←?a或c或b或d)神乐家的秘术多是由祭祀天神时候的舞蹈演绎而来,因此哪怕在出招的时候,也在举手投足当中有一种古风的倜傥洒然。

  与此同时,草薙京也出招了,他的招数很是简单,就是跨前一步一拳轰了上去,拳上火焰燃烧,正是草薙家古武术流用得最多也是最千锤百炼的起手式。

  百拾四式?荒咬↓↘→?a草薙京从幼小的时候,就开始苦练荒咬这个技能,少说也是用这招数百万次,因此他的这一招比起其他的人/甚至是草薙柴舟来说,都要多出一个隐藏的效果,那就是可以反架住别人的攻击。比方说敌人在他出这招百拾四式?荒咬的时候同时出招,下场就是敌人的攻击被草薙京若无其事的格挡住,而草薙京的攻击却可以长驱直入,进而继续衔接各种连招!

  面对两大强者的夹击,暴风却是冷哼了一声,他的双手忽的收回,似做弥撒一般微微躬身一拜!他的身前双掌掌心当中生出了十七八道锐利无比的风刃,切削空气发出了凄厉的怪叫声。

  腕电?磨灭:↓↙←+a或c草薙京的百拾四式?荒咬挡下了四发风刃,但是第五发,第六发风刃已经将他斩飞了出去,一道风刃甚至从他的额前擦过,空中袅袅的落下了一缕黑发,被风吹散,草薙京抬头起来,已是血流满面,但是眼神中却充满了狂热的战志!

  神乐倒是没受伤,但是她打出的残像已经被风刃刮得千疮百孔,哪里还敢用实体冲上去?只是就在这个时候,草薙京已经双手都燃烧起了火焰,俯身,昂头,冲向了高尼兹,他的气势竟然没有因为先前的损耗有丝毫的消褪,若说先前似一团火焰,现在就是若中天的烈曰那样灿烂辉煌!——

  能够成为八神庵这样的强者的宿敌的人,又岂是会被轻易击败的?

  草薙神乐家族荣辱一体,神乐千鹤当然不可能坐视草薙京独自冲前,她也白衣飘飘的冲向了前方,两人并肩冲上后,高尼兹又是冷笑着一记腕电.磨灭打了出来,但这一次草薙京竟是在前冲的时候微微下蹲,然后双手上的橘红色火焰若两条巨蛇一般缠绕在身体的周围举击向天空,将腕电.磨灭衍生出来的真空刃抵消得一干二净!

  百式?鬼燃烧→↓↘?a或c神乐千鹤趁着高尼兹不动声色的闪避草薙京攻击的时候,抓住了这个机会,猛然前跨了一步,整个人蹲出了一个重心相当之低的弓箭步,双手上闪现出了一道柔和的白光,就像是纯洁得不带一丝渣滓的月光。

  然后双掌合在一起向前击出,打出的时候,若春葱一般的食指在空中缤纷弹动,仿佛空中有着无形的丝线要勾勒一般!

  这正是神乐目前掌握的唯一一个s级技能,也是目前的kof世界当中击中敌人后附带效果最为强悍的s级技能:

  裏面八拾伍活?零技の础(↓↙←↙↓↘→a/c)这一招击中敌人以后,不仅会扣除敌人大量的体力值,副作用将令敌人进入无法释放技能的恶劣状态当中,持续时间之长令人发指,若是在出招的时候借助了三神器的中八咫镜的力量的话,轮回者基本上本世界是别想用技能了。而且除了她本人之外,那状态别人是很难解除的,除非道具/技能的品阶能够胜过八咫镜!(神乐这一击并没有动用镜子的力量)那可是神器……连大蛇都要忌惮的神器!

  高尼兹冷笑,身上蓝色的教士袍无风自动,这一击在旁人的眼里看来巧到了极处,但是对于可以自由控制风的高尼兹来说,那却是破绽百出千疮百孔。他正要控制风移动开去,顺便给这个神乐家的女人致命一击,但是神乐千鹤的胸口处忽的一亮!

  那是镜面的闪光。

  然后出现了一面恍然若水银般荡漾的镜子。看起来如梦似幻,人的目光一接触上去,立即就生出了堕落跌入,不愿意再收回来的错觉。而周围的空气里,也传出了一阵难以形容的声音,就仿佛是无数信徒虔诚的膜拜祈祷声!

  “天安河上的天坚石和天金山的铁造出来的神物,为我涤荡眼前的邪恶吧。”

  神乐双目紧闭,喃喃快速祷念着,这时候很是奇特,她的声音似是在专门的音响室里面进行混音似的,是两个声音混合在一起,同样的虔诚,将全身心都投入了进去!

  这时候天上本来是浓云密布,但是这三神器一出,冥冥苍穹之中,竟是有一丝月华要刺破天穹投射而出!

  这便是三神器之八咫镜的威力!

  并且由于神乐家的一种难以想象的秘术,八咫镜的能力现在是从被铸造出来以后最强的。神乐千鹤的个人实力同样也是三神器家族当中首屈一指,比草薙京要超出一大截。在剧情当中kof96中正是因为八咫镜的镜面被击破,导致神乐千鹤实力大降,而草薙京与八神则是突飞猛进,最后神乐的实力沦为较弱的一方。

  狂风的速度自然很快,但是总赶不上每秒三十万公里的光速。

  月光射入了八咫镜光滑若水的镜面,再反射了出来,照射到了前方的高尼兹的身上,这一瞬间,似有一个与神乐千鹤一样打扮的高挑女郎的幽幽影子在月光中升腾而起,在凄厉的歌声里,高尼兹的影像被映入了镜中,他愕然的表情纤毫毕现!

  然后神乐的s级技能“裏面八拾伍活?零技の础”就重重的打在了高尼兹的身体上,她的十指依然在高速的弹动着,直到双掌抵在了高尼兹的身体上以后,先前十指勾勒出来的那些透明的线条轨迹才若淡蓝色的烟雾一般闪现了出来,接着朦胧到了高尼兹的身体上,将他的体表都包裹在了一层淡淡的蓝意里。

  禁技状态发动!

  ……………….

  无论是谁看到这样的情形,都会呼吸加速血脉喷张,连眼也不眨恨不得错过了半点片段。雷洛自然是这样,所以当方林通过精神连接骤然将这信号切断以后,雷洛几乎是马上跳了起来,额头上青筋毕露咆哮道:

  “你做什么!”

  雷洛那模样活像是正**到**正是欲罢不能的时候,忽然听到下面的女人说偶要尿尿一个表情。

  方林目光深邃也不说话,他面前的真实之眼母体已经萎焉无比的耷拉了下去,看起来活像一颗被烈曰暴晒了七八天又没有水源浇灌的茄子。他等了一等才缓缓的道:

  “不是我想中断的,是真实之眼的母体没有将讯息传递给我。”

  雷洛愕然道:

  “怎么会这样?”

  方林缓缓的道:

  “唯一的解释,那就是真实之眼的子体已经死亡。”

  “怎么可能?”雷洛奇道:“你不是让格林带着那真实之眼的子体的吗?他们应该不会傻到凑上前去吧?”

  方林拔下一根草茎在口中慢慢的咀嚼着,似乎在品味着草茎的苦涩滋味,好一会儿才一字一句的道:

  “很显然,神乐和草薙的联手将高尼兹的真实实力激发出来了,高尼兹的力量爆发,甚至波及到了格林,她为求自保。也顾不上身上的真实之眼了。”

  雷洛深呼吸了两口道:

  “不行,我要去现场,如此巅峰之战,不看只怕终生遗憾!”

  方林淡淡的道:

  “随你去不去。”

  雷洛听得方林话中有话,马上道:

  “你呢?你要去做什么?”

  方林笑了笑道:

  “现在神乐家和草薙家精锐尽出,如此难得的机会我不去浑水摸鱼大刷声望当真是大亏而特亏了。”

  雷洛马上勃然变色,义正词严的道:

  “咱们都是生死与共的盟友,你真不讲义气,这种事情怎可以不叫我?”

  方林托着下巴懒洋洋的道:

  “你啥时候将小付的招数学来了?老实说这一次去就是捞好处的,没什么危险,你选一家,我去剩下的那家吧?”

  雷洛想了想,觉得自己敏捷不大够,移动速度太慢,还是去认识自己比较少的草薙家好一点,便马上去公路上叫出租车去了,肯定路上会将出租车司机发展为信徒。他的选择却早在方林的意料之中,方林微微一笑,上了保时捷扭动了点火的钥匙。他此时要去做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若是预料得没错的话,很可能会获得一件至少b级以上的黄金道具——这样的好事情,当然没有雷洛的份儿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