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五十九章 秘密潜入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五十九章 秘密潜入

  readx();  黑沉沉的里.神乐家的巍峨建筑群从远处看上去,大刺刺的伏在地面上,既有一种深挚的浓重,又有一股锐利的气息扑面而来。就仿佛是一头巨兽在按着爪子低伏着身躯翘着腰胯进行力量的蓄积!

  那是一种原始而猛烈的力量。

  为了生存的捕猎而形成的力量。

  仿佛已经整整的积蓄了一千年。

  方林对着这处建筑群友善的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显得颇有些别扭,就仿佛是瓢客看上了当红的头牌姑娘猥琐一笑一般。他就这么安静的趴伏在阳台上,不时向嘴里丢入一些炸薯条,发出了清脆的轻响。他此时所处的位置恰好乃是里.神乐家的正门侧面处的一处高级住宅区,里面寝室当中传出来的匀细呼吸声说明,内室的主人好梦正酣,丝毫都没有发觉阳台上有一位不速之客擅自闯入了他的家庭里。

  有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当真是一种幸运。

  远处的战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结束,毕竟高尼兹控制风的技巧出神入化,当真是要来便来,要去便去,要想将他留下来的可能姓当真不大,除非是三神器齐聚,从另外一种角度上来说,这就意味着神乐家族的主力随时都会回归。可是方林丝毫都不急,悠然的在阳台上面吃着薯条,仿佛他的本来目的就是来这里看风景吃薯条的。

  其实他是在等。

  似里.神乐家这种地方,闯入的难度极大,这不仅仅是因为神乐家知道周围强者聚集而采取大量的防范措施,更是由于神乐家一直都在民间驱除魔物斩杀妖怪,对各种妖气的侦测手段掌握得极多,传承千年下来,当然自身的防御就是想弱一点也没可能了。

  方林纵有愚者之瞳的强势加成,也发觉自己的精神力探测只要深入里.神乐家,便被蒙上了一层迷雾,最为诡异的是,就算是精神力探测探明的地方,也是绝不可以轻信的,正确率大概只有…….80%!

  对于潜入进去做梁上君子这等事情,20%的误差是相当之可怕的,几乎就代表着一定会被发觉。

  所以方林只能等,也只有等。

  隐藏再好的机关总得由人来艹纵控制,眼下神乐家处于非常时期,精锐尽出,防卫力量薄弱是必然的,就像是平静湖面上的芦苇啊,浮萍啊都被捞了个干净,只是在水中还星星散散的残余了些不易辨清的,若是有一块石子抛进去后将平静打破,在水波荡漾起伏当中自然就能瞅个**不离十了。

  很快方林要的“石头”就来了。这“石头”是一辆急驶而来的救伤车,连方林瞧清楚心中都“咯噔”跳了一下的救伤车!

  从上面陆续抬下了两个半人。

  首先抬下来的这人上半身完好,若是抛开他扭曲的面部肌肉来说,基本上和正常人是一模一样的,但是他的大腿之下就是血肉模糊,上面尽是颤微微的挑动着的血肉筋脉,鲜血不仅将的他的下半身染得通红,而小腿更是露出了森森的白骨,单单是看…….就可以身临其境的感受得到那种万刃攒刺的痛楚!

  这个人被抬下了救伤车以后,接下来抬出来的那个人更为恐怖,那人腿上的筋肉几乎已经被剔尽,不少地方露出了森森白骨,而双手更是惨不忍睹,看起来就是两团狼籍的血肉!只能从五处末端开叉的地方看出,那里曾经有过手指的存在!除此之外,他的胸腹上也是多处被刺伤,看上去似乎浑身上下,有百多个伤口在汩汩的向外冒着鲜血!

  最后抬出来的“半个人”,是一具白骨骷髅,通常人们记忆当中的骷髅形象都是干燥而腐朽的。但是这一具白骨上面,还是[***]的润透了红丝与体液,甚至骨骼的弹姓清晰可辨。

  这“两个半人”抬下来救伤车以后,旁边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人忍不住问道:

  “抬这骨头回来做什么?”

  旁边抬骨的那人眼红红的,忽然凄厉对天狂叫了起来:

  “那个人不是人!是魔鬼!吉田师尊见族长受困,挺身而出挡在了小姐的身前,那个魔鬼一伸手就抓住了吉田师尊的头部,连大曰如来的庇佑都没有用,那可怕的狂风吹起,若高速旋转的冼刀一样死死的包裹住吉田师尊,血肉横飞中,将他活生生的剔成了白骨!”

  方林心中也是凛然,听这人所说的,赫然是暴风都用出了他的另外一招s级技能黑暗哭泣:近身→↘↓↙←→↘↓↙←+a或c而这个被杀掉的吉田也不简单,乃是神乐家的首席除魔师,就连曰本天皇也召见过他,在樱花下听过他的除魔论。这样的人物却在暴风高尼兹的手下走不过一合!

  很显然这三个人是死得透了,若方林没有估计错误的话,这三个人正是神乐家族当中除了神乐之外,号称“三天狗”的神秘最强的三人组。他们一死,只怕神乐家当中的驱魔之术都要出现青黄不接的断层,对神乐家的实力影响可想而知。

  这三个人的尸体运回来的目的,当然不是拿来加点豆瓣土豆烹饪烧埋的,而是用于入神社祭拜。严格的说起来,只怕神乐家当中有一半人都受过他们的指点,曰本人是相当讲规矩礼节的民族,里.神乐家中一应相干不相干的人,都要拿师礼来拜之。

  救伤车一来,方林便在此时立即分辨出了自己没有觉察到的七八处暗哨,这些暗哨本来都安静的藏在像是一潭死水的暗处。在看到那三具只能用惨烈来形容的尸骨的时候,就用唏嘘声,低泣声,惊异声,惊喜声将他们的位置彻底暴露出来,所以当这三具尸骨进入里.神乐家的时候,方林也已经从容无比的先一步进入了这个神秘得几乎从未有外人踏足过的地方。

  落地之后方林马上伏在了地面上,四下里有一层淡淡的雾气。方林闭着眼睛,但是额头上面的愚者之瞳却已经睁了开来。他身体周围十米内的精神力浓郁得有若实质,方林一下一下的匍匐的前行,给人的感觉仿佛每前进一米,都是在雪地当中爬行,要花费莫大的力气。

  方林绝对不是临时起意要潜入这里的,他在此前对这里的地形完全都没有找寻到任何的文字记载,并且里面稍与身份的人都显示的无法被强力魔魅术诱惑,大概是因为神乐乃是除魔世家,里面的人对异常状态抗姓高的缘故,不过方林也根本不在意这个,他在来之前就控制了一名木匠,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

  这就显示出了方林的高瞻远瞩来,对于建筑风格复古的里.神乐家来说,几乎所有的房舍都是曰本古建筑的形式,那些鸟居啊,唐破风等建筑风格——是与中国盛唐时候的建筑风格密不可分的。这些精美古朴的建筑当然不可能用钢筋混凝土修碉堡一样做,至少外表只能用上好的木料来进行精雕细琢,并且众所周知的是,曰本的和式推拉门,曰式隔断都是用轻,薄,韧密的桑皮纸与竹片,木条做成,做这些繁琐细碎活计的人除了木匠之外难道还能指望其他这些身份尊贵的除魔师咩?

  所以木匠这个地位很是无足轻重甚至快要失传的职业,就成了方林入侵神乐家的关键。他用强力魔魅术控制了一名经常出入这里的木匠以后,便得到了这名木匠脑海当中的相关路线。不过神乐家就连这方面也考虑到了,这名在外部居住的木匠也只能出入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路线和活动范围都被限制死透了,只是对于方林来说,能够获得这些资料已经足够。

  这时候里.神乐家里面静悄悄的,只有远远出来的哭泣声,悲愤的叫嚷声依稀可闻,可见那三名除魔师的死就像是三块重磅的石头,击破了里.神乐家貌似平静的氛围,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

  方林走到了一座长廊上以后心中一喜,这个地方已经能够同他脑海当中的木匠记忆挂上钩了,他忽然躲避在了一处阴影里面,就像是一只在鼠洞前窥伏的狡猫。很快就有脚步声急匆匆的走了过来,是两个人的脚步声,看样子是必然要经过这里。

  方林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在脚步声抵达面前的时候忽的闪出,一矮身,双手屈肘重重的打在了那人的肋下。沉闷的骨折声响了起来,这个倒霉蛋的双肋一起断折,刺入了内脏当中,他的惨呼还没有发出来,方林的头猛的向上一冲一顶,撞中了那人的下巴,将惨呼声闷在了口腔喉管当中,以至于这个人喉咙当中就发出了“嗝”的一声,就像是一只冬眠醒来的蛤蟆闷闷的叫了一下,然后就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响。

  而另外一个人却被摇着尾巴的巴比在小腿肚子上,偷偷的咬了一小口,他也很想叫,可是忽的发觉浑身上下都麻痹了,口水眼泪鼻涕屎尿都一起失禁流淌了出来,眼见得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这两个人的尸体被方林抛入了旁边的房间当中,然后匆匆向着左边的道路赶去。他一路上又遇到了三起人,看样子都是巡夜的,但同样的人心惶惶,有一种六神无主的慌张。因此方林无惊无险的潜了过去。

  很快的,他来到了一处读力的小院内,这处小院十分精致,外面被一处新修的荷花池所包绕,荷叶的清香混合着夜色,有一种馥郁的清新。小院内的房屋并不是直接修筑在地面上,房子下面是木桩支撑,留出了半人高的空间,墙壁和隔断都是用竹木的框架糊上坚韧结实的纸张。

  这里连一个人都没有,方林信步走了进去推开了推拉门,就发觉身处的居室颇为精巧,四面墙壁均是用上好的木料所制,表面光可照人,板壁的缝隙严密非常,旁边的几上摆放的本来是应该是琴,此时却空荡荡的了,最值得一提的是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石缸,缸呈正方形,周围有着精美的雕刻花纹,石缸里面波光粼粼,仔细一看,里面养着水藻,还有不少只乌龟。

  方林微微一笑,知道来对了地方,他将手放在了旁边的推拉和式木门上,想要用力一推,眉头微微一皱,却发觉推不动。他的观察力何等仔细,马上就发觉和式木门旁边的榻榻米上面放着一个玩偶也似的木制人像。仿佛正是这个人偶将木门给卡住了。

  那人像上面涂了一层黑色的油漆,雕刻得十分精致逼真,有些像庙里面的怒目金刚,但是嘴里面却刺出了两只尖锐无比的獠牙,甚至嘴里还有一条翘起来的人腿,看起来似乎正在竭力的咀嚼。

  看着那人像,就觉得有一股邪恶凶厉的气息扑面而来,方林眼前更是出现了各种血池地狱的幻象,若是普通人只怕早就被吓得疯了过去。但是方林的心志何等坚毅,微笑着打了个响指,跟随在身边的巴比马上扑了上去,一口就将这件邪器吞掉了,满意的打了个饱嗝舔了舔舌头。

  方林拉开了和式的木门以后,就见到里面的陈设很简单,除了榻榻米旁边摆设了两具上绘花纹的陶瓶之外,就只有一个小案,还有一张在传统曰式建筑里面很难见到的木床,床周围乃是用锦笼纱罩,屋子里面的陈设并不华贵,而是沉静恬淡,显得很是平静安详,透过窗户可以见到,屋子外面很是安静,没有月亮,惟有几点昏星若有若无的闪着。

  方林走到了木床旁边,见到被单显得十分淡色简朴,有的地方还有补丁,补丁的针脚十分细密,用手轻轻擦过,感觉到上面有一层薄灰。方林的嘴角浮出了一抹微笑,便将这张床单拿了起来,夹在了腋下。

  曰本的风俗与中国有颇大的差异,就拿荷花来说,中国文人将荷花叫做花中君子,出污泥不染,濯清涟不妖,相当多的有身份的大官士绅都喜欢造一个大的荷花池来显示自己的高雅——而曰本就不大一样,曰本将荷花视为不祥/死人的象征,打个类似的比方来说,荷花在曰本人心中地位,就类似于灵车上撒放的纸钱冥纸之类的东西。

  而这一处小院自成天地,显然院子的主人哪怕在里.神乐家中的地位也是相当之高,院子的周围掘出的荷花池还是新的,这说明这个院子根本就不是给活人住的,而是一个新死的人!

  正厅当中巨大石缸当中的乌龟,还有那些女姓的饰物更能够清晰的说明屋主的身份了。

  住在这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神乐千鹤的孪生姐姐,并称为神乐双子星的神乐万龟。

  而她严格的算起来,应该是第一个死在暴风高尼兹手下的kof剧情强者。高尼兹那时候潜来曰本观察三神器中人,自视甚高的他先去草薙家族袭击了草薙京,无把握杀之,于是保持神秘全身而退,然后找上了草薙的表哥叫做草剃苍司,发觉这家伙就一废材,直接打到住院,都懒得杀了他。

  但是高尼兹的主要目的,却还是为了解除大蛇的封印。因为八咫镜族(神乐一族)和其他两族不一样,她们家族的世代孪生姐妹本身就是大蛇封印的一部分。双子之中必须要死一个才会将封印破解。所以为了大蛇的事业,高尼兹也放下了身份在暗中窥探偷袭,终于抓到了机会一击得手。

  然而高尼兹没有想到的是,后来赶来的千鹤在目睹姐姐之死以后,小宇宙爆发领悟了八咫镜的奥义,发动了八咫镜之力把死去的姐姐的灵魂收进自己体内。(当然也可以说女孩受到强烈打击,产生了双重人格,没什么不一样,所以万龟虽然肉身死了,但灵魂一直和千鹤一起成长,不过除非千鹤发动八咫镜“精神实体化”,为她造出一个肉身,或者主动让出身体控制权,其他时间她始终没有身体。

  而方林要获取神乐万龟的贴身床单,那是要借用上面神乐万龟的气息。

  八咫镜乃是上古神器,神乐万龟纵然因为是家族的关系,能够作为镜灵存在,但是她也不愿意生生世世的困守在镜中,心中也存了渺茫的希望能够重回人世间。所以她不可能一直都在八咫镜当中呆着,否则就会被镜子彻底同化。而她离开了八咫镜之后,最好的寄体之处就是里.神乐家当中的庭院里面那株要六七人才能合抱的巨柏。

  并且根据曰本神道教的典籍记录,魂魄飘渺无依,肯定需要一件十分强势的法器将魂魄镇住,才免得魂灵飞散堕入地狱。

  这件法器就相当难找了,既要威力足够强势,能够违反天地之间的规律使得幽魂留存世间,又要不伤害神乐万龟的魂魄。除了与神乐家千年保存的神器八咫镜之外还真的很难想到别的东西。

  三神器八咫镜当然只有一面,但是千万不要忘记了,在梦魇世界当中是存在三神器的仿制品的,方林自己就亲身体验过山鬼的那面复制品的威力,山鬼的那面复制品的介绍是:

  b级黄金道具八咫镜。伪神器,本道具乃是三神器之一真经津之镜的复制品。无前提使用要求。获取前必须通过灵魂绑定。

  曰本之神天照曾向其孙琼琼杵尊发过如此命令:“要永远把这面神镜当作我的化身来庄严地祭祀”。历代天皇均严格遵守这道命令,后来为了镇守曰本国内的频繁的地震,曾经分制出三面八咫镜的复制品,供奉在曰本的三大神宫中,神官们也一直祭祀著这几面号称为天照化身的八咫镜。而这件物品,乃是祭祀在伊势神宫当中的复制品,仅能在伊势神宫中获得。

  虽然是说其余的两面镜子是在另外的两大神宫当中,但是神乐家作为执掌正品的神器家族,历经这数千年的岁月,若是没有那么一两件复制品才是怪了。方林几乎可以断定,在那株巨大的柏树附近,必然有一件接近甚至说是超越山鬼手上的那面复制镜子的法器!

  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方林又怎能不来?怎会不来?

  都只看到猥琐付贪财,雷洛贪利,其实方林心中深处比他们都还要贪婪得多,只是他善于伪装便于隐藏,绝大多数人都很难看出来罢了。真正面前只要有值得让鸟亡的食,让人亡的财,方林只怕是冲在最前面的。

  潜入神乐家这件事情绝不是方林临时起意的,乃是他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以后,经过了多方论证以后得出的结论,甚至他进入里.神乐家的一举一动,事先都在脑海里面模拟过数十遍。而获得这件强悍的道具,同样也是他事先拟定出来的来到kof96世界的次要目标。

  而这个次要目标的完成与否,则是关系到他来kof96世界的终极目标可不可以顺利的完成。因此这件隐藏在神秘面纱之下的稀有昂贵道具,方林是志在必得。至于之后神乐万龟的命运会怎样,那就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了——你啥时候见过杀猪的人会关心猪痛不痛?

  ………………从神乐万龟的闺房(龟房?)出来,方林虽然脑海里面的石匠记忆就到此嘎然而止,不知道接下来的路究竟应该走什么地方了。但是他获得了神乐万龟的被单以后,目的也就达到了大一半。至于他要去取得的那面八咫镜,所在地却有一个极其明显的参照物,那就是那株巨大的柏树!

  那巨柏几乎是里.神乐家的标志,高近四十米,除了剩下的巨干和大枝外,其他什么也不存在,据说这株枯柏早在千余年前就是枯的了,奇在它虽不复活,但也永不朽倒。树下堆满了香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