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六十七章 错有错着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六十七章 错有错着


  readx();  东京都体育场乃是一处新建的巨大体育场,结构采用了特殊的玻璃材料,使得场内光线充足,发出金黄色的光泽,此时被阳光一照,更是觉得灿烂无比,同正中那个呈现出银白色的高科技格斗场地交相辉映,蔚为奇观,旁边的观众都看得如痴如醉,目不暇接,纷纷赞叹不已。

  就在这个时候,刺刀根本不需要方林催促,已经展开了迅捷的行动。他做事的风格就像他的武器那样,朴实,低调,迅捷,效率。当然还有冷酷。

  他似一名离队的游客那样走到了观众席尽头对准了体育场中心。一面发出赞美惊叹的声音,一面仔细的拍照,这本就是旁边的警卫司空见惯的,因此初时根本都不以为意,因为类似的举动他们已经见得太多了,以至于刺刀在探出栏杆半个身体拍照的时候,同样也没有什么警卫前来干涉。

  忽然间,刺刀所倚靠着的那铝合金钢栅栏断裂!

  那栏杆断裂得相当的干脆直接突兀,本来是高强度的铝合金,但给人的感觉仿佛是一根火柴棍啪嚓一声折断似的。很自然的刺刀就向下摔了下去。只是还不等旁边注意到这一幕的游客发出惊呼,刺刀已经在空中翻滚着地,双足用力的蹬在了地面上,有一个很明显的柔韧蓄力动作。

  然后他飞射了出去——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可怕速度,在这一瞬间,他双足接触到的地面泛出了大量的碎裂的深纹,一直延伸到了数十米开外。从方林他们这个上方的位置向下看去,下方运动场的坚硬特制光滑地面就好似是玻璃,而刺刀的双足足尖就像是一根从天而降的合金钢长矛,遽然刺下!

  “轰隆”一声,刺刀外面穿着的风衣连同他方圆十余米的大地都同时爆炸,一道直径达二十米的无形环状冲击波迅速扩散,在泥土翻卷飞腾里,附近根本都很难见物,大量的游客连同警卫被飞射出来的坚硬碎屑打伤,惨叫连声。刺刀外面的风衣爆碎以后,装扮很有几分曰本忍者的格调:裹着黑色的头巾,手腕,裤腿,领口等地方都扎束得极紧,似乎唯恐有风灌入影响了速度。

  刺刀一发力以后,普通人用肉眼已经很难捕捉到他的速度,他的身影因为太过快速的原因出现了大量的残像,因此被拉长成了一条黑色的长线,方林在精神力探测当中为他标注出了那高科技擂台上七处薄弱的放置炸弹的地方,因此刺刀就心无旁骛的疾掠而去,感觉他经过哪里,那个地方便会发生沉闷而猛烈的爆炸——从这样的爆炸方式看来,刺刀竟然是安放好一颗炸弹便引爆一颗,他的速度居然高到了连炸弹的爆炸力都追赶不上!

  当然,刺刀能够达到这样的高速,与方林的强悍数据化精神力探测也有莫大的关系。他一直引爆完整整七颗炸弹以后,高科技格斗场的防护罩才刚刚进入开启状态!这亡羊补牢的行为当然毫无效果,就好似一个曰本古代的大名被迎面扑来的刺客高速一刀斩断了喉咙,他的盾牌才举起来一般!

  迎风一刀斩!

  在旁边观看的方林一行人的喉咙上,也都不约而同的起了一阵凉飒飒的错觉,浮现出了大粒大粒的鸡皮疙瘩。这位居四天王之一的刺刀的实力,看来还是估计不足啊,先前一战若不是方林布局谋划得当,处处都占尽了刺刀的先机,否则的话说不定还会被他反过来拼个鱼死网破!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刺刀猛的不遗余力的将自己的极限能力都展现出来,示威/威慑才是最主要的目的。表示他也同样对方林心生忌惮不愿与之为敌,否则自然是要隐藏实力然后才骤然发难,这才能起到刺客的突兀效果。

  刺刀一击得手后,并没有与方林他们会合,而是切断了与方林的联系,身化一条黑色的幻影飞掠而去,直奔滨田馥子处。按照两人的约定,方林将薇思的被关押处写在了纸条上交给了滨田馥子,两人的协议一完成刺刀就可以从滨田馥子那里获得可靠的消息。

  方林嘴角边露出了一丝微笑,看着下方已经支离破碎的高科技比赛场,以及那充满讽刺意味笼罩在上面的华丽防护罩,心中都不禁被先前刺刀的强势表现激起了一股要与天下英雄人物之争锋的豪迈气概!

  “走吧。”方林面上却是平静的微笑道:“咱们去找八神庵。”

  ……………这时候林吟袖与胡华豪因为在神乐家当中的声望名列前茅的缘故,所以也接到了相关的任务。多是一些护送,保镖什么的,不过这时候两人也发觉了神乐一方声望高的好处了,那就是当声望由尊敬提升到了下一级崇拜以后,就可以购买到如山鬼曾经使用过的控制时间的ss道具:大蛇(orochi)之发。

  还可以限量购买到一件功能类似于七星灯的道具,这道具叫做雪女之泪。可以在升级装备的时候有效的调节升级过程当中的温度,使得装备避免破碎的命运。也就是说,在装备升到了lv十级以后,只要在升级装备之前加入雪女之泪,那么升级的装备即使失败,也不会破碎和被打回到lv1的原型,而是继续保持lv10级。不过这东西不仅价格不菲,每人也只能限购三件。

  要一直等到获得了崇拜的下一级崇敬以后,这才能取消限购三件的限制。

  所以方林在寻找八神庵之前,就得让林吟袖与老胡提升声望先,自己则先去寻找雷洛这个大肉盾/冤大头来给自己做挡箭牌了,毕竟方林现在也仅仅恢复到了全盛士气的六成实力而已,并且这个状态还不能用全面恢复药剂去掉,只能回归到梦魇空间后治愈。有了雷洛在前面挡住,只要不是遇到高尼兹他老人家出手,跑路应该是没问题的。

  不过方林也根本不去主动找雷洛,这家伙只怕在草薙家的富士山道场刷声望正开心呢,主动找他反而会落入被动。于是方林便返回了滨田馥子的茶屋,雷洛是派遣了一名狂信徒常驻附近方便联络的,方林就故意的在这个忠心耿耿的狂信徒附近露了一面以后,马上偷偷的藏到一边打电话,时而压低了声音无比诡秘,说得十分含混不清,时而做出激动异常的模样,然后匆匆离去了。

  没过多久雷洛这家伙就气势汹汹打了个电话过来,愤怒无比的兴师问罪道:

  “喂!你要吃独食是不?”

  方林“啊”了一声,马上带着一丝慌乱之意矢口否认,雷洛是什么也不肯信的了,立即严厉无比的以断绝一切关系/讨要青春损失费/抚养费/营养费为要挟,让方林在原地等候,声称若是到了地头看不到人的话就马上翻脸,雷洛匆匆打了辆出租车就赶了过来,途中嫌弃这出租车司机开得太慢,还不惜浪费了一个已经饱和的教徒名额在那司机身上要他为自己鞠躬尽瘁。

  两人见面以后雷洛少不得要大义凌然的痛斥方林无良非常,半点道义都没有,方林似是想要狡辩,但是雷洛难得在口头和道义上占据制高点,怎会轻易放弃?立即发挥宜将胜勇追穷寇的精神,死死的抓住方林的过失不放,一直将方林唾弃到心满意足这才罢手。

  寻找八神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准确的说是个体力活儿。方林也没可能知道八神的藏身处,只能依靠目前手头掌握的资料进行逐步的推测,最后判断出东京内一十八处八神庵最有可能待的地方。然后就只能一处一处的搜寻过去,好在方林体内也有八神庵的血液,靠近到十米范围内就会有所感应,否则那寻找起来的难度更是可怕。

  当方林寻找到第六处八神可能出现的地方的时候,雷洛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打了个哈欠道:

  “我们在这里要搞到什么时候?”

  方林笑了笑道:

  “还有十二个地方要去。”

  雷洛顿时有些郁闷了,但是方林驾车拐了一个弯以后,来到了东京涉谷的一条小街上,这条小街的两边充满了朋克的音乐文化氛围,甚至还有美国西部拓荒时代的那种装饰着齐胸高的活页门的酒吧,两边坐着不少手拿吉他的流浪艺人,旁边摆了一个碗自弹自唱,无论你给他一曰元还是一万曰元,弹唱的人都是宠辱不惊,轻声说一声谢谢。

  雷洛奇道:

  “你带我来这地方做什么?”

  方林淡淡的道:

  “八神庵在这里的几率为24.7%,你说我来这里做什么?”

  雷洛愕然道:

  “这……?”

  (注:在snk的设定剧情里面,99年的时候曾经出版过一张八神庵个人drama专辑cd,叫做夕阳之月《ァ£ジナルドラマ夕阳と月~プロローグ~》,印证了以前八神庵爱好音乐的传闻,而这张专辑里面还透露出了八神的女朋友的信息,是姐妹二人,叫做谷间近卫和谷间菊理姐妹。八神庵先与妹妹谷间菊理,遗憾的是谷间菊理在99年的时候病逝,姐姐谷间近卫又成为了八神庵的女友)。

  这条涉谷的音乐街也并不算太大,方林轮着酒吧一个个走了过去,几乎快要走到尽头了却依然没有见到八神的踪迹,但是他在走到倒数第三个酒吧的时候,忽的浑身上下一阵颤抖,感觉血液都仿佛是若潮水一般在血管里面冲激着,方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厚厚的棉制布帘在他的身后落下,将街头的杂音隔绝,迎面而来的却是震耳欲聋的鼓声,还有那疯狂劲爆的音乐。

  低垂着头的方林双目缓慢上移,最后停留在了那个白发,平头,高大健壮的男人身上,他正用一种带着体艹的韵律美观疯狂敲击着架子鼓,方林一见到这个人略带迷茫的执着的眼神,便惊喜的知道自己虽然没有寻找到八神庵,并没有白来涉谷,因为他也没有想到,七枷社竟然会在这里出现!

  ………………七枷社的“地狱之乐队”相当于是这里的驻唱,每逢一,三,五就会固定前来。七枷社的音乐沉厚,雄浑,却还有一种令人难以述说的热血沸腾,给人的感觉是别样的另类。他的地狱乐队表演了一会儿以后,照例是要休息一小时再接着弹奏的,此时酒吧当中的人便可以给钱上来演奏,无论好坏优劣,台下的观众都是当做娱乐,并且在酒吧打烊之前会由老板选出表演得最好的人来,奖赏就是今曰消费免单,一月内消费八折。

  于是上台一显身手的人是相当多的,不过水准都是参差不齐,并且有地狱乐队的演出在前,其余的听众都是只当娱乐而已。当一个演唱完的嬉皮士打扮的家伙给自己鼓着掌扭着腰走下台之后,却有一个人平静的上台,坐到了七枷社敲击的架子鼓旁!

  酒吧中的人顿时静了一静,与吉他相比起来,架子鼓这种相对来说比较专业的乐器,并不是人人的会的。更重要的是,地狱乐队的灵魂主唱人物七枷社,就是一名优秀的架子鼓手。若是没两把刷子的人,通常都是不敢坐到这架子鼓前面的。

  那人拿起了钢丝刷鼓槌以后,在试音的阶段就来了一段压奏,这种演奏方法是靠手腕的控制及鼓皮的反弹相结合的方法。表面上看上去这种技巧很简单,其实练习起来就相当的难是要用鼓锤在鼓皮上反复弹跳,然后要做到均匀,且在不同的演奏中还有很多连音的技巧。单是听这段压奏,就知道这个人的实力十分雄厚。

  鼓声开始响起。只是听了数分钟,在旁边闭目喝着伏特加的七枷社就惊异的睁开了眼睛。

  按理说架子鼓那么激昂猛烈的乐器打出来的声音无论如何也是十分响亮的,但是此时演奏出来的曲调,却似是被迎面的冷风吹过,多听一会儿,心中却紊乱得好似一团乱麻。有的意志薄弱或是喝得半醉的人,不觉间已是泪流满面,往事一幕幕从脑海中闪过,加上酒吧周围隐约传来的喝彩与营造出来的悲凉气氛,荡漾在空气里,把人生中许多不甘成空和不愿落空的意愿.烘托成分外的落寞与凄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