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六十九章 再见八神庵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六十九章 再见八神庵


  readx();  “我靠你这y的也真说得出口,来自未来这四个字你也讲得出口?好歹怎么也应该学学机械人出场来点雷鸣闪电蹲下后浑身**右手握拳顶在脑门上作深思状,我名字里面好歹也有个洛字也没把自己当成是终结者阿诺,你这家伙在这里胡言乱语蛊惑人心死后要进拔舌地狱堕落到十九层去。”

  还好雷洛这些话是通过精神力连接说出去的,否则七枷社非得被气得马上暴走+觉醒+变身愤然发出kof2002的隐藏必杀技不可。好在雷洛虽然表面正直,其实背地里那表情仿佛就在高声呐喊:“来呀来收买我呀我很好被收买的。”所以在雷洛又收到了好处以后选择了闷声大发财,七枷社终于还是在方林滔滔不绝的九句真话一句假话编织成的弥天大谎当中彻底沦陷。

  梦魇印记提示:你与相关剧情人物表.七枷社(就是未变身的对技能:最终冲击以及相关技能进行探讨。获得了该剧情人物的信任。

  “你获得了本世界隐藏剧情强者表.七枷社的传授与认可。”

  “在拥有了充足的生命能量,天国神族血液中七枷社之血主宰你身体超过40%的时候,你将被容许自由施展表七枷社的武技。施展的生命力消耗降低,威力上升,判定值上升。施展与表.七枷社相关的s级的技能的时候,能够不受到力量,敏捷,等制约因素的影响。”

  方林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以后,又露出了狐狸尾巴,接着故作不经意的询问道:

  “你最近有没有见到八神庵?”

  七枷社与八神庵两人其实早就是相识的,他们也是宿敌——不过不同于八神与草薙京那种是世代累积而仇恨,而是在音乐上。在没有剧情的kof98当中,七枷社与八神庵碰面的时候都会作出一个挑衅的手势,看起来双方似在为即将发生的格斗造势,其实是两人约好在音乐上要一决雌雄…….

  听了方林的询问,七枷社马上不假思索的道:

  “听说他要谱写一支曲子,为了要寻找灵感去了濑户原的码头。并且我还见到他与个金发长腿的姓感女人发生了争吵,这家伙说什么草薙京不出现,他也不会出现。”

  方林点了点头,心中却掀起了轩然大波,怪不得在kof96大会上面没有见到过八神出场。原来他是在等宿敌草薙京现身。并且因为薇思被抓的缘故,麦卓一个人显然对八神的影响力相当有限,所以一旦八神庵变得强硬,麦卓也只能退让。

  既然得到了八神庵的确实信息,那么方林自然是马上赶往了濑户原码头。上车以后雷洛奇道:

  “我还以为你怎么也不会放过七枷社呢?”

  方林平静的道:

  “不放过他?那是你杀他还是我杀他?他毕竟是与高尼兹并列暗黑四天王的强者,重纵然还没有觉醒,但是谁敢保证杀了他不会被天国神族反过来追杀?最重要的是,这是kof96的世界,就算杀掉剧情人物,有你这个搅屎棍的掺和,掉宝率都会被强制削弱,大幅度下降,这种收获与所冒风险完全不成比例的事情……”

  说到这里方林似笑非笑的扫了雷洛一眼:

  “…….若你不怕,大可以去试试。

  雷洛冷哼了一声,他什么都不怕,就怕吃亏,连方林都没把握的事情,他更加不过做了,不过雷洛马上就冷笑道:

  “你的私心不小啊,表面上当然是对我这样讲,而且说的也确实是真话,背地里可能马上就通知雷虎与格林来做这票大买卖了。就算杀了不掉什么东西,也可以捞到巨额的声望,斩杀暗黑四天王的功劳啊!我先说清楚,拿到了什么好处见者有份。”

  方林冷笑道:

  “这怎么可能?斩杀暗黑四天王之一的话,那足够将声望进行跨幅度的提升,但是此时的表.七枷社虽然强悍,却也根本与暴风高尼兹是天渊之别,梦魇空间有可能出现如此大的漏洞么?表.七枷社未曾觉醒之前,就是与天国神族没有任何的关系,荒狂大地的传承魂珠乃是在暴风高尼兹的手上,你将表.七枷社杀了以后难道对神乐说他就是未来的暗黑四天王,召唤出大蛇的元凶………你当神乐千鹤胸大无脑?………再说这女人顶多就是个b罩,这还是没有排除文胸对我目测结果的干扰。因此我即使叫格林与雷虎来杀人,很大可能也会因为杀掉无辜者而导致神乐家声望降低。”

  雷洛无言,他遇到方林以后确实是哑口无言的时候相当之多。天蓝色的保时捷在街道上甩出一道令人目炫神驰的弧线一掠而过,路人从扑面的劲风当中回过神来以后,这辆车已经消失在了远处。

  濑户原码头是一处相当繁华的码头,不过这里并不是因为吞吐了多少货物客人热闹,而是一处风景很好的旅游景点。在这里的海边搭建了不少的小木屋,这些小木屋十分简陋,大概就只有一个房间,在房檐下面摆放着厨房的用具。有不少情侣,夫妇,呃,还有小板和老蜜热衷于来到这里享受几天无忧无虑的二人世界,家居生活,然后再重新投入到紧张的现实生活当中去。

  所以方林要在这样的一个码头的寻人的难度………仅仅是由很容易变成了容易而已。无论是方林还是雷洛,都拥有可以令人俯首听命的能力,在濑户原码头貌似混乱的外表下,其实被黑帮和警察以及税务部井井有条划分出了许多个区域,在这样的情况下,方林都不用出手,雷洛仅仅再次扩充了三个信徒名额便得到了八神庵的具体信息,当然这也得归功于八神那红发冷酷的标志姓模样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大人。”濑户原码头著名的黑帮老大恭敬的对雷洛道,看他的表情恨不得马上趴在地面上亲吻雷洛的脚趾头:“你要我调查的那个家伙找到了,他是在十一点零五分的时候出的海,出海的时候是一个人的,照例给了老阿吉双倍的船价。这个红毛家伙每天都是下午六点准时回来。”

  方林转头看了看旁边的钟,上面显示出的时间是十一点三十七分。方林想了一想道:

  “有没有渔民见过他平时的船都停泊在上面地方?去调查一下,顺便给我们找一艘最快的船。”

  这老大马上喝令手下去办。很快就找来了一架摩托艇,在上面装满了油料,接着一个老头子在几个小流氓的推搡下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道:

  “回阁下的话,那个红头发的年轻人通常都是在鸥岛湾那里停船,一躺就是一天,他的脾气非常古怪,一旦接近就会冷冷的看过来,我们自己都不敢接近了,偶尔会有人听到他弹吉他唱歌。”

  “很好。”方林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和的道:“能不能劳驾你带我去?酬劳是……”

  他左右环顾,顺手将旁边老大脖子上面粗大的金链条扯下来了给他。老头子非常激动连连摆手似乎被吓到了,方林笑了笑说,不用怕,你尽管拿就是。老头子似乎被一口痰气塞住了,在上了摩托艇才哀叹道:

  “可是……人人都知道,铿木这家伙脖子上面的金项链是假的啊!”

  原来这铿木却是极其吝啬的一个人,他既然身为这濑户原码头的老大,手下的小弟肯定是多的,自然开销就大,那些黑社会分子除了打打杀杀之外,当然还会衍生出狂瓢滥赌拉债的副作用。自然小弟缺钱了就会向老大伸手借钱,铿木就连每个月发给手下的“安家费”都是十分心痛,又知道这些小弟借钱是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的,怎会慷慨援助?但是若是小弟有难不帮,又难免人心涣散。

  于是铿木便想出了一个妙招,那就是特定打了一根粗大的金项链,不过只有外表是金,里面是铜,遇到小弟有事来借钱便说手头很紧不过咱们一世人两兄弟为兄弟两肋插刀,直接从脖子上扯下这条链子丢给他——老大连自己傍身的金项链都甩了过来,小弟还有什么说的?再要就是贪得无厌了,金链条当然不能当曰元使用,于是到手的小弟肯定是拿到平时习惯销脏那里去卖——铿木早就与这家老板挂好勾了,给出一个奇低的价格。小弟的反应当然是马上转身就走,但是其他的当铺里面又不是傻子,四面碰壁之后还是只能吃个哑巴亏回来卖给老板,于是要不了一个小时,这条假项链又金光闪闪的挂在铿木的脖子上了。

  铿木的这个办法既得了面子又得了里子,不过长久下去整个濑户原码头都知道他的假链条,只是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说出来罢了,方林与雷洛一听,当然是哭笑不得。好在雷洛身上还带了十几万曰元,将零头摸了给这老头子。

  在摩托艇的高速与地头蛇的指点下,很快的就开到了八神庵常去的鸥岛湾,这里风景奇佳,还有大量雪白的海鸥飞起飞落,配上零星点缀在海面上的几处岛屿,优雅若世外的桃源。

  方林也在听到了一阵忧伤的吉他声的同时看到了八神庵……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