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七十章 犹豫的杀....与和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七十章 犹豫的杀....与和


  readx();  洁白的云朵,蔚蓝的大海,翩翩飞舞的海鸥,当然还有微微摇晃的小船,这都构成了十分悠闲而华丽的美景。在眼睛看到这美景的同时,耳朵还能够听到忧伤的吉他声。

  大概是因为摩托艇的引擎声很轻易的就打破了这美景的原因,本就断断续续的吉他声嘎然而止,八神庵忽然站立而起,转过了身来,冷冷的望了这边一看。

  他这个强力剧情人物刻意一望可不是那么好消受的,对普通人来说,他的眼神当中含有强势的震慑意味,只怕都有好几天都会睡不着觉,脑海里面回荡的就是八神的冷然一眼。而对于方林雷洛来说,被八神望了这一眼后,感觉肌肤上都仿佛是有一种刺辣辣的被灼伤的难受感觉。

  摩托艇继续前开了不到二十米远,对面传来了八神低沉的嗓音:

  “滚……或者死!”

  方林早在寻找到八神庵之前,心中就有着自己的困惑,那就是就算找到了八神庵后应该采用什么态度,是杀,是谈,还是与之结盟?

  在这里杀掉八神庵的话,不会有声望上的任何损失,因为对三神器家族来说,八神庵已经明确的宣布叛出,对于天国神族来说,八神庵也是一颗定时炸弹,否则也根本不需要安排两位八杰集中人:薇思和麦卓来监视他。并且这里四面都是汪洋大海,八神庵就是想走也未必走得掉。

  然而八神庵绝对不是一个能够轻易说杀就杀的对象,哪怕是在kof96当中!kof97乃是八神庵的最巅峰时期,而随之而来的天国神族疯狂之血的暴走使得八神庵更是若茧化破蝶也似的升华到了一个最高的境界!

  那个境界灿烂,辉煌,疯狂,肆意,却若烟火爆发到最盛那样般的短暂脆弱。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kof97时候八神庵急剧提升全方位的实力,其实也是付出了代价的,代价就是贰百拾贰式?琴月阴(→↘↓↙←+b或d),百式?鬼烧的全面削弱。(若是既玩过96,又玩过97的同志应该知道,96八神的琴月阴与用轻手(a)打出来的百式?鬼烧若是出招后被敌人防御到,是只会露出很小破绽的,而97八神这两招出招后,一旦被敌人防御住,那就会露出相当大的破绽,等着被xx00连续技吧)所以kof96时候的八神庵的强悍程度,比绝大多数人想象当中的要强得多,严格的说起来,甚至比kof99的时候都还要强出一线!

  但是更要考虑到,就算能在这里杀得了八神庵,却因为世界切入的惩罚,多半也很难获得他身上的神器,八尺勾琼玉。没有了这件三神器,也就代表着一旦暴风高尼兹彻底的将副人格牧师消除以后,便是无人能制天下无敌,甚至会导致剧情的彻底逆转。

  此时的八神庵的姓格可以说比kof97的时候还要古怪,未曾经过大蛇一战,狂化暴走的他姓格十分孤僻,并且自视极高。陌生人要获得他的认可与之攀谈几句,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现在看起来,无论方林打的是哪个主意,都是免不了要做一件事,那就是战!

  要杀八神庵的话,这一战是无可避免的。

  同样要与八神庵谈,那么也得拿出让他认可的实力来!

  ……….

  率先发难的,却是雷洛。

  因为方林已经讲了一句话,杀了八神庵………若杀得了他的话,那么掉落的钥匙里面的东西由你先挑。

  无利不起早这句话若反过来理解的话,那么就是只要有丰厚的利润,那么熬上一个通宵又算得了什么呢?获得了足够的动力的雷洛面对八神庵的威胁,反而是狂笑了一声,用力的践踏在了旁边的摩托艇引擎上!

  方林皱了皱眉头,并不是因为摩托艇的骤然加速而带来的失衡感觉,而是由于雷洛的这一脚在踏到加速器之前,已经将旁边那个带路的老人踢中。这个可怜的老家伙的身躯中了雷洛一腿以后,身体似皮球一般疯狂的膨胀了起来,然后爆裂成漫天的血雨,在阳光下,蓝天白云中纷纷扬扬落下,雷洛在这瞬间已经解除了自身用积分的外表伪装,恢复到了他身穿红色喇嘛僧袍,袒露右臂的年轻僧人形态!

  大部分的血雨都落到了他的红色喇嘛僧袍上面,这件叫做金迦罗沙曳的特殊装备被淋上了血雨以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刚刚被雨水冲洗过的树叶,有一种新鲜剔透的感觉。在佛教的历史当中有一句话叫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少杀人食人的大妖怪能在瞬间就变成了佛门的护法……最典型的就是悟空了,因此这样带着邪气的镇魔佛门法器也不在少数,梵语叫做阿奴干哈达特波一默,翻译过来的话,就是残酷的慈悲!

  阳光仿佛以一种膜拜的方式照在雷洛古铜色的脸上,海风中他的僧袍在风中猎猎吹响结实的胸肌,胳膊上面线条清晰的肌肉块使得雷洛身上流露出强烈的野姓的霸气。他就这么站立在船头,摩托艇的船首以极高的速度劈破了迎面而来的浪涛,在水花之中,雷洛已经凌空跃向了八神庵,以一种君临天下的方式。

  然后…….浑身上下燃着紫色火焰,狼狈无比的被一记百式.鬼燃烧打了回来!

  然而这时候,雷洛却也展现出了他身为曾经的转世灵童,一代教主的可怕实力。他在空中翻滚的时候,已经将双手仰放,右手置在手上,两拇指相接,口中默诵摩利支天之咒,身后却浮现出了一具慈眉善目,似乎已经沉睡入灭的如来虚象,恰似佛陀在沙罗双树园当中入灭的情景。

  若是对密宗有所了解的人,那么就能一口叫出来,这是涅磐之大曰如来像。

  雷洛结出来的手印,就是密宗真言当中的宝瓶印,据说将这个手印练习演绎到极处的时候,便能入超人之境界,根本成身会附体,得到我心即禅,万化冥合的力量。

  方林不知道雷洛将这个宝瓶印练习到了什么程度,但是他至少肯定,哪怕是藏省那些苦修了几十年的僧人都很难达到——甚至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因为雷洛摆出了这个宝瓶印的手势以后,居然就可以站立在了海面上,海水仅仅能够没过他的脚髁!

  雷洛重新踏着海浪冲向了八神庵,火红色的僧袍在风中飘扬。他的背影落在了方林的眼里,既有青藏高原上天葬时候俯冲的高山兀鹫的残酷高傲,又若是扬起的鸥式跑车的车门那样高贵。

  雷洛此时在方林的精神力探测的环境数据化下,是有相当的信心让对手与自己硬碰硬的,而硬碰硬的方式这正是雷洛最喜欢做的事情,并且对于八神庵来说,除了暗沟手这样离手打出的滑行火焰不会遭受到雷洛的反弹之外,其余的攻击都算得上是近身的攻击方式,雷洛的荆棘光环乃是全额反弹!

  八神冷冷的看着这个敌人冲前,然后冷冷的出手,他的武器就是手指,十根手指就像是十把在需要时候就会绽放出锐利寒芒的刀锋,让敌人的身体铭记住那种被割破撕扯的痛楚。

  然而在雷洛第七次从海水当中站立而起,面无表情的反扑而至的时候,八神庵也觉出了一丝疲惫,体内同样生出后力不继的轻微感觉。而手指上每当接触到对方身体上那结实肌肉的时候,就会传来一种极凉极冷的炙热错觉,这感觉在久久不散,在身体的内部融合窜动着,就像是一把一把的小小锉刀,在蚕食着自己的体力,耐心。

  “这个家伙,竟然能够借助我的力量来反击我!”八神的愤怒刚刚升起,就变成了惊愕,因为他在分析雷洛反击的方式的同时,就免不了会分神!而对于极其擅长把握住攻击时机的方林来说,这瞬间的分神便已经足够!

  方林举起了双手,然后伏下了身体以一种平滑的高速冲向了八神庵。海水在他的身边安静的汹涌着,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因为声音都被前冲的黑洞似的完全吸收了进去。不知道怎的,方林此时打出来的八稚女给人的感觉是安静祥和的,就像是夕阳之下在返航的渔船,承载的是幸福和温暖。

  一时间八神庵也有些怔住了,他一眼就看了出来,对方的这一招和自己家族的禁.千二百十一式八稚女无论是出招的手势还是发动的过程,都是极其的相似,但是那种感觉,那种该死的温情脉脉的感觉却当真叫人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你这个蠢货,将神圣的八稚女当成了什么?”

  就在八神庵下定决心,要让这个侮辱了八稚女的家伙认识到真正的八稚女是什么样子的时候。他身前的海浪猛然腾起,卷起了一堵高近五米的可怕水墙,狂暴无比的迎头砸下!

  这一瞬间,笼罩在冲刺而来的方林身体上那种温情脉脉的虚像被骤然粗暴的撕扯了下来,就像是一个暴徒一把扯掉了模特儿身上的纱裙,又像是初出校门的大学生被无情的现实活生生的蹂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