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王牌进化 >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七十三章 穿插其中的阴谋

狂风的嘶吼!真八稚女的传承 第七十三章 穿插其中的阴谋

  readx();  暴风高尼兹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双目紧闭,尽管已经不再佩戴十字架,但是他此时的表情依然似是在虔诚祷告的信徒,专注,不屈,永远都不会放弃心中的信念。他就这么坐在了车中,让方林他们去将七枷社叫出来。纵然觉醒过后的干枯大地七枷社与他同是暗黑四天王之一,但是严格的说起来,暴风高尼兹无论是从资历还是能力上来说,都足够指挥其余暗黑四天王之一。

  不过这一次暴风高尼兹的等待注定是要失望的,但他也不能怪罪任何人,方林早就有言在先讲过七枷社乃是在各个酒吧流浪驻唱,若是运气不好的话,只怕要耽搁两个小时。

  现在暴风高尼兹的时间虽然紧迫,但是两个小时还是足够挤得出来的。何况势单力薄的他也确实需要一个强有力得能够独当一面的帮手。

  当跑到了第四个酒吧依然是没有收获的时候,暴风高尼兹也起了一定的疑心,但是他看着跑前忙出卖力非常的这两个仆人,考虑到他们两人的曾经的功绩,因此还是强忍着耐姓继续等候。然而每个人的耐心都是有限的,就在旁边的雷洛都觉得方林是玩过了火,暴风高尼兹已经完全控制不住那种焦躁的情绪将之宣泄出来的时候……保时捷骤然停下,车胎在路面上发出了刺耳的响声,升腾起了一阵青烟。

  “高尼兹先生,根据最新的消息,干枯大地的转世就在这里。”

  方林微笑着道,随着保时捷的停下,可以隐隐约约的听到酒吧中有鼓声传来,那声音微弱,但是铿锵,哪怕隔了空气,推拉门,酒吧中的嘈杂声的过滤,混合,也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

  一直都坐在了保时捷后座上面忏悔的高尼兹的双眼骤然睁开,可以清晰的见到,他瞳仁当中的银白色变的翻腾卷涌,就像是高空中不断散乱的云气。他的声音里面甚至有一种沙漠中的旅人见到绿洲的狂喜。

  “我感受到了大地中叛逆的气息…….干枯大地的灵魂在呼唤着它的**,合二为一的时刻到来了!”

  在暴风高尼兹的双脚触及到大地的瞬间,酒吧当中的鼓声定了一歇,然后继续奏响。只是方林却听得出来,击鼓的人心已经乱了,或许连击鼓的人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涌起来的这一阵烦躁而干扰,但是鼓声确确实实已经失去了那种让人热血沸腾的感觉,虽然不会引来嘘声,掌声却也是寥寥。

  七枷社第一次觉得架子鼓的鼓锤变的如此沉重,他的挥舞方式也是格外的生涩。因此他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烦躁心情起身离场,顺手拿起了一张阿迪达斯的毛巾包住了头部。走入了休息室,他只觉得心绪很是繁杂紊乱,似乎强有力的心脏在不停的泵出血液的同时,还在里面参合了心烦意乱的调料。

  “不好意思,七枷社先生现在没有兴趣见任何人。”

  “我有急事找他。”

  “不好意思,七枷社先生现在没有兴趣见任何人。”

  “我真的有急事找他。”

  “不好意思,七枷社先生现在没有兴趣见任何人。”

  “你若是再挡在这里,无论对我还是对你来说,都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不好意思,七枷社先生现在没有兴趣见任何人。”

  七枷社很满意自己的这个默默的守在外面的同伴,他叫做三上京,对音乐有狂热的爱好,视自己为兄长一般,对于自己吩咐的每一句话都做到最好,旁人清扫一次架子鼓是大略的擦洗,而三上京却是要全部都拆卸下来,一颗螺丝钉一颗螺丝钉的认真刷洗。七枷社很喜欢这个温和的少年,他在三上京的身上感受到了对音乐的强烈的虔诚,这几乎都将七枷社内心当中的迷惘都彻底的照亮。

  “算了,请他进来吧。”七枷社听出门外方林的声音不似作伪,而他对方林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就在七枷社这句话还没说出口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令人永生难忘的声音!

  那就仿佛是沙砾摩擦着粉碎器,搅拌机当中混入了生硬的卵石,骨骼被投入了搅拌机!

  七枷社的瞳孔顿时缩小,因为三上京的呼吸,心跳在这瞬间就完全的消失了。然后“啪啪”的两声轻响,这是关闭的休息室的锁扣上面螺丝飞弹出来的声音,那震飞螺丝的力道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在七枷社的脸上擦破了一道血痕,然后击破了后方的墙壁在瓷砖上留下了两个深深的黑洞!

  接着一股风推开了门,尽管平时的风给人的感觉是柔弱,但是此时在七枷社的感受当中,那风中蕴藏的巨大的力量就是令人难以匹敌的巨人!

  一个身穿蓝色神父袍的平头男人站到了门外,他魁梧的身体挺得笔直,这个男人他冷酷若冰川也似的眼睛望了过来,语声中有着慈祥温暖充满了希冀的意味:

  “欢迎归来,我迷途的羔羊,主人需要你的力量!”

  然而顶着阿迪达斯毛巾的七枷社却是怔怔的看着眼前,高尼兹的模样和声音在他的眼里都是空洞无声的,七枷社的眼里只有那一团被风即将吹尽的淡淡红雾,那红雾是由被粉碎得相当彻底的血肉,骨骼,头发等东西构成的,那也是三分钟前还在给自己鞠躬递送水杯的三上京在世界上留存下来的唯一东西!

  一切变故都来得太快,快得令人措手不及,以至于连悲伤,痛苦,错愕等感觉都没有涌现出来,一切事情就已经发生,是大地的反应太过迟钝,还是狂风太过残暴凶猛?

  这个问题的已经没有正确答案了,或者说,就是有正确答案也无关紧要。局面似乎僵持凝固成了一副画,高尼兹若冰原一般荒莽的眼神锁定住了七枷社那双渐渐流露出愤怒的眼睛,背景却是旁边方林嘴角的那一抹似乎根本就很难觉察到的轻笑。

  …………….

  半小时前,濑户原码头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一个块头很大的男人和一个身材很棒的女人找到了铿木。他们仅仅说了一句话,就让铿木这个贪婪而凶残的家伙俯首贴耳,乖得就像是一头没有骨头都会摇着尾巴的狗。

  然后他们去了东边的“别墅区”,那里说是别墅,其实就是一些比海边的小木屋更加完善一些的场所而已,比方说有着读力的沐浴设施,读力的卫生间,当然也有24小时随叫随到的记女——当地叫做援交女。

  他们去的是那个红头发的奇怪家伙租下的房子。

  “就是这里。”铿木站到了这处房屋下,将门牌号上面的字一五一十的念了出来:“三丁目1番30号。”

  胡华豪挤开了铿木走了上前去,他本来距离屋门只有八步的距离,但是这八步走了接近一分钟,每一步迈出的时候,衣物下的肌肉都在似波涛一般的颤动,自行调节。以至于胡华豪走到了门口的时候,整个人的身高都变得矮了五厘米,但是更给人以坚实若铁的错觉。

  他按响了门铃。

  林吟袖的手指悄然伸入了自己的牛仔裤的裤兜当中,紧密的缠绕住了从kof契约空间当中浮现出来了少许的释厄剑剑柄。

  门铃响了不到三次,门便开了,一个红头发的男子开了门,他穿着一件很普通的花边衬衫,看上去却很是整洁,就连掩藏在发间的眼睛的冷酷都有一丝溶解。开门的手指白皙修长,另外的一只手却没有空闲下来,上面绘画着一轮落曰,还有一轮淡到看不见的月亮,还有浩渺的大海。

  “你找谁。”八神庵淡淡的道。他的语气并不冰冷,但是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胡华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却是答非所问的说出了这句话:

  “里叁百壹拾六式?豺华!”

  八神庵的眼神骤然变得狂热了起来,林吟袖忽的伸出了自己的左手,远远的划出一道弧线,向着八神庵由下至上的挥击而至。

  那只左手虽然距离人整整有一米左右的距离,可是带出的五道锐利风声气劲,却已经撕破空气逼迫到了人的眼前。

  八神庵双手一压,已经将林吟袖打出来的这一记似是而非的招式气劲扼杀掉,他的眼神当中闪耀着迷途旅人见到了正确道路的光亮,忍不住主动出声道:

  “不错!但是还有一半呢?”

  林吟袖淡淡的道:

  “还有一半我用不出来,但是他可以演示完美版本的给你看。”

  八神庵点点头,冷冷的道:

  “我再确认一次,你们的要求只是杀掉草薙家的十名警卫吗?”

  “对。”林吟袖淡淡的道:“要杀掉的是草薙柴舟身边的那十个实力最强悍的人。杀死以后回来找我们,他就会将完整版本的这招里叁百壹拾六式?豺华演示给你看。”

  八神庵的关系本来就与麦卓不好,他从头到尾只是在利用这个女人而已。但饶是如此,方林也为求万全起见,要八神庵去草薙家杀掉十名草薙柴舟家的警卫。这就决定了他不可能还留下来观看麦卓一战。

  而就算没有自己………林吟袖与胡华豪联手起来对付麦卓的几率也超过了九成!

  (未完待续)